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謝田:中南海綱紀廢弛 戰狼傳檄文武倒置

作者:
冷眼觀察中共政權目前的窘狀,它還真的難逃舊的天理的制約,也就是在劫難逃!中國政局時下最特別的表現,就是政權綱紀廢弛、管理無能、統治無力,任由戰狼式的檄文出爐,並且文武倒置、牝雞司晨、政令不一,出現經濟衰退、內外交困、一片的頹勢。

中南海目前綱紀廢弛,統治無力,驟現戰狼傳檄和文武倒置的怪像。圖為2015年12月紫禁城外污染嚴重的北京

時間進入辛丑年的七月,按中國傳統命理學家的說法,辛丑年的主基調是承擔庚子的後果,庚子年的「因」仍然在辛丑年的大部分時間起著作用,而今年剩下的三分之一的時間,主要應該是在「善後」。就是說,世界開始從舊的平衡移動,正在尋求、確認新的平衡,必須解決好世界的難題,否則,可能引發更激烈的衝突。

姑且不論這些世間小道的說法在大道之行之際,是否仍然有效,但冷眼觀察中共政權目前的窘狀,它還真的難逃舊的天理的制約,也就是在劫難逃!中國政局時下最特別的表現,就是政權綱紀廢弛、管理無能、統治無力,任由戰狼式的檄文出爐,並且文武倒置、牝雞司晨、政令不一,出現經濟衰退、內外交困、一片的頹勢。

國家的綱常秩序鬆弛,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對統治者來說,絕非小事,常常是朝政崩裂、政局動盪、甚至改朝換代的前兆。《漢書》九十九卷的《王莽傳上》中就說,「朝政崩壞,綱紀廢弛。」明朝朱鼎的《玉鏡台記》中也有,「劉曜耽嗜櫱,綱紀廢弛。雖據關中,濟得甚事?」綱常或者三綱五常,是中國儒家的倫理架構,三綱的三倫理是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五常即五人倫:仁、義、禮、智、信。

中共政權之下,中國社會普遍缺乏仁、義、禮、智、信,自不待言。但專制獨裁的政權之中,上下級等級森嚴,控制尤為嚴密;如果上下之禮缺乏,習皇帝控制無力,下屬公然械鬥、撕破臉皮,則政權的運作,國家的治理,都會成為嚴重的問題。最近美中高級會談,中共官員代表堂堂中央政府,居然把要求美國取消中共官員入境簽證、方便中共貪官來美打理資產,作為國家級的正式要求,正是竊國宵小、公器私有、國家治理私人化的典型特徵。

中共外交部和國防部被爆出的內鬥,是8月9日《南華早報》的一篇報導。一位中共內部人士說,中共外交部和國防部為了「話語風格」而「明爭暗鬥」,外交部在國際上「盡逞口舌之快,樹敵無數」;而當民主國家被戰狼激怒,跟中共真到了戰爭邊緣,中共軍方卻拒絕跟「多國聯軍」交戰!軍方據說向習近平表達了對外交部戰狼外交的擔憂,稱不會為他們的不負責任言論「買單」。

政府內閣里「鷹派」與「鴿派」,或者「主戰派」和「主和派」之間的爭鬥,本來也算正常的行為。但真正「正常」的情況是,文臣主和,武將主戰,才是一種常態。因為文官一般怕死,武官卻要立功。但中共政權內部卻恰恰相反,說明其內部也是顛倒乾坤、陰盛陽衰,或者綱倫失常。中共的文官,外交部只會吼叫的戰狼們,其越極左、越激進的口號,越能迎合今上的胃口,越可以為中共的對內宣傳提供材料。中共的國防部和軍隊,更是一個以維護中共政權為最高使命的黨衛軍,其內部腐化、買官賣官,完全沒有戰鬥力,所以這些紅二代出身的將軍們,只會享受榮華富貴,哪裏願意戰死疆場?

中共的武將或者軍方,可能比人們想像的更腐敗、更無能,完全經不起跟美國的一戰。中共的軍隊,人們看到中共所謂的「下餃子」式的擴充海軍艦船。但是,這些從來沒有經歷過實戰檢驗的驅逐艦、護衛艦、潛水艇、甚至航空母艦,沒有實戰的考驗,沒有戰火的洗禮,就匆忙大規模的製造、大規模的部署,大筆耗費百姓的財富。中共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將軍們,更可能在從海軍軍費中貪污,而不是真正的提升軍力。這樣的軍隊,沒有戰鬥力,只能打嘴仗、疊被子、在閱兵中做銀樣蠟槍頭之狀,不能起到保家衛國的作用,甚至能不能保黨、起到黨衛軍的作用都很難說。

