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破碎婚姻經歷八年魔難 成為令人羨慕的夫妻

破碎的婚姻經歷八年魔難,成為令人羨慕的夫妻。(圖片來源:大紀元

願所有的家庭都能夫妻和睦家庭幸福。下面的故事是一個因受中共謊言欺騙幾近破碎的婚姻,經過八年魔難終於走上令人羨慕的和睦夫妻生活。

婚姻破碎水火不容身心俱疲

緣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中層幹部,生活在大城市,有着待遇較高體面工作,居住生活家庭環境都很好。與丈夫結婚後她放棄了原來的一切,跟隨丈夫來到他的老家。沒有房子,租住在一個出租屋內;沒工作,沒錢,舉目無親,整日整夜地自己帶孩子。

由於中共誣衊法輪功的謊言的欺騙,緣的婆婆害怕修煉法輪功的兒媳連累兒子,唆使兒子與她離婚。使得身邊唯一的親人,她的丈夫天天發脾氣,限制她的人身自由。除了摔椅子、摔手機、逼着緣去法院、拿刀威脅她,軟硬招數使遍,能從白天持續到後半夜。丈夫還總是對她大喊大叫:「我真後悔跟你結婚,你滾!」或者說:「離婚!協議書就在桌面上,快簽字。簽完,讓你家人把你接回去。」

緣身心俱疲,經常是以淚洗面。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她痛不欲生,真不知道該怎麼改變這樣的家庭環境。

不改變對方先改變自己

緣想到自己是法輪功學員,想到師父的教導,學着修好自己,她開始轉變態度:由最初的不服氣、爭辯、反擊、諷刺,到能安靜聽丈夫把話說完;再到看他暴跳如雷,也能坦然不動,心裏想:別動心,站在他的角度體諒他。

緣勸丈夫:「你別生氣了,我學法輪功也不是去做壞事,是在做好事。按照『真、善、忍』做人,多好啊!我都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去學法、煉功,沒有影響任何人,也沒耽誤做家務、帶孩子,憑啥不行?《憲法》還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呢!信啥是我的自由,你不能干涉。」

丈夫聽了這些話,無數次地摔門而出。等他再回來的時候,緣就笑呵呵的走過去,拉拉他的袖子:「我做好飯了,吃飯吧。」丈夫甩開她的手,走了。她就再去拉:「不吃飯可不行,不能餓着呀!飯菜都給你盛好了。」把他硬拉到飯桌旁坐下,他一言不發地吃飯。孩子還小,不會說話,家裏安靜、沉悶得讓人窒息。

第二天,丈夫繼續當她是空氣。她再去笑臉相迎,拉他來吃飯……這樣的「低壓」氣氛會持續多天。

緣這樣天天喊丈夫來吃飯,喊了整整一個月,丈夫都沒跟她說一句話。還有一次,整整三個月,丈夫也沒跟她說過一句話。但是,緣照常給丈夫做不同的飯菜。丈夫挑食,為了適應他的口味,煎炒烹炸緣都學會了。他食欲不振,沒有辣椒吃不下飯,緣就照着視頻學會了做四川菜。每頓飯,都有兩種風味的菜:一種是專門給孩子的,一種是專門給丈夫的。

有一段時間,丈夫上班很辛苦,晚飯緣都炒四個菜。丈夫飯量小,她買了六寸的小方盤,每個菜就做一個盤底的量。這樣,就不用吃剩菜,第二天又做新的,不重樣。最後,丈夫笑了,說:「你天天弄得這麼豐盛,我以後吃別的飯菜就吃不慣了。」還說:「其實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沒有白做,都像種子一樣扎在了我的心裏。」

現在緣的丈夫,一看她做飯就說:「不用麻煩,做啥都行。你做啥,我吃啥。」丈夫不僅不再挑食,還不止一次地對她說:「你知道你最讓我感動的是什麼嗎?就是你天天叫我吃飯。那意味着不管我們怎麼吵架,你總是有一個底線在,讓我看到這個家始終是有希望的。」

放下委屈怨恨長信以理勸善

緣的丈夫愛喝酒,常常喝得酩酊大醉。有時倒在衛生間的地上,褲子都沒提上來,就睡着了;有時候喝得不省人事,半夜從床上掉下去都不知道,在地上一直睡到天亮;有時候喝醉了,就得意忘形,誰都敢罵。

前年過年,緣的父母和弟弟來家。大家聚在一起很熱鬧,丈夫就多喝了兩杯。席間,丈夫透露出婆婆要換個房子,想管緣家親戚借錢。緣家人委婉地說:「畢竟是親戚的錢,不是我們說了算,不是那麼好開口的。」誰知丈夫竟趁着酒勁兒,罵緣的父母、弟弟,說:「都給我滾!」

這一次,緣真的傷心了,眼淚止不住的流。這些年所有的委屈和心酸都涌了上來,一件一件地都翻了出來:他們結婚的當天,丈夫就跟緣的媽媽發火;緣的媽媽沒日沒夜地來伺候女兒坐月子,丈夫一不高興就摔門而去;他沒車,緣的爸媽在結婚時給他買了汽車,結果丈夫卻開着車帶着他自己的父母四處走,而緣的父母一年才來一次,每次都是緣打出租車去接;丈夫的父親在省城住院,緣住在又潮、又濕、又髒的小旅館伺候了他一個月,而丈夫卻只因為緣的父親說的幾句話,就罵了她六個小時……

今天,這大過年的,他竟然變本加厲……緣越想越委屈,為自己不值得,也為家人不平。如果不是父母在場,她真想大哭一場。弟弟氣得起身穿衣服就要走,緣一邊拉着弟弟挽留,一邊對丈夫說:「你想想你這麼說對嗎?」

丈夫也意識到自己過分了,轉身給緣的父親跪了下來:「爸,我喝多了,我錯了。」但是,他為了面子,話鋒一轉,又轉到緣修煉法輪功這件事上了,說煉法輪功這件事他不同意。回房間後,丈夫又罵了她半天,威脅她說等她父母走了,就得去離婚,必須離婚。

因為緣的父母也都修煉法輪功,所以他們都勸女兒:「他喝醉了,別怨他。」丈夫罵累了,倒頭呼呼大睡了起來。緣既痛苦又怨恨,夜深了也睡不着。

她開始回想: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自己錯了嗎?錯在哪了呢?自己為什麼感到這麼痛苦呢?

