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排隊一夜賺一萬,誰在炒作上海迪士尼娃娃?

  " 今晚有誰去排隊 ",一位上海的視頻博主看到微信群里彈出一條信息。

  這是一個超過 200 人的迪士尼粉絲群,此前沒有一個人預約後被抽中能購買迪士尼聖誕玩偶。這位視頻博主發現,群里有人不斷號召大家去線下購買。最後這個群,真有十幾個人去了上海迪士尼園區,從凌晨開始排隊。

  他們為的是上海迪士尼 "2021 達菲和朋友們聖誕系列商品 " 部分剩餘庫存。

  " 達菲家族系列 " 是迪士尼大家族中的一個小家族,其成員原本有達菲、雪莉玫、傑拉多尼、星黛露、可琦安以及奧樂米拉。2021 年 9 月,達菲 IP 接着推出 " 玲娜貝兒 ",這只在森林裏迷路的粉紅狐狸,一躍成為 " 四字頂流 ",連帶着達菲家族受到關注。

  2021 年的聖誕系列,玲娜貝兒的聖誕款早在 12 月 17 日至 12 月 20 日被預約成功的遊客線下購買,達菲家族的聖誕款也被帶動,此次發售的商品雖不包括玲娜貝兒系列產品,但也引發了追捧熱潮。

  該 IP 聖誕系列商品,原本只能通過線上抽籤限購的形式購買,後來官博 " 達菲友你 " 發佈微博表示,部分商品尚有剩餘庫存,並將從 2021 年 12 月 29 日起,在上海迪士尼樂園內的商店售賣。這其中包括星黛露、傑拉多尼、達菲、雪莉玫的發箍、外套、毛衣等。

  也就是說,這些原本只能線上預約,中籤後才能購買的商品,剩餘的庫存可以在上海迪士尼園區商店內購買,不限人數,售完為止。

  一時間,全城轟動。

  為了買到這些餘量玩偶,有人從 12 月 29 日凌晨就開始排隊。據媒體報道,現場隊伍多達 5800 人。更讓外界驚訝的是,甚至出現了下跪、打架的現象,還有人因為現場秩序報了警。其中一位遊客跪地大喊 " 憋到尿血 ",被現場人士拍下來,傳遍了微博、小紅書、抖音等各類社交媒體平台。

  一時間,給大家帶來快樂的迪士尼玩偶,變味了。

  為了一隻玩偶,人類有多瘋狂?

  蓓子是一位迪士尼粉絲,每次迪士尼有新品發佈,她都會第一時間去購買。這次上海迪士尼發佈聖誕系列,她很幸運地中簽了達菲家族系列,拿着早享卡,比規定開園時間提前一小時入園,購買中籤的玩偶。

  為了得到這些玩偶,他們得從預約開始競爭。中籤的粉絲可在 12 月 27 日、28 日在上海迪士尼購買商品,而沒有買到的,只能參與 12 月 29 日的線下競爭。

  據媒體報道,當天凌晨 5 點,星願湖旁,隊伍已經繞了 2 圈。小紅書上,有現場粉絲吐槽,估計要排隊 5-8 小時。排隊粉絲也是無奈的,有人對媒體感慨," 今天是來買庫存的,但究竟庫存是多少,能不能買到,這些都是未知數 "。

  後來,因為疫情防控、安全等原因,三個售賣點不得不停止遊客排隊。由此,引發了粉絲的不滿。有粉絲一大早來,得知不能再排隊時,情緒失控,向演職人員發泄情緒。有粉絲乾脆癱坐在地上,演職人員將其扶起,再勸說。微博上,有網友表示 " 自己高鐵剛到嘉興 ",一些從外地特地來上海的粉絲,表示不知所措。

  有網友在微博表示,上午 7 點半以前,12 款商品已有 8 款售罄,但這並不影響大家的熱情。

  來源 / 達菲友你官微截圖

  到底是誰在瘋狂排隊?

