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高崗遺孀喊冤!曝中共絞肉機黑幕

李力群說:「我覺得毛主席有責任。很多事情高崗乾的,反對劉少奇,查劉少奇1929年的敵偽檔案,叛變自首,都是毛主席叫他去做的,而且對劉少奇的意見是毛主席開始跟他講了許多事情。他們劉鄧對他不滿意,沒有的事情也說。你比如說財經會議高崗的發言是毛主席修改的。高崗開始沒有在財經會議上發言(的計劃)。」

「高饒事件」是中共成為執政黨後第一次嚴重的黨內鬥爭。1955年3月,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通過了《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開除了高、饒的黨籍,定性為「企圖篡奪黨和國家的領導權力的毫無原則的陰謀集團」。文革後「高饒事件」是僅有的兩個維持「原判」的事件之一。胡錦濤曾組織人力調查高崗案三年,2004年由時任中組部副部長趙洪祝正式對其家屬承認「高崗同志對國家、對黨做了許多貢獻」,但是,對外仍然維持原定案結論。分析人士認為,高崗不能公開翻案,原因還在於「兩個凡是」——以前有對毛澤東的「兩個凡是」,後來又加上對鄧小平的「兩個凡是」。2007年記者李肅在外海媒體發表專題報導《1949之後:高崗遺孀喊冤》,高崗遺孀李力群在接受訪問期間,披露中共高層政治鬥爭中鮮為人知的內幕。以下為全文摘錄。

高崗自殺已經五十多年。「高饒事件」是中共黨內鬥爭中屈指可數的尚未翻案的事件之一。高崗的遺孀李力群至今仍然在為高崗鳴冤叫屈。李力群1937年10月到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1938年加入中共,在陝甘寧邊區中央局秘書處工作。當時高崗是中共陝甘寧邊區中央局書記。他顯然看中了李力群。

李力群說:「高崗要帶我去上楊家嶺去看毛主席,我就跟他去了。毛主席請我吃飯,問我誰介紹來延安的,是哪裏的人,多大歲數了。我都跟他說了。然後他就說,高崗是陝北人民的領袖,和劉志丹創造(建)了陝甘寧邊區,使我們中央長征過來有個落腳點。你和他好好相處,跟他一塊生活,是很幸福的,向他學習。」「我當時也莫名其妙。怎麼我和他能相處?和他幹什麼?過了幾天,王明、王若飛、柯慶施習仲勛也在。(19)40年跟高崗結婚。我那時才18、9歲。」

高崗曾與林彪配合默契

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高崗被毛澤東派往東北。李力群說:「毛主席又說他有建設根據地的經驗,就派他到東北去,要把東北建設成背面靠着蘇聯、蒙古和朝鮮(的根據地)。有了東北根據地,我們就全國勝利。」

在東北,高崗和當時中共東北局第一書記林彪配合默契。李力群說:「過去林彪也說過,東北解放戰爭,我沒有高崗的配合,沒有高崗和我一塊補充部隊,部隊到了100多萬,我打不了勝仗。我能說高崗壞嗎?我不能。我林彪還是有良心的。

「林彪從杭州回來當副主席。他找我,要葉群去接我到他家裏,問我幾個孩子的情況。他說高崗是冤枉的。他說陳雲去叫他揭發高崗,他當時就說,我不能昧着良心說高崗不好。在東北對劉少奇有意見,你陳雲也有一份,我林彪也有一份。對劉少奇有意見是毛主席。反劉少奇不是他一個人,就是他出頭說了就是了。」

欲擒故縱毛曾想讓高崗當總理?

李力群說,毛澤東提出讓高崗當總理(部長會議主席)。

李力群說:「是毛主席跟高崗談話。主席說,高崗,你來做總理好嗎?高崗說,我不行,還是林彪行。是毛主席跟高崗說,林彪在經濟上不行。他會打仗。過去,蔣介石也怕他三分;斯大林對他很欣賞。」

防不勝防高崗被陳雲「出賣」

高崗在東北期間還同陳雲發展了密切的個人友誼。李力群說:「陳雲根本不能出去,就在家裏想想、說說。到前方,到農村不都是靠高崗嘛。陳雲過去還說,哎,老高啊,你很體貼我身體不行。你在下邊跑。咱跟陳雲的關係應該很密切。尤其高崗到北京,陳雲要打聽高崗,說毛主席老找你談話,跟你說。高崗不是把陳雲當成聖人了嘛,結果就被出賣了嘛。」

