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富豪啟示錄 專家:起落從不由己

中共加強打壓私營企業,使企業市值、企業家身價大幅縮水,以阿里巴巴與馬云為例,已不具當年叱咤一時的榮景。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疑是因去年10月演講的一席話而得罪中共,成為讓螞蟻金服IPO終止的關鍵原因,並讓叱咤一時的「阿里帝國」走向衰弱。

中共加強打壓私營企業,使企業市值、企業家身價大幅縮水,以阿里巴巴與馬云為例,已不具當年叱咤一時的榮景。

專家說,觀察馬雲的起落,可發現兩項趨勢,首先是中國社會氛圍已轉變,在高度競爭壓力下,已難有翻身機會,民眾開始不崇尚企業家;第二是即便具有深厚政商關係的馬雲,中共也是找到機會便修理他,「馬雲也不夠認識共產黨。」

自2020年底,螞蟻金服全球首次公開募股(IPO)、籌資370億美元的計劃,遭到中共整頓而喊卡後,包括螞蟻的母集團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科技業「獨角獸」,以及新東方等在海外掛牌的民營補教機構,皆相繼遭到北京加強監管。

馬雲去年10月演講得罪中共

以阿里巴巴為例,創辦人馬雲疑是因去年10月演講的一席話而得罪中共,成為讓螞蟻金服IPO終止的關鍵原因,並讓叱咤一時的「阿里帝國」走向衰弱。

在今年4月,中共以違反《反壟斷法》為由,重罰阿里巴巴182.28億人民幣,被稱為該法實施以來最重的罰單,同時,中共要求其得全面整改,需全面配合中共提出的行政指導。

今年阿里巴巴股價下跌超過20%,阿里巴巴今年首季營收表現,也未如分析師的預期,歸屬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同樣低於同期。

馬雲資產損失逾三千億元

馬雲的人身安全倍受擔憂,他自去年10月失言起,至今年1月間形同人間蒸發,被消失3個月。而在阿里巴巴集團日前提交的年報里,馬雲已從主要股東名單中消失。據《金融時報》報導,馬雲的資產自去年11月以來,已蒸發近130億美元(約新台幣3,621億元)。

不只馬雲,遭中共監管的私企企業家的財富皆大為縮水,據《金融時報》引述彭博的資料,指出追蹤的12位中國億萬富豪,發現自今年6月以來,總資產銳減16%。

電商平台拼多多創辦人黃崢損失156億美元、約3分之1資產;網絡集團騰訊創辦人馬化騰流失超過120億美元、22%財富;新東方創辦人俞敏洪持該集團12%股份,而其價值從30億美元跳水落至5億美元。

中共不需要企業家時可隨時奪走資產

馬雲曾是中國指標性的企業家,如今自身與所屬企業前景堪憂,財經評論員徐嶔煌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馬雲的際遇可分兩大層次觀察。他在崛起之初,獲得中共高層的投資,同時中國社會對於資本導入的行為給予高度支持,那時中國民眾認為在中國創業是有機會成功的,因而崇尚馬雲這樣的企業家。

他說,現在中國的社會氛圍已轉變,產業存在高工時、低薪資的狀態,且經濟受疫情影響,讓年輕人即使創業也無法翻身,因而無法接受馬雲這樣的資本家,中共也找到可以修理馬雲的機會。

「馬雲不夠認識共產黨。」徐嶔煌說,馬雲過去讓人以為中國開始走向資本開放,但現在的結局是,突顯中共在需要時向企業家低頭,不需要時可隨時收走私營資產,「企業一時賺到的錢,並不是真的,都是北京政府借出去的,它可以隨時收回。」

騰訊或成北京下個打壓對象

另外,中共官媒最近以「精神鴉片」為中國的遊戲產業定調,並點名騰訊旗下的手機遊戲,遭外界視為是中共鎖定監管的風向球,騰訊恐成下個打壓對象。

徐嶔煌說,跟馬雲比起來,騰訊創辦人馬化騰面臨的可能更慘。馬化騰的行事比馬雲低調,長期塑造願意「跟黨走」的形象,證明自己是中共的自己人,「顯然這是沒用的。」

徐嶔煌說,遊戲是騰訊主要收入來源,並被中共貼上「毒品」標籤,這對民眾帶來的負面觀感絕對勝過阿里巴巴的,推估中共下手的程度也不會軟。

他說,在過去,中國的網絡企業呈現野蠻發展的狀態,通過資本市場大量募集資金,獲得許多來自政商界的投資,並因此取得巨額獲利。

徐嶔煌說,對一般民眾而言,所有消費行為幾乎都得通過網絡平台,並看到中國的財富集中在那些平台業者的手上時,心裏出現「被剝奪感」,好像被割韭菜,因此對中共產生怨恨。

中共監管私企恐弄巧成拙

他說,中共出於維穩而監管私營企業,但強行介入企業的結果,反而得罪了華爾街等外國投資人,同時國內的問題也沒有因此得到解決,反而加深民眾的恐慌,如補教業者被當成「掃黃」處理,讓想通過讀書翻身的民眾找不到出路,變成不能上大學只能進工廠,民怨四起,「中共想維持政權,已經走入一種高難度的狀態。」

左為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右為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原彰台灣台北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4/1632568.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