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士波:共產黨高官的夫妻生活

作者:
絕大多數官員的妻子,為了享受丈夫的官位給她帶來的優越地位,對丈夫在性上的淫亂只能採取隱忍的態度,因為丈夫的烏紗帽是一榮俱榮的根本。這種隱性的男權社會,連封建社會都不如;封建社會裏男人納妾,正房還有參與的份,可當下的世道,一切醜惡都以含情脈脈的面貌呈現給百姓。作為對妻子的一種補償,當官的丈夫縱容或默許妻子受賄納財,甚至找異性朋友,非常普遍,「只要不來煩我就行。「

沈棟的«紅色賭盤»發行後,曾經想寫篇短文。今天看到網球天后彭帥爆出的被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誘姦的貼文後,加上前幾天中文媒體對鋼琴王子李雲迪嫖娼的炒作,終於忍不住抖落一點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事情,以解胸中對共產黨高官的虛偽殘忍淫蕩的憤懣。

中國共產黨極願意炫耀其婦女解放的成績。但事實上,女性在現代中國的地位,不僅沒有比中國共產黨掌權之前有任何進步,本質上還有許多倒退,只是共產黨在手段上處理的更講究、更有欺騙性。婦女解放,是指女性應該享有和男性一樣的政治經濟權利,但同時又對女性的特點給予足夠的尊重。而共產黨所宣傳的婦女解放,是以消滅女性「特徵」,比如女性的髮型、服飾感性、母性等等,從而達到「中性化,」也就是共產黨所謂的「和男人一樣。」這種做法是對女性的殘害,不是對女性的解放。

八十年代初,國門始開,哈默博士的美國西方石油公司在山西平朔投資了當時中國最大的合資企業平朔露天煤礦,引進了世界上最先進的採煤設備。有一種礦山運輸車俗稱180,就是一次能裝運180噸的礦物,這在那時候的中國是空前的。開180的司機隊伍里,有一個張姓的女司機,被政府樹為男女平等的典型,授予了全國勞模等許多榮譽。媒體採訪她時候,她哭了,說她並不願意去開這種礦車,壓力大,又沒法照顧孩子。所幸當時的環境還允許她講出自己的心裏話,並在媒體上發佈出去。這種「婦女解放」和「婦女平等,」恐怕只是滿足了毛澤東的「不愛紅妝愛武裝」的獵艷心理罷了,有什麼平等可言?這不僅是歧視,更是傷害。

中國女性,從來沒有得到過真正的解放和尊重。上億女民工,丟下家庭和孩子,外出打工,她們作為女性的權利被剝奪的一乾二淨。如果能和丈夫一起,還能維持一點可憐的夫妻生活,但子女就顧不上了。看到那些民工春節後離家時,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凡是有點人性的,都不會不動容,還有比這對母親的戕害更過分的嗎?中國經濟上的巨大成就,很大程度上歸功於這些普通民眾(特別是婦女)的付出,但他們沒有得到實惠,而權貴階層卻賺的盆滿缽滿,得到了真正的「解放。」

中國的權勢階層對女性,不是更文明,而是更野蠻了。這和西方對中國經濟發展以後會更民主的期望一樣是鏡花水月。共產黨統治下的女性,有機會當花瓶,就是幸運之星了。共產黨選拔幹部,有一個人人皆知的搭配原則:各級班子中,一定要有「無知少女。」無就是無黨派,知就是知識分子,少就是少數民族,最後的「女「就是女性,在這樣被邊緣化的群體中,女性依然排在最後,確是最邊緣的了。

在中國,有點權勢的男人,沒有幾個有正常的夫妻生活的。權勢和夫妻生活的數量和質量成反比,權勢越大,夫妻生活數量越少,質量越低。道理很簡單,不受限制的權勢讓男性對女性實施性剝削的成本降到最低,對高官,可以說就是零成本。有機會找更年輕更漂亮更性感的性伴侶,不用付出代價,這對男人的吸引力比什麼都大,這同時也造成了那些權貴(特別是高官)的夫人們的尷尬地位:人面上大富大貴,前呼後擁,但許多妻子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夫妻生活。

