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破空:看懂西安悲劇,只須讀懂西安人的三句話

作者:
西安封城,當局部署三萬警力,其中兩萬多用於維穩。防病毒還是防人?一目了然。網警晝夜輪班,忙於刪帖,任何有關西安的真相、西安人的抱怨、憤怒和痛苦,一律秒刪。

從2021年12月23日開始的西安封城,持續到2022年1月,上演種種悲劇,震驚國內外。看懂西安悲劇,只須讀懂西安人的三句話。

西安人說:外地人看西安,以為鬧的是瘟疫,其實鬧的是饑荒。

餓,飢餓,饑荒,成了這波西安封城的關鍵詞,也折射了西安的最大悲劇。12月23日,當局突然宣佈封城,且奉勸市民不必搶購,宣稱物質儲備充足;但四天後,12月27日,當局又突然宣佈封城加碼,原說每戶人家每兩天可以派一人外出購物的規定,瞬間取消。於是,飢餓和饑荒接踵而至。

這對民眾而言,是猝不及防,大多數人毫無準備,都痛悔說「中了物質儲備充足的邪」;對政府而言,簡單決策,粗暴施政,政令一刀切,且朝令夕改,還想當然。

作為政府,明知自己沒有能力為1300萬人提供食物,卻拒不通知市民提前儲備,還輕慢地告訴市民不必搶購囤積。市民怒批政府懶政,質問:兩年的防疫抗疫經驗,得來的就是飢餓封城?其實,哪裏是懶政、怠政、惰政所能形容?只有專政、惡政、暴政才能定義。

一日一餐,三日一餐,甚至三天都沒有吃飯……是西安城內蔓延的慘劇。反美電影《長津湖》的編劇黃建新被困城內,哀嘆:「我哪裏知道有生之年還能挨餓!」有網民譏諷他:何不吃凍土豆?(《長津湖》電影鏡頭)

這些年,每當有人談民主,共產黨或親共人士就說「民主能當飯吃嗎?」筆者曾無數次回答:民主就是能夠當飯吃!民主可以當飯吃,而且保障吃飯權;專制踐踏人權,甚至不保障吃飯權。舉凡毛澤東時代的大饑荒和北韓的大饑荒,如果中國人民和朝鮮人民享有民主權利、當家做主,能夠選舉和監督政府,統治者豈能胡作非為?豈能用錯誤的政策導致人為的饑荒?這次西安悲劇,再一次警醒世人:民主就是能夠當飯吃!

西安人說:疫情沒有控制住,人倒真是控制住了。

不僅人被控制住了,而且像牲口一樣遭黨驅使。半夜三更來砸門,突然叫他們起床,長串大巴車把他們拉走。老人愁,小孩哭。當家的,哭笑不得。誰叫這是一個「黨領導一切」的國家呢?聽黨話、跟黨走,這是政府從不間斷的灌輸。或稀里糊塗,或驚恐萬狀,就被連夜拉到所謂隔離點。冰冷的鋼木床板,上下鋪,一間房四個人或八個人不等,任你們交叉感染。數九寒冬,沒有暖氣,沒有水,盒飯遲遲不來,孩子們餓得直哭。

原來,當局強求清零,並下達死任務,截至1月4日必須清零。乍一聽,以為是病毒清零,其實卻是感染人口清零。而清零的手段是如此簡單粗暴:航空學院的師生、雁塔區和其他區的居民、城中村的外來人口,連續幾個晚上,數十萬之眾,就被強制轉移到設在郊區縣市的隔離點(比如安康市下屬的縣市)。

人們不禁要問:究竟是病毒清零還是感染人口清零?究竟是對付病毒還是對付人?究竟是消滅病毒還是消滅人?

西安人說:與其說是封城,不如說是封口。

西安封城,當局部署三萬警力,其中兩萬多用於維穩。防病毒還是防人?一目了然。網警晝夜輪班,忙於刪帖,任何有關西安的真相、西安人的抱怨、憤怒和痛苦,一律秒刪。於是,西安人改寫了辛棄疾宋詞

辛棄疾原詞:「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西安人改為:「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刪。」辛棄疾原詞:「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西安人改為:「青山遮不住,奈何他擋路。」

這裏的「他」,指的是習近平。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頑固堅持清零的愚蠢和病態政策。西安人不解,質問:他為什麼這樣惡待我們?就因為他也是陝西人?不禁讓人聯想到一句老話:「老鄉見老鄉,背後開一槍。」

作為最高領導人和陝西人的習近平,這一回,對西安的封城和飢餓,他沒有在公開場合說過一句話,拒不前往災區視察倒也罷了(他多年就不去了),竟然連個類似往常的「批示」都沒有!

西安在新年前夕封城,習近平和中共高層,依舊在北京慶賀新年,舉辦新春茶話會,大搞排場,張燈結綵,歌舞昇平,吃喝自如。習近平在新年致詞中,隻字不提西安,仿佛那是中國境內不存在的地名;就如2020年,武漢在農曆新年前夕封城,習近平等人照樣在北京舉行新春團拜會,隻字不提武漢,仿佛那是一個中國境內不存在的城市。

窩在中南海深宮裏的習近平們,且不說毫無悲天憫人的情懷,就說與世界文明相距有多麼遙遠?這個遙遠的距離,恰恰可以測出中國人民的悲劇有多麼深重!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6/1692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