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在浙江 當個一等大孝子有多難

前段時間,一條描述浙江小地方人的孝道金字塔的微博火了。

許多浙江人留言感嘆其精準無比,並懺悔自己離開了老家,尚未婚育,成為了家族逆子。

當一名浙江孝子既有傳統孝道的要求,又帶有浙江特色的創新。在現代社會,什麼「臥冰求鯉」或者「懷橘遺親」已經不頂用了,要成為孝子,還是得從以下三個方面達成:工作,買房,婚育。

浙江孝道也正蘊含着這三件人生大事中。

一回老家,進體制

對於有些省份,情況是:「混不下去就別回來了!」或者是:「實在撐不下去,就回家吧。」老家是你無奈的歸宿。

對於浙江人,不回老家就像不婚不育,一萬個理由都不夠。

這裏的「回老家」需要加上一些限定條件,比如精確到自己出生的縣市才算,即使是去省會杭州也如那條熱門微博所說,只能是「二等大孝子」。

連寧波代管的縣級市慈谿,都需要強調自己的主體性:

而寧波瞧不起杭州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即使被溫州人嘲笑也要堅持下去:

知乎問題「浙江人都傾向於回家工作麼?」底下,有來自諸暨的網友分享了自己室友的經歷,稱室友媽媽指定要她回諸暨,因為已經有個姐姐在寧波[1]。可見,寧波對於諸暨人來說也算是漂流在外了。

對於回老家工作的孝子,「老家」的範圍已經定好,但「工作」也要掰扯掰扯。

回家當個打工人?那等於回家務農。有新聞報道稱,寧波的小宋畢業後回寧波工作,為了熱愛而在裝修公司上班,家裏人沒臉告訴別人;寧波陳先生更猛,辭職回家當全職奶爸,父母認為臉都丟光了[2][9]。

孝道金字塔的頂端毫無疑問是考公考編,可以成為「特等大孝子」,甚至有的網友認為值得頒給牌匾。

想當浙江孝子,真的要這麼戀家?看看大學生就業數據就十分清楚。

浙江大學2020屆畢業生,76.13%選擇在華東地區工作,9.61%在華南,5.66%在華北。雖然這個統計口徑有點粗,但不用想都知道,華東意味着包郵區,華南即廣深,華北即北京,其餘城市的數據幾乎可以忽略不計[3]。

你可能覺得,浙江大學畢竟集結了來自全國的學霸,不大能體現浙江人的選擇。那麼我們看看浙江工商大學的數據,這所大學六成生源來自本省,而最後就業有八成人仍然選擇了浙江。浙江生源中,93.66%的畢業生留在省內[4]。

在杭州進行的大學生信用招聘,在浙江大學舉辦/人民視覺

而全國各省生源中,留在本省工作的平均比例是69%,人才外流成問題的湖北省的這一數據是61%——有對比才知道浙江人有多愛留在省內工作[5]。

2017年,ofo發佈的八座城市大學生畢業流向數據顯示,杭州市的大學生畢業後流向最多的城市是杭州本地,其次是寧波,再次才是上海。而溫州、金華的比例能跟北京、南京一拼[6]。

所以,雖然自嘲「小地方」,浙江人的市區和縣城實際就是「北上廣深」之外的平行宇宙之中心。

二老家一套房,孝子的牌坊

在浙江孝道金字塔中,房子是牢固的磚瓦。

正如那條熱門微博所說,比起考公,買房更符合浙江人的終極孝道。

為了彰顯孝道光輝,浙江各縣市的房價也很知趣地抬高。

房價最低的麗水市一平米也要近一萬,接近廣東的順德、惠州的均價。而義烏、瑞安這些縣級市,以縣城超越武漢、鄭州等省會城市。

第一梯隊的杭州寧波自不用說,第二梯隊的義烏、溫州均價超過兩萬,放在廣東也僅次於廣、深,而第三梯隊的金華、瑞安、紹興到第四梯隊的台州、衢州、舟山都超過一萬五,佛山如果在浙江,房價只能排到倒數[7][8]。

