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沉墨:俄羅斯的保守主義轉向?

作者:

什麼東西是重要的?首先說明一點,對於國際政治我是一個外行。但從2018年開始,我寫了一系列有關國際政治的文章,並對一些可能的趨勢和走向進行了判斷和預測。有不少朋友說,這些預測比一些專家還靠譜一點。

我這麼說,不是為了自吹自擂,而是為了說明,我們看一些諸如此類問題的方法論是什麼?什麼東西是重要的,有長遠影響的?

最簡單地說,我一不認為政治領導人的態度和立場是最重要的,二不認為經濟是決定性的。相反,我更加強調價值觀和理念認同的重要性。

讓我舉例說明。比如一說到德國,說到德國與我們的關係,很多內行的專家就強調兩個東西,一是默克爾的立場和態度,對我們相對比較友好;二是經濟對我們市場的依賴,特別是汽車。

但我們要知道,政治領導人是會換屆的,默克爾不可能永遠是總理。還有比這更具有持續性的東西。汽車的市場依賴是重要的,但還有比這個分量更重的東西。這就是我說的價值觀和理念認同。

再比如說日本。論汽車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性,日本不比德國小。但前一段的一項民意調查表明,90%的日本國民對中國抱負面看法。我想問的是,在日本未來的走向中,這兩個因素哪個會起更重要的作用?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看國際政治的走向,特別是長時段的走向,更要注意的是「深層結構」的作用。

正因為如此,我在去年夏天就說,即使是拜登上台,我們也要有四個不要寄希望於:不要寄希望於美國對華政策會發生根本性變化,不要寄希望於拜登對中國會更友好,不要寄希望於脫不了鈎,不要寄希望於西方的分裂或裂痕。

為什麼?這就是深層結構的作用。

我為什麼特別重視普京的這個講話?

正因為上述的理由,我特別重視普京最近一個講話所透露出來的信息。

在2021年10月21日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全會上,普京發表了一篇長約8000字的演講。這個演講以中國諺語「寧做太平犬,莫做亂離人」開場,闡述了普京對於當下變動不居世界的深度思考。

對於這個演講的基本內容,我就不自己費力概括了,下面引述的是編譯這個演講的鳳凰網《風向》專欄的概括:

他強調疫情和氣候變化給世界帶來的系統性改變,並堅持應該堅持國家的邊界(而非推崇國際組織和跨國公司的作用),應該用漸進變革的文明方式處理問題(而非俄國歷史上的十月革命蘇聯解體等劇烈變化導致國家損失),應該堅持有機的價值觀交融(而非如西方激進左翼一樣推動進步價值觀),普京還諷刺了美國荷里活的政治正確和目前盛行的取消文化,再次明確了俄羅斯「溫和保守主義」的國家哲學。

大家注意這句話:明確了俄羅斯「溫和保守主義」的國家哲學。

兩個理由:

第一,俄羅斯一直是夾在東西方之間,儘管有在文化上被西方接納的強烈願望,但在現實中卻一直受到西方的排斥。而這一次,普京似乎是在以西方文明守護人的姿態在說話。

第二,普京是個政治家,很少在文化與價值觀的層面上談論問題。但這一次卻一反常態,在價值觀和文明的層面為俄羅斯重新定位。其中的含義可說是意味深長。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沉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118/1673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