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岳飛死後,秦檜過得怎麼樣?他是怎麼死的?

作者:

若問誰是中國古代史上「常被貼金的壞人」,那必然會有南宋奸臣秦檜

這位賣國投降,害死大英雄岳飛的極品奸臣,雖然名聲已經臭了近千年。但不同歷史時期,卻也總有些小丑想蹭他熱度,搬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論來貼金。比如「秦檜是狀元」「秦檜發明宋體字」之類的怪論曾經滿天飛。但實際上,秦檜是北宋政和五年的進士,這年的狀元是何栗。而所謂「宋體字」,則是明代出現的印刷字體,因為常用來印宋版書而得名,更沒秦檜什麼事。如果還有誰拿這兩條來「貼金秦檜」?那不是裝蒜,就是無知。

而比起這類錯得可笑的歷史謠言來,另一類給秦檜「貼金」的言論,則更冠冕堂皇一些:「雖然秦檜害死岳飛確實有錯,可他促成了宋金和平,作為宰相也促進了南宋經濟發展,對歷史還是有功的嘛」。這類論調之所以出現,一面因為某些年代的「大師」們讀書不精,另一個原因也正如一位著名宋史學者的論斷:「過去某些外國史學家出於侵華需要,也吹捧秦檜。」

那麼,歷史上真實的秦檜,真的如這些論調一樣「對歷史有功」?那不妨仔細掰扯一下,在大英雄岳飛被秦檜集團陷害而死後,大權在手的秦檜,究竟又幹了什麼?身為南宋王朝當時的「首相」,秦檜多年如一日乾的「頭等大事」,當然就是「孝敬金國大爺」。

在號稱「奠定宋金和平」的《紹興和議》簽訂前,戰場上號稱「滿萬不可敵」的金國大軍,卻並沒有因為岳飛蒙冤入獄而改變頹勢:在陝西戰場,金軍一度被宋軍團團包圍,靠了秦檜攪局才得以逃生。不久之後,金兀朮親自率領的金軍精銳,也在江蘇六合到了「不擊自潰」的地步。就是在這麼個危急時刻,秦檜代表南宋果斷認慫,以「必殺岳飛,而後和可成也」的操作,簽訂了《紹興和議》。論起來,這其實是對金朝的「大功勞」。

對這「大功勞」,金朝方面也十分認賬。所以《紹興和議》裏很重要的一個條款,就是「不許以無罪去首相」。等於秦檜這個「大宋宰相」,要受到「金國大爺」的保護。只看這條,就知道秦檜是在給誰的利益代言。

而要看看《紹興和議》的具體內容,就更可知秦檜的「貢獻」有多大:戰場上吃夠苦頭的金國,在條約里拿到了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的利益。這「鐵血強宋」不但要對金朝稱臣認大爺,還把南宋將士浴血收復的鄧州、和尚原、秦州、商州等要地全數割出,另外還有每年二十萬兩白銀和二十五萬匹絹的孝敬。其條款之優厚,正如金國重臣金兀朮的那句感慨:「不覺喜感天神」。

作為南宋的談判代表,談出這麼個條款,秦檜的這「談判水平」,且不論「做宰相」,就算放在現代商業職場談判里,都得讓老闆有「捏死」他的衝動。

但別看談出來的條款夠坑,秦檜執行起來,卻是相當負責任。特別是每年的「孝敬」,要知道,這傳說中無比富裕的「鐵血強宋」,每年白銀最高收入不過80萬兩,南宋年間白銀最高收入才三十萬兩,南宋每年僅發行銅錢十萬貫,只有北宋年間的二十分之一,每年「二十萬兩銀子二十五萬匹絹」的「孝敬」,對於南宋經濟來說,就跟挖肉差不離。但秦檜卻毫無壓力,「挖肉」挖得認真,因此也「挖」出了個公認後果。

「自檜當國二十年間,竭民膏以餌犬羊,迄今官府庫無旬月之儲,千村萬落,生理蕭然」。

對這些後果,某些「秦檜粉絲」也表示嚴重不信:大宋如此富庶,豈能被小小「歲幣」拖垮經濟?但事實是,有秦檜當宰相,「鐵血強宋」的國民經濟就是如此拉跨:作為一位傳說中的「太平翁翁」,秦檜除了談判送大禮外,國事更堪稱無能。他的「法寶」之一就是「封鎖消息」,有一年南宋數州發生水災,秦檜聞訊後的第一反應,竟是「隱而不奏,有聞言者,必罪之」。竟就這麼「假裝沒發生過」。

至於日常的國計民生?秦檜最擅長的解決辦法,就是「加稅」。國庫沒錢?沒法給「金大爺」送孝敬?大把的稅加起來:「宋金和平」之後,南宋老百姓承擔的稅賦不減反增,除了正稅外還有上百種雜稅。就這秦檜還嫌不夠,竟「暗增民稅七八」。於是就有了一幅很諷刺的現象:宋金戰爭年間,特別是岳家軍在郾城吊打金軍的年月,南宋由於經過趙鼎等能臣的改革,絲毫不缺錢糧。反而「宋金和平」後,在秦檜的糟蹋下,「民力重困,餓死者眾」。

