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分析:孫力軍控罪四「罕見」一罪名被忽略

2020年4月7日,時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在武漢市的一次會議上。

1月13日,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被起訴。根據檢方指控,孫力軍涉嫌三罪——受賄罪、操縱證券市場罪及非法持有槍支罪。陸媒發文列出此案至少有4個罕見之處,但忽略了一個敏感細節。

陸媒揭孫力軍被訴四處罕見

陸媒「政知圈」13日當天發文表示,孫力軍案出現多個罕見之處。

一是孫力軍從2020年4月19日落馬至2021年9月30日被「雙開」,共歷時17個月。這樣的情況,並不常見。文章說,中共十九大後,至少有5個「公安虎」被查,分別是孟宏偉、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和劉新雲。從落馬到雙開時間超過1年的,只有孫力軍一人。

第二個是孫案由中共國家監察委、長春市公安局聯手查辦,僅與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情況雷同。

中共最高檢披露的消息顯示,該案是由國家監察委員會、吉林省長春市公安局分別調查、偵查終結,經最高檢察院指定,由吉林省長春市檢察院審查起訴。而孟宏偉、鄧恢林、龔道安和劉新雲都是「由國家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後,經最高檢指定,再由地方檢察院審查起訴的。也就是說,孫力軍案在查辦期間就有地方介入。

「政知圈」文章還特別點出,「由國家監察委員會、吉林省長春市公安局分別調查、偵查終結」的還有一人,即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不僅如此,孫力軍、王立科案件都是經最高檢察院指定,由吉林省長春市檢察院審查起訴。長春市檢察院向長春市中級法院提起公訴」。

換句話說,孫力軍、王立科,未來都將在長春市中院受審。

但該文沒有說明為何孫、王案由同地協助查辦和審理。

第三個罕見細節是孫力軍首次被披露斂財始於上海。

據中共檢方起訴指控:孫力軍利用擔任上海市衛生局外事處副處長,上海市政府外事辦公室綜合業務處處長,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國內安全保衛局局長、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

孫力軍斂財首站始於「上海市衛生局外事處副處長」是官方首次披露。

公開資料顯示,孫力軍,1969年1月生,今年52歲,山東青島人,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州州立大學公共衛生和城市管理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公共衛生碩士學位,早年任上海市衛生局副處長、處長,上海市政府外事辦公室副主任。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任公安部長時,孫力軍任公安部辦公室副主任,在孟建柱的提攜下,孫力軍後歷任公安部一局(國保)、二十六局(反×教局)局長,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港澳台辦公室主任等職務。

2018年3月,49歲的孫力軍出任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他曾是中共中央督導武漢抗疫的大員之一。2020年2月上旬武漢疫情最嚴重期間,孫力軍被中共中央派赴武漢。2020年4月19日,孫力軍被查。

官方簡歷中,對孫力軍任職上海的具體時間沒有介紹。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歷來被視為江澤民的老巢,孟建柱等江派官員在上海發跡。1991年起,後來成為孫力軍上司的孟建柱就進入上海市政府機關,在出任上海市農委書記後不久,即被提拔為上海市府秘書長;不到一年後,又升任主管農業的副市長,1996年升為上海市委副書記。

「政知君」披露第四個罕見細節是孫力軍出現兩個新增罪名。在決定逮捕孫力軍被時,最高檢提到,他涉嫌的罪名是受賄罪。此次起訴時,檢方指控,孫力軍除了受賄罪之外,還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非法持有槍支罪。

檢方通報稱,孫力軍操縱證券市場,情節特別嚴重;違反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槍支,情節嚴重。

「政知君」稱,中共十九大落馬「警虎」中,孫力軍是首個被指控非法持有槍支罪的「老虎」。他也是十八大後落馬「老虎」中,罕見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的。

此前不少落馬「老虎」被指破壞金融管理秩序。如,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安徽省委原常委、安徽省原副省長陳樹隆犯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安徽省原副省長周春雨,貴州省原副省長王曉光犯內幕交易罪。

孫力軍案還有一個敏感罪名被忽略

陸媒除了提到前述的四個罕見細節,大紀元記者還發現第五個:孫力軍此前出現的一個涉泄密敏感罪名消失。

去年9月30日,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官方通報提及孫力軍的「罪名」包括「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佈政治謠言」「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使用公安偵查手段對抗組織審查」,以及「大肆賣官鬻爵、安插親信、佈局人事」等等。

其中「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一條,外界早前報導質疑孫力軍或把當局隱瞞的有關新冠疫情的問題與機密泄露給澳大利亞。但孫力軍被定罪時,當局卻忽略了這一點,頗讓人玩味。

另外,有關孫力軍的其它政治罪名,也引起關注,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此前對大紀元表示,官方說孫力軍「政治野心極度膨脹」,這放在孫力軍身上非常罕見。中共公安系統似乎發生了一場有組織的反習行動。

今年剛開始,北京當局不斷釋放清除孫力軍流毒的信號,除了讓孫力軍「電視認罪」,中共公安部新聞發言人李蓓1月10日在北京表示,公安部將肅清孫力軍等人流毒影響作為「重大政治任務」,對涉及孫力軍等人問題的人、事、案進行全面清理。

中共中紀委網站12日發文,再度點名孫力軍、龔道安、甘榮坤等政法系統「大老虎」,稱要以雷霆之勢,清除害群之馬,並指官員退休,也不意味着「安全着陸」,要持續加大辦案力度。

時事評論員秦鵬分析,中共官方再度點名孫力軍,意味着當局對公安系統的更大清洗,即將來臨。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4/1695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