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為什麼8200萬美國人不願打疫苗 包括很多醫護人員

—寧可被感染 也不扎疫苗

 他們認為COVID-19的嚴重性被誇大了(在年輕、身體健康人群中的影響),認為接種疫苗的風險大於感染風險。 一些以色列醫護人員,以及一些美國人和加拿大人,表示更喜歡生理免疫,而不是通過疫苗接種獲得免疫力。

美國人盧塔麗現在正在病床上看着自己的生命走向盡頭,原因是醫院因為她與腎臟捐獻者都不願接種新冠疫苗,拒絕為她動手術。

盧塔麗是一個第五期腎功能衰竭患者,10個月前,她在一個查經活動中認識了Jamiee Fougner,這位教友願意為她捐贈腎臟。

但科羅拉多大學醫院卻拒絕為盧塔麗進行移植手術,「如果您決定拒絕 COVID疫苗接種,您將從腎臟移植名單中刪除。「

理由是腎臟移植病人在術後身體非常虛弱,一旦感染病毒,死亡率極高。

目前盧塔麗陷入兩難境地,要麼違背宗教信仰,要麼因此錯過移植,導致生命危險。

熊叔不禁要問,為什麼,這樣一出人道主義悲劇會在美國上演?

作為生物科技全球最強的國家,美國藥品疫苗研製上沒有拉垮,但是,在打疫苗上,卻有點滯後,作為最早擁有疫苗的國家,美國人打起疫苗來非常不積極。

搞了快一年,34%的美國人還沒有接種疫苗,其中有25%的人壓根就沒有接種的意思。對於將近3.3億的美國人來說,25%就是近8200萬人。

要知道,全世界多少國家的人還沒有疫苗,多少發展程度低的國家嗷嗷待苗,為什麼不少美國人偏偏不願打疫苗呢?

01為什麼不打疫苗

在美國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認為我有打的權利也有不打的權利,畢竟身體是屬於自己的,這就是個人的自由。

截止到昨天,美國接種了一針疫苗的人口比例是65.3%,完全接種(兩針)的比例是56.4%。(CDC數據)

接種一針比例在8月中旬突破60%之後,增速明顯放緩,足足2個月時間,整體比例只提升了5%。

這說明一點,疫苗在美國遇到了極大的阻力,這種阻力讓接種率如爬行般進展緩慢。

美國在8月14日達到60%接種率後,就進入緩慢增長階段。

根據Yahoo!每周新聞和YouGov聯合發起的一項調查表明,在受訪的1640名美國成年人中。

有64%的人表示他們已完全接種疫苗,而6%的人表示他們正在接種疫苗,5%的人表示他們計劃接種疫苗。

然而,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美國人表示猶豫。其中,15%的人表示他們不會接種疫苗,另外10%的人表示他們「不確定」是否接種疫苗。

如果結合統計偏差,比如在受訪人群中,完全接種比例高於實際比例,就意味着現實中有更多的人不願或者不確定接種疫苗。

疫苗曾經被認為是抵擋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武器,疫苗誕生,曾一度被認為是對抗疫情的重要里程碑。

但為什麼總有些美國人,不願接種疫苗呢?說起來,他們拒絕打疫苗的理由千奇百怪,總結起來主要有這麼幾種:宗教和哲學信仰、自由和個人主義、對風險的認知。

首先,美國仍然有不少人有着虔誠的宗教信仰,在這批人中有許多覺得上帝可以保守自己。

比如來自新罕布殊爾州的護士Cushman,她代表了很大一批人的看法,她認為:「我有宗教信仰。我相信創造者賦予我保護免疫系統的能力,如果我生病了,那是上帝的作為。我不會服用影響免疫系統的藥物。」

你可以說她迂腐也好,迷信也罷,你只是不懂有宗教信仰者的精神世界,和他們的價值取向而已。

等待腎臟移植的盧塔麗也是其中之一。

第二種拒絕理由是對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擔心。

美國的疫苗尚未完全獲得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商業使用批准,目前的狀態只是根據三期臨床數據(主要是有效性)進行的緊急授權。

美國藥物投放市場非常嚴格,一個新藥想要搞清楚有效與副作用,進行十年八年的追蹤都是正常的。

因此許多人對疫苗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對人體長期的影響不放心,從而拒絕打疫苗。

