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政治局開會罕見點名 中共整頓學區房的背後

北京西城學區房近年來價格屢創新高。今年開年後,德勝等學區房有的一夜間漲了40萬元/㎡。圖為北京樓市。

作為北京教育強區的西城區,當局近日推出「731新政」,給試圖為孩子爭奪有限學位的購房家長潑了一盆冷水。據報,該政策並非僅限於西城一隅,而此前中共高層已罕見地發出了整頓學區房的信號。

有分析人士認為,當局整治學區房的目的並非關心義務教育均等權的問題,而是優質教育資源能否被中共長期佔有的特權問題。

中共抓人恐嚇整治房產中介

7月9日晚間,北京我愛我家在官方微信上發佈「致客戶的一封信」稱,自7月12日起,公司西城、東城轄內門店、海淀主要學區周邊門店,將採取閉店學習方式,對門店經紀人員進行不少於一周的全員強化培訓學習。學習內容包括北京市房地產調控政策規定等。在閉店培訓期間,暫不承接新委託業務。

據《新京報》報導,7月6日,北京市西城區房屋管理局官方微信號消息,區房管局組織轄區內鏈家、我愛我家、21世紀不動產、麥田、中原等主要房地產經紀機構於7月4日召開工作會,官方對房產中介提出了「三不」要求,包括各機構不得以學區房為賣點發佈房源等。

同一天,西城區房管局發佈通報稱,「北京我愛我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2名員工,針對西城區教改政策發佈煽動性信息引發群體性聚集,已被刑事拘留。」

望子成龍巨額購房款恐打水漂

近日,北京西城區嚴格執行多校劃片,重金購買學區房家庭的孩子無緣「牛小」,德勝、金融街、月壇頂級學區房迎來悶雷,並有炒作房產的中介因事遭刑事拘留,一時間學區房熱議四起。

北京教育資源最為集中的東城、西城、海淀三區,俗稱「東西海」,均執行了嚴厲的多校劃片政策。

日前,北京西城區結束了2021年小學多校劃片入學意向填報工作,不少家長在登記意向學校時意外發現,原本可以進的「牛小」基本沒有學位,只能選擇其它片區的普通小學。

比較熱門的學區房片區德勝學區、月壇學區均是這種情況。西城區是北京的教育高地,區內排名前三的德勝、金融街、月壇學區名校聚集。

西城學區房近年來價格屢創新高,德勝已飆升至約17萬/㎡,金融街更是在20萬/㎡以上。今年開年後,德勝等學區房有的一夜間漲了40萬元。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陳新(化名)和妻子在去年11月買了北京市西城區德勝學區的一套「老破小」,面積僅60平方米出頭,但總價接近800萬元。憑着這張「房票」,他原本以為,即將上一年級的孩子從起跑線上就能得到最優質的小學教育。

7月2日,北京市西城區2021年小學多校劃片入學意向填報工作在當日啟動,包括陳新在內的西城區德勝、月壇學區的一批家長發現,學區內小學已經沒有多校劃片的招生計劃了,孩子只能調劑去學區外上學。留給他們選擇的,只有相鄰學區不知名的學校。這讓陳新始料未及。

陳新的妻子前往西城區教委打聽進一步的信息。在區教委外,她遇到許多情況相似且都憂心忡忡的家長,這才知道,大家都因為「731政策」遭遇了同樣的問題。

「731」的時間節點,來自於2020年4月西城區教委發佈的一紙文件,文件規定:自2020年7月31日後在西城區購房並取得房屋產權證書的家庭適齡子女,以及此日之後戶籍從本市其它區遷入西城區的適齡兒童申請入小學時,將不再對應登記入學劃片學校,全部以多校劃片方式在學區或相鄰學區內入學。

中共整治學區房為出生率?

4月23日,北京海淀區、西城區、東城區都發佈了入學新政策,進一步明確了「多校劃片」政策。同時,一個學區房,原則上在6年內只提供一個登記入學學位,而海淀區還宣佈,將從2022年起實行「九年一學位」。

今年以來,中共接連出台多項有關教育的新舉措,表面上看是為了整治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的市場亂象,但真正的目的並非如此。

6月1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實施頂格罰款,共達3,650萬元人民幣。隨後,北京、上海深圳,就開始加大力度打擊培訓班、輔導班、網上授課軟件。

據路透社報導,有消息人士表示,中共計劃在6月公佈比預期更嚴格的新規定,整頓規模達1,200億美元的民間教育培訓行業,目的在於減輕學童的壓力,並通過降低家庭生活成本來提高出生率。因為中國的人口出生率大幅下降,老齡化加劇。

6月25日,《華爾街日報》也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說,中共正計劃出台新政策,以遏制教育費用的不斷上漲,因為對中國人口前景的擔憂,已迅速成為中共政府的重中之重。

無獨有偶,上海今年初也大力打擊學區房炒作。今年3月底和7月8日,西安市先後發佈了關於二手住房的多項具體要求。其中,官方要求房地產經紀機構、房地產銷售服務人員不得以「學區房」「學位房」等名義炒作房價,不得誘導小區業主參與哄抬房價。

中共政治局罕見關注學區房的背後

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也召開會議,又重申了「房住不炒」的定位,並提出「防止以學區房等名義炒作房價」。外界注意到,由中央直接點名學區房非常罕見,也對中國的房地產市場釋放出了強烈的信號。

那麼,中共高層為何突然關心起學區房來了呢?「網絡大V」江峰自媒體《江峰漫談》節目中認為,不是義務教育均等權的問題,而是優秀的教育資源能否被中共長期佔有的特權問題;是大一線城市高級領導、中央各級領導的孫子們上學名額被擠占的問題。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淨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711/1617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