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女生剛獲美國簽證,就被簽證官勾引上床

眾所周知,要獲得美簽非常難,但是最近發生一件魔幻的事情:一名美國總領館簽證官,看到漂亮的中國美女就給通過簽證,然後發私信聊天,上床……

女子面談美簽卻上了簽證官的床

這段狗血的劇情就發生在美國駐上海總領館。

華盛頓DC聯邦法庭大陪審團向外界披露了此案的詳細經過。據稱,2008年6月,一名中國女子如約來到美國駐上海總領館接受美國簽證面談。

當時負責對該女子面談的簽證官名叫GUARTIN。眼前的這名中國女子,美麗的外貌徹底征服了GUARTIN。

6月11日,GUARTIN給這名中國女子正式簽發美國簽證。

兩天後,也就是6月13日,GUARTIN就忍不住給這名中國女子發了一封私人電子郵件說:「前幾天我在上海領館給你面談的,覺得你很可愛很有趣!?想知道你是否有興趣出去吃晚飯或吃點東西。」

這名中國女子收到GUARTIN的私人電郵後,又高興又意外。於是就與 GUARTIN建立了私人關係和性關係。

據大陪審團的信息稱,這段性關係,至少持續到2009年7月或前後,一年多的時間。

讓兩名中國人幫他還貸款

在大陪審團披露的信息中,GUARTIN,不僅隱瞞了與中國女子發生性關係的不恥,還隱瞞了自己要求兩名中國人幫助他歸還一筆未公開的貸款,這筆貸款總額為22.5萬美元。

對GUARTIN的起訴書,源自司法部官網,版權歸原作者

而GUARTIN要求這兩名中國人從他們的銀行賬戶里提取45000美元現金,交給GUARTIN。

隱瞞向同事借錢還賭債

GUERTIN不僅欠有巨額貸款,他還欠了一身賭債。而當他面臨美國國務院對他的五年背景調查的時候,急於填上賭債的窟窿,就找到了同事幫忙。

2015年7月13日左右,GUERTIN向一名同事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要求對方向他緊急提供10,000美元的借款,以便在面臨美國國務院對他進行安全許可重新調查之前償還賭債。

GUARTIN對這名同事發送郵件時表示:「我迫切需要1萬美元來幫助我並通過安全審查以保住我的工作。」 GUARTIN進一步解釋道:「國務院每5年進行一次安全許可重新調查,而我將在3個月後被重新調查,他們肯定會看到我的信用評分大幅下降。這會讓他們產生懷疑,然後他們會搜索我的銀行賬戶交易並找到所有與賭博相關的[東西]。...如果一旦不能通過安全調查,他們就會把我從台灣送回美國,如果他們撤銷我的安全許可,我將在6個月內丟掉工作。」

據報道,GUARTIN出生於1981年,在擔任美國外交官期間,GUARTIN曾在國外擔任多個職位,包括在中國上海和巴基斯坦伊斯蘭堡的外交使團任職。GUARTIN還曾在美國國務院情報辦公室情報與研究局(「INR」)的哥倫比亞特區國務院總部任職。GUARTIN後來還被派到台北進行語言培訓。

作為美國國務院的外交官,Guertin必須保守美國國務院的最高機密。根據起訴書,Guertin在他背景調查問卷和與國務院背景調查員的面談中故意隱瞞以上信息。

同樣的事情,在新加坡也發生了。眾所周知,想要留在海外,就一定要持有合法有效的簽證。而一華人梁女士因為她的簽證本已經到期,但為了繼續留在國外,她不僅用錢財賄賂相關工作人員,甚至還對其提供了「性賄賂」...

據悉,梁女士是一位單身母親,她竟一直靠着提供「性服務」賺錢,然後郵寄回國,補貼家用。

然而,此事最終被曝光,梁女士也是得不償失,不僅要坐牢25周,而且要接受了$8000的罰款...

近年來,部分華人會持短期簽證出國打工,但殊不知,有人可能被中介騙,有人可能只是想「賺快錢」。

為了綠卡,華女性賄賂移民官

梁女士登上了華人圈的頭條新聞!

她為了繼續留在新加坡,拿到「綠卡」,不僅用錢財賄賂相關移民局工作人員,甚至還獻出了自己的身體...

目前此事已被曝光,38歲的梁女士因賄賂新加坡移民與關卡局(ICA)工作人員以獲得特殊通行證,最終被判入獄25周並罰款$8,000新元。

相關涉事工作人員Teo Hwee Peng(48歲)已被指控和停職,ICA人員表示,新加坡對貪污受賄零容忍,違法者將會依法處置受到法律處分。

據悉,梁女士於2018年5月28日持社交訪問簽證抵達新加坡,當她的通行證在2018年7月27日到期時,她成為逾期逗留者,

但她並不想離開新加坡,還靠着提供「性服務」來賺錢。

當她開始尋求延長逗留時間的方法時,她在消息平台微信上的朋友告訴她,Teo在 ICA工作,可以為她獲得一張特殊的通行證。

實際上,新加坡特殊通行證僅由人力部和 ICA簽發,使外國人在新加坡的逗留合法化。它是為特殊目的而提供的,例如協助調查的個人、出庭和居住在新加坡的無國籍人士。

於是梁女士聯繫了 Teo,告訴他自己已經逾期一個月了。在為其辦理前,Teo詢問了她的護照詳細信息和地址,作為回報,他還向梁女士要了一部 iPhone10。

之後,他們在某個凌晨還發生性關係。

一進門,Teo就抱住梁,問她有沒有避孕套。

據報道,梁女士認為這是為了換取特別通行證而提出的性要求。

副檢察官(DPP)告訴法庭,Teo沒有支付這筆費用,梁女士也沒有要錢。

當梁女士問及獲得特別通行證時,Teo描述了這個過程,以及如何回答她會被問到的問題,

Teo還對她說,這個過程涉及逮捕,並建議梁穿長袖衣服,因為可能很冷。

2018年10月16日,梁女士在 ICA和警方的聯合行動中被捕,她提供了 Teo指導她說的答案,並同意協助調查。

在為她逾期逗留支付了罰款後,她最終獲得了一張特別通行證。

為了留下來,竟提供性服務賺錢

留在新加坡後,梁女士便搬到了一套公寓,然後開始在網上發佈在網上發佈提供性服務的廣告,每小時120新元。

 

她還每月支付500元,在三個網站上刊登廣告,從去年11月30日到今年1月13日,在警察突擊檢查該時,她已經向約90名顧客提供了有償性服務,

她還將收入中的$8,000新元寄給了她在中國的家人。

然而,ICA在其網站上指出:特別准證持有人不得在新加坡工作。「如果外國人希望在新加坡工作,他或她必須向 MOM申請工作準證。」

該機構還補充:「被發現在沒有有效工作準證的情況下工作的特別准證持有人,將構成犯罪,並將根據相關法律進行處理。」

在被控出庭時,對於面臨的12項指控,包括牴觸防止貪污法令和婦女憲章,梁某承認其中四項。其被判處25周監禁並罰款$8,000新元。

此外,辯護律師要求減刑,指出梁女士是一個五歲男孩的母親,被孩子的父親遺棄。

「梁女士還供養她的母親,並在沒有受過多少正規教育的情況下來到新加坡尋找工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他們做的。」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洛杉磯華人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25/1700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