  排隊人數之所以能多達 5800 人,除了粉絲,也有黃牛瞄準了這一市場。劉洋是一位圍繞迪士尼做視頻內容的博主,生活在上海,他對深燃表示,為了能夠中籤,黃牛會招募一批人去線上預約," 預約沒有成本,只要預約到了就給錢,很多人願意去做 "。

  他還提到,自從 2021 年 8 月發售 " 星黛露中秋系列毛絨玩具 " 以後,每一次迪士尼商品發售,基本都有排隊瘋搶的情況。

  這減少了普通遊客的中籤幾率。而中籤後黃牛又會安排人到現場排隊。據劉洋了解,在 12 月 29 日,就有人找了一批有空閒的人去有償排隊。有時候在排隊現場,還有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當被問到與迪士尼相關的話題時,他們中有些人連玲娜貝兒是什麼都不知道。

  有媒體報道,這些代預約購買名額和現場排隊的人,一單工資從 150 元到 350 元不等。

  夜排鬧劇告一段落後,這些玩偶在二手市場價格飛了起來。

  據深燃觀察,在小紅書、閒魚、抖音上,有人分享自己預約到聖誕款玩偶,有的曬出照片,評論區不乏求購者。在閒魚上,原本發售價在 139 元到 219 元之間的聖誕款單個玩偶,賣家普遍報價可以達到 800 元到 1800 元,最高溢價近 10 倍。這遠超出了常規款的溢價程度,目前常規款單個玩偶的發售價在 80 元到 219 元之間,賣家普遍報價在 400 元至 900 元之間,普遍溢價不到 5 倍。

  深燃在閒魚上詢問了一對聖誕達菲家族六寶大套件(包括玩偶、掛件)的價格,店家表示全套 12 件出 8000 元,不接受砍價,而這套商品的發售價格算下來大約在 2000 元左右。

  劉洋也買了聖誕達菲家族六寶大套件,為了拍攝視頻,當時他從市場上花了 4800 元購買,在拍攝完後,就放在閒魚上競拍。他說,每款幾乎都只有三四人持續競拍。綜合買家能接受的價格,他也不想被粉絲當作是倒賣的商家,最後大套件出售的總價在 6000 元左右,基本只在每款原價基礎上,加上 150 元 -200 元的溢價。

  他說,中間賺了 1000 多元的差價,而市面上相同款套件已經炒到 9000 元左右了。

  劉洋提到,連他們公司的保潔阿姨都在聊這次發售的迪士尼玩偶,會疑惑為什麼大家都排隊去搶。不過他調侃," 如果告訴她們,搶到這些玩偶,等於搶到了近 1 萬塊錢,可能她們也會動念頭去搶一搶。"

  是不是飢餓營銷?

  網絡上,不少人質疑上海迪士尼 " 飢餓營銷 "。

  在玲娜貝兒沒有爆火之前,迪士尼玩偶並非總是如此搶手。

  根據官方信息,從 2020 年 6 月 10 日發佈的奧樂米拉系列商品,到 2020 年 11 月限定萌寵,再到 2021 年 1 月,以 " 達菲和朋友們 " 為主題發佈的五款新春系列商品,不需要線上預售,均可在園區內購買。有網友表示,"2020 年的聖誕款,到第二年一月都能隨便買 "。一位行業人士提到,2020 年的聖誕、2021 年的春節限定款,都有滯銷的情況,一些沒賣掉的玩偶甚至會放在福袋裏降價處理。

  這次聖誕系列庫存,能有如此大的熱度,的確與商品發售的稀缺性有關係。但這一系列售賣過程,不可謂不複雜,也並非無可指摘。

  根據官方信息,首先要通過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官方微信線上報名參與抽籤,其次由上海市東方公證處進行抽籤,抽取出 2700 位幸運遊客,最後,中籤遊客在指定日期和時間,前往上海迪士尼小鎮進行線下購買。並且是按遊客中籤的先後順序,依次順位匹配相應的購買日期。

  也就是說,先要中籤,中了購買玩偶必須到線下,指定時間購買,且時間只有兩天時間。

  不可否認,在商品限量的前提下,預約抽籤,是避免黃牛掃貨的方法之一,但限時限量購買的確也給普通粉絲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在 " 達菲友你 " 第一次發出售賣預告時,就有大量粉絲表達不滿,微博下,有高贊評論表示," 我們外地的粉絲就不是人嗎?誰能有空為了買個玩偶更改自己的時間,多賣兩天多備點貨會怎麼樣 "。

