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連晨:人其實是很容易被收買的

作者:

在中國大陸,中共培訓、收買、唆使大量名為「網絡評論員」(也稱「網絡宣傳員」)的人在網絡上發表言論,引導輿論,維護其所謂的「正面形象」,這些為中共臉上貼金的人被網民戲稱為「五毛黨」。「五毛黨」的工作內容主要是發帖、回帖、挖墳(頂舊帖),發帖一次一般可得一元賞錢,回帖一次則為五毛,挖墳兩毛。近些年由於物價上漲因素影響,網評員的賞錢呈現一種「微上漲態勢」。

前一段時間的前一段時間,我在瀏覽網頁時看到一條消息,說是網評員的報酬提高了,回帖一次是六毛而非五毛。我帶着一種調侃的心情,對正在書房做作業的兒子說:「五毛最近漲價了,點一下鼠標現在是六毛錢了」。兒子顯然來了興致,放下手中的作業,走到客廳看着我,問:「要是給你六毛,你做不做?」我說「不做。」

兒子又問:「給你一塊你做不做?」我說「不做。」

兒子不甘心,接着又問:「給你十塊你做不做?」

我說「不做。」

兒子緊追不捨,接着問:「給你一百塊你做不做?」我隱約感覺到了點什麼,就提高聲音,讓自己的回答更加肯定:「不做。」

兒子兩眼盯着我,足足看了有3到4秒鐘,然後大幅提高價碼,向我發起攻勢:「一千塊,你做不做?」

我一看這陣勢,知道考驗到了,就更加堅定了語氣:「不做!」

「一萬塊,你做不做?」

「不做!」

兒子頹然停在那裏,無語的望着我,仿佛驀然洞穿了自己老爸顛沛流離窮困一生的緣由,以及全家長期陷於困頓的根源所在。

在凝固的空氣中,兒子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這件事雖然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卻會情不由己反覆回想當時與兒子對話的情景及兒子的問題:你做不做?

如果我在餘生繼續選擇做一個對自己誠實的人,我必須承認,我當時面對兒子的問話回答「不做」時,表現的僅僅是「書房裏的英雄主義」或叫「紙面上的英雄主義」,它——看上去很美,但未必牢不可破堅不可摧。

人性有其固有的弱點,人生也會遭逢種種不測和困頓。我對兒子回答「不做」,表達的是我的立場,我的態度;至於我在豐厚的真金白銀的召喚下是否心動加行動,違心的為中共唱讚歌,為當局寫馬屁文章,我真的不敢說自己絕對不會做。

行文至此,我忽然想到一件事:二戰時,一位美軍士兵被上級任命去看管、分發軍需物資,後來有人想從他那裏得到一些緊俏物資,就送給他一萬塊錢。這個士兵知道自己的職責,就把這一萬塊退還給了對方。但那個人不死心,又來找他,問是不是因為給的錢少?如果他能同意把他管轄的物資分一些出來給其他需要的人,他就能得到更多的回報。這個士兵後來給上級寫信要求把自己調離目前的崗位,他擔心自己會在更大的利益誘惑面前有所動搖,尤其是他的父親目前正在生病,而治療需要一筆不小的開支。

回到我目前的狀況:全家人日子過得緊緊巴巴;老婆孩子想買點心愛的物品,糕點,都捨不得;尤其是兒子讀大學,需要巨量資金支持——在如此拘謹的財務景況下,真有「寫個帖回個帖給一萬塊錢」的事,我不做,那一定是腦子被驢踢壞了。

我忽然就想,環境越詭異,生存越艱難,人就越容易被收買。所以平心而論,淪為五毛的人,應該有相當一部分,是迫於生存無着,不得已而選擇了這種「輕巧」的謀生方式的。

但儘管如此,我依然願意守護自己的立場,自己的良知:只為蒼生說人話,不為君王唱讚歌。清貧歸清貧,不能賣的東西,給多少錢都不賣。

(題圖選自RFI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7/166470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