第三種主要理由是寧願得一次,獲得自然免疫。

一些以色列醫護人員,以及一些美國人和加拿大人,表示更喜歡生理免疫,而不是通過疫苗接種獲得免疫力。

他們認為COVID-19的嚴重性被誇大了(在年輕、身體健康人群中的影響),認為接種疫苗的風險大於感染風險。

而人們對於疫苗免疫的期望和現實的落差很大,事實證明依靠疫苗形成較高的防護率不會實現,目前完全打了疫苗之後的防護率在60-70%,且相隔幾個月防護率會大幅降低。

民主黨大佬奧巴馬的盛大生日趴體,室內要戴口罩?不需要的。

第四種,是基於對政府和醫療組織的不信任。

政府和專家在不同時候對疫情翻雲覆雨的看法,讓人們對政府產生了不信任。比如疫情之初,民主黨人包括佩洛西、紐約州州長科莫等人對疫情嗤之以鼻,表示不用戴口罩。

像白宮醫學專家福奇也經歷了類似的變化,一開始對疫情漫不經心,認為不需要戴口罩,但後來就反口了。

美國還有不少人覺得衛生組織誇大疫情,用以對藥廠輸送利益,以及某些人為了達到政治利益誇大疫情。

另外一些公眾人士對防疫口是心非,雙重標準,最典型的是眾院議長佩洛西,一方面堅持推行疫情封閉令,另一方面又破壞她大聲疾呼的封禁令,偷偷找Tony哥做頭髮。

還有奧巴馬他老人家60大壽,搞了一場400人的生日趴,民主黨人說好的減少群聚人數,說好的戴口罩怎麼都沒了?

諷刺的是,生日趴所在地的感染人數在活動過後陡然增長了48例。

這種赤裸裸的虛偽引發了許多人的憤怒,原來那些口口聲聲為防疫犧牲的代價,只限於老百姓啊?

如此種種問題讓政府和醫療組織的權威性受到了廣泛的質疑。

最後一種是基於個人選擇和自由。

有不少美國人覺得接不接種疫苗是個人選擇,「我會對不接種疫苗負責」,並且強烈反對強制性接種。

接種疫苗在美國是自願的,但很多情況下,又帶上了強迫意味。

比如喬拜登一直在敦促美國僱主向他們的員工發出最後通牒:接種疫苗或失業。一些企業、政府部門、醫院等公共機構就對員工提出了接種要求。

要麼接種、要麼失業,大部分願意接種,但仍然有少部分人頭鐵,寧願失業也不接種。

反對接種疫苗的人們基於自由信念,已經引發了廣泛的抗議,在美國幾乎每天都有人上街抗議強制打疫苗。

在美國,不打疫苗的人被普遍認為是低收入人群,農民或者從事體力勞動者,一言以蔽之,就是勞動人民。

在人們的意識中,往往會認為,那些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群,更容易受到保守、愚昧思想的侵害,同時也更容易受到陰謀論的影響。

真的如偏見所認為的那樣,低受教育人群更不願意打疫苗嗎?

對接種疫苗猶豫不決的風險因素包括「年齡較小、非亞洲種族(和)生活在2020年川普支持率較高的農村地區」等。

事實偏偏並非如此,一個對疫苗有着很大疑慮的人群是醫護,2020年底,只有36%的美國醫護人員表示他們願意在疫苗可用後立即接種,但有56%表示他們不確定並且會等待查看更多數據。

目前醫護人員更多地被強制接種,因此在實際接種比例中並不能真實反映這一群體的意願。

根據卡內基梅隆大學和匹茲堡大學的研究顯示,受教育程度在疫苗接種中並沒有成負相關。也就是說並非學歷越高的人越願意接種。

兩者之間存在令人驚訝的U型相關性——在受教育程度最低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人群中,最為猶豫不決。

在接受調查的人中,受過高中教育的人中有20.8%不願意接種,而擁有博士學位的人反對的高達23.9%,是所有教育程度類別中比例最高的。

不同教育程度的人不願打疫苗比例。最愛打的是碩士,最拒絕的是博士和高中或以下。

在2021年的前五個月內,對接種疫苗的懷疑態度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受教育程度最低的人群——高中或以下學歷的人群。

