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純女性軍事力量紅燈出征 寸草不生

—紅燈出征 寸草不生

作者:

前排右為林黑兒,左為她妹,後為照顧她們的嬤嬤(錢德勒攝)

聊點別的。

不算漫威迷,但這幾天擼完了《旺達與幻視》第一季,總覺得漫威女英雄旺達的異能很眼熟,記性差,實在想不起在哪兒見過。昨天又在圈看到一視頻刷屏,是一位女性在抗議什麼,最後被帶走。

那一刻不知為什麼突然就想起來了,緋紅女巫旺達的異能,原來我們祖上曾經有過,而且不只一位,是一個全女性群體。她們的異能,如果全發揮出來,絕逼能讓漫威沉默,DC流淚。

不信且看:

一、只需軍訓幾天,手持紅扇一煽動,就能肉體飛升,意到身到。

二、紅摺扇用力一揮,敵人的大炮立刻啞火,而軍艦、營房等則會自燃;紅燈朝哪兒一扔,哪兒就是一片火海,一身兼具鐵扇公主和紅孩兒母子神功。

三、組織的高層會元神出竅術,人站在原地不動,就能取洋將首級於千里之外,整個斬首行動中,根本不怕敵人的任何武器,因為她們的元神能把大炮上的螺絲卸下來,讓大炮變成一堆廢鐵。

四、最高階法術:能作法從神仙那裏借來罡風,風助火勢,瞬間就能將敵人燒為灰燼。

相信大家也猜到了,這個組織,就是有着一個鄉村非主流名字的「紅燈照」,即大名鼎鼎的扶清滅洋反帝愛國先鋒隊——義和團直接領導的純女性軍事力量

義和團剛開始在直隸一帶「念咒打拳」,是清廷眼裏的邪教組織,初始口號是「反清復明」,後改為「掃清滅洋」,為清廷所零容忍,所以有一段時間義和團一直處於被圍剿之中。

沒想到,1900年5月底,慈禧太后突然雄起,向十一國宣戰,並意識到義和團的「滅洋」可以利用,從國庫拿出數十萬兩白銀重賞義和團,命他們配合朝廷,在天津攻打租界,在北京圍攻使館,建設一個反帝愛國的正能量組織。

義和團得到朝廷賞銀,把革命口號改為「扶清滅洋」,大規模燒教堂,攻打使館區,又燒輪船、砸火車。從此,「開門放拳匪」就成了大清的對外絕招。

紅燈照的創始人,是一個叫林黑兒的女子,史料稱,林出身船家,跑過江湖賣過藝,生活所迫當過妓女,飽嘗底層艱辛。後來,她丈夫跟洋人產生衝突被捕,獄中遭毒打而死,這讓林黑兒對洋人深惡痛絕。

但你要說她有多愛大清,打死我也不信。因為,她丈夫雖然是跟洋人產生衝突,殺他的,卻是想討好洋人的滿清政府。

1900年,義和團運動從北京燒到天津,首領張德成在天津設總壇,林黑兒看到翻身機會來了,便在船上設壇響應,聚集了一些跟她一樣的底層婦女,建立起「紅燈照」,直屬張德成領導,成為義和團的外圍女軍事組織。

創建「紅燈照」之後,林黑兒自稱「黃蓮聖母」(巧的是,閩粵沿海到台灣一帶最受尊崇的女神媽祖,原名林默娘)。從妓女到聖母,正是從神女到女神的飛躍,幸虧她法號叫「黃蓮」,如果是白蓮,那就真是巧到不能再巧了。

林黑兒規定,加入紅燈照的,必須是十二到十八歲的未婚處女,因為處女才能練神功;年齡稍長的已婚婦女,則加入藍燈照四十歲以上的,加入青燈照,寡婦則歸入黑燈照。

你看,黑寡婦的出現,咱比漫威至少早了50年。

最後還有一個叫砂鍋照的——別笑,沒打錯字,就是砂鍋照(也作沙鍋照)。根據《清朝野史大觀·卷三·清朝史料》載:

又有沙鍋照者,以饗神團,人挾一鍋,遇拳民戰時,析薪淅米,炊飯饗之。沙鍋僅如巨缽,自言飯百人不盡。此團皆乞丐也,沿門索米濟軍,無敢拒者。

看來這砂鍋照就是負責軍需和炊事的,義和團打仗,她們就負責做飯,沒米時,就挨家挨戶找老百姓要米,當然「無敢拒者」——你想像黑寡婦到你家要幾斤米,你敢拒絕嗎?