還有,美國最先進戰爭科技的使用,也使所有的獨裁者發抖。因為無人機、隱形機、定點清除、精確制導、小李飛刀式的飛彈等等的先進武器系統,不需要傷及數以萬計的士兵,而可以千軍之中直取首級、直搗元兇,這讓中共軍頭怎麼能不害怕?他們以前可以驅動士兵和炮灰們去送死,但今天的戰爭方式已經大不相同。

中共高層在任由其外交部、國防部互懟、互相撕咬之際,也覺得進退兩難,不知道支持哪一方更好,因為中南海對雙方的聲音,可能都感覺很有必要。如果習近平選擇支持國防部的勢力,偃旗息鼓,忍氣吞聲,他已經開啟的戰狼模式、已經挑起的「民族主義」、已經放棄的「韜光養晦」,都會回頭吞噬了他;他的黨內敵人和毛左的民眾,也不會放過他,勢必把他徹底拉下台,並清算前階段反腐和排斥異己的舊賬。如果習近平選擇支持外交部的勢力,選擇與美國正面衝突,在台海或南海開戰,中共必將面臨慘重的失敗,那時習近平將不得不下台,中共也會與之一同垮台。

習近平當政的九年,被譽為「總加速師」,其實頗為貼切。其領導力的缺陷,顯而易見。據中泰證券研究所匯總中國各省財政廳的數據,2021年上半年中國各省市的財政收支缺口,從最大的河南赤字3500億人民幣,到雲南的2500億,到超過一半的省市缺口超過1500億,只有上海市一個沒有出現赤字。創收大戶的廣東、福建、浙江、江蘇統統入不敷出。中國經濟顯然出現巨大的問題。聯繫到中共當局近來大面積收割民企、私企的韭菜,經濟不發達地區,過去幾年拖延發公務員工資,今年有不少地方再進一步要求公務員把以往發的年終獎都吐出來,甚至國家級項目的科研人員都發不出工資。中共國進民退的經濟政策,讓中國的經濟進入寒冬。而壞的情況,肯定還沒有到來。難怪中共內部人士抱怨說「改革開放40年的家底都敗光了!」

中共國綱紀失常,外交部扮演戰狼,國防部扮演熊貓,雖然使高層感到進退兩難,但這也可能是中共刻意向全球傳播其信息的兩面手法。按目前的國際形勢看,中共決策者可能繼續選擇兩種方式並舉的方式。有機可乘的時候,繼續用戰狼的方式嚇唬人;戰狼過度、可能激怒其它國家、甚至招來兵戎相見的時候,軟下來搞熊貓外交。國際社會需要認識到的是,不管中共用什麼樣的手段,不管它是以戰狼或熊貓的面目出現,這都不是其真正的面目。其真正的面目,就是一個被凍僵了的、正在甦醒之中、不懷好意的毒蛇。

中共國家治理的失當,政權綱紀廢弛、管理無能,其案例比比皆是。中共所謂的「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上萬億的資金投入,如今變成巨大的爛尾區,也沒有任何人充當諫官,沒有任何的追責、檢討。中共的一帶一路,另外一個陷入困境的龐大計劃,處處碰壁,背上債務的國家怨聲載道。中共主導的亞投行,野心勃勃的要跟亞開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比肩,結果也是灰頭灰臉,難以收場。中共一手毀滅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不再,大量的資本、數十萬的人才外逃,東方明珠破滅,等等,不一而足。

中共宣傳系統沿用天主教教義中「七宗罪」的概念來攻擊美國及其盟國,更是令人驚詫。因為天主教的七大罪(原罪),是人們不道德的行為或惡習,從重到輕分別是傲慢、嫉妒、暴怒、懶惰、貪婪、和色慾。對中共政權內部的共產黨官員來說,他們才是七宗罪最好的詮釋:中共官員的傲慢,體現在對內的蠻橫和對外的戰狼風格;中共領導人的嫉妒,以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最為顯着;中共的暴怒,在其以謊言和暴力起家、及後來維護政權的過程中,暴露無遺;中共的貪婪,從對全中國財富的攫取,到對世界財富的覬覦,無時無刻不在體現;中共的縱情聲色、誨淫誨盜、敗壞社會,以淫亂治國,古今中外無以復加。國家綱紀失常,社會道德的失序,在中共及其黨徒的身上,是最好的呈現。

總而言之,時至辛丑末年,承擔庚子大難的後果,中共政權看來很難「善後」。也就是說,世界必須從舊的平衡開始移動,積極尋求、確認新的平衡,必須解決天滅中共這個世界性的難題。否則,中共政權的綱紀廢弛、統治無力,加上政令不彰、經濟衰退、內外交困,必將給中國和世界帶來更激烈、更不可收拾的嚴重後果。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3/1632095.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