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雲瑞麗工人 停工半年做了100次核酸 倒貼1萬元還走不了

作者:

針對戴榮里反映瑞麗疫情管控情況和建議,瑞麗市委副書記、市長尚臘邊則稱,戴榮里的觀點僅代表個人,不代表組織,並稱文中內容用的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資料,「(瑞麗)現在暫時還不需要(援助)」。

「請救救這個英雄的城市吧!」

昨天,一篇名為《瑞麗副市長戴榮里發文:請救救這個英雄的城市吧!》的文章在網上廣為流傳。文中對疫情給當地帶來的消耗感到痛惜,並呼籲當地調整防控、適度恢復生產和必要經營,並希望國家提供財物和醫療支持,立刻引發廣泛關注和轉發。

戴榮里在個人公號發文呼籲關注瑞麗,截至發稿文章顯示閱讀量為10萬+(頁面截圖)

就在此次「副市長發文」引發關注前,網絡上已有不少呼籲關注瑞麗現狀的討論。

近日,大量雲南瑞麗網友呼籲,希望大家關注瑞麗情況。近一年的時間裏,瑞麗連續暴發疫情,至今已三度採取封閉嚴管措施,影響當地居民生產生活。

有居民賴以為生的店鋪被迫關門,房租卻未停收,每月承受上萬元的開銷。也有從事租車和典當的經營者發現「完全沒有生意」,入不敷出的同時,此前遭遇小額貸暴雷的責任人已被判刑,款項卻分文未歸,她正和其他受害者努力爭取退款,「疫情期間,大家沒有收入,天天要支出,希望能分一分(退款)。」

健康碼變黃的擔憂,和總計上百次的核酸檢測,逐漸充斥着當地人的日常生活。無論是意外變黃碼還是想離開瑞麗,一旦被隔離,又將是一筆不小的經濟負擔。

在此背景下,戴榮里的文章引發了眾多瑞麗人的共鳴。

困在瑞麗的艱難打工人:停工半年多已倒貼1萬積蓄,想走走不了

相比陷入困頓的經營者,困在瑞麗的打工人境遇更顯艱難。

劉利民是瑞麗市區的一名快遞員。去年4月份,他從老家盈江來到瑞麗打工,因為瑞麗有珠寶市場,快遞發貨量大,能賺錢。但沒想到,「今年出來,別說賺錢了,吃飯都成問題了。」

劉利民告訴記者,從今年春節開始,自己所在的快遞站點只正常工作了兩個月的時間,其餘時間多在疫情衝擊下停擺。

封城期間,沒事做的劉利民當過幾次志願者,「但到後面受不了了,沒法幫了,自己也要討生活嘛。」

他做快遞賺的約2萬元已在管控中消耗殆盡,還搭進入1萬多元積蓄,來維持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天天都是要用的錢,沒有進的錢。」

9月中旬,他還因成為某病例的次密接觸者,被拉到酒店隔離了14天。儘管酒店免住宿費,但伙食費要自理,每天50元,一共700元。

酒店的飯菜不算差,但什麼菜都是水煮,劉利民吃完拉了好幾天的肚子。他後來幾乎只吃白米飯,餓得不行了才會吃幾口菜。

上周,瑞麗恢復了快遞流通,但單量減少了一多半,每天只有100多單,三小時就能完成派件。扣去支出,一天能掙幾十塊,儘管錢比以往少了很多,仍讓他覺得輕鬆一點。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在老家,全靠他一人收入維持生活。

工作之餘,他不敢輕易外出,只窩在快遞站點樓上的宿舍玩手機,怕萬一撞上麻煩——變黃碼。

「現在瑞麗到哪裏都要掃碼。一旦撞上突發疫情的小區,就會立即變成黃碼。接下來就是七天隔離,三次核酸。」劉利民說,他的半個同行——外賣員已經有了前車之鑑,該群體數量急劇減少,超時兩三個小時才送到是常有的事。

也有多位當地居民表示,由於瑞麗未及時公佈確診病例的行程軌跡,他們只能刻意減少出門次數,四五天才買一次菜,免得一不小心變黃碼。

掃碼和核酸,幾乎成了日常。劉利民說,從3月起,派件時幾乎每天都要測核酸,不工作的時候,隔三差五也要來一次,「數都數不清了,核酸差不多有100次了吧。」

現在,他迫切地想離開瑞麗,回老家盈江。儘管後者同樣靠近邊境、曾有疫情發生,但開銷終究會少一點。實在不行,還能到外省打工,但「如果能離開,瑞麗應該不會回來了。」

為此,劉利民一直在申請離瑞,但至今沒有結果。

瑞麗市要求,除因公、因病、因學、因喪四種情形外,離瑞人員需先申請自費集中隔離,時間為7-21天不等。隔離後要馬上到政務大廳辦離瑞證明,並於24小時內持證明離開瑞麗,不然就走不了了。

9月初,劉利民就提出了申請,但上周,網格員又發來一份申請表,讓他重新填。申請進展如何,為什麼要重新申請,劉利民一無所知。他說,現在大多數工作由網格員對接,但很多事情網格員也不知道,什麼也管不了。

一位離開瑞麗的翡翠商告訴記者,當地網格員曾稱,每個小區只有兩個離瑞名額,離瑞人員情況也不公開,誰也不知道排隊的進度怎麼樣,要排隊到什麼時候。

瑞麗一網格員稱,各社區自費隔離人員每天只有2個名額(受訪者供圖)

「(能做的)就是等呀,不等怎麼搞呢,該報的(表)也報了。」劉利民說。

即使能拿到離瑞名額,劉利民後續還面臨高昂隔離費的問題。

他算了一筆賬,在瑞麗隔離7天,住宿和餐食的費用要1600元,回到盈江老家還要隔離,費用翻番。再加上路費、備用方便食品等支出,加在一起要四五千元,這不是一個小數目。

10月26日,瑞麗市在新聞通氣會上提出,對確因生活困難,無法支付(離瑞)隔離費用的,將由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安排集中隔離。但劉利民不知道自己是否符合條件。

這趟返鄉之路還有很多不確定性。比如回家的方式:現在瑞麗公共交通停運,他不知道還有沒有私家車能回家。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維持生活問題,「現在有一點快遞送,到時候有多少錢再說吧。」

花6000元從姐告到瑞麗:有人半夜偷偷在路邊賣菜,有人排長隊只領到4桶泡麵

姐告的電器商何建設眼見着瑞麗邊關姐告區經濟一路下行。

在這個三面與緬甸口岸相接的地方,生意原本紅火。七八年前,姐告一店難求。但過去一年裏,姐告已出現3次本土疫情,商戶們逐漸離開,留下的基本是做得比較好的一些。「現在整個姐告,五分之三左右全是空店面,沒有人租的。」

因為疫情,國門封閉,何建設準備跨境銷售的電器不再能出貨,商品一直積壓在倉庫里。沒有交易,沒有收益,只剩下每月1.5萬元的倉儲成本。「我的倉庫還算少的,(生意)做得大一些的,光倉庫費就要好幾萬。」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鳳凰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31/166623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