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酷吏王小洪與皇家一號案件

「皇家一號」案件只要稍微做一些專業分析,就知道辦這個案子人腦子被驢踢了,怎麼可能2900個小姐必須賣淫,幹了440天才1620次,這個就有點像高玉寶當年半夜雞叫似的,幾百萬中國人民解放軍都是農民,怎麼就能相信說這個,雞能夠說一個禿頭伸進去學兩聲雞叫雞就提前叫了,雞不到點不叫,你怎麼去鼓它也不會叫,這是生物鐘,但是幾百萬農民子弟兵就是信了高玉寶的謊言。

王小洪,現任 中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他2011年9月任廈門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2014年12月任河南省副省長兼公安廳廳長,2015年3月任北京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2016年5月任公安部副部長兼北京市副市長和公安局長,2017年王小洪任中央國安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2018年3月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正部長級)。

  以上簡歷可見,王小洪升遷非常的快,四年之內五次大升遷。

  說起王小洪,就不得不談到一個大案—「皇家一號」案件。「皇家一號」是皇家一號國際娛樂會所,或鄭州皇家一號會所的簡稱,它是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的一家高級娛樂場所,也是鄭州及中原地區最大的娛樂會所。

  「皇家一號」2012年8月開始營業,2013年11月1日被警方以涉嫌賣淫活動查封。2015年5月,「皇家一號」案件中有133個涉案人員被起訴,其中87人被判刑。另外,包括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周廷欣等8名民警以及原河南省公安廳廳長、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秦玉海,亦因捲入皇家一號事件被接受調查。

  該案件由時任河南省公安廳廳長王小洪親自負責督辦,該案屬於2013年5月在河南開展的「無聲風暴」掃黃打賭專項行動的一部分。

  2017年5月27日,筆者就皇家一號案件對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進行了視頻訪談,並根據視頻將王軍濤博士陳述的內容整理成文字稿,以饗讀者(內容有刪節)。

  一、為什麼關注「皇家一號」案件?

  2016年,我開始關注「皇家一號」案件的時候,王小洪還沒有今天這麼風光。當時,有一位中國律師在辦理這個案件的過程中,發現有很大的問題。因為我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一直在研究中國政治,他知道我對於研究中國案件有興趣,所以,請我對這個案件做一個甄別。

  我首先在網上搜索了一下,嚇了我一跳,「皇家一號」居然投資20億元人民幣,有4千多個個小姐被逼迫賣淫,小姐們的月收入不低於10萬元。

  我當時覺得要否定這個案件很難,因為報道來自新華社,賣淫小姐被抓捕的淫穢場面照片都發佈在網上。後來,他說你不妨跟當事人聊一下。於是我跟當事人了解情況,當事人告訴我的情況與中國官媒報道完全不一樣。他說新華社發表的所有新聞全是假的,這樣就讓我來了興趣。接着,我發現王小洪在這個案件後開始了快速的升遷。他是2013年8月從福建的廈門公安局長調任河南省公安廳長兼省長助理,不久就轉為副省長。我覺得王小洪可能被習近平看中,將來要主管整個國家安全工作。

  我覺得分析案件很重要,因為案件可以反映了中國的政治生態,所以我花了很多的精力研究這個案件。

  二、對「皇家一號」案件的分析方法

  首先,聽當事人的陳述。但我也知道,不能用「當事人陳述」來作為唯一的證據。

  其次,分析媒體的公開信息。當我發現這些信息中有很多相互矛盾時,我參照了當事人的陳述。比如當事人陳述說新華社發佈的所有「皇家一號「的色情場面的照片全是假的,這些照片發生在廣東、深圳,或者其他地方,被移花接木到這個案件中。

  再次,查看案件判決書。皇家一號案件包含了兩類案件,第一類案件是涉黃,第二類是政府和公安系統中有人收了賄賂,然後對它進行了保護。

  我把「皇家一號」判決書都仔細看了,基本上推翻了媒體上散佈的各種謊言。同時,我又把8個涉案警察和3個副廳級以上的幹部以及秦玉海判決書調了出來,發現這些案件都沒有涉及「皇家一號」的內容,但抓他們的時候都是以「皇家一號」的名義抓的。

