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製造困局?中企爆物流危機;習團滅此行數千萬人失業;恆大遭國際投資者加倍做空

美2季度家庭債務大增;打中共,日本在此新部署導彈部隊;試點打房?河南停發住房公積金

中共周三宣佈,停發非必要非緊急普通護照,防疫情擴散還是缺外匯了?

日本對中共的態度越來越強硬,最近日本計劃在沖繩縣石垣島部署導彈部隊。

最近中共對教輔行業的打擊,正讓上千萬從業人員面臨失業。

一段火爆的互聯網段子詮釋了中國經濟的現狀:一座冰山與多隻黑天鵝

河南省住房資金管理中心發佈通知,在購房後2年才能提取住房公積金。分析認為,中共或以河南為試點打壓房地產市場。

恆大不僅債台高築,債券也遭國際投資者加倍做空,可謂是雪上加霜。

美二季度家庭債務大增3130億美元,創14年來新高。

中國宣佈停發非必要非緊急普通護照

中國政府周三宣佈,為了嚴防疫情輸入,當局將暫不簽發非必要、非緊急出境的普通護照等出入境證件。

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邊防檢查管理司長劉海濤在一場記者會上說,目前境外疫情反彈「非常明顯」,中國防止輸入疫情形勢嚴峻。除了對非必要、非緊急出境事由,暫不簽發出入境證件外,當局還在海港口岸實施「非必要不登陸、不登輪、不搭靠」的管理措施,並在陸地口岸實施「客停貨通」政策。

政府部門上周表示,中國上半年簽發了33.5萬本普通護照,僅為2019年同期的2%。

旅美法律學者滕彪日前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國憲法、護照法和出入境管理法都保障了居民出入境的自由。只有在涉案未審結或出境會危害國家安全等特定情況下,才能不批准公民出境,當局近期的做法違反了法律保護的公民基本權利。

應對中共威脅,日本在這裏部署導彈部隊

根據日本「讀賣新聞」等日本和台灣媒體報道,日本防衛省計劃在2022年底前,在沖繩縣石垣島部署陸上自衛隊的導彈部隊,以抗衡在第一島鏈內日益活躍的中共海軍。

日本防衛省官員向媒體透露,預計部署在石垣島上的部隊規模為500至600人,其中一支部隊將配備岸艦導彈和地空導彈,另一支部隊則是可以在第一時間應對武裝突襲和大規模自然災害的警備部隊。

日本近來持續就中國對台動武的可能性表達關切。東京還以正式和非正式的方式將台灣民主的延續與日本自己的國家安全直接聯繫起來。

習近平「團滅」教輔行業,數千萬人面臨失業

中共對中國校外教育公司的打擊行動,導致2.4萬億產值、就業規模上千萬的教輔行業面臨滅頂之災,一些頭部公司已經開始裁員。

據《中國經濟網》8月4日報導,高途裁員方案是,全國13個地方中心須在8月1日前完成關閉,只留下鄭州、武漢、成都3個輔導老師中心。據悉,高途每個地方中心平均上千人,所以此次裁員涉及範圍達到上萬人,相當於高途1/3的人將離開。

除了高途之外,幾乎所有教培公司的裁員計劃也在同步在進行。微博上,「裁員」這個關鍵詞基本上被課外教育培訓機構霸佔了。

作業幫、好未來、猿輔導、VIPKID等正在進行大面積的裁員,甚至有畢業生剛拿offer就被勸退,還沒就業,就已失業。網上,各機構紛紛與K12劃清界限。

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在內部溝通會中坦承,沒有需求的業務肯定會被關掉,「裁員肯定還是會裁員的。」

據中共央視財經頻道今年4月報導,在就業排行中,教輔行業已超越互聯網、房地產,位列第二位,成為2021年吸納高端人才的熱門行業。由於業務量激增,不少頭部企業招聘人數達到上千人,行業內的名師和主講老師的年薪普遍超過百萬。

