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相見兩生厭 習拜會 習默會都要泡湯?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的拜習會,今年恐怕要泡湯,這也凸顯當前美中關係的瓶頸難以突破。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的拜習會,今年恐怕要泡湯,這也凸顯當前美中關係的瓶頸難以突破。這個瓶頸包括疫情溯源與南海等問題,美中兩國關係現在又陷入更緊繃的對峙。正在東南亞訪問的美國副總統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名:賀錦麗)周二批評北京對南海非法的領海主張,以及恐嚇威脅鄰國,她說美國會捍衛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中共又怎麼回應呢?

在新加坡參與美國商會與新加坡工商界的交流對話時,哈里斯當然談到了在供應鏈韌性與貿易等議題上,美國和新加坡之間可以如何加強合作的問題。但她顯然也有備而來,尤其在南海問題上有話要說,目標對準了中共。

哈里斯說:「我們知道北京持續恐嚇、威脅鄰國,還聲稱擁有南海絕大部分的主權,這些非法的主權聲索與主張,在2016年的南海仲裁時就已經被駁回了。但是,北京的行動仍繼續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並且威脅其他國家的主權。」

她強調,美國會和盟邦夥伴同在,而美國捍衛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不是針對任何一個特定國家,也沒有要任何國家選邊站,也正是因為航行自由對貿易流通的重要性,美國才會提出希望區域和平穩定的願景,而經貿交往與發展是美國與盟邦發展關係的重要領域。

哈里斯也提出了美國有意承辦2023年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APEC),希望加強與亞太經濟的聯繫。

出訪亞洲的美國副總統哈里斯2021年8月24日在新加坡發表演說,指出中共以脅迫、恐嚇的方式來維護其在南海的非法領土主張。

回應南海中共以「那又怎麼說」拿阿富汗抬槓

中共早已在南海大規模的造島建礁,並且將島礁軍事化,這些年來更對越南、菲律賓等南海主權聲鎖國採取越來越咄咄逼人的姿態,例如中國海巡船隻以違反國際慣例的方式、撞擊他國漁船。另一方面,中共對南海仲裁不接受的立場也早就擺得鮮明。南海也早就是美中之間的老問題。

對於哈里斯的指責,中共外交部則再一次搬出「那又怎麼說」主義(Whataboutism),拿「美國從阿富汗撤軍」說事,轉移外界對中共在南海違反國際規則的質疑。

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當前阿富汗發生的事情清楚地告訴人們,什麼是美國所講的「規則」,什麼是美國所謂的「秩序」。……美國可以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而不必徵求國際社會,哪怕是其盟國的意見。……美方總試圖拿「規則」「秩序」為自己的自私自利和霸凌霸道行徑辯護。

外交部對美國潑髒水,迴避解釋自己在南海的作為。相較之下,倒是中國學界展現較為理性的一面。

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與政策研究所所長閆岩周二參加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的南海問題論壇時就稱,中共的主權聲索,並沒有影響到其它國家在南海上的活動。

「包括美國石化業埃克森美孚都還能和越南的石油公司在南海有合作項目,美國還和汶萊、馬來西亞合作在南海勘探石油與天然氣。這幾十年來到現在,都還一直在南海進行。」閆岩指出。

中共官場這種「你也是、那又怎麼說」的詭辯,也用在反擊國際追究疫情起源上。

美國公佈自己的新冠疫情大流行溯源報告之前,中共啟動對內、對外的宣傳機器,官方喉舌扭曲美國的公開資訊,甚至製造出一個瑞士學者愛德華茲說事,遭外界揭露後,仍不斷質疑美國才是疫情源頭,卻不願深究這場21世紀最嚴重的大流行疾病,為什麼會在2019年底從武漢開始的原因。

瑞士駐華使館微博有關學者愛德華茲(Wilson Edwards)的聲明(瑞士大使館微博)

這場疫情不只影響了美中關係,也確實影響了習近平的外交工作。

南華早報》發自北京的報道引述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話指出,考量疫情帶來的安全顧慮,習近平很可能僅以視訊方式,出席十月底在羅馬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這將使拜習兩人親自面對面會談成為泡影。

報道提到,如果習近平和拜登今年底無法在G20峰會上會面,將會是1997年以來,美國總統新上任後與中共國家主席的會晤時間被拖延得最長的一次,也可能是1993年以來,美國總統上任第一年首次沒有和中共國家主席會面。

儘管報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北京需要領導人之間親自面對面,否則中共將失去與西方修補關係的機會,顯得更加孤立,然而,在明年中共二十大前,中共官場是容不得習近平有一絲一毫不安全的可能。

報道指出,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原本希望這個夏天、也就是她卸任前訪問北京,但北京和柏林因為在默克爾的防疫與檢疫的通關便利上無法達成共識,因而作罷。預料默克爾在卸任前,很難有機會和習近平當面告別。

從南海、疫情溯源到阿富汗撤軍問題,美中之間的較量從言詞到行動都越來越激烈,但吉爾吉斯斯坦的歐洲安全合作組織學院(OSCE Academy in Bishkek)研究員邱芷恩日前就在美國的非營利組織、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一場論壇上提醒中國,在塔利班掌控阿富汗後,要想有穩定的外部環境,中共需要美國。

「中共和美國都希望阿富汗局勢能儘快穩定。如果阿富汗又變成國際恐怖組織更具吸引力的樞紐,中共要想防止恐怖主義蔓延到自己的國境內,美國過去如何和中亞國家打交道,還有美國的反恐經驗是中共需要的。」邱芷恩說。

但在美國智庫蘭德公司資深分析師葛羅斯曼(Derek Grossman)看來,儘管美中都希望阿富汗局勢穩定,華盛頓與北京對穩定阿富汗的做法與期待卻不同,他認為,儘管兩國在阿富汗議題上有一些利益交集,但有鑑於美中關係過去幾年的明顯惡化,在阿富汗問題上,雙方很快就會出現分歧。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5/163770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