2016年11月,一名正在帶客戶去在建樓盤看房的房產銷售。僅2016年,他賣了5.5億,這足以證明杭州的超高房價/視覺中國

所以,浙江孝子不好當,回老家買房可不是戰略後撤,而是艱難高攀。

在跟隨着房價梯隊升降的孝道階梯中,還有一個真正的高手選項,深不可測——那就是浙江村子裏的別墅。

在熱門微博所提到的在杭州「屋都買起來」的孝道之上,有網友又發揮了老屋改造成歐式別墅的情節,認為是足夠在家族牌位上描金邊的傳奇級別孝道。

只要在網上搜索「浙江鄉村別墅」,就能看到許多歐式洋房,或帶院子的、或獨棟的、或金碧輝煌的、或追求高雅象牙色的,門口連接着寬敞的水泥路、停着農村人最愛的大轎車或SUV,讓人眼紅。

比起房價飆升的城裏商品房,鄉村別墅可以說非常便宜:兩三層小洋房整套下來也就是40多萬[10][11]。所以,關鍵不是錢,而是「背後原因令人暖心」——老家建別墅,自然是為父母晚年住得舒服。

即使老人家覺得住在城裏更舒服也不要緊,有那麼大棟樓在那兒擺着,在村里人看來就是刻着孝心的牌坊,還是歐式的。

三嫁娶不出縣

在討論孝道金字塔的豆瓣帖子中,眼尖的網友指出了目前這一排列忽略了生死攸關的婚姻因素。很快,就有另外的網友貼心補充:

乍一看好像跟「回老家工作」的孝道排列類似,但仔細梳理浙江人對婚嫁區域的種種要求,就會發現——終身大事的選擇比找地方打份工還要嚴苛細緻得多……

在知乎問題「浙江人在婚姻方面有多排外?」的答案中,一位台州人分享了自己娶了杭州老婆而慘遭岳父母嫌棄的辛酸經歷:

這位網友甚至列出了杭州人心中精確的鄙視鏈:「杭州老城區>杭州市區>餘杭蕭山等>寧波紹興嘉興>上海蘇南>溫州湖州金華台州舟山>麗水衢州>外省。」[12]

如果你跟一個廣州人說從化、增城不屬於廣州,大家會心一笑,覺得是個好段子;但如果你跟杭州老輩人說別嫁娶餘杭、蕭山人,對方的反應可能是嚴肅地想:這個外地人還不傻。

關於浙江人為什麼對婚嫁設這麼嚴格的地域限制,解釋無非是風俗習慣、語言等的不互通,尤其是方言經常被拉出來背鍋。有人在溫州調查為何當地人不願意嫁娶外地人時,「溫州話很難學」就成了一個重要解釋[13]。

實際上,方言不互通到底是人群不流動的原因還是結果,還很難說。

有學者在杭州三叉社區調驗發現,當地有大量獨生女,文化程度普遍不高,都在家附近的工廠打工,收入難以自給自足,因此都需要依賴父母生活——這對她們來說並不成問題。父母並不要求她們賺錢養家,唯一的期待就是:「不要嫁出去。」[14]

由於經濟發達,浙江鄉鎮與工廠距離相近的情況十分常見。圖為浙江紹興村莊旁的多家工廠/視覺中國

由於不願意遠嫁,招贅婚在浙江非常常見,還成為學術研究的重要課題。

例如上面提到的研究中,許多獨生女從小就從父母那裏接受了長大後「招上門女婿」的人生設定,從來沒想過要嫁人[14]。

這些招贅婚的男方大多不是本地人,即使是也都是社會地位和收入不高的群體。因為去當上門女婿自然算不上孝子——承擔不起當孝子的成本,只能成全女方當孝女的願望了。

四肥水不流外人田

既然已經談到了當孝子的成本問題,那麼就不得不探究一番:浙江孝子真的只是圖個臉上有光嗎?難道就沒有別的好處嗎?