  第四,對一些關鍵證人進行了取證,這是秘密取證。因為這是王小洪親自般的案件,一般來講沒有媒體敢爆料。在國內的證人更不敢去說什麼。我做了保密承諾之後,他們給我看了他們在不同場合,針對不同的需要寫的一些證詞。根據這些證詞,基本上印證了當事人和判決書中說的一些東西。

  第五,查看「皇家一號」的主要規章制度。在對該公司規章制度進行了解之後,我就認定了「皇家一號」所謂的色情大案基本上是子虛烏有。

  三、皇家一號的投資和經營模式

  「皇家一號」案子本身非常簡單。「皇家一號」會所是由河南省的幾位搞過娛樂的民營企業家投資,他們想在鄭州鄭東新區開一間娛樂會所,但他們資金不夠,於是就找當時在河南臉譜集團,希望它進行投資。河南臉譜集團的負責人叫高興武,他是鄭州市政協委員。

  2012年的時候,實際上高興武已經準備辭職,他因為計劃生育問題和擔任政協委員期間發表了很多言論,不受領導待見,就準備辭職不干。他已經準備投資移民美國。那些人找到他是通過他的一個合作者,叫張軍。於是他們兩個人就各投了一些錢,整個投資是6000萬。

  他們做了一些考察,想打造一個歐式的豪華型的會所,認為將來中國富起來之後,商人談業務需要一個文化檔次高的會所。他們要求的規格是比較高的,文化氣息比較濃。他們知道辦會所可能會有一定的「涉黃」風險,所以他們在建築佈局上採取措施,比如156個房間全是採取敞開式,房間裏從事什麼活動,外面人能夠看見。

  同時他們制定了嚴格的制度,比如在規章制度中規定任何一個服務生,如果你背對顧客必須要保持30厘米以上的距離,如果違背就從嚴罰款,他們就是要保證不會出現涉黃事情。

  這個會所是在2012年8月16號開始營業,大概在兩個月左右進入了正常的經營,也就是說每天每個房間都能夠帶來營業收入。

  官方新聞報道說該會所雇了4500個小姐賣淫,但實際上都與他們沒有關係。他們不收小姐一分錢,也不給這些小姐發一分錢工資。也就是說,他們不獲取這種收入。「皇家一號」判決書中檢察官也說了,「皇家一號」的收入不是涉黃收入,不是靠色情的收入。

  皇家一號從開業到11月1號被查處,總共開業440天,會所的日流水收入50萬左右,只有4個股東能夠進行分紅,其他投資者是借貸關係。比如高興武,他已經準備移民了,根本就不關心這個事情,只要你把錢給我就行了。但在錢都還沒有還完的時候,「皇家一號」就被查處了。

  「皇家一號」的投資額並不像外界所說的是2個億,實際上它就是6000萬的投資,中間包括裝修,還有包括初期的租金等費用。

  四、皇家一號案件是個假案

  經過分析,我覺得這個案件太荒唐了,比如說11月1號「皇家一號」被突然查封後,王小洪從新鄉調來上千警員,開了10多輛大巴,把人塞得滿滿的,把所有人包括當時的工作人員,還有他們說的嫖客妓女全都抓上了車,然後拉到了新鄉,在新鄉48小時關在車上。

  11月河南的天氣已經很寒冷,從會所拉走的人穿的很單薄。在關押的地方,吃喝還有什麼防暖措施都沒有,中間還有人因為不滿意就被暴打,有兩個人被送進了醫院。兩天後,這10輛大巴中沒查出一個嫖客,沒查出一個賣淫女,而且在突襲中沒有查出任何賣淫工具。