據《中國企業家》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校外培訓機構有超過70萬家,從業人員超過1000萬人。另有統計數據稱,1000萬僅僅是K12的,整個教育培訓機構的從業人員達到3000萬。

一些頭部的教育培訓機構,規模堪比中大型工廠。據AI財經社報導,猿輔導員工約5萬餘人,斑馬2萬多人,好未來員工5-6萬,作業幫員工3-4萬,VIPKID外教人數達到7萬,51Talk大概有近3萬名菲律賓外教。

這意味着,在中共對教輔行業「團滅式」的打擊下,數千萬人面臨失業風險。

中國經濟:一座冰山和幾隻黑天鵝…

美股在7月26日開盤之後,中概股中的在線教育股票暴跌,毫無疑問是撞上了冰山,已經摔得鼻青臉腫。

面對這種局面,國內的段子手再次開始發揮自己的才華。7月26日最火的段子似乎在解釋着這一切:「孩子不用補課了,開輔導班的崩盤了。不用補課,眼睛就變好了,所以眼科崩盤了。媽媽周末不用送孩子去補課,自己也就沒時間去做美容了,所以醫美也崩盤了。孩子不送輔導班,爸爸也沒時間出去喝酒了,所以白酒也崩盤了……」

這背後的含義是什麼?黑天鵝從何而出?財經評論人士如松對此做了分析。

最近20年,隨着人們的收入快速增長就會產生新的需求,新興行業就不斷誕生並快速壯大,課外教育、在線教育、美容、保健等行業都開始形成並快速發展。

當互聯網普及之後,課外教育企業就將快速複製的地點搬到了網絡上,這就規避了不同城市之間的地理限制,最終實現了企業的快速發展。

每個行業內的企業通過快速複製實現超常發展,新行業不斷產生然後相關企業進行快速複製過程,代表的就是1978年之後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過程。

但當房地產、在線教育、奢侈品等行業泡沫化並開始打擊出生率、讓一個國家的人口不可持續之後,這些行業就遇到了屬於自己的冰山——人口問題!

2019年中國出生人口降至1465萬,65歲及以上人口佔比達12.6%,2020年出生人口更暴跌至約1000萬(中共公安部數據),人口總量在「十四五」時期將不可避免進入負增長。

但中國目前還是發展中國家,一旦人口出生率按既定趨勢繼續惡化下去,不僅很難跨過中等收入陷阱,甚至可能再次返貧,源於自己的人口處於不可持續的狀態。

中國的社會財富已經不可能像過去一樣快速膨脹,如果任由那些已經嚴重泡沫化的、嚴重影響出生率的行業繼續膨脹下去,就只能造成出生人口數量的繼續斷崖,此時,就需要對這些行業開火,黑天鵝也就陸續飛了出來。

現在幾乎每個家庭為了孩子的讀書都處於一級軍備狀態,這必然導致教育支出的快速膨脹。

如果一個孩子一年的補課費達到五萬元左右,估計這個水平在一二線城市只能屬於一般水平,而2020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2189元,除了基本生活支出,如房貸、車貸等,還能剩下多少?

既然一個孩子的補課費就已經讓家長難以承受,最終的選擇就只能是少生甚至不生,生育率就只能斷崖。

教育軍備競賽不僅體現在補課上,也體現在學區房上,這也是今年以來學區房價格被不斷打擊的原因。房地產行業也在上述邏輯鏈中。

今年以來二手房市場不斷受到調控,中介的炒作行為也受到了嚴厲的打擊,甚至有個別從業人員還受到了刑事處罰。

互聯網平台類公司之所以受到持續的打壓,也是人口因素和經濟大趨勢所決定。預計互聯網平台類公司的「冬天」還僅僅是開始,未來的壓力還會繼續加大,源於這些公司會加速惡化貧富差距,也會惡化就業市場。

今年所有受到嚴厲打擊的行業,源頭都來自人口出生率。未來,所有不斷推高居民支出、推升居民債務率,進而打壓生育率的非必需行業,尤其是已經泡沫化的非必需行業,都很可能受到打擊,因此,開頭段子手的段子中也包含了醫美、白酒等行業,不能將這些當成玩笑,這符合內在的邏輯,這些行業的發展在未來很可能會受到政策打壓,是未來黑天鵝的誕生之地。

