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李雲迪為什麼被針對

作者:
「中共政府經常利用嫖娼指控來恐嚇政敵,目前還不清楚李雲迪為什麼被針對,以及可能會面臨什麼樣的懲罰。李雲迪及其代表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李雲迪在微博上擁有2000多萬粉絲,是中國電視台每年有數億人觀看的春節聯歡晚會的常客。今年,他在晚會上演奏了愛國歌曲《我愛你中國》。」

資料照片:2011年12月6日,中國上海,澳大利亞歌手凱莉·米洛與中國鋼琴李雲迪在舞台上表演。© AP美聯社

中共官方新聞媒體周四報道,中國著名鋼琴家李雲迪因涉嫌嫖娼在北京被拘留。一天之間,「鋼琴王子」的美譽被扔進了中國輿論的垃圾堆。從北京公安的網上公示,到各個官媒的批判文章,再到網絡空間的輿論浪潮,可說是上演了中國特色「牆倒眾人推」的活報劇。並不構成犯罪的「嫖娼」發生在李雲迪身上,不僅失去了適當量刑的必要,實際的懲罰還可被無限放大。是為了轉移某個時政話題焦點的需要?還是因李雲迪鋼琴彈的好名氣大,就必須擔負官方認定的與其名氣成比例的社會責任?

北京警方並沒有提供太多事件細節,只在一份聲明中說,39歲的「李某迪」承認有違法行為,並已被「依法」拘留。警方後來貼出了一張鋼琴鍵的照片,配有這樣的文字:「這個世界的確不止黑白兩色,但一定要分清和劃清黑與白。這個,絕對不可以錯……」紐約時報評論說:「在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領導下,政府對藝術家採取了強硬立場,並且一直在努力「淨化」國家的文化環境,通常是為了追求政治目標。近幾個月來,當局一直在試圖控制中國喧囂的名人文化,並對名人崇拜和「飯圈」的危險發出警告。」「中共政府經常利用嫖娼指控來恐嚇政敵,目前還不清楚李雲迪為什麼被針對,以及可能會面臨什麼樣的懲罰。李雲迪及其代表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李雲迪在微博上擁有2000多萬粉絲,是中國電視台每年有數億人觀看的春節聯歡晚會的常客。今年,他在晚會上演奏了愛國歌曲《我愛你中國》。」

紐約時報援引中國的評論人士指出:「這起案件是藝術家缺乏道德的例子。「《人民日報》在一篇社交媒體帖子中寫道:「一旦毀掉人設,再高的技藝也彈不盡悲傷,」「崇德守法,才有未來。」」中國政府有利用嫖娼指控來排擠政敵的歷史,專家說,應該以審慎的態度來看李雲迪的被捕。」「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專門研究中國法律體系的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A. Cohen)表示,該案件缺乏透明度,令人不安。「人們能確信所稱的事實是真實的嗎?」「嫖娼是共產黨針對政治對手的一種歷史悠久的說法,不由得人們對這個案件產生懷疑。」

除了「嫖娼罪「在中國的特殊性以外,「群眾舉報」的官方說法也令網絡沸騰。中央社報道:許多網民難以置信,有的說:「第一反應是李雲迪被陷害了」、「但願不是」……有人戲虐:「朝陽群眾的眼睛到底是雪亮雪亮的,舉報了那麼多明星」。「北京朝陽區群眾厲害,其他區群眾也要跟上哈」。實際上,「朝陽群眾」是基層線報人員較為人熟知的泛稱之一,以位在朝陽區而得名。在北京,除了朝陽群眾,還有名氣等量齊觀的「西城大媽」,以及近年崛起的「海淀網友」、「豐臺勸導隊」等組織,都是以行政區名稱,以及當地基層民眾的特徵而得名。

「朝陽群眾」等組織的絕大部分成員以一般民眾面貌出現,其中相當比例是已退休、或只兼職輕度勞動工作的老年人。但也有些成員是諸如小販、清潔工等較能自行掌控工作時間、或采輪班制工作的中壯年人。在這些基層組織發力下,近10年來,諸如李代沫、張元、寧財神、張耀揚、高虎、尹相傑、王學兵、張博、黃海波王全安、房祖名、柯震東等藝人,以及以敢言著稱的公知薛必群(網名薛蠻子)等人,都栽在「朝陽群眾」這類組織下,一一落網。

解放軍旗下微博公號鈞正平近日針對美國中央情報局成立「中國中心」,專門招募懂中文員工一事呼籲中國老百姓反間防諜,並說:「我們需要朝陽大媽,撈銅漁民」,「打一場人民戰爭」。

