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三天後,阿里騰訊的命運或將被改寫

昨日(9月13日),工信部新聞發言人進一步表示,已要求企業能夠按照整改要求,務實推動即時通信屏蔽網址連結等不同類型的問題,能夠分步驟、分階段得到解決。

9月9日,一場對互聯網影響深遠的會議在工信部組織下召開。

 

參會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百度、華為、小米、陌陌、360、網易等,會議精神主要涉及三個方面:

1、對於用戶分享的同種類型產品或服務的網址連結,展示和訪問形式應保持一致;

2、用戶在即時通信中發送和接收合法網址連結,點擊連結後,在應用內以頁面的形式直接打開;

3、不能對特定的產品或服務網址連結附加額外的操作步驟,不能要求用戶手動複製連接後轉至系統瀏覽器打開。

昨日(9月13日),工信部新聞發言人進一步表示,已要求企業能夠按照整改要求,務實推動即時通信屏蔽網址連結等不同類型的問題,能夠分步驟、分階段得到解決。

隨後,字節跳動回應稱,將認真落實工信部決策,並呼籲所有互聯網平台行動起來,不找藉口,明確時間表,積極落實,給用戶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網絡空間;騰訊方面回應稱,將堅決擁護工信部的決策,在以安全為底線的前提下,分階段分步驟地實施;阿里則回應稱,互聯是互聯網的初心,開放是數字生態的基礎,阿里巴巴將按照工信部相關要求,與其他平台一起制定未來,相向而行。

從9月9日工信部召開會議到9月13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專題發佈會,足見國家對這一政策落地的決心,而留給各大平台按標準解除屏蔽時間僅剩下3天(9月17日),否則將被依法採取處置措施。

毫無疑問,開放外鏈將成為2021下半年最有影響力的商業話題,甚至將成為改寫互聯網版圖的不確定性因素。

表面是生態開放,實際在反流量壟斷

時間拉回2010年11月3日,「3Q大戰」首次將暗地廝殺搬上枱面說事。

彼時,全國的QQ用戶都收到了這樣的彈窗信息:騰訊QQ和360安全衛士互不兼容,用戶必須在360安全衛士與QQ之間二選一。當時千萬用戶已安裝了360 QQ保鏢,很多模塊被360安全衛士替換掉,如果騰訊當初不做這個決定,可能很快整個QQ關係鏈都要被360搶走。

之後,在工信部的調停下,「3Q大戰」宣告結束。但從事後看,「3Q大戰」成為騰訊封閉與開放的分水嶺,為後來騰訊龐大的生態搭建孕育了基因,也開了敦促巨頭自省的先例。此後,阿里、新浪等眾多中國互聯網公司紛紛宣佈實施開放平台策略,中國互聯網真正意義上迎來開放時代,2011年因而被譽為中國互聯網的「開放元年」。

然而,以2013 年淘寶和微信相互屏蔽為節點,此後各大平台親疏有別,阿里、騰訊之間的罅隙甚至覆蓋了大半個互聯網,選擇性屏蔽外鏈幾乎變成一種行業共識,大家畫地為牢、自建圍城,生態孤島壓力漸顯——各家經濟體分立,用戶、數據、基礎設施割裂,創新機制遭受抑制。

直到2018年5月7日,「頭騰大戰」再一次將暗地廝殺搬上枱面說事。

張一鳴在朋友圈慶祝抖音Tik Tok(抖音的國際版)獲得了Q1 App Store免費下載量的第一名,他寫道:「celebrate small success」。除此之外,他還在留言區留言:「微信的藉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這句話直接被馬化騰回懟:「可以理解為誹謗。」

其實,張一鳴的說法不無道理。

原本細分賽道的老大老二都有一個市場選擇的過程,而騰訊把市場選擇變成了「騰訊選擇」——基於自己的商業策略干預其他產品的流量周期,把更多的資源倒灌給了嫡系。這會使得封閉平台有越來越多的資金,然後不斷天量投放,進而無序擴張。而各個細分賽道的競爭也在站隊的過程中變得越發「功利」和「野蠻」。