  2021 達菲和朋友們聖誕系列商品來源 / 達菲友你

  而後續售賣剩餘庫存時,購買地點發生了變化。上海迪士尼方表示,根據疫情防控最新要求,該系列商品將僅在上海迪士尼樂園內繼續銷售。也就是說地點從免費開放的上海迪士尼小鎮,改為了需要買票的上海迪士尼樂園內。

  這立即帶動了門票的售賣,為了能儘早入園排隊買到玩偶,原價 149 元的樂園早享卡被炒到 1200 元,連迪士尼酒店房間的價格也順帶被炒。

  一位潮玩粉表示,現在迪士尼預售聖誕商品的模式,的確在復刻展會上潮玩限定商品售賣的模式,包括但不限於夜排、VIP 票、抽籤等。比如,商家會對外公佈一個預售日期,公告出售某款商品,這款產品往往是限量發售,有的產品甚至需要購買 VIP,才能獲得預售參與資格。有的也會安排線下店出售,一些消費者會提前去指定地點排隊,等待商品發售。

  根據媒體報道,12 月 12 日,上海迪士尼開通玲娜貝兒玩偶的線上預約通道,開售即秒空,也引發了粉絲對其 " 飢餓營銷 " 的質疑。

  當時上海迪士尼在對上海市消保委的回應中表示:" 對於未能滿足大部分遊客和粉絲的購買需求深表歉意,絕對不會製造任何飢餓營銷。目前貨源短缺的原因是短期內的巨大需求量和疫情等因素影響下的生產瓶頸。"

  此次夜排事件後,上海迪士尼再次發佈官博致歉,表示 " 將不斷改進和持續優化,努力給大家帶來更多歡樂、更好體驗。"

  對此,粉絲們並不買賬,有網友評論," 今天的迪士尼完全變味兒了!再也不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地方了。"

  在玲娜貝兒的帶動下,迪士尼達菲家族大受歡迎,到底該用何種方式來承接住新到來的流量,是迪士尼要正視的棘手問題。

  還要瘋狂多久?

  不管是在 " 飢餓營銷 ",還是還在探索承接流量的成熟方式,在玩偶稀缺的背景下,迪士尼玩偶市場已經亂象叢生,夜排只是其中一個縮影。

  在得物 APP 上,2021 聖誕系列玲娜貝兒毛絨公仔發售價格是 219 元,平台成交價已經高到 1929 元,平台顯示有超 500 人付款,超 3000 人想要。而其他相同款式的公仔,如同樣是 2021 聖誕系列的星黛露毛絨公仔發售價格為 219 元,現在平台成交價達 849 元,包括奧樂米拉、可琦安在內,約有超過 4 倍的溢價。

  越來越多人加入了這場 " 瓜分 " 玩偶的大軍里。

  首先是黃牛和代購。達菲家族的玩偶,只有線下商店能買到,玲娜貝兒的周邊也僅在上海迪士尼園區售賣,對於很多粉絲來說,只能找黃牛或代購。

  劉洋對深燃說,受疫情影響,有旅遊博主、民宿店博主轉型做迪士尼的黃牛,原本搶手機發售、搶鞋、搶演唱會門票甚至搶汽車拍牌的,也都來了。在 9 月玲娜貝兒推出之前,代購們常用的方式是先購買年卡會員(1399 元 -3599 元不等),購買周邊可打 8 折,再以吊牌價的 8.2-8.5 折或者原價轉賣,每隻玩偶可賺十塊、二十塊。

  如今,代購溢價 200 元,已經是正常範圍。他們還會準備多張年卡,把緊俏貨物掃蕩一空,如果沒有賣掉,商品還可以在 30 天內去迪士尼退貨,無後顧之憂。

  其次是商家。淘寶、拼多多上,有店鋪售賣 70 元左右的玩偶,表示加 10 塊錢可以選 " 臉 "。劉洋表示,一些買不到玲娜貝兒的遊客,已經選擇買仿版的貝兒,現在技術精進很多," 山寨貝兒 " 的臉也能做得很 " 甜 "。商家小魚對深燃自稱,他已經找到迪士尼的代加工廠,製作的玩偶基本和正版沒區別,甚至質量更好。