因此有網友感嘆:美國有CIA,英國有軍情六處,俄羅斯有克格勃以色列有摩薩德,而我們有:北京朝陽人民群眾!有網友小詩寫道:「朝陽大媽又登場,鋼琴王子淚汪汪。巫山雲雨曲初奏,羅帶始解卸濃妝。滿天星斗映帝都,宮裏宮外鳳求凰。盛世屢屢創傳奇,劇本小說亦涼涼。如果你丫不信服,明宵捉君在牙床。」

按照中國法律,「嫖娼」會被行政拘留最多15天,同時會罰款幾千元,如果情節較輕,相關處罰會進一步減少。但在崇拜名人權威和存在政治壓力的中國社會,各方似乎有意無意地一窩蜂層層加碼。李雲迪是中國電視台每年有數億人觀看的春節聯歡晚會的常客。最近更因為參與電視真人騷而更加出名,在《披荊斬棘的哥哥》這個節目中,李雲迪等男明星們通過競爭組建一個表演團體。周四事件發生後,該節目的幾集從中國互聯網上被刪除。擁有2000多萬粉絲的李雲迪官方微博馬上處于禁言狀態,曾經的國際鋼琴家、重慶政協常委、全國青聯常委、香港青聯副主席等頭銜大部分被取消,只剩下鋼琴家一個頭銜。而中國音樂家協會也在第一時間宣佈,取消李雲迪的會員資格。李雲迪母校四川音樂學院摘掉「李雲迪鋼琴工作室」牌子,刪掉李雲迪的相關信息。中國央視網旗下微博「快看「甚至引述律師分析:嫖娼事件將使李雲迪無法再上綜藝節目而面臨合同違約的責任,可能要賠付大筆違約金。

有人擔心:李雲迪有可能將經歷幾年的禁演期限,有可能他終身都不能從事演藝行業。難道這真是中共官方和公眾所要的嗎?一個藝人的私德令社會失望,社會就可以集體之名,斷送他的職業生涯嗎?在當下北京重拳整肅娛樂圈的背景下,一樁看似普通的行政治安案件,竟產生如此嚴重的後果,「秒殺」一位有國際影響的藝術家。外界不得不質疑:這一事件中是否存在「選擇性執法」和「選擇性公示」等不公之處。

李雲迪的藝術生涯在2012年開始發生變化,從經典的鋼琴演奏向跨界娛樂圈發展,從電視綜藝節目《快樂大本營》到多檔綜藝節目,包括《十二道鋒味2》《跨界喜劇王》《創造營2020》《跨界歌王》等,收穫到更多粉絲,和另一鋼琴家郎朗都成為最有名的跨界代表。李雲迪的人氣從娛樂節目中得到提升,但因這些活動而遠離了鋼琴家的演奏本行。

有人說,李雲迪的鋼琴演奏水準下降出現在2009年,新加坡早報文章評論說:2009年,李雲迪繼2003年後二度來新加坡,首次與新加坡交響樂團合作,票房反應超好,不過其演出則遭受惡評。當時的聯合早報古典音樂線資深記者胡文雁評論:「到晚上正式演出,我着實大吃一驚。眼前的鋼琴家是六年前的李雲迪嗎?他的詩意呢?他的樂感呢?好好一首柴一,竟能被他彈得如此粗糙無味,面目全非?渾濁的踏板,生硬的觸鍵,一而再出現的零亂錯音,根本不顧與樂隊配合的失序表現,一味求快求響的雜耍伎倆,簡直令人倒胃。

胡文雁評說:「李雲迪辜負了新加坡交響樂團,樂團當晚的表現,遠遠在這位被目為天才的鋼琴家之上。我非常困惑,這位27歲的年輕鋼琴家到底是怎麼了?還未到最高處,他就急急走下坡?」

胡文雁還指出,李雲迪那次來新加坡,不讓拍照,不接受面對面採訪,有記者跟他安排越洋訪問,他先是拖到訪問當天早上才敲定時間,但過後手機不開,再約時間還是不見人影,後來訪問沒做成,連個交代都沒有。後來預定音樂會兩天前抵達新加坡,結果誤點沒上飛機,拖到前一天早上才匆匆從機場趕往排練廳。

針對他的連番失誤,胡文雁好意忠告希望他是一時迷失了方向,最終還能回到鋼琴上好好用功,否則,就算他再拿幾個國際大獎也沒有用。古典音樂本質上是非常現實的世界,要站得住腳,手上還得要有真功夫。李雲迪若然不改這種不把音樂放在眼裏的輕浮態度,遲早會被觀眾轟下台。」言猶在耳,王子已經自食其果。

經歷如今這番人生事變的「地獄」,也許李雲迪能吸取教訓,從亂鬨鬨的娛樂界返回鋼琴老本行,找到他人生的意義。面對曾經的2000多萬粉絲,李雲迪將來不論是演奏還是教學,不論在國內還是國外,只要做好一個鋼琴家,其他的頭銜都不值一提。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3/1662882.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