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副總統訪新加坡 中共似"房間裏的大象"

美國和東南亞各國面對中共近年來咄咄逼人的作為,各有什麼關切?合作空間何在?

美國副總統哈里斯(Kamala Harris)本周訪問新加坡與越南。在她的首站新加坡,雙方達成要在網絡安全等七大議題上加強合作的共識,哈里斯還明確重申美國堅定捍衛南海航行自由;而一向在美中之間施展「平衡外交」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則說,希望區域各國都能在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下,「和平競爭」。美國和東南亞各國面對中共近年來咄咄逼人的作為,各有什麼關切?合作空間何在?

李顯龍向哈里斯介紹了以這位美國首位女性副總統的名字命名的新品種蘭花「哈里斯蘭」,還送上蘭花的出生證明。這是新加坡接待重要盟邦官員正式訪問的外交慣例。

蘭花栽種不容易,需要用心呵護。作為東道主的李顯龍體貼地不談過去強調美國利益優先、對美國與東南亞國家關係造成挑戰的往事種種,他也給足了哈里斯面子,雙方在聯合記者會上有共同語言。

李顯龍說:美國和新加坡有「強健與恆久的夥伴關係」。

哈里斯說:美國和新加坡、以及新加坡所在的東南亞,有「長遠且恆久的夥伴關係。」

美國副總統哈里斯自2021年8月20日起出訪新加坡與越南。她明確重申,美國堅定捍衛南海航行自由。(Pool Photo via AP)

哈里斯強調南海航行自由李顯龍強調和平競爭

但恆久的關係里,也有雙方不完全一致的關切。儘管在記者會上哈里斯和李顯龍都沒有點名提到中共,但是美國對南海問題的關切,哈里斯明白表示:「美國會和印太盟邦合作的承諾不會改變,我們會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與包括南海在內的航行自由。」

而一向在美中競爭的大局裏表明東南亞國家不選邊站的李顯龍,則意有所指地表達了對美中可能在東南亞區域出現意外、甚至擦槍走火的關切。「我對哈里斯副總統表達了我們感謝美國在亞太、尤其是東南亞扮演的積極角色」。李顯龍說,「尤其是在支持一個穩定及以規則與國際法為基礎的區域秩序上,美國所做的努力,讓所有國家得以合作,並且『和平地相互競爭』,共同繁榮。」

在新加坡與美國官員之間的公開談話中,都沒有點名北京,中共仿佛成了「房間裏的大象」。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海事透明倡議項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哈里斯的談話是延續上個月國防部長奧斯汀訪問,也就是美國要如何與東南亞地區的夥伴國家合作,比如說如何應對疫情,美國要如何與區域盟邦合作、交付(例如疫苗類的)公共產品,以及在供應鏈議題與安全議題上合作。這是一個積極的議程,而中共是一些議題里的潛台詞。拜登政府清楚,區域國家不會想聽到來造訪的美國官員只談論中國,這麼做會適得其反。」

2021年8月23日,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在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陪同下檢閱儀仗隊。(路透社

美中科技脫鈎美星加強半導體產業鏈合作

根據白宮的消息,哈里斯和李顯龍會面後,雙方確認將擴大在應對氣候變遷、網絡安全、強化供應鏈韌性等七大項目上的合作。哈里斯當地時間8月24日(周二)還將與新加坡貿易及工業部長及當地商界領袖舉行圓桌論壇,將特別聚焦半導體與晶片供應鏈上,美星雙方加強合作。

美國與新加坡簽有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在美中科技冷戰以及脫鈎的背景下,一向以金融服務聞名的新加坡,也開始放眼半導體產業。

《日經亞洲評論》日前報道,新加坡這一年公佈數十億美元的半導體產業投資,希望帶動新加坡製造業到2030年成長50%。報道說,儘管目前全球半導體晶圓代工市場幾乎全由台灣、韓國與中國為主,但新加坡因為地緣因素,仍有機會受惠。

美撤離阿富汗區域國家也在看

新加坡是東南亞國家中「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的代表之一。哈里斯這一次訪問東南亞,適逢美軍撤離阿富汗,在聯合記者會上,就有記者問李顯龍,從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情況來看,新加坡是否還認為美國是可靠夥伴?

李顯龍也在記者會也幫忙緩頰指出,拜登政府是繼承了「非常困難的局面」,而新加坡願意提供A330多用途的運輸軍機,協助美國撤離阿富汗難民。

2021年8月23日,美國副總統哈里斯(賀錦麗, Kamala Harris)(左)訪問新加坡,並參觀樟宜海軍基地美國海軍「塔爾薩號」(USS Tulsa)戰艦。(路透社)

美中競爭葛來儀:東南亞國家有更實際的關切

美國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亞洲計劃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告訴本台,區域國家更關切一些實際的問題,像是究竟美國在區域經貿議題上,要拿出什麼新方案。

「區域的盟邦和還有夥伴仍然關切美國對印太地區的承諾不夠實質,美國在包括像是對抗疫情大流行以及經濟復甦上,都還未提出重大的解決方案,而在美中競爭中,對東南亞國家來說這些議題是最重要的。」葛來儀告訴記者。

哈里斯訪問新加坡後,將於24日晚間抵達越南,她也是第一位訪問越南的美國副總統。但在美國撤軍阿富汗的背景下,眾多國際媒體的報道也將美國在阿富汗的局勢與當年從越南撤軍相提並論。但拜登強調,兩者沒有可比性。

對越南來說,原本寄望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CPTPP的前身)後,能更加融入世界經濟體系、帶動經濟成長,但美國主動退出後,拜登政府也無意在短時間內討論美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及進步協定》(CPTPP),反倒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初表態,中方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中國去年11月還與日本、韓國及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

拜登說,從阿富汗撤軍後的美國,要更關注亞洲局勢。而美國作為印太區域的一員,要如何回應包括越南、新加坡與日本在內的美國盟邦期盼華盛頓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及進步協定》的呼籲,會是哈里斯接下來到越南的另一個焦點。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4/1637021.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