這些從上到下的分級組織,由裝束的顏色來區分,她們的駐地,也就分為紅燈區、藍燈區、青燈區、黑燈區、砂鍋區。

著名的馬克思主義史學家、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學的重要奠基人之一、傑出的教育家(請原諒我不得不複製這麼多)翦伯贊,曾專門研究過義和團運動,他在《義和團》一書中如此描述紅燈照練功場景:

紅燈照者,皆選室女未嫁者為之。室中祀九逵道人,以銅盤貯水置神前,繞行叫「飛」字不絕。自言練四十八日,即能飛行空中。

練功時一邊以神像為圓心繞圈跑,一邊嘴裏要喊着「飛」,會唱歌的喊「我要飛得更高」(不知道穿不穿皮褲),據說練夠四十八日就能飛天。

如果飛不起來呢?那應該就是心不誠所以法術不成了。

林黑兒走過江湖賣過藝,擅長特異功能表演。她常派手下到五金店買螺絲釘備用,當她坐在轎子裏宣稱自己元神出竅,去將洋人大炮上的螺絲擰下來時,轎簾掀動,她從轎子裏走出,手裏就攥着一小包螺絲,說這就是她的元神剛剛從洋大炮上拆下的。

眼見為實,瓜眾紛紛跪服,相信她獨具異能。

為了讓更多人相信紅燈照神力,提高團員的信心和士氣,林黑兒還無師自通打造「企業文化」。比如設立「踩城」制度,每隔十天左右帶領全體團員出門繞着駐地村子跑,邊跑邊耍大刀、喊口號;還有一種叫「出風」,就是在公共場合練功給瓜眾看,像極了今天城鄉結合部髮廊Tony們的早晚操。

林黑兒掌握了一些民間驗方,懂得一點醫術,宣稱用香灰就能治好一切病,至於效果怎麼樣,《清朝野史大觀》說,林黑兒的船停在天津北門外,「拳匪傷者舁舟旁,傅以香灰,數日而蛆出焉」。

戰場上受傷的義和拳民,被抬到林黑兒的船邊,她就用香灰抹他們的傷口,幾天後……就有蛆爬了出來。

靈不靈,只有蛆知道。

短短兩個月時間裏,紅燈照成員除了直接參戰,也負責醫療救護、情報搜集以及宣傳教育,給義和團的男團員們心靈上的撫慰等。

有了開掛的紅燈照,每次戰鬥,義和團就都讓這些姐妹們沖在最前面,用她們的正能量,讓敵人寸草不生。

戰績如何?說出來嚇死人,據紅燈照聲稱,她們曾派出數百人奔赴西洋各國放火,「今外洋十八國已滅十六國」。

看來,那些沒被滅的另外一百多個「外洋國家」,應該感謝這些中國女孩子沒學過世界地理。

義和團得到清廷承認的全盛時期,紅燈照水漲船高。林黑兒的人生巔峰,應該是直隸總督裕祿親自迎接她進入官署的那一天。裕祿穿着朝服,跪在地上向她磕了九個頭,她身體動也不動,真的像聖母一樣矜持。

裕祿還贈她兩桿大旗,上書「黃蓮聖母」,這就等於得到「雙黃蓮」認證,不用擔心紅燈照作為「非法組織」被剿滅了。

從此,林黑兒出行時威風八面,坐着八抬大轎,還有幾隊手持洋槍的拳民為她開道(想不通,那麼恨洋人,又有神功護體,為什麼還要用洋槍)。

《清朝野史大觀》裏這麼寫林黑兒的排場,「聖母坐神櫥中,垂黃幔,香燭清供,萬眾禮拜」。中國史學會主編的《義和團(二)》也說,她一出街,「人民焚香跪接,不敢仰視,稱為仙姑,拳匪遇之,亦跪伏道旁」(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

不知道這算不算中國女權主義的肇始。

那麼,林黑兒的下場如何?