現在不僅僅在美國,在世界很多地方,打不打疫苗都成為爭議的話題,在法國,幾乎每個周末都有人上街遊行反對強制打疫苗;在澳大利亞、在新西蘭,防疫也進入了新階段。

02 COVID1984

熊叔一直以來非常關注新冠疫情,從2020年1月至今,疫情已經一年半有多了,它不但讓全世界付出了巨大的人命代價,還破壞了許多國家的經濟,改變着人類的生存規則。

去哪兒都得帶着口罩,動不動要插喉檢查一下核酸,一不留神就要封鎖社會,無法上班、上學。

當疫苗問世之後,疫情似乎曙光初現,熊叔不否認,曾經也對疫苗寄予很大的希望,希望兩針下去,從此遠離病毒。

但是,願望是好的,現實卻沒有那麼樂觀,病毒變種屢次出現,突破了現有疫苗構築的防線,

疫苗雖然降低了感染率,也降低了重病率,但人們賦予它的主要作用沒有實現——建立群體免疫。

新加坡人非常期待早日恢復正常。

拿疫苗接種程度最高,醫療水平發達的新加坡為例,他們的疫苗接種率已經超過80%,但過去七天仍然以平均感染3000+的數量遞增。

感染人群有48.8%完全接種了疫苗,1613例病例在醫院接受治療,292例需要吸氧,41例在重症監護室(ICU);28天內死亡病例中有約30%的人完全接種了疫苗。

這種情況讓人們越來越產生懷疑,疫情並沒有因為高疫苗覆蓋率得到遏制,除了降低了一部分感染者死亡率之外,感染數還不停飆升。

事實證明企圖以疫苗製造群體免疫牆的想法已經破產了,關於疫苗的爭議只會越來越大。

最近一個躺平的國家是新西蘭,新西蘭在歐美發達國家中,是少有的持續採取全面封禁,清零策略的。

在經歷了長達一年的抵抗之後,病毒潰圍而入,從8月底開始,一直感染數維持在個位的新西蘭,感染數上升到40(7天平均)。

新西蘭街頭

在最大城市奧克蘭,雖然區域封鎖達到了50天,但仍然有全國最多的感染病例。

該國總理阿登無奈地說,「隨着疫情爆發和達美航空回歸,清零變得非常困難。」

新西蘭本來的想法是如果疫苗接種率達到90%就開封,只是想法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顯然阿登總理食言而肥,她在去年利用嚴格的封鎖和地理隔離來消除病毒,這個政策幫助她獲得了歷史性的選舉勝利。

當時,左派媒體對她的讚美熱烈奔放——

新西蘭39歲的總理傑辛達·阿登(Jacinda Ardern)正在開闢自己的道路。她的領導風格是在危機誘使人們自謀生路的一種同理心。她的信息清晰、一致,並且以某種方式同時發人深省和舒緩。她的方法不僅僅是在情感層面上與她的員工產生共鳴。它也工作得非常好。

「她不兜售錯誤信息;她不推卸責任;她試圖在因為她提供令人放心的筆記的同時滿足每個人的期望。」

新西蘭總理阿登知性、專業,冷靜,這不就是先進人士心中的理想人選嗎,如果不是白人就完美了。

不管多麼複雜的從句,不管多麼肉麻的吹噓都擰巴不過病毒,當8月底病毒開始社區傳播後,阿登使出最後一招啟動4級防護,學校、辦公室和所有企業都關閉了。

這位左翼工黨領袖趁此機會大幅度擴張政府權力,但是,人們不是傻子,封鎖清零或者疫苗都無法實現她許諾的效果。

封鎖可以看成她的垂死掙扎,當殘酷的現實擺在面前之後,這位總理受到了越來與多的壓力,導致她的支持率下降。

無論邏輯上多麼無法自洽,她總能找到理由,「很明顯,長時間的嚴格限制並沒有讓我們病例清零。但沒關係......清零很重要,因為我們沒有接種疫苗。現在我們開始加緊打疫苗,所以我們可以改變做事方式。「

如今她只能用另一個可能是謊言的許諾——疫苗為躺平政策做解釋,只是現在新西蘭的接種率只有48%,離當初承諾解除封鎖的90%還遠得很。

澳大利亞人終於忍不住了。

新西蘭的鄰居澳大利亞,也已經到了「爆發內戰」的邊緣,該國為了執行封禁政策,啟用了面部識別和地理定位,要求在各州之間旅行的公民向政府發送帶有位置標籤的自拍照,以證明他們已遵守隔離規定。