  據說,王小洪曾一度想放棄,把案子轉給鄭州,但後來他改變了主意。

  習近平是有意要栽培他,把他調到河南就是要歷練。

  在雷洋案上,王小洪栽了跟頭,現在習近平讓他離開北京,解脫出來。

  「皇家一號」案子在48小時沒查出來,王小洪就開始進行新的調查。我還要說一句,其實在「皇家一號」營業到11月1號被查封期間,河南省已經進行了三次嚴打。在這三次活動中抓了很多的人,端了很多的點,但「皇家一號」沒有受到影響,因為它不涉黃。

  「皇家一號」有完整的記錄,誰是會員,誰是來消費,都有記錄。王小洪把紀錄查完之後,也沒有查出嫖客妓女,所以在「皇家一號」的判決中沒有一個嫖客證據,也沒有一個妓女證據。我們知道在中國公安機關辦案中有幾類證據,其中的一類證據就是受害人或者是涉案人的證據。而辦涉黃案件的證據中,嫖客和妓女的證據是不可少的,但「皇家一號」沒有這種的證據。我說「皇家一號」沒有涉黃,是因為會所的房間設計是開放的,其次是分析媒體公佈的材料。我依據的網站和媒體主要是幾類,一類就是公安部的網站,第二類是河南省政府的大河網站,還有中國新聞網和新華網。我都是用中國政府的喉舌性網站來取證。

  「皇家一號」有4500個小姐,其中有2900個是綠牌小姐,然後剩下的紅牌小姐。紅牌小姐只能在「皇家一號」會所里服務,綠牌小姐可以跟顧客出去。王小洪就把所有的綠牌小姐都打成被迫賣淫。我們根據判決書來看,實際上這些小姐只是可以外出,那麼外出之後是不是賣淫,我們不知道。但後來,其中一個投資人說這個東西不行,不要搞這種綠牌紅牌,這樣會讓人引起誤解,實際上紅綠牌已經是在查處之前就取消了。

  我們還注意到有報道說,「皇家一號」的小姐必須賣淫,最少的月薪是10萬元人民幣。「皇家一號」一共經營440天,我們可以算一筆賬,440天營業中,媒體公佈的和法庭調查的只有1620次外出記錄。就是說,每兩個小姐大概平均起來在440天內只有一次外出,那麼一個小姐880天才賣淫一次。就假定她們每次外出都賣淫,我講了也沒查出一次來,假定880天才一次賣淫的話,簡直是比夫妻還乾淨了。

  說小姐們每月月薪10萬,法庭判決書沒有記載,這是在媒體的報道上說的,說引用知情人士說的,這樣就給人一個印象,這是個非常爛的一個場所。

  但實際上我調查之後,從判決書上看,根本沒有這些內容。我覺得法官判得非常荒唐,因為他沒有一起外出賣淫證據,他就說這些小姐是被強迫外出賣淫。

  我從判決書上看到所有的當事人都聲稱被受了酷刑,強迫說同樣的話。確實判決書上他們基本上都說同樣的話。

  還有一個荒唐事,王小洪把所有查抄的證據和從黃家橋查抄的東西全部送到了廈門公安局。

  河南省公安廳辦的案子,王小洪卻將資料送到廈門公安局,但公安部並沒有下異地辦案批文,是他擅自送到廈門公安局封存的。法庭判決出示的所有證據都是廈門公安局出示的鑑定。廈門公安局是他調任河南省之前擔任公安局長的地方。

  這個案件的好多的炒作就更荒唐了,比如中國新聞社發的一張照片。一個皇家一號案件女犯人從法庭出來,僅僅穿着一個短褲,短褲短到被她的上衣遮著。

  我們知道女犯人是不可能以這樣的裝束出庭,坐在那個地方。王小洪搞這種拙劣伎倆,因為他知道有些讀者心裏不乾淨,有低俗八卦心理,願意看到這種事情,於是就捏造出這麼一張照片。

  為了打造「皇家一號」這個案件,把它說成是今天的結果,刺激讀者興趣,證明自己的正氣,王小洪還幹了一個非常卑劣的事情,就是他把河南省一系列的掃黃案件全都歸在了「皇家一號」名下。

