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整治行業巨頭 為政治安全「養肥了再宰」

中國以「反壟斷」名義,陸續對阿里巴巴、騰訊等民企出手,接着中國祭出史上最嚴厲的「雙減政策」整治教培機構。在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中,前人大教授周孝正指出,有人說現在是不是「文革」復辟,周孝正認為「文革」從來沒有結束。時事評論員王劍認為,中國「減負」的背後意圖就是為了「政治安全」。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意見》提出各地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政策一出,多家在美上市中概股年內跌幅超90%。

時事評論員王劍在「亞洲最想聊」節目分析,「雙減」政策表面看是背後的意圖用中共的話叫「政治安全」。王劍說,中國的教育行業從業員有1400萬人,教培行從業人員也高達1千萬人,相關人數高達3、4千萬人,但是教培業使用的教材、教學方式、取向,中共掌握不了,心裏不踏實,這是「政治不安全」。

時事評論員王劍認為,針對教培業的「團滅」是為政治安全。(截圖自「亞洲很想聊節目」)

王劍:「小孩在教育決定是意識形態,意識形態里沒有小事、都是大事。這次針對教培行業稱為『團滅』、就是整體消滅,背後的意圖用中共的話是『政治安全』,大白話則是意識形態領域誰都不能碰,誰碰了就消滅誰。」

王劍指出,中共靠槍桿子、筆桿子管理國家,槍桿子是暴力、筆桿子是意識形態,意識形態就是洗腦。所有跟意識形態有關的都要管,所謂的審查、主旋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後面的意圖,核心都是意識形態控制。

中共政治經濟學政治置首位周孝正:文革從未結束

周孝正解釋中共所謂的「政治經濟學」,政治是第一位。所謂「黨的教育方針」里,教育是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第一步考慮的是政治。至於經濟則是要到鄧小平時代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100年不動搖」的黨的基本路線。現在已經變了。周孝正說,原來所說「100年不動搖」,現在是徹底地往回走、往左轉。

前人大教授周孝正提出,文革從來沒有結束。(截圖自「亞洲很想聊節目」)

周孝正:現在有人說』文化大革命』會不會再來,這是偽命題,『文化大革命』根本沒結束。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徘徊,他怎麼徘徊在我們中國就不走,我們中國在做中國夢,我就問你幽靈就是鬼魂,鬼魂進來不是做惡夢,你做什麼夢啊!」

中國對網路巨頭開鍘馬雲曾預言「中國企業家沒好下場」

中共中央一連串的整治對象不只是教培業,今年7月初中國反壟斷機制再次出手,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對阿里巴巴、騰訊、滴滴、蘇寧、美團等五大網路平台開鍘罰款。更早之前,馬雲創立的阿里巴巴也是遭到中國以「反壟斷執法」開罰逾182億人民幣。此外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服務平台「螞蟻金服」在IPO上市前被監管機構緊急叫停。

「亞洲最想聊」節目主持人戴忠仁引述馬雲在2013年曾對民營企業家演說時曾說過一段話,「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中國此世代的頂尖企業家之一,但歷史上先出頭的企業家,最終的結果大多不理想。在高位置上的人要跟高位置上的人講他們的敬畏之心,我自己覺得,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主持人問「馬雲是預言家嗎,8年前已經預知自己的處境?」

「亞洲很想聊」主持人戴忠仁。(截圖自亞洲很想聊節目)

周孝正憶及自己在1982年大學畢業時曾赴廈門開會,當時與會的有頭幾號人物的兒子或者女婿,他們說了一句話讓周孝正至今仍印象非常深刻,「對於這些所謂的民營企業家養肥了再宰!」

周孝正:「現在就到了宰的時候,中國企業家孫大午判刑18年、北京地產大亨任志強也判刑18年、安邦集團創辦人吳小暉也是判刑18年,這不就已經開宰了嗎?」

不過,周孝正也點出要害指出,「中國現在沒有企業家,不勾結貪官、不行賄受賄能做大嗎?不利用特權能做大嗎?包括馬雲也是一樣。」

支付寶第三方支付造成中共政權具體威脅

王劍分析,馬雲陷入現在的處境關鍵在於,支付寶的第三方支付,等於是在人民銀行貨幣發行渠道,外加個水龍頭,這讓中共政權感到具體威脅。

王劍:「例如第三方支付,人行貨幣政策受威脅,就搞數字貨幣,第一個就是要解決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靠互聯網發展起來,很多都是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會發生的事,政府看不到而沒有做,別人做他就不高興,這就是為何馬雲有這麼高的地位,但是處境又不好的原因。」

王劍認為,中國企業家都是在走鋼絲,一方面必須靠政府,否則無法生存;另一方面他靠政府,因此失去獨立性。馬雲在2013年和現在講同樣的話並沒有分別,因為他的處境從來沒有改變過。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3/1632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