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鄭政秉:舉國狂熱左轉 中國經濟將盛極而衰

作者:
歸根究底,是中國的舉國體制出現了問題。當西方世界發覺以開放支援的態度,讓中國享受了二十餘年全球進步市場的好處時,最後卻產生了更加專制壓迫的東方巨霸。當西方世界開始限縮中國參與世界高科技體系時,中國不思反省自身的劣敗被拒之因(並非全是修習底斯陷阱可解釋),自棄功勞卓越的市場經濟之核心價值(財產權與競爭),而回頭尊崇毛澤東之舉國體制。循此狂熱民族情緒,不僅中國經濟難以避免由盛而衰,也可能最終只能與民主國家兵戎相見,使得中國偉大的復興之夢也可能破滅!

最近中國一系列向左的、狂熱的、全國一致叫好的社會控制新政策,可能導致中國經濟盛極而衰。(湯森路透

雖然當前全球媒體的焦點仍在阿富汗,但實則影響全球及台海本來二十年的和平與穩定的最關鍵國家卻是中國。中國成為世界二大強國之主要原因,在於過去四十餘年卓越的經濟成長,但最近中國一系列向左的、狂熱的、全國一致叫好的社會控制新政策,是否可能導致中國經濟盛極而衰?何以加大社會控管會導致經濟衰退?是外在世界的打壓,還是中國的內部出現了問題?

二、四十年來中國做對了什麼

就經濟發展史而言,要維持長時間的經濟高速增長非常不容易。二次大戰後,只有西歐及日本從廢墟中連續高速增長二十餘年(約1950至1975年),其次是亞洲四條小龍也在雁行分工中,高速發展了三十餘年(約1960至1995年)。但只有中國,自1978年改革開放開始,直到2019年新冠肺炎爆發後,維持了四十年以上的超高速(平均近二位數字)增長。中國何以能創造如此驚人的成長,尤其即使總量已大,但她細微處仍然問題多多,未必是真正的上乘,所以按照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十幾年前)的感嘆,「中國必定做對了什麼!」。

的確,根據制度經濟學的觀點,共產中國至少在制度上做對了二件大變革:「保障財產權」和「促進競爭」。前者使得外資和民企敢於入市、勇於累積資本、活絡資本市場。後者(促進競爭)率先使得地方政府爭先恐後地招商,大量民企及專業菁英接續熱中創新、敢於投資。

所以中國經濟近年來最令人驚嘆的不僅只是模仿和複製西方的產業和科技,而是某些創新已獨步全球。其中尤其是以互聯網產業,例如:阿里巴巴、騰訊、拼多多、順風快遞、螞蟻金服、嗶哩嗶哩等爆發力十足,各種獨角獸紛紛出籠,某些新商業模式已獨步全球,甚至已主導了半個世界(至少君臨東南亞及中東歐為主的第三世界)。

網絡產業的興盛阻止了中國經濟的回落,如今卻因為馬雲等網絡巨擘觸了習近平霉頭,使得整個產業遭到政府巨大打壓。(湯森路透)

中國最近做錯了什麼

但從拜登對中政策清晰之後,中國內部卻開始一連串向左轉的政策:緊縮金融監管、第三次財富分配(全民共富)、清洗外籍傳媒大咖、限縮少年電玩時間、打擊文創遊戲產業,私企大數據轉匯國家雲等。當西方金融大亨及媒體紛紛指責中國干擾全球資本市場時,中國國內的氣氛卻是全民一致叫好、對於新政策的支持空前熱烈、民族團結力更強。所以究竟這些狂熱的新政策會繼續將中國經濟推向另一高峰,還是將盛極而衰?

事實上,這些左轉的新政策,嚴重傷害了過去中國賴以快速增長的上述兩大基石-「保障財產權」和「促進競爭」。以中國最具創新的、主宰性的互聯網產業來說,自從螞蟻金服上市被攔腰阻擋開始,該產業遭逢了一連串的噩運,包含騰訊的遊戲文創業被打壓、抖音被禁止交易及董座被換,滴滴打車在美國上市被嚇阻,拼多多、美團等其他互聯網巨頭公司也紛紛被調查,這些都將重傷中國民企的競爭精神(技術創新和資本積累)。

在財產權的保障方面,習近平的第三次再分配理論,許多大型民企都被迫捐出天價的不樂之捐,例如騰訊捐出仟億人民幣,美團近三百億,拼多多也有一百多億。事實上,在中共的體制中,雖然向來黨是凌駕於一切的法律和制度,但過去共產黨相對克制,縱使實施資本管制,還是儘量緩和民企財富之不安全感。如今馬雲被迫退出阿里集團,張一鳴被逼辭去字節跳動的董座,再加一連串財富共享的不樂之捐下,必定會加重所有民營企業主的不安,勢將影響民企的再創新、再投資和資本市場的興旺。

中國再拿什麼法寶才能維持經濟不墜

歐洲、日本、甚至東亞四國等發達經濟體,只有在趕超階段的特殊機遇期,經濟成長才能一直維持在5%以上的成長率。事實上,中國經濟在2010之後幾年,幾乎所有產業都受到報酬遞減法則的制約而下跌,全產業都已經越過峰值。但卻在那時,因為淘寶網、微信支付、金融科技等互聯網產業的噴發,使得中國避免了經濟增長率的回落常態。互聯網產業使得中國消失已久的創新創業精神,從網絡的各個角落噴發,許多獨創的交易、支付、募資、存款、融資、共享、雲端、數字貨幣等獨霸全球的新模式被創發,成群的獨角獸竄出,資本巨鱷形成,靈活的資本市場活絡度緊追歐美金融市場。

亦即,正是互聯網產業的興盛阻止了十年前中國經濟的回落。如今因為馬雲等互聯網巨擘,觸到了習近平的霉頭,使得整個產業遭到中國政府巨大的打壓,那麼下一波引領中國經濟再創高峰的產業會是什麼?AI?5G?電動車?量子電腦?太空科技?這些產業雖都是新趨勢,但並非中國所獨有,未來也都充滿了不確定性。縱使這些產業的新產值能在中國被大量創造,恐怕仍不及互聯網產業獲利的十分之一吧。中國經濟此後能夠繼續挺而不衰嗎?

中國偉大的復興之夢可能破滅

中美貿易戰開始,中國經濟已遭逢一系列外部之打擊。而如今外傷尚未癒合,中國卻從內部自銼進步之源-財富重分配重傷財產權,打壓互聯網及文創產業將重創民間競爭。

歸根究底,是中國的舉國體制出現了問題。當西方世界發覺以開放支援的態度,讓中國享受了二十餘年全球進步市場的好處時,最後卻產生了更加專制壓迫的東方巨霸。當西方世界開始限縮中國參與世界高科技體系時,中國不思反省自身的劣敗被拒之因(並非全是修習底斯陷阱可解釋),自棄功勞卓越的市場經濟之核心價值(財產權與競爭),而回頭尊崇毛澤東之舉國體制。循此狂熱民族情緒,不僅中國經濟難以避免由盛而衰,也可能最終只能與民主國家兵戎相見,使得中國偉大的復興之夢也可能破滅!

※作者為台灣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財金系教授/《思與言》雜誌總編輯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06/1643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