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金言:習近平要推翻「新三座大山」?

作者:
過去,中共一直用經濟的增長來證明其執政的合法性,來證明其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然而,在當前外資大舉撤離,中小企業紛紛倒閉,實體經濟一蹶不振,金融、房地產、互聯網等泡沫即將破滅,眼看各地財政寅吃卯糧、入不敷出的緊急情況下。「不忘初心」的習近平,不惜「死馬當做活馬醫」,再次揮舞着手中的錘子和鐮刀,沿用其老祖宗當年打土豪,均貧富,共產共妻的老套路。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推動的內循環經濟政策,在官場和民間存在質疑

有人形容,最近一個月以來中共央媒幾乎是每天打垮一個行業;也有人置疑,從叫停螞蟻上市開始,禁嘀嘀、批美團、懟騰訊、控房價、促三胎、推雙減、砍教培、破壟斷、共富裕、炒分配等等,這一系列密集性的行業整頓和各種重錘舉措,似乎預示着習近平要推翻「新三座大山」?

「舊三座大山」未被推翻,「新三座大山」讓中國人躺平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站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向全世界莊嚴地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這標誌着在中共的領導下,推翻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所謂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2019年10月1日,習近平再次站在天安門城樓發表重要講話:「70年前的今天,毛澤東同志在這裏向世界莊嚴宣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這一偉大事件,徹底改變了近代以後100多年中國積貧積弱、受人欺凌的悲慘命運,中華民族走上了實現偉大復興的壯闊道路。」

從表面上看,好像是毛澤東解決了「民族獨立」問題,而習近平則要來解決「民生發展」問題。但習近平不敢對外公開承認的是,70多年過去了,同樣是在中共「一黨獨裁」的領導下,因教育改革產業化,醫療體制商業化,房地產業商品化,從而被中國百姓稱作「上學難、看病難、住房難」的新三座大山,不僅沒有讓中國人民站起來,反而壓得國人喘不過氣來,再次彎下了腰,甚至被迫躺平!因此人們最終得出的結論是:教育把家裏二老逼瘋,醫療提前給你送終,房產把百姓腰包掏空。更何況,目前這「新三座大山」也令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人仰馬翻,一地雞毛。

「全民脫貧」尚未實現,「共同富裕」則如夢幻泡影

2021年2月25日,習近平在全國脫貧攻堅表彰大會上莊嚴宣告,在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時刻,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

2021年8月17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第10次會議。主要議題是「促進共同富裕」,「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的基礎性制度安排等。

大家知道,前不久河南省洪澇災害,已造成全省26個國定脫貧縣、11個省定脫貧縣、2,759個脫貧村、39.09萬建檔立卡脫貧人口和監測對象受災。全省扶貧項目損毀5,215個,涉及資金規模約11.3億元;扶貧車間受損139間,光伏電站受損246座、規模容量45,572.19千瓦,農村扶貧道路損毀1,393.93千米。因災返貧,讓中共「全民脫貧」的偉大中國夢一夜泡湯。

「辛辛苦苦幾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除了因災返貧致貧,還有無數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因學致貧、返貧;以及天價彩禮造成的大量因婚致貧、因婚返貧,甚至傾家蕩產的現象。而「楊改蘭事件」、「吳花燕事件」則表明號稱盛世的紅朝,堪比萬惡的舊社會還要暗無天日。

因此在一個一黨獨裁,無官不貪,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社會,要想實現全民脫貧,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無異於天方夜譚,黃粱美夢。

從互相傾軋的「內卷」,發展成劫富濟貧的「內鬥」

「內卷」是近幾年來中文網絡上特別流行一個詞。目前尚未有明確的標準或權威的定義,一般用於形容某個領域中發生了不良惡性的競爭,導致人們進入了互相傾軋、內耗的狀態。同時還引申出「簡單的自我重複」,「沒有發展的增長」,「沒有意義的空忙」等含義。內卷也是對當今中國社會無處不在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的真實寫照。

例如,有些單位為了落實上級領導決定的項目,又要冠冕堂皇使整個決策過程看起來科學化,以應付審計和巡查。為此,大費周折,搞了一套又一套的可研報告,邀請了一批又一批的專家學者提意見和建議,開了一次又一次的評審論證會,妝模作樣,窮折騰一番,其實項目早就由領導拍板決定了。這些費錢費時又費力無效勞動,目的只是走過場,把所謂決策科學化的圓圈畫完,這就是一種瞞天過海,自欺欺人的內卷。

