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漫天霾:你喜歡張文宏 可能還是腦子裏有毒!

作者:

前天的文章《張文宏你大膽往前走,病毒不認級別》,現在的閱讀量是60萬+。這簡直令我目瞪口呆。我知道,這不是我寫得好,而是大家都喜歡張文宏。

這是一種情緒的宣洩。

這文章沒什麼技術含量,2700字的文本,有一半都是引用的,內容都是公開的,拷貝粘貼過來的。也沒有什麼經濟學的邏輯推導,就是情緒。大家喜歡張文宏的學者式表達,不喜歡某人的行政語言,更不喜歡扣帽子,而且人們希望不要再過分嚴格地管控,回歸正常生活。這種情緒引起了共鳴。

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緒。情緒往往並不可靠,我們要相信科學真理和邏輯思維。

高部長和張醫生,其實目的是一樣的,都是為了控制疫情。他們的區別,只在於手段上的不同。經濟學就是研究目的與手段之間因果關係的科學。

文章中最重要的,被刪掉的,是一條基本的經濟學思維方式:任何事情都有代價的。所謂不惜一切代價的事情,是沒有的。稍有經濟學常識,哪怕只有生活常識的人都知道:沒有免費的午餐。

為什麼刪掉?因為經濟學總是冷冰冰的,許多話大家並不一定愛聽——

人的生命真的可以不惜一切代價來拯救嗎?並不是。美國法院過去曾經算了一筆賬,一個普通人的生命就值750萬美元。現在可能貴點了,因為美聯儲在濫發鈔票,稀釋並秘密地劫掠了人們手中的財富。一個扎心的問題是:即使是我們的父母,如果他們不幸罹患不治之症,你真的會不惜一切代價嗎?假若你自己都不願意不惜一切代價,又為何去要求國家通過拿走他人的錢去不惜一切代價呢?

災難來臨時,每個人都寄希望於偉大祖國會來救自己。但是每個人都能均等地享受被救助嗎?不能。國家的資源是「免費」的,免費的就人人都想用,造成需求遠遠大於供給。一旦免費,就沒有經濟計算,不知道誰最需要,於是它就只會救助那些他們最想救助的人——美國總統有專用的地下救生通道,有停在白宮屋頂的武裝直升機,然後順便救一些最容易得到救助的人,然後新聞媒體上就會出現你想看到的一幕。

你說那就多投入一些資源啊,就像教育、醫療一樣,多辦一些不就行了?那為什麼不辦呢。因為成本太高了,辦不起。要把資源用在這裏,就不能用到那裏,你的生活水準就會受到重大影向。要辦就得加稅。那麼,你願不願意每月收入的一半用來交稅,降低生活水平呢?

放在疫情防控問題上也一樣,如果繼續採取雷霆萬鈞的手段,不是不可以在短期內將數據清零,但是我問你:假如再封個幾個月,經濟停擺,商店關門,工人失業,許多其他病症的患者無法就醫,還有很多人會在貧困交加中離去,這就是代價,承受得起嗎?

所以你看,人命關天的事情,照樣有成本收益的計算,人們都是在邊際上取捨。你要認清這個事實,這是經濟學規律。有些人以為自己是哲學王,可以無視經濟學規律行事,這就像無視萬有引力定律,以為自己可以從十八樓飛起來一樣狂妄和可笑——那只會製造更大的災難!

那麼你為什麼會產生什麼事情都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錯覺呢?因為你相信國家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然而你希望的是,那個代價由別人承受——通過強制力的形式。由此你已經忘記了一個基本常識:幸福生活要靠自我奮鬥、自我負責,而不是依靠誰的賜予;能最終拯救你的,永遠是你自己。

警方可以保護你免受犯罪分子的侵犯嗎?有時候可以。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最好的保護你的方法是:你自己手裏有傢伙!

當今社會資訊源如此豐富,我們選擇相信誰的判斷標準是什麼呢?

一是專業。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符合經濟學的分工合作原理,分工越是精細,產出的質量和效率就越高。所以醫學的事情,我們應該相信醫生。

二是科學素養。我們每個人並不需要掌握所有的學科知識,尤其是醫學更是太過專業和複雜,但是人們卻可以憑藉常識和科學素養,分辨出誰說的話更符合實際,更符合邏輯。

三是競爭機制。一個人越是在接近競爭的環境中,說出的話越是可信。因為誰都可以參與,辯論是開放的,最優的就會勝出;他如果說話不負責任,市場機制就會將他淘汰出局,這對他自身極其不利,因此他會變得更加認真負責。反之,一個沒有競爭機制的環境下,說的話就要打折扣,因為沒有人能與他競爭,不可以辯論。我們需要的是市場競爭機制下的某方面權威,而不是被賜予的、壟斷的所謂「權威」。

