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劉亞洲到底有多花 還組織團體賽 紅二代爆中共史上空前絕後的駙馬

畢汝諧,介紹他所知道的中共空軍上將,李先念女婿劉亞洲令人驚駭、不為人知的大花瓜一面,淨搞一些團體賽。畢汝諧指出,中共高官每個人都按照自身條件攫取不同的性資源;假如你是張高麗,勢必張開血盆大口,鯨吞彭帥彭將彭校彭尉彭兵彭卒,橫掃一切美女

美國《北京之春》雜誌12月的特稿,有一篇題為《劉亞洲——一個令我深度自卑的「小孩兒」》文章,作者是中共紅二代、目前住在紐約的作家畢汝諧,介紹他所知道的中共空軍上將,李先念女婿劉亞洲令人驚駭、不為人知的大花瓜一面,淨搞一些團體賽。畢汝諧指出,中共高官每個人都按照自身條件攫取不同的性資源;假如你是張高麗,勢必張開血盆大口,鯨吞彭帥彭將彭校彭尉彭兵彭卒,橫掃一切美女。

劉亞洲和韓先楚的兒子是武漢有名的大花瓜

畢汝諧說,劉亞洲邀請畢汝諧的第二任李姓女朋友,這個女生是中央軍委辦公廳副主任之女,合作翻譯一本英文書。畢汝諧的女朋友要帶他一起去見,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說他們兩個都是搞寫作的,有共同語言。

畢汝諧對他女朋友說:劉亞洲和韓先楚的兒子,都是武漢有名的大花瓜。千萬不要搭理他。韓先楚是中共開國上將。

劉亞洲淨搞一些團體賽,當駙馬爺拈花惹草兩不誤

畢汝諧披露,劉亞洲是一邊當着駙馬爺,一邊拈花惹草;從武漢一路花到北京,家裏家外兩不耽誤,不遮不掩毫不矯情。

1983年嚴打之前半年,北京幹部子弟圈瀰漫着醉生夢死、頹廢哀傷的世紀末情懷;男人女人瘋狂地竭盡所能地追求官能享受,出沒於各種各樣的所謂家庭舞會;大花瓜劉亞洲理所當然地成為大熱門。

圖:馮德英,紅色洗腦長篇小說《苦菜花》的作者

有一次畢汝諧的一鐵哥們要帶他去劉亞洲那兒玩,說人老心不老的丁一三,紅色洗腦電影《英雄虎膽》的編劇,馮德英,紅色洗腦長篇小說《苦菜花》的作者,還有中共著名紅色作家權延赤,都跟着他一起玩兒。他還說,劉亞洲那兒的女人,沒有一個文藝界的,清一色都是空軍各醫院的女醫生女護士等等,比較單純。

畢汝諧說:聽人說他們那兒淨搞一些團體賽,一大幫人亂七八糟,聽着都害怕。我喜歡像白區地下黨那樣保持單線聯繫。

畢汝諧和他鐵哥們說:你讓我當着男男女女脫衣服,打死我也不干吶。我不去,你也別去。咱們都是軟柿子,別跟皇親國戚瞎摻和。

朱德孫子被處決劉亞洲只被十幾個月就被放出來

後來果然出了大事。據鐵哥們說,劉亞洲團伙里有個財迷心竅,將團體賽的錄影帶進行技術處理,改頭換面,變成劉曉慶潘虹等電影明星;然後拿到香港販賣,撈取外匯。結果倒查回來,把這幫人一網打盡!

那幾位作家馬上反戈一擊,死死咬住劉亞洲。

當時,中共著名作家權延赤甚至說,認識劉亞洲之前,我根本不知錄像為何物;他們一致指認劉亞洲是教唆者、罪魁禍首。

1983年嚴打,空軍司令張庭發把劉亞洲的這些材料,圖文並茂!送給了劉亞洲的岳父李先念。他的用意是很清楚的,只要李先念批一句依法處理的官話,劉亞洲就得嚴辦!

北京幹部子弟圈已經有了風言風語:天津處決朱德孫子,北京要斃了李先念女婿;

偏偏老狐狸李先念不着一字,將材料轉給了中央軍委副秘書長兼國防部長張愛萍。張愛萍心領神會地批示:從各方面看,還是應該保一下劉亞洲同志。

1983年「嚴打」朱德的孫子朱國華被處以極刑,他在天津市和平區睦南道100號侮辱女性30人。除朱國華外,被警方認定為朱國華集團幾個幹部子弟,有的還是戰友,也同時被驗明正身就地處以極刑或遣送新疆服刑。

饒是如此,劉亞洲在北空看守所關了十幾個月。

劉亞洲放出來了更加放蕩,是中共史上空前絕後的駙馬

出國前夕,我的鐵哥們來家話別。他說劉亞洲放出來了,更加放蕩;官場上的人都很識相,既然連中央政治局委員兼空軍司令張廷發都拿劉亞洲沒辦法,還有什麼話可說呢,只能聽之任之了。官場就像假面舞會,人人都帶着假面具;劉亞洲卻渾不吝,想幹啥就幹啥。他和女保密員大白天就在辦公室里辦事;誰為了工作敲門攪了他的雅興,他就罵誰。

鐵哥們還說,劉亞洲回來後,林佳楣嫌劉亞洲的罪名太難聽,讓她在中南海抬不起頭,一度慫恿女兒離婚,而女兒李小林只是哭不說話;李先念見狀就說:娃娃愛玩,年紀再大一些就好了。

圖:李小林

畢汝諧最後說,劉亞洲是全面之才,舉凡官場、商場、名利場、情場,所到之處,戰無不勝。劉亞洲是新中共國歷史上空前絕後的駙馬爺、空前絕後的奇蹟!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唐寧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7/1692709.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