「所以毛主席跟高崗說,陳雲這個人是不可靠的,形勢好了他就出來;形勢不好他就有病了。到後來,(19)54年,陳雲一下變了。所以高崗說:『我看錯了你陳雲了!』」

公報私仇彭真曾逼問高崗和彭林陳的關係

高崗在東北期間還曾經與彭真共事,但是顯然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太好。高崗死後,李力群曾經先後幾次被關押審查。

李力群說:「59年發生彭德懷的廬山會議,整彭德懷嘛。這時候公安部就派了人到我家,把我關着,不准我出去,軟禁。後來,彭真、安子文、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把我夜裏帶到彭真家裏審問我。關了我4個月,問我究竟彭德懷和高崗在瀋陽怎麼陰謀反黨活動。」

「我說,人家是抗美援朝,當時高崗和彭德懷,還有金日成在那裏談抗美援朝,門外站兩道崗,我們怎麼能知道?他們能搞什麼陰謀?他們就是抗美援朝商量嘛,哪裏是搞什麼陰謀啊?」

「彭真又問高崗和林彪、陳雲的關係。哎呀,我說,你們都是東北局的委員,你們都住在一條街,陳雲和你和高崗住對面,他們什麼關係我也不知道。和林彪就是,高崗在補充部隊,搞土改,打土匪,和東北局的一些工作,他要和林彪匯報,和林彪商量嘛。叫我回去按照提綱寫,我說我寫不出來。」

習仲勛與高崗的關係曾被追查

「結果後來習仲勛因為李建彤『反黨小說』的問題(挨整),又把我關起來了,問我習仲勛和高崗的關係,和彭德懷的關係。我說,習仲勛和高崗是老戰友嘛。陝北人,一塊受過『肅反』嘛。這個誰都知道嘛。習仲勛是高崗的部下嘛,後來做過地委書記嘛。」

「說習仲勛寫劉志丹反黨小說是為高崗翻案的。我說,我不知道,我也沒有看過這個《劉志丹》反黨小說。後來就文化大革命,關了我以後放出來,就不准我再回勞動部工作了,叫我還是回教育部。這個曲折,我也不知道,一會兒把我踢到這裏,一會兒把我……我要不是為我幾個孩子,我早都不想活了。」

李力群說:「總理就不讓我去教育部了,叫我生完孩子到勞動部。為什麼到勞動部工作?因為勞動部長是馬文瑞,是西北人,是高崗的部下。總理認為他能照顧我。實際上他敢照顧我嗎?」

勞動部部長馬文瑞不僅沒有關照李力群,而且為了顯示和她劃清界限,把李力群的行政級別從11級降為13級。文革開始以後,周恩來對李力群有過特別交待。

李力群說:「周恩來讓專案組跟我說,關於高饒事件,彭德懷、陳雲的事情,千萬不要說,就說你以前不知道。當時我挨打挨鬥,我就按照總理跟我說的,一切就說不知道。」

1969年,周恩來親自指示將李力群下放到教育部「五七幹校」。中國獨立記者高瑜2007年底採訪過李力群。高瑜說:「後來她到幹校去了。她的幾個大孩子已經都『插隊』(註:指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去了。就有一個小兒子。小兒子是高崗死了以後她才生出來的嘛。她說,我能不能帶這個小兒子去,結果不讓她帶。而且是讓國管局的一個局長,叫朱奎的,當年是劉志丹部隊的人,周恩來特別讓這樣一個人告訴她,說你到幹校去吧。給她送到幹校了。」

「到了幹校兩年,那個幹校生活非常苦啊,勞動啊,下水啊,而且她又是高崗的老婆,在幹校也遭批鬥啊,鬥爭啊。」

還是毛澤東最關心自己親信高崗的遺孀。李力群說:「高崗死以後,應該說毛主席對我和幾個孩子很照顧了。」

2007年底採訪過李力群的中國獨立記者高瑜說:「當年高崗死了以後,毛主席還規定一個孩子要給40元的生活費。40元的生活費比一般幹部都高呀。給一個炊事員、一個司機、一個四合院。」