河南停發住房公積金,或以河南為試點打壓房地產市場

河南省住房資金管理中心,日前發佈關於調整住房公積金使用政策的通知,當中包括只能在購房後2年才能提取住房公積金。當地居民表示不滿,認為這等同於開空頭支票。學者分析這是為了壓制房地產市場過熱,也反映住房公積金的可用資金量可能出現不足的情況。

河南居民江女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次的變動等於是開「空頭支票」,對他們來說買房子只會更困難。

江女士說,「我買房的時候、急需的時候它是解急的。我就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救急,結果你在我用的時候又不讓我取,那等於我自己存了這個公積金,我自己都作不了主。我現在都買不了(房子),我兩年後(內)提取它幹嘛?」

住房公積金制度實施至今已有20多年,為「五險一金」中的「一金」,屬於員工的基本福利。截至2020年底,中國住房公積金多年來累計繳存總額為19萬5千億元人民幣,單是去年已有6000萬人提取1萬8千億來購房。

金融學者司令向自由亞洲電台分析,政策變動背後或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住房公積金中可用的資金量出現不足情況;第二是當局想提高提取公積金的門檻,壓制房地產市場過熱。

他估計河南只是試點,中央要觀察這次政策對房地產市場的影響,是否能在其它省份推行,但他認為政策成效有限。

美二季度家庭債務大增3130億美元,創14年來新高

紐約聯儲局周二(8月3日)發佈的二季度報告顯示,美國家庭債務在第2季增加了3130億美元,創下了2007年以來新高,美國家庭債務總額累計增至15萬億美元。

圖:美聯儲總部大樓

根據報告,美國家庭二季度的債務增長當中,房貸和信用卡債務佔據了主導地位;其中,住房抵押貸款增加了2,820億美元,達到10.44萬億美元,其中高達44%的未償還餘額是在過去一年中產生的,包括新的抵押貸款和房貸再融資在內。

英媒:恆大債券遭國際投資者加倍做空

中國恆大集團負債一度高達3,010億美元,被認為是中國債市最大灰犀牛。近期,國際投資者將恆大債券的做空押注增加了一倍多,這一跡象意味着,恆大所面臨的市場情緒進一步惡化。

英國《金融時報》8月4日報導,根據Markit的數據,借給其他投資者的恆大債券的面值已增至近4億美元,為6月初的逾兩倍。在該公司將於2022年到期的20億美元債券中,有近1.7億美元的債券被借出,高於年初的5,000萬美元。

根據美國銀行的數據,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美元公司債券市場,規模達4,250億美元,僅次於美國,其1,000億美元的高收益市場中有一半以上處於低迷水平。

「中國製造」走不出去?中企爆物流危機

標榜「中國製造」的產品正碰到全新物流問題,據報道,疫情大流行及貿易緊張局勢已擾亂國際供應渠道,那些在中國國內享有生產價格優勢並在海外開展業務的中企,現在也踢到鐵板。

《CNBC》報導,中國家電企業海信集團(Hisense)亞太區總經理兼國際行銷副總Fang Xueyu上月受訪表示,很多商品都無法發貨,且每個貨櫃的運輸成本上漲5倍,約從3000美元漲到15000美元,送達歐洲還需要大概1周的時間。

據報導,從今年3月的蘇伊士運河堵塞事件到6月中國廣州疫情爆發,過程中導致物流中斷,接連對全球貿易造成打擊。

中國電動車初創企業愛馳汽車(Aiways)執行副總Alexander Klose上月受訪也向《CNBC》表示,他不會將歐洲及世界各地的運輸問題稱為「混亂」,但物流系統確實存在許多干擾,他說:「所以我們不得不重新預訂貨運班次,不得不推遲班次,沒有可用的船與貨櫃,這確實對我們造成了影響。」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5/1628813.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