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防疫嚴厲德國商會也要出走;「共同富裕」引發恐慌,中國富人資金外逃46億美元

房多多收美退市警告;美日兩國擬聯手防堵尖端技術流向中國;憑空印出2萬億專款生娃?著名經濟學家泄中國經濟實情;三條路維繫中國養老金運作,美專家說都被堵了;張庭傳賺300億!黨動用400官員查辦揭4大股東

日前中共體制內的經濟學家提出,央行「多印」2萬億人民幣,專款專用,多生5000萬個孩子。多生娃成了解決中國諸多社會問題和經濟問題的解藥,其實就是大把大把的割韭菜

華盛頓智庫專家指出,解決中國養老金缺口有三條路可走,但對中共而言,哪條都不容易。

中共的「共同富裕」政策引發恐慌,澳媒報道稱,中國富人兩個月資金外逃46億美元。

中國嚴厲的防疫和封城措施打亂供應鏈,導致歐洲消費物價上揚,並刺激德商調整供應鏈和打算出走。

房多多股價跌破一美元,日前收到納斯達克退市警告。

比黑名單更厲害!美國和日本政府正在考慮建立一個全新的框架來規範先進技術的出口,遏制中共假借「軍民融合」之名發展武器裝備。

憑空印出2萬億專款生娃?著名經濟學家泄露中國經濟實情(圖)【阿波羅網報導】

1月10日,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的公眾號《澤平宏觀》發表「催生」長文,呼籲官方儘快推出鼓勵生育基金,建議中國央行「多印」2萬億人民幣,鼓勵民間多生5000萬個孩子,以解決人口老齡化與少子化問題,文章中更透露中國經濟現況是全面缺錢,話題引爆全網熱議。

他說,未來10年多生5000萬是怎麼來的?也就是每年多生500萬。2021年綜和生育率1.1,新生兒1000萬左右,而代際平衡需要每年1500萬,即每年多生500萬。

他分析低生育的原因是生養孩子成本太高、房價太高,佔比分別為41.5%、27.2%,才要多優化生育以復興民族。

他提醒說,「生孩子不要指望90後00後,一定要抓住75-85年還能生的時間窗口」。因為1975年至1985年出生的這批人還有多子多福的生育觀念,而90後和00後不要說生二胎或三胎,許多人甚至連結婚都不願意。

圖:中國知名經濟學家任澤平

隨後,任澤平又在今天凌晨再於微博發文,稱「印錢生娃」建議不是臨時起議,而是計算出來的,且這2萬億是要央行「多印」出來,而不是從財政預算出來。至於央行為何要印2萬億人民幣?任澤平指出,原因是「現在疫情、經濟下行壓力大、土地財政大幅下滑,政府、企業和家庭都沒錢,所以印錢生娃」,要專款專用。

中國防疫措施嚴厲,德國商會也要出走了

中國嚴厲的防疫和封城措施打亂供應鏈,導致歐洲消費物價上揚,並刺激德商調整供應鏈和打算出走。

「周日世界報」(Welt am Sonntag)9日報道,德國商會(AHK)上海首席代表馬銘博(Maximilian Butek)表示,中國為防疫限制旅遊和國際航班,持續性的封城措施打亂供應鏈,導致在中國經營的德商對前景感到悲觀。

馬銘博指出,許多廠商因此調整供應鏈,尋找替代的供應商;他預期進貨價將明顯上漲,歐洲的客戶和消費者必須準備好因應交貨期拉長和價格上揚的問題。

科隆德國經濟研究所(Instituts der deutschen Wirtschaft)所長胡特(Michael Hüther)分析說,業者數十年來第一次反省,繼續依賴遙遠的國外供貨是否可行,「中長期來看,我認為企業會調整採購模式和供應鏈」。

胡特認為問題在於中國嚴厲的防疫措施。他說,只要中國繼續相信病毒可以根絕,一人感染就全部封城,供應鏈的問題就不會解決。

不過,供應鏈重構得投入大量成本,非一蹴可幾;根據德國商會的調查,在亞太地區經營的德商,平均需要近2年的時間,才能完成營業據點的調整。

調查結果顯示,為降低供應鏈的風險,在中國已有近1/5的德商表示,如果疫情沒有好轉,考慮在今年或之後出走。

美專家:三條路維繫中國養老金運作,都被堵

隨着人口老齡化,中國正面臨着一個令人生畏的問題,即誰來承擔龐大的養老支出。

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告訴連線中國(the Wire China)說,面對人口和養老金危機,北京沒有什麼好的選擇。他說:「最終,當局要麼削減福利,要麼提高繳費率,要麼推遲退休年齡。」

「這就是他們擁有的三種政策工具。到目前為止,他們什麼也沒做。」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表示,中國是一個GDP大國,卻不是一個養老金大國。從中國GDP和養老金分別佔全球GDP和全球養老金的比重來看,相差懸殊。中國GDP總量世界第二,佔全球GDP的16.3%,但中國各類養老金佔全球養老金比重僅為2.8%,與中國經濟總量排名第二的地位很不匹配。

按照可比口徑,中國2019年各類養老金佔GDP的比重是11.7%,遠低於OECD(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值。2019年OECD的36個成員國中,養老基金佔GDP比重平均為49.7%,有8個國家超過100%。其中丹麥為198.6%、荷蘭173.3%、加拿大155.2%、美國134.4%。

從人口結構的變化來看,中國有限的養老金儲備難以應對不久之後的老齡化高峰。中共智庫社科院在2019年的一份報告中說,2019年由接近2個繳費者來贍養一個離退休者,而到了2050年則幾乎1個繳費者需要贍養一個離退休者。

中國國內媒體在2019年紛紛警告說,養老金到2035年有耗盡累計結餘的可能性,養老金照這麼花下去,沒等80後退休就會花光。

與主要投資於美國政府證券的美國社會保障信託基金不同,中國社保基金最大的一個不同是,它被允許投資於股票和股份。

拉迪說。但最近幾年,中國股市波動劇烈,養老金並沒有從中得到預期的回報。

為了支撐國家社保基金的財政,北京在2017年宣佈了一項新政策,要求大中型國有企業將其10%的國有股權捐贈給該基金,使其能夠從國有企業的紅利中獲得收入。

彼得森研究所的研究員黃天磊分析了2020年國有企業的紅利後說:「中央企業過去向國家交出的紅利很少,遠遠低於中央政府的要求。」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國家社保基金可能無法從這麼多巨大的中央國有企業獲得很多好處,股權轉讓計劃可能會變得有些毫無意義。」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1/1694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