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下一個被公開的「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會是誰?

《中共公安部官場:真正的高危職業》中,已經介紹和分析了三年多前的賴小民也曾經和如今的孫力軍一樣「堅決服從組織安排」,在中央電視台表演「認罪、悔罪」,但仍然也沒有逃脫被毒針注射處死的下場。和當年的被「刀下留人」、曾先後為周永康孟建柱擔任公安部部長助理的鄭少東相比,孫力軍的罪孽不知要深重出多少倍了。更何況,孫力軍的問題遠不止他本人「該當何罪」那樣簡單,所謂的「孫力軍政治團伙」的組成人員,也更不止現在已經在不同地方看守所里等待判決的王立科、龔道安、鄧恢林及劉新雲這4個副省部級的高階警渣。

前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

中共央視一個月前隆重播出的反腐電視專題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負十四億》中,除了一號主演孫力軍,以及王立科、龔道安、鄧恢林、劉新雲,也還點名了正部級的傅政華。所以說,截止目前已經被對外公開宣佈的所謂「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副省部級以上的成員加上孫力軍本人,已有6人。那麼日後肯定會被曝光的第7人會是誰呢?已經有海外中文媒體把目標鎖定在也和傅政華一樣,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出身的現任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身上。

眾多海外政評人士都已經注意到,中共中央紀委的十九屆六次全會是上個月18至20日召開的,會議結束時發佈的會議公報顯示,出席會議的中紀委委員僅有125人,為本屆歷次會議最少。其中,去年離奇缺席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疑再次缺席,引發出事猜測。

本次中紀委全會18日開幕後,網上就有聲音說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缺席。有記者說查看了中共官方發佈的會議現場視頻,找不到劉金國的身影。

根據媒體提供的線索,筆者進行了認真的核實,特地在85吋的大屏幕上仔細觀看了中共央視新聞聯播《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公報》一條,清楚看到趙樂際發表講話時,趙樂際居中的主席台上一共只有18人,而中紀委常委是19人。

央視報道中,依序將趙樂際兩邊的每人前面都有牌位的眾常委一一給出了特定鏡頭。先是排在趙樂際右邊的,依序是楊曉渡,楊曉超、肖培、傅奎……;然後是排在趙樂際左邊的,依序是張升民、徐令義、喻紅秋……。而現任中紀委副書記的排名順序是:楊曉渡、張升民、劉金國、楊曉超、徐令義、肖培、喻紅秋、傅奎。也就是說,如果劉金國也出席了會議的話,他的牌位應該是在趙樂際右邊的楊曉渡的右邊。毫無疑問,一個月前的這次中紀委全會,劉金國是唯一沒有到會的副書記。按照資深媒體人姜維平先生的說法:劉金國八成出事了。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認為,劉金國可能涉及孫力軍政治團伙,和孫力軍一樣都是孟建柱的政治打手。王友群說,梳理中共官場脈絡不難發現,從江澤民曾慶紅到孟建柱,再到「孫力軍團伙」這樣一個政治脈絡。該團體的特點有二:第一,嚴重貪腐;第二,迫害宗教團體。其中,劉金國就是靠迫害宗教團體不斷獲得提拔重用的。在政法系被清洗,多個610高官落馬的當下,劉金國如果出事並不令人驚訝,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其罪行決不僅僅是貪腐,更重要的是危害「政治安全」。

標題為《也團團伙伙?這位中紀委副書記恐要栽》的報道文章說:中紀委在清查其他高官的同時,自己也被緊緊地盯着,不僅是經濟問題,更多地還是政治問題。習近平在這次中共第十九屆中紀委第六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中,重申反腐堅持零容忍,並要堅持抓住「關鍵少數」。而缺席這次會議的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是否就是這「關鍵少數」之一呢?

公開資料顯示,這位劉金國也是習近平最為欣賞的那種從未進過大學校園的「黨校大學學歷」,21歲上就已經是其家鄉的人民公社黨委「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書記。1992年5月由河北省秦皇島市委秘書長轉任該市公安局局長之後,其從警經歷長達23年,一直持續到2015年3月專任中紀委副書記。

這裏需要特別說明一句,按照中共政權目前的組織序列,中紀委一把手是正國級(中央政治局常委),二把手是副國級(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其他副書記均為正省部級。

在河北老家從警之後,劉金國在該省所擔任的最高職務是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從2012年開始,已經是副省部級。劉金國從河北省政法委調任公安部副部長的時間是2005年3月,當時的公安部長是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及國務委員周永康擔任。日後周永康晉升為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劉金國又被委以公安部副部長兼公安部紀委書記及公安部督察長。

要知道,中共政權治下的許多省級公安廳局的督察長都是由同一廳局的一把親自兼任的。比如王小洪曾經的職務就是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督察長以及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督察長。

