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婦權主席:八孩母彭帥谷愛凌 脖子上都有鎖鏈

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表示,八孩母彭帥谷愛凌脖子上都有一個「鎖鏈」。(視頻截圖/Getty Images)

中國人權組織「中國婦權」主席、資深媒體人張菁表示,備受關注的八孩母、彭帥、谷愛凌在中國的處境雖然不同,但是,她們的脖子上都有一付「隱形鎖鏈」。

北京冬奧期間,被拐賣到江蘇徐州豐縣,遭虐待性侵生了八個孩子的「八孩母親」,和奪得冬奧金牌的谷愛凌,最近都成為中國輿論場的熱議話題。

「八孩母」脖子上拴着鐵鏈的視頻令世界震驚,雖然遭官方打壓,但海內外民眾的關注度一直不減,援救呼聲不斷。日前,徐州官方第四個版本的「權威通報」,終於承認八孩母是被拐賣的,虐待八孩母的董男也被拘捕。

與此同時,中共為增加冬奧獎牌,費盡心思從美國招募來中國的歸化運動員谷愛凌在社交媒體霸屏,中共官方吹捧她為「天才少女」、「冰雪公主」。

谷愛凌奪得首枚金牌後,她刻意迴避是否放棄美國國籍,在頒獎典禮上不唱中共國歌,也沒有招致大陸網民攻擊,似乎金牌可以掩蓋一切質疑。

另一位在網上自曝被迫與前中共副總理張高麗發生關係的中國女網名將彭帥,雖然在中國社交媒體被禁止討論,但國際輿論仍對其持續關注。

北京冬奧期間,彭帥在中共官員的安排陪同下,接受法國媒體專訪,再度否認自己遭到性侵,並聲稱自己沒有受到監視,從來沒有「人間蒸發」。

但官方安排下的「彭帥專訪」,並未打消外界疑慮,甚至專訪彭帥的法國《隊報》(L』Equipe)記者事後對美聯社表示,他無法確定彭帥是否安全、是否自由。

該報總編卡札迪厄(Jérôme Cazadieux)7日透露,「彭帥受訪時的發言和行動都是不自由的,她的回答都是機械式的,她看起來還可以,但她的言語及肢體表達都完全受限。」

彭帥還去看了谷愛凌的比賽,她的身邊一如既往的有官方人員如影隨形。谷愛凌則在賽後記者會上談起彭帥,她的言論和官方宣傳口徑一致,稱「看到彭帥很開心、很健康」。

但谷愛凌談彭帥,中國媒體對此卻隻字不提。顯然對彭帥的禁令仍未解除。

八孩母、彭帥、谷愛凌三人在中國的命運大不相同。對此,長期從事女權運動的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們在中共的網路下面,就分別處在地獄、人間和天堂。」

「但不論你是住在地獄、人間或天堂,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活在中共的控制下。」張菁說。

她形容,不只是八孩母的脖子上有鎖鏈,彭帥與谷愛凌脖子上也都有「隱形鎖鏈」,這就是為什麼谷愛凌談彭帥、談自己的國籍時,刻意迴避敏感之處。

「她(谷愛凌)在天堂生活的也不踏實,因為她得很小心,不能錯半步,不能說錯一個字,只要你稍微沒有按照它的意思、達到它的要求,你就得回到人間,甚至走向地獄。」張菁說。

八孩母、彭帥、谷愛凌和朱易「微妙的距離和交集」

除了上述三位女性,與谷愛凌同樣在美國長大,卻選擇為中國出征冬奧的花樣滑冰選手朱易,也同樣受到輿論關注。但她沒有谷愛凌幸運,因為在比賽在摔倒,遭到2億多網民「網暴」,淚灑冬奧。

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長平在德國之聲撰文分析了四位女性之間「微妙的距離和交集」。他認為,在一個極權社會,谷愛凌和彭帥、朱易以及八孩母親之間的距離並不遙遠。

女子網球雙打世界冠軍彭帥曾經也是中國媒體寵兒,但因為指控遭前中共副總理張高麗性侵,彭帥幾乎從中國輿論場消失了。有網民稱,在谷愛凌和彭帥之間,就差一個愛好體育運動的老領導。

長平表示,距離谷愛凌更近的人應是朱易。兩人年齡相彷,都在美國出生長大,又都在國籍問題上不明不白地代表中國隊參賽。但朱易不幸在比賽過程中摔倒,結果遭到大量中國網民的嘲笑和辱罵。

谷愛凌和八孩母的距離看起來最為遙遠。微博用戶@托尼趙四塔克說:「你離谷愛凌還差十億次投胎,但離豐縣母親只差一記悶棍。」

但在長平看來,假如八孩母親的故事沒有這麼敏感,谷愛凌可能會是和她距離最近的人。因為在谷愛凌名利雙收的人生中,恰恰缺少一個能夠得到她的幫助以展現「正能量」的對象,也許她的公關團隊正在尋找中。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213/1707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