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岳山:超黑潛規則 中共「背鍋文化」解秘

作者:
共產黨是西來邪靈,以邪惡黨性為核心,其惡意發展了中國古而有之的一些不良文化,利用人的自私心、爭鬥心弱點,結合紅朝腐敗的官僚體制,再披上現代光鮮的「問責」外衣,造出了古今中外都沒有的中共特色背鍋文化。

圖為北京知名畫家大車創作的漫畫《甩鍋》,諷刺中共掩蓋疫情真相嫁禍海外。(視頻截圖)

最近中共當局就疫情防控不力連續「問責」官員。中共的問責、究責是近年官方用得頗多的詞彙,極具迷惑性和欺騙性。它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背後其實涉及中共官場深厚且陰黑的「背鍋」文化。

「背鍋」本是民間俗語,後來成為網絡流行詞,又稱「背黑鍋」,大意是「替他人背下過錯、罪責」。但中共特色的「背鍋」遠非如此單純。

中共「背鍋」文化的第一原則與五層解碼

第一原則,任何時候先是不肯背鍋,一味向外推責,能不背鍋就不背鍋。

第一層背鍋者:背鍋從臨時工開始,所說的臨時工,一種是真的臨時工,比如因為領取低保而被要求短時輔助執行政府管理事務的人員,中國各地都變相養着一批這樣的人,主要參與城管、治安、環衛等工作。延伸說,在體制內的合同工也算一種臨時工,為體制服務的合同工,如公安系統的輔警,黨政機關也有合同幹部,城管執法部門、各事業單位都會招用這樣的人來做事,農村的民兵、治安員,現在北京的街道居委會「朝陽群眾」之類組織人員。還有開發商組織的強拆隊伍等。

第二層背鍋的是企業主、商人白手套,還包括政府外包業務單位,比如保安公司、負責拆遷補償的開發商相關單位。

第三層背鍋者才到官場的基層公職人員,最高是區縣一級官員,這類背鍋者最為常見。如今年5月甘肅白銀致命馬拉松事件,21人遇難後,景泰縣縣長被免職,縣委原書記李作璧事後墜樓死亡。當局對這一級的問責放得較開,也容易安撫民心,因為民眾天天能看得着的最大的官就是這些人。如山東煙臺棲霞市笏山金礦年初發生爆炸,10人死亡,1人失蹤。除了涉事公司和棲霞市政府45人被追責,棲霞市委書記姚秀霞、市長朱濤也罕見被刑拘。

第四層是當事情鬧大了,必須拿地市級甚至省會城市「一把手」開刀。

問責到這一級,往往開始涉及中共高層的官場內鬥。因為做到這個位置,沒有靠山是做不了的,就看靠山能不能保他,願不願意保,對方要權衡時勢。

這種情況一般是已驚動中南海,宣稱問責、調查,一般被查官員還不會是中央候補委員,這就符合當局保住中央名聲的需要,中央當局往往也會擺出一副「一查到底、絕不姑息」的姿態。比如今年7月這次河南水災,因為民憤太大,加上國際影響,習近平也有可能要揮淚斬「之江新軍」一員的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

進一步就要動到第五層,也就是省部級(含副職)官員,有時甚至觸及掌控一方的政治局委員。這必然會涉及高層內鬥,往往是全國性的人禍大事件,嚴重到引發中共高層內訌。平時大家都在互相找機會整對方,一旦對方派系有事,就面臨有人下台。但是正因如此,要動到這個層面難度就更大。比如2015年跨年夜的上海外灘踩踏案,時任市委書記韓正被民間指應該擔責,結果只是下邊區一級官員受處理,韓正照樣在中共十九大官升政治局常委。

2019年3月江蘇響水大爆炸,將涉事的原天嘉宜總經理張勤岳判了20年。說是問責了兩名副省長,但只是警告和記過。省長吳政隆平安無事,最近南京成為新一波疫情源頭,同樣沒人動吳政隆。故此,河南水災人禍問責,要說會動到習近平親信樓陽生,幾無可能。

但確實有動到省部級的,過程會比較詭異,比如去年初湖北武漢大疫的隱瞞、失控等引發民間批評和國際譴責,當局處理四名主要官員,歷時一年: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2020年2月13日被免,至今不知所蹤;湖北省長王曉東今年5月才被免,6月轉任全國政協閒職;武漢市長周先旺,今年1月調任湖北省政協副主席。

按照過往慣例,高至省部級的背鍋者,中南海高層派系在內鬥中可能為了保黨而妥協,相互關照安排一條「生路」,也就是若干年再「復出」。這種情形太普遍了。如2018年8月16日因毒疫苗案引咎辭職的中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的畢井泉,仍保留了中央委員的職位。畢井泉於2020年12月21日證實復出任中共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

其實底下的市、區(縣)一級因各類事故背鍋下台的官員,近年也都紛紛復出。比如因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被免職的三名石家莊市領導已悉數復出。因2010年上海靜安大火被撤職的時任靜安區區長張仁良,2012年初遠赴新疆擔任喀什地委副書記,之後重返上海,出任國有獨資的上海同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裁、黨委副書記。這或許就是因為他們是代黨背了鍋,或是代上級權貴背了鍋,自然獲得照應。

預計原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這類,要過稍長一些時間才能「復出」。這是因為目前疫情在全世界延燒,國際上也正在追責中共,正當風頭火勢。