在生活中,緣從未頂撞過父母一句。凡是一切不夠孝順的行為,她都是深惡痛絕的。今天的這一切與自己觀念不符的言行,都發生了。這強烈地衝擊着她的內心,憤憤不平了,心生怨恨了。她想,這樣不行。不能怨丈夫,還得對他勸善。

等娘家人走了以後,她開始給丈夫寫信,寫了滿滿十四頁。在信中,她把這些年來經歷的種種家庭磨難,平常夫妻難以忍受的關和難,一件一件地攤在了丈夫面前。她把自己原本有體面的工作,是受人尊敬的中層幹部,但為了維持這個家,她幾乎放棄了一切的心路歷程和盤托出。緣第一次向丈夫坦言:在令人窒息一般的婚姻中,自己多少次都覺得過不下去了,是對「真、善、忍」的這份信仰支撐着她,一再包容着婆婆和丈夫的種種責難……

緣寫道:「以前,我一宿一宿地失眠;胃餓了一點,就疼得動不了。這不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嗎?我好了,卻逼我說不是煉功煉好的,逼我放棄修煉,這怎麼可能呢?法輪功不僅福益於我,也福益於我們全家,這是個不可抹殺的事實。你在我的忍讓中受益,卻不肯給能讓我忍讓的法輪功正名,這非君子所為。」

「這些年的婚姻中,我告誡過自己很多話:要包容,與人為善,看別人的優點,儘量做好自己該做的,要捨得付出,不要怕吃虧。六年的實踐證明:我確實是這樣做的。所以這段婚姻對我來說,我無怨無悔。能舍的,我都舍了;能讓的,我都讓了。至於結果如何,我也做過最壞的打算。」

「我不想離婚,但我不怕離婚。更不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了,我就有了被人抓住的把柄,我才百般忍讓,千般寬容。我的善良與包容,不能成為任何人踐踏欺凌的理由。」

丈夫看過信的第一晚,還在罵緣。第二天以後,他就越來越沉默,越來越冷靜了。後來他說:「我太震撼了!我一下子想通了,是我沒做好。以後,我不能那麼做了。」

他們成了人們羨慕的幸福和睦夫妻

一天晚上,丈夫喝了點酒,非要跟和緣表白。緣幾次勸他睡覺,他就是不睡。丈夫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着,跟她說:

「謝謝你啊,媳婦,真心感謝你。我跟誰過也不如跟你。我辛苦工作的最大動力,就是有個好兒子和一個好媳婦。」

「你放心,我以後再也不會那麼對你,也不會那麼對我老丈人和丈母娘了,我也希望小舅子過得好。你丈夫不是沒良心的人,我以後一定對得起他們。」

緣以為丈夫酒後的話,醒來就忘記了。可是這次他沒有忘記,是真的說到做到了。

去年夏天,當緣的父母再次來她家時,丈夫特意空出時間,每天開車帶他們出去旅遊,把周邊的景點都轉遍了。他還一再地叮囑緣:「他們好不容易來一回,想吃啥就買啥,別捨不得。也千萬別讓他們花錢。」

過年了,丈夫主動打開視頻,給緣的父母拜年,還總打聽緣的弟弟的消息:「有沒有女朋友呢?快點結婚吧,快點有個孩子,我老丈人、丈母娘就省心了。」大年初三,去緣表姨家過年,他說:「去你娘家拜年,花多少錢,我都不心疼,得買點好的。」結果買了很多禮物。到了表姨家以後,丈夫一不小心喝多了,回來後悔地說:「我本來想好好表現,結果又給你丟人了。」

不知不覺中,丈夫跟過去完全不同了。他很少喝醉了,即使喝,知道酒後節制了,也知道維護家庭了。他開始分擔一些家務,比如趁緣洗碗的時候,他去疊被子;偶爾幫助擦地、洗碗;幫孩子複習功課;每天接送孩子;怕緣幹活累,幫她買了掃地機械人,還勸孩子:「中午就在學校吃營養餐吧,別老麻煩媽媽給你帶飯了。」

他不再一味地要求緣,而是審視自己的不足,並及時改正。他變得坦誠、善良、熱愛家庭,並願意為此而付出所有。也不再干涉緣修煉法輪功。功友們來了,他很自然地打招呼,家庭氣氛也越來越和諧。

去年,丈夫還幫緣聯繫、找到了工作。現在他們的收入提高了,生活更好了。

緣的丈夫常常當著父母、親友、同事的面,讚揚緣:「這些年,多虧了有她。」

他的表哥還經常來討教:「你們是怎麼相處的?」

丈夫就把緣從法輪功修煉中得來的體會——「不改變對方,先改變自己」的相處之道,分享給親人和同事,勸他們體諒妻子,愛護家庭。

就這樣,結婚八年之後,在丈夫親友、同事的眼中,緣和她的丈夫是幸福和睦的夫妻,是會處理婚姻危機的「高手」,是他們羨慕與學習的對象。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22/1636209.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