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純鈎:李雲迪無嫖妓自由,中共有殺雞權力

作者:
重辦李雲迪殺雞儆猴,一眾文學藝術家也都「知死」。權在中共手上,辦不辦你存乎當政者一心,你不知專政鐵拳幾時落下,會不會落到你頭上,只能規行矩步,看黨的臉色做人。沒有民主就沒有法治,沒有法治就沒有人權,沒有人權就沒有自由。香港已大陸化了,李雲迪就是愛國藍絲們的前車之鑑。

重辦中國「鋼琴王子李雲迪殺雞儆猴,一眾文學藝術家也都「知死」,權在中共手上,辦不辦你存乎當政者一心。(圖片取自李雲迪微博)

昨日最大新聞,是李雲迪因嫖妓被刑拘。

初時我都將信將疑,李雲迪名成利就,好眉好貌,自有好女孩投懷送抱,為何搞到要去嫖妓解決性需要?中共體制內骯髒事豈止嫖妓,李雲迪始終有利用價值,何必落此重手?中共落馬高官無一不涉權色交易,李雲迪手上沒權,搞掉李雲迪有何意義?

有評論認為此事是為轉移瀋陽大爆炸的目標,這也有點勉強。各地意外事故層出不窮,鄭州大水災死那麼多人,現在都水過無痕,何必為瀋陽事故斷李雲迪後路?

消息說李雲迪早先已被抓一次,只是當時被掩蓋下來。為何當時「過咗骨」,今次又難逃「法網」?因為形勢變了,習近平要重塑中國社會,政治上高壓,社會生活也要重回泛政治化的軌道上去。

中國當代有三個具國際知名度的鋼琴家,一個李雲迪,一個郎朗,一個王羽佳,最近還有一個新人劉曉禹得到第十八屆蕭邦鋼琴大賽冠軍。李雲迪與郎朗多在大陸,時不時與娛樂圈明星出場賺錢,王羽佳長期在世界各地與著名樂團合作演出。一般來說,能在國際樂壇上站得住腳,沒有人會滿足於在國內混飯吃,李雲迪與郎朗比起王羽佳,在我看來,當然遜色不少。

李雲迪演奏風格拘謹,郎朗狂放做作,我還是喜歡王羽佳多一點,雖然她喜歡穿很暴露的服裝出場,與古典音樂的優雅情味很不搭調。

郎朗曾受邀在奧巴馬款待胡錦濤的國宴上獻奏,那是美中關係最熱絡的時代,按理是很高規格的榮譽,但郎朗竟當堂演奏抗美援朝影片《上甘嶺》插曲「一條大河波浪寬」,欺負奧巴馬不懂中國樂曲。這種場合演奏曲目當然由中共高層指定,這是中共式猥瑣陰暗心理的一種表現,意思是你上了我的當,着了我的道兒,中共因此過了一把癮。

李雲迪如人在香港或外國,他去嫖妓也會成為大新聞,但不會被警察拘捕,也不必負什麼刑責,因為嫖妓是合法的。嫖不嫖妓是個人自由,別人可以不同意,但沒有一條法例可以治他的罪。世界上大多數民主國家,都有性交易的自由,一個願付錢,一個願獻身,大家公平交易,與他人無涉。

自改革開放以來,全國上下風月場所如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地方官樂此不疲,中央政府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形勢翻轉,中共正急速轉到社會主義軌道上去,拿李雲迪祭旗,目的是重塑政治高壓的肅殺社會,人人都要檢點自己,聽教聽話,不得越雷池一步。

中共官場內,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是常態,深圳前落馬高官許宗衡曾放言,當官不搞錢不搞女人,當官來做什麼?簡直理直氣壯。各級官員利用手上權力,要挾利誘女下屬,接受性賄賂,高官有高官玩法,小官有小官玩法,講什麼國家法例私人道德?平頭百姓對這些官場潛規則,也都司空見慣,當作「官場現形記」一個章節來看。

毛澤東時代中國社會把妓女趕盡殺絕,但毛澤東與一班高官隨時可以「召幸」自己看中的女人,老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說毛澤東喜歡嬌小的女人,倒未必都天姿國色。葉劍英王震據說也都是黨內老淫蟲。

中共黨官窮奢極侈,卻滿口革命大道理,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中國人長年在政治高壓下生活,沒有個人自由,更沒有安全感。好像李雲迪,一時可以做座上賓,一時也可以變作階下囚。

李雲迪應後悔他回大陸搵食,以他的專業資歷,好好在海外奮鬥,雖未必名留青史,至少可安安穩穩經營自己的藝術生涯,還能隨時召妓而不必負刑責,再怎麼樣,都好過在大陸啷噹入獄那麼慘。

重辦李雲迪殺雞儆猴,一眾文學藝術家也都「知死」。權在中共手上,辦不辦你存乎當政者一心,你不知專政鐵拳幾時落下,會不會落到你頭上,只能規行矩步,看黨的臉色做人。

沒有民主就沒有法治,沒有法治就沒有人權,沒有人權就沒有自由。香港已大陸化了,李雲迪就是愛國藍絲們的前車之鑑。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4/1663298.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