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范志浩的故事:註冊企業名帶「總加速師」遭註銷 人被傳喚

2021年8月27日,范志浩在南加州帕薩迪納的PCC社區大學。范志浩提供

近日,以留學生身份來到美國的山東日照青年范志浩向本台披露了一段他自身的經歷。他因在中國時註冊了一家名中帶有「總加速師」的公司,而遭到當地警方的騷擾、傳喚,公司也被註銷。

范志浩在2020年11月24日變更公司名稱後,由山東省日照市日海天旅遊度假區市場登記監督管理局出具的企業變更情況證明。(范志浩提供,獨家首發)

類似於一種高級黑』」:范志浩為什麼要註冊名叫總加速師的公司

范志浩是一名出生於1995年的青年,來自山東日照。今年7月25日,他入境美國,目前居住在南加州的帕薩迪納。而在他來到美國前的幾個月,遭遇了一件堪稱「荒誕」的事。

事情源起他在2020年11月20日註冊的一家公司,公司的名字是「日照山海天旅遊度假區總加速師企業諮詢服務公司」,經營範圍包括企業管理諮詢、財務諮詢和工商登記代理代辦等。范志浩解釋公司的名字說:「這個名字,可能像我這個年齡的大多數人,甚至95%的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剩下的5%的人,可能是知道的。但是這5%的人當中,肯定有2%—3%是國家管理部門或者說國家機器(的人),他們是知道這個名字的。所以我就覺得這個名字太『作死』了。」

「總加速師」是近年來網絡上的流行詞語,被網友用來代指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使用這個詞彙的網友看來,習近平的種種行為正在加速中國政治體制的倒退,在實際上加速了中國和美國的對抗以及中共體制的崩潰。

范志浩表示,他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對習近平和中共表達一種隱晦的反對:「在知道的人的意識里,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不知道的人,他就不知道,類似於一種『高級黑』。」

儘管范志浩在去年11月24日就變更了公司的名字,但當局依然找到了他。12月2日,兩名日照市山海天旅遊度假區的官員約談了他。范志浩回憶當時的情形說:「當地行政管理部門的局長以及副局長找我談話,訊問我為什麼要起這個名字?然後我就給他們大體解釋了一下,用我自己的一套說辭企圖矇混過關。」

范志浩表示,他在當時給出的藉口是:「就說為了體現我們當地辦理業務的流程審批快,我就想體現我自己為別的企業服務,這個速度也是要體現快,所以就選了『總加速師』這幾個字。但是我的說辭,似乎並沒有矇混過關。」

2020年12月9日范志浩在傳喚結束後於五蓮縣洪凝派出所外拍攝的照片,顯示了傳喚他的兩名警察的背影。(范志浩提供)

他們直截了當,上來就罵我:警方對范志浩的傳喚和騷擾

接下來,范志浩的公司被當地工商及稅務部門強制註銷,導致他損失了超過一萬元人民幣。12月9日,日照市山海天公安分局的兩名刑警來到范志浩所在地的五蓮縣洪凝派出所,對范志浩進行了傳喚,並在傳喚時沒收了他的手機。在傳喚進入尾聲時,警察將手機還給范志浩,范志浩則用手機偷偷進行了錄音。在這段錄音中,范志浩詢問警察能否出示一份問詢或傳喚的回執,警方卻拒絕提供。

范志浩說,在這次傳喚的過程中他試圖用此前的說法應付警察,但遭到了警察的辱罵:「他們直截了當,上來就罵我,說『你給我老實點』。」在這之後,范志浩只好向警察表示,他是在翻牆上網時了解到了「總加速師」一詞的含義:「我就跟他們說,我是2020年翻牆,只是在油管上看到的一個人解釋『總加速師』,就是形容我們現在的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說是在他上台以後,經濟、外交都四面樹敵,具有諷刺的意思,所以我就這樣用了。然後他們還問我,有沒有告訴過其他人這個意思?我就說沒有。」

范志浩還講述了一個在傳喚結束後發生的細節。他表示,當他在警察所作的筆錄上簽字後,兩名傳喚他的警察有如下對話:「當時傳喚我的是兩個刑警,他們一個在問我,一個在做筆錄。他們跟我一起離開傳喚室的時候,一個警察就對另一個警察說,『你把我的筆錄這個文檔刪掉』。(另一個)警察說問他說『為什麼?』那個警察就說『太敏感了!』。」

在這之後,警方針對范志浩的騷擾仍在繼續。在2020年12月21日,警察在范志浩開車時給他打去電話。范志浩向記者提供了他的行車記錄儀對這次通話的記錄。在電話中,警察詢問范志浩是否有推特和臉書的賬號?范志浩向警方提供了自己的備用推特賬號。但這個賬號並沒有發表過政治性內容,這件事也因此變得不了了之。

記者為此多次致電了日照市山海天公安分局及洪凝派出所,但這些電話或無人接聽,或在撥通幾聲後被掛斷。

范志浩註冊的公司的營業執照,公司名稱中有「總加速師」四個字。(范志浩提供,獨家首發)

他是我老鄉,確實在去年幫過我們:范志浩的政治追求和他對王全璋的幫助

范志浩表示,他早在2017年時就學會了翻牆上網,學會翻牆使他看到了許多不一樣的信息:「小時候,父母和老師從未告訴過我的一些事情或者說真相。通過這麼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就知道了。從小老師口中的那個『社會主義接班人』,其實就是虛無縹緲的一個東西。」

在這之後,他曾在微博上發表過抨擊中國政治體制的觀點,並遭到了微博的永久封禁。此外,他也在去年與曾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中被捕、於2020年4月出獄的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有過聯繫,並曾向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提供過資金幫助。

王全璋在日前接受記者採訪時,這樣談到他和范志浩的關係:「他是我老鄉,確實在去年幫過我們,給過800塊錢。今年他又給了一次,我們不要了,因為我現在也要開始自己工作了。他也挺勇敢的,當時他了解到我的消息以後,在我被釋放那天要去監獄接我。」

范志浩則在回憶這段經過時表示,當時王全璋正在山東臨沂監獄服刑:「因為離我也不遠,我曾經提出過想要去接他。但是他可能是有防疫方面的擔憂,這個計劃就被擱置了。」

在今年7月25日入境美國後,范志浩已經入讀當地語言學校。來到美國的他,選擇了披露自己的這段故事。他還向記者表示,目前他最想去的地方是南加州的自由雕塑公園。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8/163901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