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共隱藏在「雙減」中的意圖 凸顯其執政危機

—中共搞「雙減」凸顯其執政危機

作者:
中共對校外這三門課實施重點管制,就意味着它對娃娃的洗腦已到了不留餘地的程度。中共收編校外培訓機構,就是為了把中國孩子、家長認識到中共竊國篡政、謊言治國的真面目的可能性徹底封殺。

繼中共七月末出台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之後,北京首當其衝「給出了『雙減』北京版的時間表」。

8月17日,北京市委的領導層舉行了新聞發佈會,聲稱要「確保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長相應精力負擔於2021年年底前有效減輕、兩年內成效顯着」。更重要的還有一句——使「人民群眾教育滿意度明顯提升」。

中國學生、家長的負擔重並非始於今朝,而且,從領導們的承諾來看,這點負擔在一、兩年之內就會因為政府的舉措而有效減輕。既如此,政府又何苦讓學生、家長忍受重負長達十幾二十年之久?這麼容易解決的問題為何要拖到現在?

顯然,中共到現在才想起要提升人民對教育的滿意度,根本不是因為它良心發現、於心不忍了,而是由於形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之。

說到中共當前的形勢,從它連月來公開、加劇咒罵美國、西方就足見一斑。這種表演當然是做給中國人看的,中共總得為自己受到西方、世界的排擠找理由、找台階下。但反之,這也說明了,它的確已面臨外交困境、遭到了西方主要國家的圍剿。

不僅是外交上出了問題,大陸內部也是問題多多。除了黨內步調不一致外,國內的疫情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河南暴雨、洪水之類的巨災巨難又接踵而至,老百姓基本的生命安全根本無法得到保障。放眼望去,如今的整個中國社會可謂哀鴻遍野,民怨眾怒已達到頂峰。

中共啥時候能想起民意、民心來?答案就是在出現執政危機之時。中共已深刻的意識到,此時該給老百姓點甜頭了,「雙減」就是讓老百姓看到的小甜頭。

孩子說作業太多,「雙減」就規定:小學一、二年級不佈置家庭書面作業;小學三至六年級書面作業平均完成時間不超過60分鐘;初中書面作業平均完成時間不超過90分鐘。

家長說,監督孩子寫作業,改作業太麻煩了,「雙減」就規定:嚴禁給家長佈置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

家長說孩子下課太早,沒法照管孩子,「雙減」就規定:校級幹部、特級教師、市區級學科帶頭人、骨幹教師應主動承擔課後服務工作任務;共同做好課後服務。

這麼多年,中共治下所有姓「公」的學校何曾「服務」過老百姓?這說辭這語氣,也太謙卑了!若非惶恐的意識到「亡黨」危機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中共是決不會對中國P民如此謙卑的。

這還沒完,中共慣用的就是「胡蘿蔔加大棒」。家長、孩子倒是嘗到點「胡蘿蔔」的甜頭,但校外的培訓機構可就得忍受中共「大棒」的重擊之苦了。

中共官方有數據顯示,「2018年,培訓機構已增加到38萬所,預計2021年的規模可達到近百萬」;「校外培訓機構的數量和收入以每年12%的速度增長,增速遠超GDP」。可見,校培對GDP乃至中共國庫所做的貢獻不小。

然而,在「雙減」的重擊下,「市面上已有多家教育培訓機構裁員或閉店」。看起來,中共是想縮小這塊蛋糕的規模,甚至不欲從中取利了。要知道,對於靠榨取「打工人」血汗來牟利的中共來說,迫使校外培訓機構陸續關張也並非明智之舉。

無疑,中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從「要求所有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嚴禁資本化運作」這一舉措就可看出,中共是想把教培機構變私為公。換句話說,是想把這種牟利的渠道也變成管控學生思想的「前沿陣地」。

大陸有官媒在解讀「雙減」時明確指出,新規限制的不是體育、藝術之類的非學科類課程,而是直指包括語文、歷史、外語以及道德與法治之類的學科類課程。數、理、化之類的學科當然也包含在其中,但由於這些學科不涉及到觀點、思想,因此被中共「監督」的意義不大。

中共在「雙減」的新規中單獨設立了「教學內容」一欄,提出要「建立培訓內容備案與監督制度」。其中,「超標超前培訓」與「境外教育課程」受到明確的禁止。同時,這些禁令首當其衝所針對的就是道德與法治、語文和歷史這三門課。

看到這兒,大家是否要「呵呵」了。中共的意圖在「雙減」中藏的很深,但在這三門課中卻暴露無遺。很多人都知道,這三門課就是政治課的「變裝」,是中共拿來禁錮中國孩子的思想,給娃娃洗腦用的。

比如道德與法治,以前就叫「品德與生活」、「思想品德」。中共在改名時,已明確說過,這就是政治課。可見,這類課程是打着「德育」的旗號,在向學生們灌輸「愛黨愛國」。中共灌輸「愛國」,其實就是為了煽動對中共眼中的「敵人」的仇恨。

據《解體黨文化》一書披露,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11月第三次印刷的小學《思想品德》(第十冊)中,就攝入了中共自編自導的影片「天安門自焚」中的片段。中共的目的是假借劉思影之口,煽動不明真相的孩子誹謗、仇視法輪功。當時,高中的「思想政治」教材中也印有污衊法輪功的內容。

中共設置的歷史課也是這樣——「共產黨的醜事惡行一概不講;歷史上的聖賢君子、明君賢相要挑着講,講的時候一定要指出其『歷史局限性』」。此外,「講國民黨要污衊他們『消極抗日,積極反共』,卻從來不敢說真抗日的恰恰是國民政府,中共自己『一分抗日、兩分應付國民黨、七分發展壯大自己』」。

而語文課就更是「寓騙於樂」了——「中共黨魁的文章或關於他們的文章要佔到一定比例,中共的所謂『英雄人物』也不能缺席」;「再把幾個臉譜化的地主、資本家(周扒皮等)點綴其間」。此外,中共教育部門還要求語文老師在講課時要指出課文的「中心思想」,強制學生牢記那些充斥着黨文化的語句。

中共對校外這三門課實施重點管制,就意味着它對娃娃的洗腦已到了不留餘地的程度。中共收編校外培訓機構,就是為了把中國孩子、家長認識到中共竊國篡政、謊言治國的真面目的可能性徹底封殺。由此也能感受到,中共對自己的老百姓能了解真實的中國歷史與國情到底有多麼恐懼。

中共怕成這樣,不惜割捨巨大的利益,也要力保自己的公信力不受損,可見這個政權已搖搖欲墜到何種地步了!俗話說,怕什麼就來什麼,相信這樣的讖語對中共也不會例外。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9/1634697.html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