又如,每逢重大節日或敏感時期,下級機構必須響應上級號召,組織大規模的安全生產(或維穩之類)大檢查,或者制定各種確保萬無一失的緊急預案。就像甘肅山地長跑賽死人事件和河南發生特大水災死亡事件,這些檢查或預案其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但還得動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完成這個固定動作,以期萬一出了事可以推卸責任,這也是一種官員為了自保,逃避追責的內卷。

再如,學生為了考取高分數或上名校,萬人擠「獨木橋」,被迫在教學大綱範圍內下苦功夫;而望子成龍的家長們也不惜一切代價,逼迫學生參加各種課外補習班。高分低能、刻板僵化的考試制度嚴重限制了學生潛在智慧的發揮,扼殺了學生的創造和想像力。這就是把教育當作洗腦工具的內卷。

目前中國經濟已經進入到了存量時代,人口的紅利期已過,不能再像前30年那樣保持高速增長來吸收就業,創造財富,並出現了「躺平」一族;加上逆全球化的發展趨勢,美國對中國科技貿易的制裁和新冷戰,因找不到新的經濟增長點,中共被迫開展所謂經濟內循環;另外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疫情,以及層出不窮的各種天災人禍,導致大陸經濟大幅度下滑,內需消費嚴重不足。讓剛剛「脫貧」、以及長期月收入不到一千塊錢的六億百姓,更是雪上加霜。

靠貪腐治國的中共,為了轉嫁這些國內國外的矛盾,轉移老百姓對中共腐敗政權的極端不滿。於是,中共便把土地財政和亂發鈔票導致的房價暴漲歸咎於炒房客和房屋中介;把國企壟斷造成的無數中小企業破產歸咎於電商平台;把打着「金融創新」幌子任其野蠻生長的P2P歸咎於互聯網金融;把「唯分數論」和功利性的教育帶來的教育培訓機構的亂象歸咎於有的老師課上不講、課外講,逼迫學生參與校外培訓;把不遵守對世貿的承諾,任意侵犯和盜竊他國知識產權導致的「卡脖子」歸咎於美帝的陰謀……

於是,為了維持中共暴政的統治,害怕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百姓揭竿而起。這樣,一場打着「第三次財富分配」旗號的行業「內鬥」便拉開了序幕。過去「不管白貓黑貓,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貓」;如今那些捉住老鼠的「好貓」,卻成了中共要打擊的「壞貓」。

諸不知,過去幾十年正是靠國內這些私企大佬,包括索羅斯在內的國外大鱷給中共輸血,助共為虐,才養活了中共,養肥了中共,才讓奄奄一息、行將就木的中共得以苟延殘喘,一次又一次地死裏逃生,度過重重危機。因此那些先富起來的房地產、教培和互聯網等行業的暴發戶,也就理所當然地成了「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的中共,新一輪「打土豪、分田地」,「均貧富、等貴賤」,「分蛋糕、割韭菜」的最佳選擇。

結語

長期以來,中共用天量的維穩費來屠殺本國民眾,從而維護其邪惡政權;通過「大撒幣」來收買國外政要和媒體,企圖通過向外滲透和擴張來在全球稱霸;中共特權階層通過官商勾結,錢權交易,來獨佔優質醫療、教育、房產資源;中共「吸血鬼」們充分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拼命地貪污斂財和收受賄賂,等等等等。這一切才是中國居民收入增長一直低於經濟增長,貧富懸殊不斷加大,無數中國底層民眾被迫躺平,不敢消費,不願結婚,不敢生兒育女的根本原因。只有學習愚公移山的精神,剷除共產黨這座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真正的「大山」,中國人民才能真正站起來,才能真正過上幸福的生活。

過去,中共一直用經濟的增長來證明其執政的合法性,來證明其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然而,在當前外資大舉撤離,中小企業紛紛倒閉,實體經濟一蹶不振,金融、房地產、互聯網等泡沫即將破滅,眼看各地財政寅吃卯糧、入不敷出的緊急情況下。「不忘初心」的習近平,不惜「死馬當做活馬醫」,再次揮舞着手中的錘子和鐮刀,沿用其老祖宗當年打土豪,均貧富,共產共妻的老套路。來繼續給民眾灌「迷魂湯」,來繼續欺騙那些對共產黨還抱有幻想的「小粉紅」和「五毛黨」,以達到通過保黨來保住自己手中「定於一尊」的權力的目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5/1637664.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