  比如,在2016年2月底的時候,在公安部的網站人民警察網上,後來在河南省政府大河網上也轉載這條消息,說「皇家一號」案件共有155名民警被查。但實際上只有兩名民警跟「皇家一號」有關係,而且一名民警的指控被推翻了,就是法庭不予採納。一名民警說曾經有人交給他5萬元人民幣,讓他轉交給「皇家一號」一個投資人,這個投資人後來跑到國外去了。但是公安局非要讓他承認是受賄款,但是法官沒有不採納這個指控。但這個事情還是被列入了報道,證明這個人跟皇家一號有關係。

  還有一個民警說他當時接到舉報說「皇家一號」涉黃,他到了現場沒有查到,所以就離開了。

  我剛才已經講過了,即使按照公開的報道和判決書,「皇家一號」現場是沒有涉黃的。都說是有綠牌小姐,跟着顧客出去到外頭去賣淫,沒有說在「皇家一號」裏頭有這種情況,因為皇家一號的建築結構使它不能賣淫,還有它嚴格的管理規定。所以,民警沒有發現也在情理之中,但後來這個民警還是被判了刑。

  我剛才講到了「皇家一號」曾經報道的涉案的8個民警,三個副廳以上的幹部和一個省級官員秦玉海,他們都是當庭認罪,最後從輕處理。但這些罪行與皇家一號沒有關係。

  這155個警官中間,其中有152個是公安系統,3個是檢查系統的人。除了我說的2警官之外,另外153個警官的判決跟「皇家一號」沒關係。

  所以,我覺得王小洪太卑鄙了,為了給人們一個印象,他有一個很大的政績,查了155個警官,而且70%帶長,全都安到「皇家一號」名下。

  實際上,王小洪在48小時之內,他就知道這個案件是個錯案,因為突襲行動抓不出一個嫖客和妓女。但是,他要把這個案子將錯就錯,辦成他的政績。

  2014年3月17號,習近平到河南蘭考視察,這是「皇家一號「案件的真正轉折點。

  習近平到蘭考幹嘛呢?習近平擔任總書記之後,他搞了一個密切聯繫群眾的活動,他想回歸到共產黨比較樸素時期。儘管共產黨從來沒樸素過,但習近平相信共產黨有過樸素。他讓所有的常委和委員都要去聯繫一個縣,他就把河南省蘭考縣,原來焦裕祿工作的地方作為他的定點。他曾經去過一次,這次他又去了。他在3月17號去的時候,除了在蘭考縣接觸了黨員幹部群眾之外,他只見了兩個人,一個是河南省委書記,還有王小洪。

  有人說習近平和王小洪談了30分鐘,總之,下來之後不到一個月,中共中央的巡視小組就到了河南,巡視小組去了之後就大動干戈。巡視小組的職責本來是查副省以上幹部,但當時就說有某某幹部,比如說焦作的書記是「皇家一號」的投資人,還有8個幹警被抓,說是涉嫌「皇家一號」包庇,後來又抓了周廷欣和黃保衛,這都是副廳局級的幹部。

  最後,他們才抓秦玉海。秦玉海原來是河南省公安廳長,在任期內,河南曾經是100%的破案率,查公安部網站都可以查到。

  秦玉海被查處時,是河南省的人大副主任、黨組書記。

  「皇家一號」案件,王小洪之所以得逞,是得益於習近平相助。到底習近平和「皇家一號」案件的關係是什麼?站在我的角度有三個推測,也就是三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性:習近平調王曉紅去河南,是別人推薦給他這個歷練機會,行就上,不行就下。王小洪想用「皇家一號」去立功,於是製造了這麼一個案件。但這個案件要走下去,就必須要得到更大的政治支持。