1900年六七月間,八國聯軍進逼天津,林黑兒率紅燈照跟張德成的總壇聯合作戰,在老龍頭車站及紫竹林等地阻擊八國聯軍。這一戰,義和團和紅燈照所有的神功全失靈,在洋槍洋炮面前傷亡慘重。

據《清朝野史大觀》載,最後,林黑兒「城陷逃去」,但她萬萬沒想到,「拳匪散為盜,劫聖母於舟中,審為聖母也,縛而獻諸都統衙門,獲重賞」。

天津淪陷,林黑兒想跑,但在船上被那些成為盜賊的拳民抓住,驗明正身,扭送天津都統衙門(八國聯軍的臨時統治機構),得到重賞。

此後,民間有說她被公開處死的,有說她最後還是逃出生天等,最離奇的是,說她的屍體被八國聯軍帶到國外,製成標本供人參觀。《清朝野史大觀》也引用了:「或云:西人載之游歐洲。」

「或雲」就是「也有人說」,但沒說是屍體。至於其他的組織成員,下場也很唏噓,「而紅燈照皆復其居,大半為娼焉」。回到老家,大部分重操舊業。

另一種相對靠譜的說法,來自《今晚報》2020年07月13日第11版「天津衛·家春秋」上的一篇文章,標題《紅燈照「黃蓮聖母」真容再現》,文章說:

天津文史學者張誠等人發現,在美國華盛頓大學圖書館更新發佈的原美商益昌洋行老闆錢德勒在庚子年間拍攝的珍貴照片中,一張為義和團紅燈照首領「黃蓮聖母」被八國聯軍俘獲後所拍。從而也印證了之前流傳的有關「黃蓮聖母」照片的真實性。

關於林黑兒的結局,摘抄如下:

據《1900:法國海軍軍官與兩名義和團女戰士面對面》中記載:「在戰局瓦解這一日,聯軍密匝匝地圍住這條船。看着事急,她們母女一起投河,隨即被聯軍打撈起來,經過長時間搶救,她們姐妹倆才恢復知覺,而媽媽卻沒有醒來。」

林黑兒和她的妹妹被捕了,據辛樹人說:「她們被囚禁於都統衙門,受盡了野獸們的侮辱和蹂躪,但她們從未屈服。」一對年輕姑娘落到禽獸手中,很容易讓人想到這個結果。但事實上她們是被作為戰利品進行展示,前來觀看者絡繹不絕,為此都統衙門還派了個老嬤嬤負責她們起居。

展覽一段時間過後,姐妹倆如何處置成了問題。1901年4月17日,都統衙門批准把她們送往上海,生活在上海徐家匯教堂的孤兒院裏。時刻關心她們安全的克雷神父在7月25日聽說都統衙門即將解散的消息後,通知上海將這姐妹倆交給 中共當局。然清廷有令:「查如有聚眾演技、念咒、跳神、謬稱紅燈照等邪術者,查明屬實,應即嚴拿,送交刑部訊辦。」自此之後,姐妹二人便杳無信息。

錢德勒在照片背面寫的最後一句話也是:「在中國人從都統衙門手裏接管政權之後,我從未聽說過這些女孩。」

看來,林黑兒不是被「拳匪」抓去領賞的,而是跟妹妹一起被聯軍圍船抓捕的,然後被作為戰利品進行展示,但還保證她們的生命安全,直到都統衙門解散,林黑兒姐妹被送到上海某教堂,最後交給清朝當局,從此才「下落不明」。這意味着什麼,自己想。

而通行的歷史教科書中,提到義和團和紅燈照的下場,有這麼一句:「後因清政府對帝國主義妥協投降,乘機夾擊義和團,使義軍傷亡慘重……」

只能說,清政府實在太壞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現代聊齋余少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8/1598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