答案是有的。這要從浙江的經濟說起。

浙江的省內差異小,從房價、人均GDP等數據都能看得出來。2020年人均GDP最高的杭州為136617元,最低的麗水為61811元,前者是後者的2.21倍。

跟另外一個經濟強省廣東相比就很清楚:廣東2020年人均GDP最高的深圳是最低的梅州的5倍之多。而且,廣東21座地級市中有13座的數據要低於麗水。可以說,大半個廣東都在浙江的後面[15][16]。

一樣是老家,浙江孝子的老家是蓬勃發展的企業工廠、不斷攀升的縣城房價和增長的就業機會,別省的老家則是破落鄉村,想當孝子還得先爭取不餓死。

所以,浙江孝子的核心精神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其孝道也在繼承傳統的同時,很好地根據城市化的當代經濟形勢調整策略,可以說做到了古今結合。

例如,學者研究發現,浙江鄉村的女兒不遠嫁和招贅婚劇增,和「村改居」政策有很大關係。在撤銷行政村編制、改為社區居委會的實際規定中,村民可以按人頭獲得購房指標,以遠遠低於市場價的價格買到新建公寓。

氣候與地理位置優越,浙江鄉村的居住環境相當優美/視覺中國

問題在於,誰是村民?在具體規定中,娶進來的媳婦算,入贅的女婿也算,嫁出村的女兒卻不算,成了巨額損失。在調查中,有村民就坦言:倒插門都是為了分房子,那些女婿也是看中有房子分才肯入贅[17]。

但贅婿畢竟成不了孝子。為了保全夫妻雙方的孝順——也是為了捍衛大家都殷實的家底,浙江還出現了「兩頭婚」,在住誰家、跟誰姓的問題上,兩個家庭協商一致對半分:兩邊都住,生二胎冠兩姓[18]。

於是,大家都實現了傳宗接代的孝道標配,又不用離開自己的老家,可以說是孝到最後。

當然,百變不離其宗,浙江孝道仍然寄託着那些延續至今的情感和經濟上的期待。所以,不管在讀這篇文章的你是不是浙江人,請你放下手機反省一下:自己在孝道金字塔的第幾層?還是早已經埋進地底,孝不出來了?

——————

參考文獻

[1]「浙江人都傾向於回家工作麼?」.知乎:

[2]兒子在小公司上班父母很不理解而且覺得沒面子.浙江在線:

[3]浙江大學2020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

[4]浙江工商大學2019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

[5]大學生就業流向報告出爐:武漢畢業生最愛深圳北京

[6] ofo發佈八城市大學生就業流向報告:杭州大學生首選省內城市:

[7]2021年浙江房價.安居客:

[8]2021年廣東房價.安居客:

[9]老闆辭職成全職奶爸!父母崩潰:面子都沒了!如今他的日子….瀋陽晚報

[10]2020農村自建房多少錢一平方?建一棟大概多少萬?:

[11]浙江王先生早已定居城市,為啥花45萬回村建房?因為面子還是啥?

[12]浙江人在婚姻方面有多排外?外地女生嫁去浙江需要哪些條件?

[13]丁利.民國以來溫州婚俗的變遷[D].溫州大學,2019.

[14]吳妙琴.城市化背景下的農村招贅婚姻研究[D].華東師範大學,2010.

[15]浙江公佈11市人均GDP這個差距又縮小了.浙江新聞

[16]廣東各市人均GDP公佈,深圳15.7萬元,珠海超廣州,佛山、東莞

[17]袁松,蔣驊.城鎮化進程中近郊村的招婿婚姻:特徵、原因與問題——以浙江福村為例[J].南方人口,2016,31(05):12-20.

[18]「兩頭婚」為什麼興起在江浙家庭內部如何協商.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浪潮工作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19/1648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