  於是,他就借着習近平來蘭考視察的時候求見。見了之後,習近平對他表示了支持,說這個案件不管查到誰,可以一查到底,並且要求有關巡視組支持王小洪。

  第二個可能性,習近平調王小洪到河南也就是一般性的考察,如果他要是能成大氣就用,不能成大氣就算了。反正他現在需要人,需要從河南、從福建和浙江調人,。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他到了河南,在視察時王小洪跟他匯報了這個案子,他突然發現河南省是他要進入的一個領域,他希望借這個案件把河南省的官場打亂。

  在這種情況下,「皇家一號」案子既然做出來了,王小洪出政績了。習近平確實給他撐了一個政治上的保護傘,或者在政治上給他撐腰,才使他得以做成。

  習近平想利用王小洪的提供的線索,整肅河南官場。但習近平做這件事的時候,這個目的沒有達到,因為確實「皇家一號」沒什麼政治背景,不像王小洪匯報那樣。比如,媒體報道什麼人涉案,實際上都是王曉紅給中央匯報的,中央在媒體上放的風。最後的結果,從判決書上,從最後的報道的處理決定上並沒有這些問題,也就是說習近平沒有達到他的目的,但是王小洪確實靠升遷了。

  第三個可能性:習近平和河南省前省委書記盧展工存在個人恩怨。因為習近平在福建做官的時候,據說盧展工對他評價不好。

  後來,更有一個說法就比較八卦了,說因為盧展工為了不讓習近平升遷,在河南搞了平墳運動,把習近平的祖墳給拔了。習近平想要搞掉盧展工。但我覺得這個說法不太靠譜。

  王小洪能把皇家一號案件做成,實際上是有習近平在背後撐腰,而這個撐腰才製造了這麼一個大的錯案和冤案。它對中國的政治意味着什麼?

  第一個,如果習近平如此反腐,如此提拔人士的話,對中國將是一場災難。

  我覺得習近平固然當過知青,是一級級爬上來的,但實際上他身上的公子哥的心態還是很重的,對民間疾苦不大關心。他抓了那麼多的貪官,那些貪官巧取豪奪人民的錢財,他並沒有還給受害者。他光滿足於他抓貪官,人民給他的掌聲了,他並沒有關心受害人應該得到應有的補償。

  在這個案子中,你就看出他公子哥心態的另外一個表現,這就是用人完全憑自己的印象和義氣,而不走專業渠道,不相信專業規則。

  「皇家一號」案件只要稍微做一些專業分析,就知道辦這個案子人腦子被驢踢了,怎麼可能2900個小姐必須賣淫,幹了440天才1620次,這個就有點像高玉寶當年半夜雞叫似的,幾百萬中國人民解放軍都是農民,怎麼就能相信說這個,雞能夠說一個禿頭伸進去學兩聲雞叫雞就提前叫了,雞不到點不叫,你怎麼去鼓它也不會叫,這是生物鐘,但是幾百萬農民子弟兵就是信了高玉寶的謊言。

  習近平作為中國黨政的第一把手,如果他是這樣的一種思維方式,確實是後患無窮。

  第二個王小洪出任的新職是國安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國安委是習近平親自掛帥的。國安委協調了整個的公檢法司不說,還有包括武警,包括總參二部三部等都在他的管轄之下,還有外交部。如此大的一個職權,如果落在了這麼一個製造冤假錯案,而且這麼粗陋不堪的人手裏頭,那麼將來會怎麼樣?

  我最後還要說一句,未來「皇家一號」的案子還會有更多的證據和資料。但就憑現在的這些證據和資料,是可以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的。畢竟有幾十個人為此判了刑,兩個企業家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有一些人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些都是王小洪為了個人升遷給社會帶來的災難。

  如果將來他執掌國安會的,將來是不是就會到更重要的崗位?如果是這樣的話,中國將有多少冤假錯案?中國的法治會被踐踏到什麼程度?

  另外,我們知道國安很大程度還是涉外,王小洪會給中國的外交工作帶來多大損失,會給中國的國家安全招致多少不必要的敵人,會製造出多少麻煩?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張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19/1661458.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