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孫大午桃源夢碎 企業家:中國只剩專制者的世界

王應國說:「(中共)是不允許你有桃花源夢,不允許你有,你說能實現嗎?就是你實現了也是曇花一現。它必定會把你搞掉,消滅掉,毀滅掉。他這裏只有專制統治者的『極樂世界』,為所欲為的『極樂世界』,沒有老百姓的什麼桃花源夢。」

2019年9月24日,中國養豬大亨孫大午在北京郊外河北的一個飼料倉庫擺姿勢。

岳飛為什麼會死?朝廷不知道他精忠報國嗎?是因為他的岳家軍,是因為他功高震主!」這是2021年7月28日,孫大午在河北省高碑店法庭上作出的自我陳述。

當天,法庭以「尋釁滋事」、「妨害公務」等8項罪名判處孫大午有期徒刑18年,罰款311萬。這是孫大午第二次蹲共產黨的監獄。

孫大午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他創辦的大午集團在1995年入選全國500強私營企業,孫大午也獲選為保定市人大代表

但是孫大午又是一個有着人文理想、心憂天下的士大夫式人物。他跟北京城裏的公共知識分子茅于軾李銳、姚監復結交。他愛思考民眾疾苦、中華民族前途這些大問題。

2003年,他到北大做《十八年感受三農——來自底層的聲音》演講,直言「中國農村問題的實質是權力和資本對農民勞動權利的限制和剝奪」。

「我有兩個夢想,第一個夢,我想建一個大午城,一座世外桃源;第二個夢想,安得淳風化淋雨,遍沐人間共和年」;「哪怕還能把這個歷史的車輪推進一步一寸,我們也得推」。孫大午在北大慷慨激昂地說。

孫大午如此描述他的桃花源:「大家很祥和地生活在大午城裏,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學……是一個好人相聚的地方。」

他按照這個藍圖一步步打造着自己的桃花源。到2000年,大午集團已經擁有16個廠,設有醫院、學校等配套設施,為1600名員工及其家屬提供一切生活所需。

在這裏,職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上醫院看病;做一次包括B超、驗血等在內的全套檢查,只要10元錢;投資三千多萬元建設的學校比集團辦公樓還要豪華,一個學生月均生活費卻只要一百多元。

孫大午的好友、深圳企業家王應國曾經訪問過大午城的醫院,他告訴大紀元,大午城有兩所醫院,大樓「十分氣派」。

深圳企業家王應國表示:「他已經把當地的一個村,那兒已經既成了一個工業園區,又成了一個城鎮中心,他有他的大午體育館,還有他的紳士祠堂啊,他為當地老百姓做了很多公共的東西。甚至有些東西是應該是大家習慣了認為政府應該做的,政府還沒有做的,孫大午就把這些都做了。包括你那個醫院啊,中學啊小學啊、幼兒園啊,他都在做。」

王應國說,孫大午有一個為民請命的理念。他的理念就是更多的社會、為民眾造福利。可是孫大午越是為民謀福利,越是成了中共政府的眼中釘。2003年5月,孫大午被當局以「涉嫌非法集資」抓捕,並最終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罰金10萬元。

王應國:「我們這個社會的進步和發展,就是(通過)有這些理念為民造福的人,來推動社會公共事務的前進和發展。所以這樣的人就是社會良心,也是很難得的。剛好這樣的人呢,他會往讓社會(向)前進的方向走。那共產黨當前體制是走極權專制,它是倒退,所以任何阻擋倒退的力量或者前進的力量都會被它所不停地打壓和消滅。」

孫大午曾經說:「醫院掙了錢是我的恥辱,醫院賠了錢是我的光榮。」「因為我不缺錢,我辦醫院就是讓你治病救人的,你為什麼要掙錢」?」

相比之下,中國老百姓普遍看病難、看病貴。究其原因是,中共政府對醫療的投入占財政支出比例不到美國的一半,將醫療的成本轉移給社會、醫院和個人。而醫院要自負盈虧,不能做虧本買賣,於是就在檢查費、治療費上層層加碼。

王應國說:「在當前的那個體制大倒退、唯利是從的這種大環境下,他就相等於很鮮明地亮明了自己的旗幟,亮明這種旗幟實際上就是說,一方面讓社會的倒退有所節制,或者是說讓那個社會在這種醜惡的世俗當中,也有一些良知的閃現。這就是典型的有良知的閃現。但是畢竟還是那種倒退的洪流啊,他阻擋不了,所以他就反過來被碾壓了。按道理應該是正義戰勝邪惡,所以他這種很清純的為民的意識應該是在社會的主道里,但是很可惜,當下那種唯利是從的體制反過頭來碾壓了他。他也是孤掌難鳴。」

孫大午2003年雖然被抓,但是最終被判緩刑,逃過一劫,王應國透露,這是因為時任總理溫家寶從中斡旋,向黨內頑固派說情。但是在政治環境日益嚴峻的今日中國,王應國感到,孫大午的危險迫在眉睫。

王應國在去年四月和六月給孫大午打電話,提醒他將資產轉移到國外。但是孫大午自信能保護自己。

但是2020年11月11日,孫大午被抓。跟他一起被抓的還有他的妻子、兩個兒子、兩個兒媳,以及大午公司的二十多名高管。這一次,大午家族、大午集團全軍覆沒。

王應國表示:「孫大午是一個有社會公德心的一個難得少有的一個人。但是正因為這種有社會公德心、能替老百姓做事情,能贏得老百姓的民心的人,是為共產專制所不容的,所以說它不搞你搞誰呢?所以他不是突然,他是必然。所以當前這種體制,它是必然不能讓有良知、有民心、有公德心的人存在於世的。

「我覺得他是一個既堅定又執著,老認為自己要做更多的事情的人。但是沒想到這個體制它是不允許你做更多的事情的,只能按它的框框,按那個奴才體系的框框來做它認為你要做的事情,而不是說你認為你要做的事情。他是一個現代社會的一個現代有良知的一個公民。

「但是專制體制就根本不容忍有良知的,不容忍有公民意識的人存在。他剛好是有一個公民意識的。在西方國家,他是可以作為一個道德的典範,一個社會承載更多職責的典範。但是可惜他是在一個專制體制下,剛好走向了一個(體制的)對立面,所以他的命運必然是悲慘的。只有社會恢復良知,恢復正常,才能還原他的本能面貌。」

在監獄的百般折磨下,孫大午思念的仍然是他的桃花源——大午城。7月17日,他在法庭上賦詩一首:「日月星辰全無存,晝夜刺眼長明燈;六班甲士雙人崗,辛苦煎熬蒸煮烤;命運無常活死屍,禁止吭聲瞪着眼;苦不堪言信念在,默默思念大午城。」

然而,現在的跡象顯示,中共很可能要讓大午城徹底消失。在孫大午被判刑18年的同時,法庭判決,大午集團被處罰金3億餘元,並被追繳14億元。

此外,孫大午的長子兼公司董事長孫萌通過律師表示,政府似乎正在推動接管。「一位官員來說大午集團需要有人經營,並向我推薦了幾家公司接管集團。」

如果是這樣,孫大午編織了三十年的桃花源夢即將破碎。

王應國說:「(中共)是不允許你有桃花源夢,不允許你有,你說能實現嗎?就是你實現了也是曇花一現。它必定會把你搞掉,消滅掉,毀滅掉。他這裏只有專制統治者的『極樂世界』,為所欲為的『極樂世界』,沒有老百姓的什麼桃花源夢。」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記者江楓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1/1626944.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