新聞 > 軍政 > 正文

烏克蘭戰地的中國人:把我的遺言告訴世界,我們只想正常地活着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滯留在戰地的中國人命運受到關注。北京滯烏程式員王吉賢因在社交媒體發佈烏克蘭適時戰況,並公開批評普京的侵略行為,遭網民網暴,官方亦封鎖其信息。王吉賢在接受本台專訪時指出,他要留下遺言:反侵略戰爭只是作為一個正常人的樸素情感,即使是會因此而付出生命也不會退縮。他還說,。如果他不幸死於戰火,一定將他的遺言,他的短片告訴給全世界,讓世界知道,這裏究竟發生了甚麼。

被困奧德薩的中國公民王吉賢以視頻回應網民的問題,鏡頭背後每一個頭像都是一個正在尋求幫助逃離戰火的中國人。

中國企業家王吉賢在烏克蘭創業,成立科技公司並自任程式員。他發佈了大量烏克蘭戰地短片,一夜之間成為中國傳媒人關注的焦點。

在其中一條短片之中,他流淚講述了自己的朋友被入侵者槍殺、以及烏克蘭的父母為了保護孩子,赤手空拳阻擋坦克的故事。

他以視頻講訴身邊普通人的遭遇,亦強烈譴責,甚至是詛咒入侵者,為被擊落入侵飛機的守衛者歡呼。但這些故事,和中國媒體的報道口徑直接衝突,機構媒體絕口不提。

但僅僅幾個小時後,他發佈的大量戰地視頻,不是被屏蔽,就是被限流。他也因此遭到了圍攻,部分「小粉紅」網民稱他「背叛了國家利益」,「是美國的走狗」,有人甚至對其發出了死亡威脅。

我們只是想正常地活着

在接受本台記者的專訪時,王吉賢稱他現在還在烏克蘭的海濱城市敖德薩,當地的戰火仍在繼續。他亦證實,自己發佈的信息遭到了封鎖。

他表示,至少在戰爭開始前,自己對政治無感,甚至對烏克蘭、俄羅斯北約的關係都並不了解。在採訪中,他甚至不知道車臣、俄羅斯、白俄羅斯,是否是各自獨立的國家。但他認為,當發現自己、同事、鄰居,一夜之間都身陷俄軍發起的戰火之後,引起了他的憤怒,甚至是反抗的決心。

王吉賢說:我對烏克蘭沒有概念,但是,我公司在這兒呢,我投資在這兒呢。它別過來燒我房子,殺我鄰居。那鄰居家小姑娘她是好人,我們這大爺在樓下遛狗,每天一塊買菜,他們不該死。我們都是人,我保衛的是我的家,這是我們大多數人的一個共識。在打仗之前,人家就是理髮師、餐館廚子,豁出去了,這是我看見的。我不想死,我想活啊,但是它坦克車開過來了,我絕對不會貪生怕死。

和中國網民激烈挺普京的立場相反,王吉賢公開表達了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讚揚,這也導致了他被更多的普京粉謾罵威脅。

王吉賢說:你要問我對烏克蘭的看法,我還告訴你,戰爭開始之前,我挺煩那個澤連斯基的,做事效率很低,我們有很多不如意的事。但是,打響戰爭以後,兵臨城下,坦克車就在這兒,我看到了一個總統,說,我是你們的總統,我就在這兒呢。我認為這叫做英雄,我的鄰居也認為這叫英雄。

撤僑,無助與自助

對於撤僑,他認為昨天有人從基輔撤離,他們也收到了大使館的通知,要他們自行去基輔集結。但現實的情況是,在戰火紛飛、交通被嚴重破壞的情況下,他們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長距離出行,他們也只有被迫留下來,等待未知。

王吉賢說:我告訴你撤離時甚麼樣。我們收到了大使館的了,就是通知我們幾點的時候到基輔去集結。今天早上,我那朋友,在亞速營,剛被轟炸完,那橋都被炸完了,那地,也炸出坑來了,高速路也斷了,他也沒車,他怎麼過去?我還有在哈爾科夫的一個哥們,那個地,你給他一輛坦克車,他都已經出不去了。所以關於撤離這個事,就這樣了。

他還透露,此前他也曾向大使館尋求庇護地,對方告訴他們呆在家裏。在使館人員撤離後,他希望大使館能把地下室用於收留無法離開的中國人,但無果。

本台記者亦發現,滯留烏克蘭的中國大多處於類似狀態。在一個多252名旅烏中國人的微信群里,人們在尋求逃離戰區的途徑。

把我們的聲音留給世界

王吉賢還囑咐本台記者,自己不但面臨著戰火的威脅,亦深深地感受到了同胞的惡意,以及一種可能存在的威脅。他對此後的安全狀況感到悲觀,但他對烏克蘭保衛者有信心。如果他不幸死於戰火,一定將他的遺言,他的短片告訴給全世界,讓世界知道,這裏究竟發生了甚麼。

王吉賢:我給你發的那條是我的遺言,我留在這個戰場上,敵人看得見摸得着。我有另一個戰場,看不見敵人在哪兒,都是我不認識的人,他們想殺死我。跟我秋後算帳?我這兒都是坦克,我這都沒怕,我怕你那個?

資深傳媒人張豐認為,封鎖真實的言論,是因為官方不希望民眾看到俄烏戰爭的真相,即使是在一邊倒的國際壓力之下。

張豐說:官方沒有大的轉折,只不過呢,感受到了全世界的輿論壓力,它在輿論上確實收斂了一些。從昨天(1日)開始,很多網站都取消了這個專題了,社交媒體上都降溫了,就是不讓中國人看到烏克蘭是怎麼抗擊、怎麼贏的。比如說,那些坦克,被平民給呵退,這樣的事情,對中國人的衝擊是很大的,我覺得他們肯定是免得把它變成一個全民價值觀的普及過程。

本台記者亦就此事多次致電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和駐敖德薩總領館,但該機構的電話都一直無法接通。

中國網信辦,也一直沒有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請求。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02/1715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