毛澤東心中有愧李立群1971年獲優待

1971年,毛澤東指示將李力群從「五。七幹校」接回北京,予以工作和生活照顧。

高瑜:「71年,中央辦公廳來兩個人,要接他回北京。當時軍代表和造反派不讓回,說這是高崗的老婆,就得在幹校,不讓回去。她也不敢跟人家回去。過了一個月以後,中南海警衛團又派了三個人來了。這兩次要接她回去都是毛澤東指示的,周恩來給辦的。」

「接回北京以後,她提出來要到圖書館去工作,說這樣我可以少接觸人。結果毛主席說不行,說你們在東北、西北都是有影響的人,而且你在東北還辦過學校,回教育部。」

「後來由國務院給她看了房子。看了好多處房子,包括當年邵力子的房子,北京軍區司令員的房子。那都是當年還是政治局,黨中央副主席那類人住的院吧,都是很大的。就是還是按高崗當年的級別。」

「李力群都不敢去住,說那麼大的院子,我怎麼敢去住啊。結果後來就是找到現在這個房子。當年是外交部副部長吳學謙住過的房子。她到這兒以後就改名叫李力,把『群』字給舍了。到現在戶口本上還是『李力』。就一直住到現在,最近不又要拆遷嘛,她說她要當『釘子戶』。」

李力群談到1971年回到北京之後受到的關照說:「後來把我從幹校接回來,71年接回來,總理找我談話,把我幾個孩子都接回來,安排工作,恢復我的級別,恢復我的職務,我在教育部當司長,學生司。任命我為第四屆人大代表,第五屆政協委員。」

毛澤東有悔曾斥責周恩來

那麼李力群對毛澤東怎麼看呢?

記者:「您認為毛澤東是好人嗎?」李力群說:「我不是那樣(看)。他也看見劉鄧的勢力大,他們團結劉鄧周陳,他(毛)也害怕。可是後來,他(毛)又後悔。我得說明白,他對高崗還是很親密的,他也不是想把高崗整死。從他的一些言論,從他後來,從他高崗死了以後,他跟周恩來發脾氣,說你把高崗整死了,把問題複雜化了,擴大化了。」

「在北戴河,他從杭州回來,跟周恩來發脾氣。從後來他在政治局在十三陵開會時說,有人想把高崗整死,滅他的口。從他後來在廬山會議,他說,對高崗的問題,我遲了一步,我要習仲勛(跟高崗)談話,結果我遲了一步,結果他死了。過去葉子龍(註:毛澤東秘書)也說嘛,高崗死了以後,毛主席是一個多月顯得心裏沉重。」

保高指示未被傳達奉毛之命查劉少奇

李力群在1971年從周恩來那裏得知毛澤東曾經想保護高崗的情況。

李力群說:「這是總理跟我說的,(主席)叫習仲勛去跟高崗講,保留他的中央委員,要他回西北當省長,開發西北嘛。這是總理把我從教育部幹校接回來,找我談話。他問我,習仲勛去講了沒有?我說,沒有,因為劉鄧把高崗軟禁起來就不准西北人去了。誰也進不了了。不准見。我說,我還是有自由的。我知道,(習仲勛)沒有去。」

記者:「您認為高崗自殺,毛澤東有沒有責任?」

李力群說:「我覺得毛主席有責任。很多事情高崗乾的,反對劉少奇,查劉少奇1929年的敵偽檔案,叛變自首,都是毛主席叫他去做的,而且對劉少奇的意見是毛主席開始跟他講了許多事情。他們劉鄧對他不滿意,沒有的事情也說。你比如說財經會議高崗的發言是毛主席修改的。高崗開始沒有在財經會議上發言(的計劃)。」

李力群談到當年具體負責查劉少奇被捕情況的前中共東北局副書記張秀山。李力群說:「羅瑞卿在東北怎麼整他,說他『你惡毒地去查敵偽檔案』。張秀山說,是毛主席讓我查的。我查了敵偽檔案,劉少奇叛變自首,我交給毛主席了。毛主席還拍着我的肩膀說,你是好同志,你為了黨的純潔性。我們共產黨不是『混合團』。」