中共最高層絕不背鍋

人們從沒看過政治局常委一級有人背鍋,這是因為容易動了中共的執政命根。

我們也鮮見中共的高官們會向人民道歉,至今能查到的是當年的山西省長于幼軍,他在2007年「黑磚窯」案後曾代表省政府做檢討,並公開道歉。但他後來被以違紀理由逐出中央,到2011年復出任閒職直至2015年退休。這位提倡反思文革的官員屬於開明派,在中共黨內是被排擠的。

至於歷屆中共中央,都是在中國人民的大災大難中宣傳其黨偉光正,搞什麼「多難興邦」洗腦民眾。既不會有中國古時明君的「罪己詔」,也沒有現代民主國家民選領導人的引咎下台或彈劾機制。為了維護專制政權以便繼續騎在人民頭上,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緊緊握住槍桿子和筆桿子,絕不背鍋。

超黑潛規則:內部文件和口頭指令

中共背鍋機制還有一個超黑的潛規則:靠秘密文件甚至口頭指令(通知)行事。

比如最近強制打國產的新冠疫苗,中共國家衛健委重申自願,教育部也說要知情、同意、自願,但這是枱面上的公開說法。實際上中央當局給各地下了指標、任務,有些甚至只有口頭命令、要求,下級不得不聽。最近陸媒報導泄露了湖南省湘鄉市東山街道一些基層官員因沒完成任務被「預免職」。也有知情者在海外網站爆料被單位領導催打疫苗,說是上邊要求,但領導又拿不出文件。

這樣操作的結果是:一旦打疫苗出了事,首先是按官場背鍋第一原則——拒不背鍋,說是你自己簽字同意的,或者說你交不出禁忌症的證明。如果事鬧大,民怨壓不住,中共的上一級壓下來要究責,就會按前述從低至高的背鍋規則處理。但如果國際上來查,就會查不到問題,因為只是口頭指令,或者是秘密文件已迅速銷毀。這也是現在國外要來查武漢病毒源頭為何這樣困難的原因之一,因為相關樣本證據、以及內部文件沒有了。

這種超黑的潛規則在過去二十餘年就大量在中共當局迫害法輪功群體時使用。最為典型的是江澤民的非法口頭指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當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等。

近年這種只有口頭指令的做法也被中共用於迫害異議人士、維權群體和維吾爾人、基督徒等。

中共宣傳系統頻頻發出處理突發輿情的指令,經常也只是隻言片語的內部紙條,中共司法系統為封鎖案件信息也會下發內部文件,比如據悉茂名中院早前就惡俗維基案二審搞了個「三同步」方案,涉及網絡刪帖、管好被告人家屬、管控律師、防止外媒「炒作」等。其實整個中共體制,這種內部指令已經泛濫成災了。

中共運行這種潛規則的結果是,他日事件若平反,或者中國變天了,中共要被清算,首先難以逃脫的就是最前線的執行邪惡指令者。他們在執行時以為只是按上級命令,但因為秘密文件可能已銷毀,如果是口頭指令,就根本沒有留下上一級參與的罪證。

對於參與運作這類潛規則的人來說,最底層的執行人的命運就會是最悲哀的,因為中共要做的事基本都是損害人民的事。一線執行者不按良知行事而只聽令中共,將來和元兇同樣需要背天大罪過,後悔莫及!

兩個變種:甩鍋和隱瞞

在中共體制內養肥壯大的背鍋怪胎還會發生變異。基於人極端自私和慣於保護自己,而產生甩鍋和隱瞞兩大變種。

甩鍋是因為害怕背鍋,以平級橫向操作較多,官僚間的互相踢皮球就是一種表現,這也是中共權責不明的體制病之一。上級向下級甩鍋是為所謂問責,而下級向上級甩鍋頗為罕見,但不是沒有,比如去年武漢市長周先旺就曾在接受官媒採訪時,針對有關疫情防控不力,直指是「中央沒授權」。

中共官員作為一個整體時,也會對外甩鍋,往往是因為涉及政權危機,比如針對中共病毒源頭,中共頻頻向外甩鍋,主要甩給美國。

隱瞞是另一變種。這是由於中共官員的工作不是對人民負責,而是一級一級直至向黨魁負責,問責官員從來不是由人民來問責,中共所謂的問責就是哪裏有問題,官員就地免職或以各種方式懲處,於是級級為了保官帽,都極力隱瞞問題。而正常社會的問責,官員是在民眾的監督下,因為有新聞自由和輿論監督,還有三權分立的制約,即使人的道德不夠高,還能有較完善的民主體制來維持問責的有效性。在中共官場,官員道德低下且無法無天,只要隱瞞得好就沒事,官員敢冒這個險,甚至層層的上一級本來也需要隱瞞,以符合所謂維穩的政治需要。

但隱瞞真相的後果卻是嚴重的,危害極大,比如中共各級官員參與在去年初隱瞞武漢疫情,在全世界毫無準備之下,疫情迅速擴散,至今奪命無數。

中共治下的「背鍋」文化是黨文化

共產黨是西來邪靈,以邪惡黨性為核心,其惡意發展了中國古而有之的一些不良文化,利用人的自私心、爭鬥心弱點,結合紅朝腐敗的官僚體制,再披上現代光鮮的「問責」外衣,造出了古今中外都沒有的中共特色背鍋文化。

說到底,中共變異的背鍋文化,只是龐大、複雜、陰黑害人的中共黨文化體系中之一支。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12/1631763.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