絕大多數官員的妻子,為了享受丈夫的官位給她帶來的優越地位,對丈夫在性上的淫亂只能採取隱忍的態度,因為丈夫的烏紗帽是一榮俱榮的根本。這種隱性的男權社會,連封建社會都不如;封建社會裏男人納妾,正房還有參與的份,可當下的世道,一切醜惡都以含情脈脈的面貌呈現給百姓。作為對妻子的一種補償,當官的丈夫縱容或默許妻子受賄納財,甚至找異性朋友,非常普遍,「只要不來煩我就行。「在中國權貴雲集的地方,「大師「滿街走。只要稍加留意。就會發現這」大師「都是男性啊!是的,因為他們的服務對象主要就是權貴夫人。夫人和大師之間的關係,實質就是一種包裝起來的性關係,只是大家都不願捅破這層窗戶紙罷了。傅政華當年抄了北京的」天上人間,「媒體一片叫好;可我和一個出租司機起這事,他說這戲演的,北京掃大街的,都知道」天上人間「是啥貨色,可各級官員,以前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這是一個色情場所?

中國的官場還有一個顯著的特徵:大多數出人頭地的官員,都是平民背景,這不是說共產黨真的給平民同等機會了,而是那些官二代,太不爭氣,連他們的父輩都看不過眼,只能從」聽話又努力「的平民子弟里選取代理人了。平民出身的官員,年輕時候,要錢沒錢,要權沒權,對自己的夢中情人也只能晚上撓牆解憂了。他們的婚姻不可避免的都是現實的選擇,這等於給以後的夫妻生活埋下了隱患。人混的不好,尚會珍惜夫妻情分;一旦有權有勢了,面對送上門來的美色,哪有拒絕的?不僅不會拒絕,還會表現出來超乎常規的貪婪,這是人性使然,也是一種報復心理的體現。

不久前在家中因火災去世的前財政部長金人慶,因為和大眾情人李薇的關係,部長任期未滿就下台了。這樣一個曾經顯赫,而且很有可能晉身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官,怎麼看上李薇(據說和好幾個高官都有染)?我年輕時候向內部人士求證過這個問題。朋友說我幼稚,把官員的圈子理想化了。他說金的夫人多年患癔症,金和夫人分居,不是啥秘密,圈裏的人都知道,金只要有人請客,一定去;去了一定喝酒,喝酒一定酩酊大醉。李薇的高明之處就是她能抓住機會坐到金部長的餐桌上,金部長對這樣送上門的獵物自然是無還手之力的。權力不受制約,私慾就會不斷膨脹,這是古今中外的教訓,可惜中國共產黨不信這個「邪。「

現任國務院的一個領導,登上大位時候,國內的主流媒體採訪他,問起他的家庭生活。他侃侃而談,說和夫人之間互相尊重,互不干涉,言之灼灼,情之切切,老百姓聽着,頷首羨慕。但實際情況不是這樣的。多年以前,當他還是司局級幹部的時候,他家裏來人,他夫人嫌麻煩,就躲了和我們一幫人吃飯喝酒。席間他沖了進來,揪着夫人就拎回家了。當時聲色俱厲,其情其境,猶如昨日。所以他對眾人宣稱的「互相尊重,互不干涉,「準確說應該是「互相利用,誰也不理誰。」«紅色賭盤»里說令計劃的夫人一個月也見不上令一面,那令的夫人找芮成鋼這樣的帥哥,又有啥錯呢?

高官也是人,人自然就有七情六慾,這沒有錯。問題只是作為官員,權力不是私產,不能用來交換錢色。可惜在中國,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更有甚者,權力還把性作為工具,用於陷害競爭對手或打擊異己。李雲迪之被極端污名化,背後可能有特殊原因,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他一定是得罪了某位高官或高官的子女家人或高官的鐵杆關係。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李雲迪算是精英中的精英了,但還是免不了樹大招風,稍有不慎,比如高官大宴賓客,叫他去助個興,他拒絕了,等等;這類事,都可能引來大禍臨頭。馬雲的螞蟻金服,許多人猜背後有複雜的原因,其實也不複雜,就是馬雲自恃背景強大(他是之江新軍酒桌上的座上賓),當着高官的面沒有裝孫子而已。如果不是手裏有金子,馬雲也會落個李雲迪的下場。

共產當的虛偽,害了它的官員,更害了官員的妻子。黨綁架了婚姻雙方,婚姻不是感情的結合,而成了權力和利益的延伸。婚姻關係里的女性,被打入了十八層地獄,即使活守寡,也不得不強裝歡顏。黨不允許離婚,因為要照顧黨的面子。縱使有百年才遇的勇敢女性站出來,要解除和高官的婚姻,那結局只能是魚死網破,得不償失。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105/1668193.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