張秀山後來被確定為高崗的「五虎上將」之首,被中共整治了二十四年。

一切秉承毛意後卻被毛始亂終棄

李力群說:「東北高崗案抓了『五虎上將』,根本沒有事實。人家『五虎上將』說,我們不是為高某人工作,我們是為黨工作的。所以過去郭峰(註:中共東北局組織部長)跟我說,高崗和張秀山是傻,到底是陝北土包子出來的,傻。人家叫你去查敵偽檔案,你就去查。」

「所以我給中央寫信也是說,毛主席有責任。高崗那些東西,對劉少奇的意見,一方面是工作的事,另外嘛,也是毛主席跟他講的。你比如說,毛主席跟高崗講,說劉少奇『七大』當了二把手以後就拉派,重用地下黨的人,如彭真、薄一波、安子文了等等。另外,說六十一個(人)是劉少奇讓張聞天寫的信,叫叛變自首出來。以後就講劉少奇到北京去,找了多少老婆,找了資本家的女兒了,在天津講話了,說資本家剝削越多越好了,都是毛主席提出來的嘛,大家都覺得劉少奇……」

「我的信上,我說,高崗認為劉少奇不適合當毛澤東的助手,那也有好多人同意高崗在中央會議上講。就是因為毛澤東對高崗信任,什麼話都跟他說。」

「但是後來毛主席卻離開那裏,而且就聽鄧小平、劉少奇的匯報,結果就追問,你這些反劉少奇的言論是哪兒來的?毛主席跟你說了什麼?高崗死也不說,他要去見毛主席,結果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不准他見,不准他去杭州,他當然心裏就不滿意,他說,高崗就跟我說,他說,我上當了,他媽這些人都準備好了,一致對我的,實際上是對着毛主席的。我死,我生命可以不要,我要保住毛的威信。」

毛澤東拒見高崗眾高官落井下石

李力群和高崗顯然都不知道,不讓高崗去杭州見毛澤東的並不是劉鄧周,而是毛澤東本人。高崗在1954年1月19日寫信給毛澤東,要求到杭州去見毛。劉鄧隨即將信轉交給毛。毛澤東在1月22日寫信給劉少奇說:「高崗同志不宜來此,他所要商量的問題,請你和恩來同志或再加上小平同志和他商量就可以了。」

在2001年9月發表的《楊尚昆日記》記錄了1954年1月28日毛澤東同楊尚昆談中共七屆四中全會處理高崗問題的方法。從楊尚昆記錄中可以看出,毛澤東當時要「極力避免」、「力求避免」自己從杭州返回北京參加會議。毛澤東當時是想避免和高崗見面,避免給高崗直接對質的機會。

另外,毛澤東對高崗還不乏落井下石的舉動。周恩來在高崗問題座談會上的發言提綱中有一段話說:「高崗的這種黑暗面的發展,使他一步一步地變成為資產階級在我們黨內的實際代理人。同時也就是資產階級在過渡時期企圖分裂、破壞和腐化我們黨的一種反映。」這段話是毛澤東親筆加上的。

高崗:都是莫須有的事

高崗不堪巨大的精神壓力,自殺身亡。李力群談到高崗自殺的原因。李力群說:

「高崗這個人個性很強,但是座談會上不准他講話。安他那些罪名根本不是事實。像陳雲講的,『你一個,我一個』,是毛主席說將來他到二線,是不是中央可以輪流值班。高崗回來就跟陳雲商量,陳雲問,可以你一個,我一個,林彪也可以算一個,陳雲表示支持這個輪流,支持『你一個,我一個』。結果,座談會上不准高崗講話,四中全會以後,只准他們揭發。陳雲就起來說,『你一個,我一個』是你說的。高崗說,你怎麼能……你沒有臉面,是你說的,怎麼能說是我說的?

「四中全會根本不准他說話。他說,他媽的,我們共產黨實事求是,現在沒有真實性了,怎麼能夠這樣對我?他個性很強的,他受不了這個,回來情緒很壞,說怎麼你座談會一直對着我,都是莫須有的事。但是,有些事情對劉少奇有意見,也不是我一個人。他就覺得共產黨揭發的事情就沒有真實性了,哪裏是實事求是?都是莫須有的事情,沒有的事情。」

