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宇明:中共治下 核酸檢測造假算是常態

作者:
鄭州金域事件就發生在這個檔口,如果沒有冬奧會的疫情維穩,沒有奧密克戎,放在以前,也許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這種事情在業內估計見怪不怪,金域集團還是上市公司,都能出這種事,小檢測公司呢?只不過沒被揭出來而已。動不動就千萬、百萬人的多輪全員檢測,不講科學、只求某個時間點必須清零的政治任務,一刀切的極端清零政策,檢測人員完不成任務或出了差錯,有人只能鋌而走險。

2020年8月17日河北省邯鄲市的醫務人員正在採集小學生的口咽拭子樣本。外界注意到,很多大陸醫務人員操作不規範,採集拭子樣本時觸及受檢者的肢體易出現交叉感染

1月12日,河南許昌市公安局通報,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有限公司區域負責人張某東,實施引起新冠病毒感染肺炎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對其立案偵查。有網友稱鄭州金域涉嫌在當地新冠檢測中丟失樣本並偽造檢測結果。

這類事件在過去兩年,北京、河北、天津等地的多輪疫情中都出現過,檢測機構偽造檢測結果。

只不過這次撞在了槍口上——冬奧會即將開幕,隨後就是各地和全國的兩會,各種安保、維穩工作早已密集開始,疫情維穩更是中共維穩的重中之重。日前,大紀元獲得的陝西省內部傳達的防疫文件顯示,陝西省省長趙一德12月24日在疫情防控調度會上特別強調:「冬奧會召開在即,我省疫情已經波及廣東、北京、河南、山西四地,若再出現外溢,疫情風險將有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給全國大局添亂、給國家形象抹黑。」由此可以理解,為什麼西安在流調還是一筆糊塗賬的時候,就要立下軍令狀,要求在1月4日必須實現社會面清零,而1月4日正是冬奧會倒計時一個月。從2021年12月21日到29日,短短8天時間,近1300萬人口的西安一共做了6輪全員核酸檢測。時間緊、任務重、人數多,正常的核酸檢測採樣、轉運、出具結果的時間被大大壓縮。

此次涉事的鄭州金域,承擔了河南禹州前5輪全員核酸檢測,也是時間緊、任務重、人數多。1月8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到河南,要求「加快篩查、流調、隔離,儘早發現和管控風險人員,早日實現社會面清零」。

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北京的門戶——天津發現傳播力極強的奧密克戎確診病例,並且疫情已經外溢。以京、津繁密的通勤來看,奧密克戎攻入北京是大概率事件,只是什麼時候宣佈的問題。奧密克戎隱匿性強、傳播快、症狀輕,容易漏檢。動態清零需要病毒溯源,天津本輪疫情至少已傳播了三代,15-21天,很可能在查找源頭時,零號病人就已經不再排毒,無法溯源。這種情況下就要求核酸檢測面要廣、速度要快、檢測精準,迅速找到感染者,摸清傳播鏈,才能有效阻止病毒蔓延。奧密克戎對中共的清零政策、防疫手段、醫療體系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

鄭州金域事件就發生在這個檔口,如果沒有冬奧會的疫情維穩,沒有奧密克戎,放在以前,也許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這種事情在業內估計見怪不怪,金域集團還是上市公司,都能出這種事,小檢測公司呢?只不過沒被揭出來而已。動不動就千萬、百萬人的多輪全員檢測,不講科學、只求某個時間點必須清零的政治任務,一刀切的極端清零政策,檢測人員完不成任務或出了差錯,有人只能鋌而走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保住自己的飯碗是上策,大家一起認真地「造假」。

說到造假,誰也比不過中共,鄭州金域和中共比,那是小巫見大巫了。

往遠了說,三年大饑荒時,1961年,毛澤東接待法國社會黨領袖即後來的法國總統密特朗時說:「我再重複說一遍,中國沒有饑荒。」以此反駁西方世界有關中國發生大饑荒的消息。六四,海外、港台到處都在播放部隊鎮壓、槍殺學生、民眾的電視,而時任國務院發言人袁木說天安門沒死一個人。

往近了說,武漢封城時新冠肺炎患者到底死了多少人?我們從幾方面來看:

1、2020年2月1日,騰訊製作的疫情地圖顯示,全國確診154,023例,治癒268人,死亡24,589人。第二天卻被修改成確診14,446例,治癒人數增加到351人,死亡304。死亡人數前後相差近100倍。難道,騰訊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2、2020年,公眾號「財經冷眼」根據武漢殯儀館發放的骨灰盒數量和火化量,推算出武漢當時死了5.9萬人。同年,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和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學者,綜合、分析了大量資料,包括中共政府公佈的數據、官方和非官方媒體報道、社媒信息,以及武漢火葬場發出的骨灰盒數量等,推算出武漢的新冠死亡人數是中共公佈的10倍以上。而當時中共宣佈的新冠死亡人數為2579。

3、2021年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從2008年到2019年,武漢的死亡率基本保持在7%左右,每年死亡900萬左右,而到了2020年,死亡率突然上升到10%,死亡1,427萬,這突然增加的400多萬人是怎麼回事?

4、2020年3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發佈的《2020年1-2月通信業經濟運行情況》顯示,2020年前兩個月,電信、移動、聯通的手機用戶數量減少了2000多萬戶。武漢作家方方曾在日記中寫道,「更讓我心碎的,是我的醫生朋友傳來一張圖片」,「照片上,是殯葬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而它們的主人全已化為灰燼」。

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恐怕只有中共自己知道了。

德國納粹戈培爾曾說過:「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說小謊,而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查明之後。」

「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

戈培爾死了,但他的騙術還活着。這幾句話用在中共身上,一點都不為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4/1695706.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