本質上,這就是將公共流量變成自身平台的利益籌碼,同時這種限制和屏蔽行為也影響了信息的自由流動和互聯互通。

所以,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監管研究部主任李強治認為,此次整治行動,工信部從互聯互通視角出發去考慮,是對互聯網基本精神的一種回歸——一旦開放外鏈,用戶的選擇變多,參與競爭的企業也會更多。

而且話說回來,不管怎麼粉飾商業公司的精巧算計,本質上都是一種限制用戶選擇自由、損害用戶權益的商業手段。

對此,一位網友就指出,「微信屏蔽倒逼用戶在抖音形成關係鏈,看看熱門視頻評論區有多少人在艾特朋友來看視頻或者神評就知道了。本來這些人可以直接把視頻分享給微信好友的。」

所以,開放外鏈後,用戶最先切身感受到的變化就是方便——再也不用複製一堆奇怪的字母和符號,可以直接打開連結,不需要另行打開APP才能進入他人分享的頁面,簡潔又迅速。

也就是說,表面上解決的是生態開放的問題,實際上是在反流量壟斷——反壟斷的目標之一就是要消除巨頭間割裂,使數字平台走向互聯互通,從而為更多創新組織創造公平發展空間。

不過,眼看「複製連結到瀏覽器打開」即將成為歷史,不知張一鳴會不會懷念三年前向騰訊宣戰的那個夏天。畢竟,兩人隔空互嗆猶在昨日,而「頭騰大戰」如今卻要無疾而終,甚至連整個互聯網版圖都可能因此被改寫。

一些能預見的變化

「對於視頻號及騰訊身後一眾小弟,妥妥的利空;但對於頭條系,淘系絕對是利好。過去張一鳴領導下的頭條,一個老大難問題就是微信,一旦外鏈屏蔽解除後問題迎刃而解,等於直接從微信被撕開了一條流量口子。」一位投資人對虎嗅表示。

說實話,7月份阿里、騰訊生態互相開放的消息不脛而走時,確實有大部分人認為,拼多多會最先受到衝擊,其次是京東

理由非常簡單,它們作為騰訊身後的小弟,沒少在商業競爭上受到騰訊的流量庇護,至少在電商格局裏,不管是拼多多還是京東,兩者的用戶增長很大程度上都依賴於微信強大的流量漫灌。

如今,外鏈壁壘不再,等到淘系登堂入室,那其賴以生存的流量池將被極大分流,用戶增長曲線很可能因此扭頭向下。至少朋友圈、公眾號、微信群推薦轉發里,不再只是「砍一刀」的天下。

不過,這只是理論上存在的情況,京東、拼多多如今已在電商領域和淘系三分天下,騰訊流量對其有加持固然不假,但京東、拼多多的自身基因才是其崛起的關鍵。三者在運營策略、定價策略、流量獲取策略上完全不同,自然也不會被輕易取而代之。

況且,打鐵還需自身硬。自從反壟斷法陸續實施以來,淘寶特價版、天貓、閒魚等產品也相繼在微信上架小程序,等於一隻腳已經試探性邁入了微信生態,但從目前其發展勢頭來看,似乎並不如預期樂觀 。

如果繼續按照上述投資人的思路往下,當開放外鏈成為一種常態後,淘寶、抖音會迅速補齊自身社交關係鏈,兩者無疑會迎來一波新的流量增長紅利,而整個微信卻會變得「管道化」——尤如中國聯通、中國移動、中國電信,雖然也有龐大的用戶基數,但其作為底層基礎建設,商業化能力非常有限,別說掙錢甚至可能在運營層面賠錢。

微信當然也有過這方面的擔憂,所以兩個戰略級產品應運而生。

第一個是前兩年被寄予厚望的小程序。

彼時,微信想法很簡單,在自身體量幾乎等於中國網民數量的今天,如果從人性角度出發,一旦用戶可以直接在微信中完成購物、娛樂、消費、支付的閉環,為什麼還要花力氣去下載一堆五顏六色的獨立APP?