胡耀邦曾有意平反被鄧小平力阻作罷

文革以後,胡耀邦要為高崗平反。中國獨立記者高瑜說:「李力群找過胡耀邦,講高崗的冤案。胡耀邦讓中組部成立一個高崗平反小組。而且胡耀邦當時到東北、西北去,遇到很多老幹部,當年都被打成反毛、反黨,因為高崗都受過牽連吧。文革以後都平反了嘛。他們在講自個的問題的時候說,高崗在東北、西北都是黨的有功之臣,這個誰也抹煞不了的,提出為高崗平反。」

「胡耀邦到西安去,見了很多老同志。老同志也是提出來為高崗翻案。胡耀邦當時就做了這樣的評價說,他是自由主義,不是反黨路線的問題。說毛主席當年向全國發電報,讓全國向高崗學習。給他戴的(反黨)帽子不合適。」

「但是從西安回來以後,鄧小平找到胡耀邦,批評他,說『你糊塗』,你怎麼到西北胡說啊?你怎麼說他不是反毛主席,不是反黨啊?胡耀邦說他反劉少奇是真的,也不能說就是錯的。都是政治局委員,還有什麼不能提不同的意見呢?但是呢,鄧小平就把這個事阻止下來了,胡耀邦也沒辦法。」

李力群批鄧:六四對嗎?

李力群對胡耀邦很感激,對當年向毛澤東告密的鄧小平極為反感。

李力群說:「胡耀邦說,高崗不是反黨,他是毛主席過去讓大家向他學習的,表揚他為革命,為西北、東北建設是有功之臣,要我們全國人民向他學習的。可是你現在還有什麼可說的?人家不能讓你說,不能讓你公開嘛。胡耀邦為什麼倒下了?至少其中有要為高崗平反(的因素)。」

李力群說:「鄧小平認為高崗不能平反,而且81年大家討論歷史決議的問題,鄧小平說,處理高崗還是對的嘛,雖然他不是路線鬥爭,也不是什麼野心家,也沒有什麼路線問題,但是對高崗的處理還是正確的。鄧小平到處講嘛。大會小會總是要提出高崗的處理還是對的。你『處理正確』就是怕暴露你這個暴君!你比毛澤東還暴!沒民主!我還怕什麼?你再把我抓起來,再關起來嗎?」

李力群說:「實際我說,鄧小平比那毛澤東還霸道。你說,把趙紫陽關了17年,現在誰也不能說『六四』。你『六四』對嗎?你派了軍隊打老百姓,打學生,歷史上沒有的。那現在誰敢說呀?還要說『六四』是對的。所以現在能把這個案子翻過來?」

複查未果結論仍不明確

文革以後的幾十年裏,屢遭挫折的李力群仍然在不斷向中共領導層寫信,為高崗喊冤。

李力群說:「我現在也可以說思想解放,我跟你說,但是我也給中央寫了(信)。我不知道寫了多少信。我現在倒不是因為現在吹捧劉少奇、鄧小平、陳雲等人。我把他們怎麼搞的陰謀,怎麼搞的手段,我都寫出來給中央。我也不怕它再把我整死。」

2001年,中共中央對高崗案進行了複查。2004年6月,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趙洪祝等人到李力群家裏向她宣佈了複查結論。

李力群說:「胡錦濤上任以後對高崗的問題很重視。趙洪祝2004年6月來跟我談話,說中央領導同志胡錦濤、尉建行叫組織人力,經過三年的調查,看了500份檔案,對於高崗同志在西北、東北創建根據地和抗美援朝對國家、對黨做了許多的貢獻。但是,1955年黨代會通過的決議現在還不宜糾正。假使是現在,就不會那樣處理他了。」

高崗遺孀不服為平反上書不已

面對中共中央不為高崗案平反的複查結論,李力群不服。她最近又向中共中央寫信,要求平反高崗案。

李力群說:「我現在又寫了信,我就問,究竟為什麼那個文化大革命大小錯案都能平反,叛徒集團也能平反,甚至54年胡風反黨集團都能平反,就是54年的高崗不能,這究竟是為什麼?」

「高崗不就是對劉少奇有意見嘛。就是這些意見,可以經過黨中央查的,沒有什麼錯誤啊。我現在87歲了,我也經過延安的整風,我也在東北經過了高崗的艱辛,也經過勝利的心情。但是高崗這個問題53年了,你們不能平反,我不理解。」

李力群說:「我多活幾年,我要把高崗的問題弄清楚,我非得要把它弄清楚。」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6/1597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