可見,劉金國分別在周永康和孟建柱為部長時擔任公安部副部長,其實際權位僅次於同時期的常務副部長。而維基百科的劉金國詞條中卻介紹說,「沒有政治背景和靠山的劉金國,在公安部受到周永康的排擠」,令筆者高度懷疑這個詞條是被劉金國本人授意編輯的。

劉金國被明確為正部長級的時間應該是2014年1月。當時的人民網曾特別刊登了一則消息《劉金國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正部長級)》,同時對外宣佈他的另外一項兼職就是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務院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主任。

被明確為正部長級之後10個月,劉金國又意外地被宣佈在繼續擔任如上職務的基礎上,再兼任中紀委副書記一職;又過了5個月之後,才被宣佈離開公安系統,專任中紀委副書記兼監察委副主任。劉金國的公安部主職及601辦公室主任兼職被免去後,接替他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和601辦公室主任職務的就是目前「正在接受調查」的傅政華。

請注意,公安部黨委一直以來都只設有一名副書記。該副書記的行政職務無論是否帶有「常務「二字,都是正部長級。也就是說,劉金國擔任公安部副部長兼紀委書記期間,其頂頭上司先是周永康,然後是孟建柱,繼而又是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而孫力軍是孟建柱接任公安部長之後,才被孟建柱從上海市政府點名調進公安部的。也就是說,孫力軍進入公安部的時間要比劉金國晚將近3年。而孫力軍升任公安副部長時,劉金國早已經離開公安部好幾年了。

但是,有一個重要的事實必須注意,那就是孫力軍在還只是公安部的正司局級幹部,被安排出任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期間,其頂頭上司就是實際主持這個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日常工作的劉金國。

另外一個更重要的事實是,從孫力軍進入公安部的第二年起,該部門的紀委書記就是劉金國。此後的6年多時間裏,孫力軍一路犯下的無數經濟罪、政治罪,都是在劉金國這個公安部紀委書記兼督察長的眼皮底下進行的。

我們本文和本專欄的下篇文章都還會一步剖析,在「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形成過程中,孟建柱、郭聲琨甚至趙克志都應該承擔多少責任,甚至是否會因此而被治罪。而孫力軍在公安部犯罪期間的前7年裏的公安部紀委書記和監察長劉金國,即使與孫力軍之間沒有過直接的經濟利益和「政治團伙」的關係,至少也應該對公安部「政治生態」被孫力軍及同夥「嚴重破壞」負失察之責。連個失職罪都不被追究的話,很難令內部人士心服。

前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習近平把王小洪從公安部常務副部長、黨委副書記進一步提升為公安部主持日常工作的副部長、黨委書記之後,他王小洪對外高調公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特別成立一個所謂的「公安部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項工作領導小組」,並在自己主持的全國公安會議上宣佈自己親任組長。這標示着從此在全國公安系統里繼續整肅孫力軍及其「政治團伙」的工作內容上,完全撇開仍然還以國務委員身份兼任公安部長的趙克志,自己唱獨角戲。

而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播出和刊登之後,筆者再次仔細研讀了王小洪的官頒簡歷,這才發現其中的一處重要內容,標誌着趙克志事實上一步步被王小洪取代是從2020年4月就開始了。

王小洪官頒簡歷的最後三個自然段的內容是:

2019.11—2020.04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正部長級),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北京市政府黨組成員、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

2020.04—2021.11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正部長級)、督察長,公安部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2021.11—公安部黨委書記、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正部長級)、督察長,中央政法委員會委員,公安部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區別就在於「公務常務副部長」和「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之間。

在中共政權的組織架構中,許多黨政機構的副職領導人都有所謂「常務」一說。常務職務經常在兩個地方出現,一個是政府,一個是黨群部門,以說明此副手在所有副手中排名第一,在正職不在家時主持工作。知道什麼叫「論資排輩」吧?這就是其中一種。常務副職比副職多了兩個字,就是明明白白寫在腦門的兩個字「二把」,告訴所有人要懂規矩,老大不在家,老二「說了算」,保證工作秩序正常運轉。

但是,如果說「常務」副職是正常設置的話,把這個「常務」副職改為「分管日常工作」的副職,通常都是因為那個正職已經不再主持日常工作,掛名而已了。「分管日常工作」,其實就是「主持日常工作」。

由此說來,整個公安部內部,無論黨委還是行政,王小洪都已經是事實上的一把手。不出意外的話,他正式被宣佈接替趙克志部長職務的時間應該會在今年下半年,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前或者之後。屆時的趙克志將只剩國務委員一項虛職,直至明年三月的全國人大召開。但這個趙克志能夠在中共官場上得以「平安降落」,得以政治上的「善終」,必須是在他趙克志終於被王小洪領導的「專項小組」證明,與「孫力軍政治團伙」確實沒有瓜葛的大前提之下--因為孫力軍畢竟是在他的公安部長任內,高升為副部長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高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215/1709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