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沉雁:一筆最難寫的是一個「賤」字

作者:

昨天一天,我在我十個微信號,收到好多好多同一條消息,大意是社死李雲迪的原因:"李雲迪是**青聯副**,他曾多次參加*****"。一開始我根本不搭理這些消息,但最後看見一個很有學問的資深讀友也轉發這條消息給我,我就平心靜氣問了一句:"有沒有證據?"回答是"沒有"。我就不想再問其他人了。喜歡李雲迪沒錯,為他鳴冤也沒問題,幫他找各種理由我也能理解。但能不能靠點譜?如果他真的"曾多次參加*****",還等到現在才收拾他?還需要找嫖娼這個梗?關於李雲迪為什麼必須社死?這是一個宏大的話題,我想寫但又似乎沒必要,我還沒動筆我就知道刀斧手在背後嚴陣以待。我與你們一樣,我喜歡李雲迪的彈鋼琴。大概是2014年的春節前,李雲迪在杭州巡演,友人送我兩張票,我就帶妮子去看了。全場90分鐘,時而萬籟俱寂,時而掌聲如雷,那真叫一個,指尖流江河,黑白震日月。當然我也只聽過這麼一次。但我與你們不一樣,我是真的不喜歡李雲迪。我的不喜歡,與他嫖不嫖沒一毛錢的關係。我很奇怪的是,矮小松為民生疾苦、為開啟民智、為普及眾多常識說了那麼多話、做了那麼多節目、也承受了那麼多壓力,就因為哼了一曲《十里相送》,大家瞬間就不能原諒他了,泛民圈一夜之間就把他罵成了篩子。但李雲迪呢,在那天彈奏《唱支山歌給媽聽》時,那個流暢如雲穿山巒,那個情深似百龍入海。大家怎麼一下子又能原諒他呢?我終於明白了老祖宗"升米恩鬥米仇"的典故智慧。這就叫一筆最難寫的是一個"賤"字。翻遍了所有的可以查尋的資料,我也沒找到過李雲迪"曾經多次參加*****"的動人事跡。我不查不知道,我倒是查到了2000年,那一年18歲的李雲迪如日中天獲得第十四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冠軍金獎,可喜可賀,確實值得所有人為他驕傲自豪。猜猜,再猜猜,李雲迪獲得蕭邦大獎後回來所開的第一場演唱會叫什麼名字?也許很多人都知道,但因為壓不住喜歡,所以不願提及而已。那我就說說吧,他獲獎後所開的第一場演唱會名字叫"向煮鍋匯報"。賤不賤?這就不難知道,他的父母,他的老師,他的團隊,是些什麼貨色。自那以後,也就是18歲獲得金獎後的10年,李雲迪及其團隊就只幹了一件事:巡演,巡演,巡演,收割,收割,收割。2010年之後,李雲迪乾脆步入娛樂快車道。金燦燦的開局,就這樣爛稀稀的收官。2019年的李雲迪也37歲了,憑他走過的路、經歷的人、看過的世界,無論如何也應該比普通人有見識、有內涵、有與蕭邦獎匹配的精神氣質了。但他那五分鐘的脫口秀啊,我是從頭厭惡到尾。然而,現場那一片笑聲和自媒體瘋狂的轉發,我就深深嘆息:一筆好難寫一個"賤"字。不少讀友說"沉雁總是與眾不同"。一開始我有點不太舒服,這好像是在故意埋汰我。但在李雲迪這件事上,我好像能接受了。我確實與眾不同。在眾人心中,"人才"二字一定是重如千鈞。但我真的不一樣,在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字重如千鈞,那就是"人"。我從來不重視什麼狗屁人才,我只重視人。但凡某地某人在高調"一定要重視人才",我就知道糟了,那裏的大多數人一定生不如死。當然,那裏所謂的人才,大多數最終也是豬狗不如。國人的邏輯非常有意思,多數人最愛說的就是"連這樣的人才都不愛惜還有什麼希望"。但我卻認為,如果歐某中不重要,意味着所有人都不重要,憑什麼李雲迪就要比歐某中特殊?我找不到必須要對他特殊對待的邏輯,憑他是蕭邦獎獲得者?憑他鋼琴彈得好?憑他長得好看?我好像確實不一樣哈,似乎心裏還有點陰暗。我真的有點陰暗。譬如,每當我看見一個路邊賣菜的太婆被踢翻了攤子,我就對所有每天躲在空調房裏的天才、地才、人才很不滿了,我也希望他們跟這個太婆一樣的倒霉。只要這裏的普通人過得非常不好,我就對這裏的所有人才嗤之以鼻。我寧願一生不聽鋼琴和古典音樂,我也不願看見某個人因為看不起病而跳樓。這就是我的陰暗邏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淮安市洪澤籃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7/166457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