只這悽然一幕,就足以把多少吹噓「秦檜有大功」的「大師」,打臉啪啪。

當然,如此一幕,秦檜是不在乎的。岳飛遇害後,作為「首相」的秦檜,最在乎的還是自家權位。於是「宋金和平」後,他一面賣力討好「金大爺」,一面拼命在南宋朝廷里安插私貨。特別是為了控制輿論,他把自己的大量親信都安插進台諫官行列,拼命塑造秦檜「為國為民」的形象。今天好些給秦檜貼金的言論,也都是從那時來的。另外他的親戚、門生也被安插進要害崗位,從上到下形成一個「秦檜集團」。

在此期間,秦檜最忙的一樁事,當然就是排斥異己。害死岳飛以後,他的矛頭又指向了先前的「老戰友」,後來一起「陪」他去「跪岳飛」的張俊。就被他指使黨羽攻擊,沒幾天就灰溜溜罷官。

對「戰友」尚且如此,對政敵當然更陰狠。他的「對頭」呂頤浩病故於紹興九年,但秦檜卻連死人都不放過,繼續羅織呂頤浩的罪名,把他的兒子也折騰進牢獄。而曾經奠定南宋早期「中興事業」的傑出政治家趙鼎,哪怕已被罷官流放到海南,卻依然遭到秦檜的構陷。為了不株連家人,趙鼎也只能含恨自盡。曾被秦檜刻意拉攏的吏部尚書李光,因為反對秦檜的求和政策,先被流放廣南,十年後秦檜還「記仇」,繼續網羅罪名陷害。

而且在「害人」這件事上,秦檜還做到了無差別攻擊。只要與自己立場不同,別管阿貓阿狗,一律往死里整。曾被金國扣押十五年的南宋外交家洪皓,回到臨安後當着宋高宗的面,為岳飛之死痛哭流涕,這一「哭」就惹怒了秦檜,接着秦檜就各種構陷,將洪皓流放嶺南。為了打擊政敵,秦檜還發明了「非笑朝政」「誹謗浮言」等各種荒唐罪名,僅紹興二十五年這一年,被他誣陷的官員就有五十三人,幸虧秦檜這年咽氣,否則不知還有多少人倒霉。

當然,在玩命害人的同時,秦檜也沒忘了過好日子。雖然他工作能力幾乎為零,但貪污腐敗卻堪稱第一名。為了撈錢,秦檜有很多發明:官員們要升遷,就要給他送「羨餘」,得官後想上任?還得給他再送珍寶。他每年的生日,更成了「撈錢大會」,各地州縣官員每次送的禮金,總數就有幾十萬貫。如此多年如一日胡糟,他私人府庫的財富,竟比國庫多數倍。他一帶頭,其黨羽們更是有樣學樣,各種貪贓枉法操作,把「鐵血強宋」鬧成大染缸。

為了把這「好日子」繼續下去,秦檜還開啟了無恥操作:文字獄。當年宋金戰爭時期的歷史檔案,特別是記錄了岳家軍戰功的檔案,遭到了大肆禁毀。京城裏還佈滿了密探,只要有人稍有不滿言論,立刻抓捕治罪。許多對南宋抗金名將的抹黑言論,就是從那時流傳出來,現代人如果誰還要信,那就是連秦檜都不如。

經過這一番煞費苦心的操作,秦檜就真過上好日子了?其實這日子「好不好」,他自己心裏頭門兒清:南宋紹興二十年,一個叫施全的武將就拼死行刺秦檜,失敗被捕後,面對秦檜的質問,施全慨然大呼說「舉天下都要去殺番人,你獨不背殺番人。我便要殺你」。只這一句話,就嚇得秦檜魂飛魄散。施全遇難後,秦檜給自己增加了衛兵,平日都是一個人躲進屋裏,連奴僕都不許進入。可見人生最後幾年的他,活在怎樣深深的恐懼里。

公元1155年,秦檜病入膏肓,臨終前他還念念不忘自家的權威,請求宋高宗讓自己的「兒子」秦熺繼承自己的相位。但早就忌憚秦檜專權的宋高宗,趁機把他一腳踢開,乾脆讓秦檜爺倆一同「致仕」。秦檜咽氣七年後,南宋新君宋孝宗為岳飛平反,秦檜的一干黨羽也遭到嚴懲。而臨安特色小吃炸油條,也早已改成「油炸檜」。明憲宗成化十一年起,西湖邊上開始鑄起秦檜的跪像,從此秦檜跪像遍佈全國各地,受盡萬民唾罵,直到今天……

杭州小吃蔥包「檜」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7/1638633.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