某方面的權威會不會錯呢?當然會。因為誰都不可能全知全能,加之自然科學是實證科學,要通過反覆的實驗來總結出結論,一旦被證偽,整個結論就轟然倒塌。科學正是在不斷的否定中前進的。

但是我們要知道,關於病毒的機理和研究,有一套成熟的研究方法,這種方法是歷史經驗的總結,它至少在現階段是有效的。方法科學,中間的推理周延,得出的結論就必然正確。所以根據目前這套方法並結合實際得出的結論,比起拍腦袋,還是要靠譜得多。

張文宏當然也可能出錯,迷信他也是不對的。迷信誰都不對。但是他目前的主張,決不是放任不管,而是在科學思維下達成既注重疫情防控,又兼顧經濟發展和人的生活的一種平衡。這是一種審慎的策略,即使造成傷害,也在可控的範圍之內,且有及時調整的空間。如果是雷霆萬鈞的行政手段,傷害則可能更大,損失可能無法挽回,而且改正的難度更大。

其實,他完全可以迎合大眾和上面,說必須嚴防死守、堅決清零。這樣他沒有任何風險,也不會被推上風口浪尖。但是他卻基於自己受到的科學訓練和學者的良知,說出了違逆許多人意願的話。僅此一點,就讓人肅然起敬。

豪言壯語,誰不會說啊。逆潮流而行,說出大家都不愛聽的冷冰冰的真相,才需要勇氣。

這就是大家相信並喜歡張文宏的原因。

因為他有勇氣把真實情況告訴大家,不糢棱兩可,接地氣,訓練有素,科學審慎,而且可以用最通俗的語言表達最專業的事,還很幽默。比如他對不同群體說到疫情防控策略:

對上班族說:「你們要防火防盜防同事」;

對學生說:「在寢室少說話,語言少了,思想就出來了。」

對老年人和小朋友說:「這個病沒有神藥!電影裏面演的那種血漿輸進去就站起來,是不現實的」。

你看,病毒的機理,社會大眾誰知道啊,大家只想知道怎麼防控,注意事項,所以他就告訴你結果就行了。至於原理,「你不是學醫的,跟你說了也不懂,因為你讀的書跟我讀的書不一樣」。

全是大白話,卻非常有說服力。人們相信他的專業精神,那種訓練有素,就像梅西在場上一樣——不知道怎麼踢的時候,交給他好了,放心!

最關鍵的是:他居然說話不帶稿子,沒有那種腔調,卻說得很流利!

這對於聽慣了「新語」的人,簡直就是沁人心脾!

對比太明顯了,所以大家喜歡他,希望那些人能和他一樣說話,要像個人、而不是一尊神一樣。

可是你為什麼希望他們像張文宏一樣呢?

奧巴馬那款的,其實也挺好的,你看它說話多接地氣啊。面對選民,他說:「我們的社會要按前進鍵,不要按暫停鍵,更不要按後退鍵」。他的御用攝影師給他拍下了無數擺拍的照片,在白宮裏和孩子們玩奧特曼的,和孩子一起在地上打滾的,偷偷踏在電子秤上讓同事體重失常的,腳架在桌子上的,和拜登一起喝啤酒吃麥當勞的……

公眾都覺得,他說話通俗易懂,接地氣,和民眾打成一片,所以人氣巨旺。

可是奧巴馬和他的民主黨同僚都幹了些什麼事呢?到處打仗浪費納稅人錢財,養肥了一幫軍火商和裙帶企業;強制性的環保、防止氣候變化政策;對特殊群體的巨額補貼;強制性的醫保政策;貿易保護,加稅,巨額財政赤字,濫發鈔票;還有臭名昭著的聯邦篡奪州權宣佈全國範圍內同性戀合法化,以及更加噁心的男女同廁……

特朗普也不怎麼樣,但是他對奧巴馬的評價是準確的:他是美國歷史上最差的總統之一。

事實上,奧巴馬正是說話說得和張文宏一樣好,形象氣質也和張文宏一樣佳,所以贏得了無數粉絲。張醫生和他的本質不同是,張醫生依靠自己的專業能力賺錢和贏得聲望,奧巴馬卻用別人的錢去補貼他的粉絲贏取選票。於是乎,他就成美國最差的總統之一了。

這說的是什麼意思呢?你希望這些人能和張文宏一樣說話,就是希望奶頭樂,就是總對他們抱有不切實際的希望。似乎他們說話接地氣一點,你就更好接受了。其實是你更容易上當受騙了。你從不指望他們什麼,才是正確的。所以說到底,你腦子裏還是毒沒有排乾淨。

這些話並不容易理解。你不是學經濟學的,跟你說了你也不一定懂,因為你讀的書跟我讀的書不一樣。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觀念的後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4/1632544.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