其他嚴厲限制包括宵禁、隔離營,甚至限制人們往家裏買酒的數量。

對於沒完沒了的封禁政策,澳大利亞在9月時發生了大規模示威,造成了幾百人被捕。

對於人們日益增長的反對聲音,新南威爾斯州首席衛生官Kerry Chant博士在9月的新聞發佈會上提到了開創「世界新秩序」的前景。

這讓人們很自然想起了,赫胥黎的「美麗的新世界」。

新南威爾斯州州長格拉迪斯·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甚至對未接種疫苗的人發出威脅:「未接種疫苗的人的生活將無限期地非常艱難。」

澳洲示威者滿剛的,直接跟騎警幹上了,要他們變老實一點真不容易。

法國在強制疫苗推廣方面也是不甘人後,法國明面上也是允許你自由選擇打不打,但後面的措施也同樣讓人無語。

首先規定,公眾場所,咖啡館、飯館、劇院之類的想要進入,必須出示接種疫苗證明,也叫疫苗護照。

法國人反對疫苗護照大有人在,遊行示威無日不有,他們的看法很簡單,就是這種變相強制接種侵犯自由。

歐美關於接種疫苗的爭論,提高到了政治層面,在breitbart.com新聞網上,關於疫情的欄目變成了COVID1984,這其中的寓意不言自明。

馬克龍嘴上說不強制接種,但推出疫苗護照變相強迫,把法國人惹毛了。

澳大利亞保守黨議員委員會主席布雷迪爵士反對封鎖措施,墨爾本看似無休止的封鎖「證明了試圖消除」病毒的危險,而不是認識到它已成為一種地方病。

「我們需要學會忍受它,採取明智的預防措施——但更長時間地封鎖和關閉國際邊界是行不通的,」

「我們已經看到澳大利亞實際上已經關閉了18個月的國際旅行,但我們還是被Delta病毒打敗了。所以我認為需要找到一種方式來應對病毒。」

澳大利亞的反封鎖人士更是澳大利亞作為監獄殖民地的歷史,稱其公民在冠狀病毒危機期間「被關押在自己的國家」。

對於事實,許多人不願承認失敗,他們非常享受在疫情擴大權利,獲得資源的快感中。

美國的先進性人士一直在壓迫拜登總統下令要求所有企業迫使員工答疫苗。如今這種要求只是企業自己的選擇,但先進性認識認為遠遠不夠。

在這個問題上,拜登顯得首鼠兩端,7月份,有記者問白宮是否應該介入推廣疫苗接種時,白宮明確表示,「那不是聯邦政府的角色,這是機構、私營部門和其他機構應該扮演的角色。「

但到了九月,拜登的聲調突然變得強硬了,譴責沒有去接種疫苗的人,「我們一直很有耐心,但我們的耐心正在消退。你的拒絕讓我們所有人都付出了代價。「

他還說,接種疫苗與否,與個人自由無關。

拜登還宣佈,會指示美國勞工部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OSHA)制定一項規則,迫使擁有100名員工以上的私營企業,強制接種疫苗或實施每周測試要求。

對於強制性的疫苗接種,也有另一半專家持反對態度。

西班牙公衛暨衛生行政協會(SESPAS)發言人岡薩雷斯反對疫苗護照,他批評西班牙政府忽視個人基本權利:政府從來都是這樣,缺乏透明度,根本不對這些問題展開討論。

他表示,在其協會看來,出於法律原因,與疫苗護照有關的規定很有問題。岡薩雷斯說了大實話,最重要的是:至今還沒有絕對的科學證據表明,已接種疫苗的人不能傳播病毒。

只是這樣的大實話,很少政府機構和衛生組織會說。

強迫打疫苗的意義在哪裏?如果如他們之前所說的建立群體免疫牆,顯然已經失敗了。

所以事情已經發展成這樣,壓迫所有人接種疫苗——一種無法杜絕病毒傳播的疫苗。其中隱含着帝國膨脹的公權力對公民個人選擇權的侵害。

盧塔麗正在前往其他地方尋求手術的可能,但她堅持自己不會接種疫苗,即使面對死亡。

「我相信來世,不會生活在對死亡的恐懼中。「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熊飛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448.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