  在瘋狂的溢價之下," 搶娃 " 的甚至也包括普通粉絲。據劉洋觀察,現在很多人去上海迪士尼,已經帶着 " 買到就能賺錢 " 的心態去。

  深燃與多位普通粉絲交流,發現有的在小紅書或者閒魚上也開設了小商店,賣起了 " 上海迪士尼正版玩偶 "," 難得中籤,能多帶就多點 " 是他們最常說的話。這類人在圈內被稱為 " 粉牛 ",即原本的確是迪士尼粉絲,但又在買完東西以後,把玩偶倒賣。

  人們瘋狂湧入,讓市場變得混亂。

  為了帶動客流,有黃牛會發佈假消息,比如自稱知道玲娜貝兒什麼時候補貨,可以在他們手上預約,但是到了那天又以其他理由表示補貨延期,以此製造缺貨恐慌。劉洋介紹,還有很多自媒體賬號形成了 " 白天引流,晚上賣貨 " 的模式:白天進入園區直播給賬號吸粉,帶着真真假假的玲娜貝兒拍照,製造一種他們買了真玩偶的狀態。晚上關園,就開始直播賣玩偶。

  小歐在兼職賣玩偶,不是自己預約購買,而是去同行手上收。目前她手上的玩偶,常規款原價 219 元,現在賣 800 元,聖誕款原價 219 元,現在賣 1850 元。在深燃詢問價格能否低一點時,她明確表示了不可能," 現在玲娜貝兒可不是便宜貨。一些同行,排隊一次,至少賺一萬。"

  盜版也正在泛濫。行業人士小菜表示,一些商家會以 " 玲娜貝兒代工廠 " 作為他們的賣點。事實上,迪士尼的代工廠,不會生產除了迪士尼授權以外的商品。同時,迪士尼會給工廠提供原料,並給到非常精準的商標數量。鑑於知識產權保護,其他代工廠也不敢做與迪士尼玩偶一模一樣的商品,會故意留下小紕漏,躲避侵權指控。

  萬物皆可賺錢,這甚至讓一些商家打起了 " 鑑別真假 " 的生意。在小紅書、淘寶、閒魚上都有人表示可鑑別真假,價格在每單 0.9 元 -4 元不等。一位閒魚商家告訴深燃,12 月下旬開始,她每天都有接單,一天最高可達 20 單。

  這個因迪士尼玩偶誕生的市場,還有不少人在瘋狂湧入。

  這樣的盛況還能持續多久?

  眼下玩偶的熱度,最開始是玲娜貝兒帶動的。有一個轉折點是,迪士尼對當地園區的新 IP 有一年的保護," 等上海迪士尼解除玲娜貝兒一年的保護權,也就是到 2022 年 10 月,能夠多個園區售賣,到時候園區內可能會人手一個了 ",劉洋表示,據他觀察,目前玲娜貝兒們在 " 二級市場 " 的價格較為穩定,但到那時,玲娜貝兒的價格會有回落空間。而在 2022 年元旦,香港迪士尼就官宣了玲娜貝兒會在香港迪士尼過今年中秋節的消息。

  至於代加工玩偶到底能賣多久,小魚並沒有預期,只是希望儘量在熱度沒有消散之前趕緊賺一筆。但他明確表示,不會囤貨。

  看到玲娜貝兒聖誕款掛件價格被炒到近兩千,粉絲范范對深燃說,她被氣哭了。她一邊怨恨黃牛擾亂市場,一邊也怨恨大家 " 不爭氣 ",正因為去黃牛手上買的人多了,價格才被抬得如此之高。她和其他粉絲朋友互相打氣," 再等幾個月,價格就會降下來 "。

  " 再等等,迪士尼也該補貨了。" 不少真愛粉絲也期待着。

  這股熱潮再吹一陣,嗅覺靈敏的黃牛,會去尋找下一個戰場,受傷的,只是那些一直在等待着的粉絲們。

  註:應受訪者要求,蓓子、劉洋、小歐、小菜、小魚、范範文中為化名。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鈦媒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2/1690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