結果事與願違,小程序承載能力有限,便捷性、豐富度均難以與獨立APP媲美。而且,小程序初期原本是支持跳轉App的,但後來騰訊為了鎖住流量便不再提供小程序打開App的技術服務,此舉多少能看出騰訊的私心。

況且,企業對於小程序的擔憂就如同運營者之於公眾號的顧慮,等於要將命運交到騰訊手裏,還需要不斷適應平台規則才能生存,和寄人籬下沒什麼區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企業經營者天然會有強烈的不安全感,所以小程序最終就變成各大企業覬覦微信流量時,無奈「投誠」的引流工具。

另一個,便是微信近兩年大力提攜的視頻號。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自從視頻號推出起,微信除了流量倒灌外,還在功能模塊的設置上不斷提升其在微信生態的優先級,各種入口互通和置頂放權。

但在開放外鏈後,視頻號的戰略性優勢或將不復存在,因為抖音短視頻在微信生態的傳播將會變得更加便捷和暢通,屆時視頻號在內容不佔優勢、算法不佔優勢、體驗不佔優勢的情況下,無論朋友圈還是群聊將會不同程度被抖音短視頻攻陷,而這無疑會讓原本就高開低走的視頻號命運更加多舛。

尤其,當下抖音正在發力電商、外賣、同城團購等業務,如果開放外鏈,等於幫助博主們省去了將粉絲導流到微信的步驟,直接就能夠在抖音內完成視頻觀看、直播帶貨和訂單成交的流量循環。

除此之外,許多網友認為,「打開窗戶進來了春風,也進來了蒼蠅蚊子。」

首先,開放外部連結後,各個平台上的網絡詐騙、私隱泄露等問題會不同程度爆發。畢竟平台開放意味着用戶個人信息會在多個平台之間「共享」,私隱空間越來越小,由此引發的電信詐騙會變得更加隱蔽和「逼真」。

其次,開放外鏈後,平台會因為開放拿到更全面、更準確的用戶信息數據,廣告轟炸勢必會變得更加頻繁,信息污染也會變得更嚴重,屆時用戶無疑要耗費更大的精力及時間成本在信息辨識上。

說實話,這些擔憂是此前微信也出現過的階段性問題,放在五六年前張小龍可能還要皺下眉頭,但按照今天微信的運營、服務及合規能力,絕對不會因為開放外鏈「重蹈覆轍」。即便是抖音、淘寶的內容,騰訊也完全可以通過對用戶進行提示、給用戶提供屏蔽措施來解決。

當然,也有人覺得這會是一場多贏的局面,畢竟當騰訊、阿里、字節等新老巨頭打破藩籬,勢必會提升各自生產效率,進而為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

對此,一位媒體從業者就分析稱,「騰訊、阿里、字節互通互聯,可能會形成一個「娛樂屬性+社交屬性+交易屬性」的產業協作形態——騰訊放大資源效能,阿里提升交易覆蓋,字節強化算法推送。」

即便短期無法達成如此契合的商業共振效用,但按照如今微信、淘寶、抖音三款產品的巨大用戶體量,在完全互通後至少能在商業層面各取所需——騰訊進一步鍛煉自身電商、視頻能力;阿里充分轉化新流量反哺交易,拉升GMV;抖音強化社交鏈以及電商屬性。

當然,以上都僅僅是猜測,至於開放外鏈能讓當下的互聯網走向何方,具體還要看落到實處的「尺度」:到底是局限於信息瀏覽,還是寬容到能購買支付,情況完全不同。

不過,當微信掃支付寶二維碼能支付成功時,還需要支付寶二維碼嗎?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虎嗅APP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731.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