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毛喜歡讀《道德經》中共對老子的歪曲貽害無窮

—老子傳大道 中共歪曲貽害無窮

作者:
為了奪取並鞏固政權,共產黨必須摧毀貫穿着「有神論」的中華傳統文化。如果說中共建政前的一套理論只能影響少部分中國人外,那麼中共建政後,中共藉由通過包括消滅宗教、文革等一個又一個運動,摧毀了傳統文化;與此同時,還通過御用文人,歪曲歷史和歷史人物,進而否定神佛的存在。比如前文所言的歪曲《老子》是身為沒落貴族的老子的「哀鳴」,將老子拉下神壇。

明·張路《老子騎牛圖》

「道,可道,非常道。」兩千多年來,傳出「大道」的老子的影響力在古今中外經久不衰,其著作《道德經》的中外註解之書就有三千多家,「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等箴言至今掛在世人口中。其思想不僅被孔子認為雲中龍,「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耶!」,不少帝王、將相、先賢、學者更是從中獲得啟發,不吝言辭讚美,就連今天的西方學界對老子的思想也是推崇備至。

唐太宗說:「《道德經》其要在乎理身、理國。理國則絕矜尚華薄,以無為不言為教。理身則少私寡慾,以虛心實腹為務。」

清世祖順治帝贊道:「老子道貫天人,德超品匯,著書五千餘言,明清淨無為之旨。然其切於身心,明於倫物,世固鮮能知之也。」

清代思想家魏源如是說:「老子之書,上之可以明道,中之可以治身,推之可以治人。」

而十九世紀初歐洲就開始了對《道德經》的研究,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尼采、海德格爾,一代文豪托爾斯泰對老子也十分推崇。英國兩次諾貝爾獎得主李約瑟博士在其名著《中國科技史》中寫道:「中國人性格中有許多最吸引人的因素都來源於道家思想。中國如果沒有道家思想,就會像是一棵某些深根已經爛掉的大樹。這些大樹今天仍然生機勃勃。」誠如斯言,中國歷史上百家爭鳴時期出現的百家思想的源頭都是道家,皆是從道家分化而出,他們是「道」在世間運行的各種表徵和折射。

兩千多年來有無數人追隨着老子的腳步,明了「理國、理身」之要義,甚至參透了老子不是「常道」的「道」,走上修道之路。如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文景之治」和唐朝的「貞觀之治」就是老子之道治國化天下的典範。此外,自漢代以降,道家符菉、丹鼎等各個流派皆尊老子,留下如張道陵、邱弘濟、許旌陽、葛洪等修道者白日飛升的神跡。歷代帝王還常以道士為國師,張良即稱自己「以三寸舌為帝者師」,余者如蜀漢的諸葛亮,唐朝的袁天罡、李淳風宋代的苗光義,明朝的劉伯溫等都被開國帝王待以國師之禮。明朝更是幾乎家家向道。成吉思汗晚年也不遠萬里請長春子丘處機前去講道。歷朝歷代修道之人更是不計其數。

然而,在當下道德敗壞的中國大陸,還有多少人能透過被毛和中共扭曲的老子的身影,踏上返本歸真之路?

老子傳大道

現代世人多將老子視為一位哲學家,且把老子留下的《老子》(即《道德經》,又稱《道德真經》、《老子五千文》)當作哲學著作在批判着學和所謂的研究,實際上就是將老子與俗世的常人等同。事實上,老子傳出的是「大道」,教給人的是返本歸真之法。當時,隨着人類道德的下滑,三皇五帝時期的大道已漸漸失去,老子就在這個時候降臨人世,一方面將「清靜無為」及「得道飛升」之道,下傳「後聖」尹喜等仙真,為後人奠定了修煉文化,使人得知「修道」及「長生」之門,用以返本歸真,超凡證聖,以脫生死輪迴之苦。

另一方面,老子還闡述了人的德行和積德對於修煉和做人的重要性。1973年馬王堆出土的帛書《老子》皆是《德經》在前,《道經》在後。敦煌藏經洞中發現的《德道經》寫本,也多以《德經》為上卷,《道經》為下卷。這說明得道者一定是個有德之人,無德者無法得道。後世將《德道經》變為《道德經》無疑掩蓋了其真義。

老子還在《道德經》中說:「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無疑老子認為道德遠遠高於仁義,故曰:「大道廢,有仁義。」意思是說,因為大道沒有了,才追求「仁義」。在現代人的概念中,仁義、智慧、孝子、忠臣的出現都是值得慶幸的喜事,然而老子卻認為這些都是大道沒落、社會混亂、道德下滑的結果。

此外,老子還指導孔子,啟迪孔子智慧,孔子因而得以集儒門之大成,完成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內聖外王之道。《莊子·天運》說:「孔子見老聃歸,三日不談。」在孔子看來,老子的思想自己是無法企及的。

老子被奉為神仙

事實上,道家思想自古有之。從黃帝時期的敬天祭祖到殷商時期的天神崇拜,從春秋戰國時期的老子道家到秦漢時期神仙方士以及民間信仰,再到東漢張角的「太平道」、張道陵的「五斗米道」等,直至今日,仍有許多修道人隱身在人跡罕至的深山中修行,可以說,中國人對道的信仰從未斷絕。

而道家修煉開始進入世俗層面是在東漢時,張道陵創立道教,老子被尊稱為至上的三清尊神之一道德天尊的第十八個化身,又稱「太上老君」,《道德經》則是道家基本經典之一。這與現代無神論者把《道德經》歸屬為宗教意義上的道教和哲學意義上的道家學說是有根本區別的。

記載先秦神仙神跡的《列仙傳》首度將老子列為神仙,說老子追求無為,無為而無不為。其跡出神入奇。閉目塞聽內修,無上境界無思。得道合乎元氣,長壽同於天地。後世的《列仙全傳》和《太平廣記》也都記載了其神奇的身世。

東漢時期,成都人王阜撰《老子聖母碑》,將老子和道合而為一,視老子為化生天地的神靈。這成為了道家創世說的雛形。

漢桓帝時,漢桓帝更是親自祭祀老子,把老子作為仙道之祖。唐代皇帝曾尊封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宋代加封號稱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中國古代漢、唐、宋、明、清等朝代有道明君,都把老子的「無為而治」當作治國安邦的理念,深知「得道者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之道理。因此,這幾個朝代都出現過盛世時期,如西漢的文景之治,唐太宗的貞觀之治和開元之治,明代的永樂盛世以及清代的康乾盛世。

然而,到了現代,尤其是中共奪取政權後,信奉馬列無神論的中共將老子、孔子等先賢除了進行階級分析和歪曲、拽下神壇外,還對其進行大肆批判。

對老子的歪曲和謬解(1950-1966)

中共建政以來,對於老子《道德經》的研究大體可以分為三個時期:1950年至1966年為第一個時期;1967年至1975年為第二個時期;1976年文革後至目前,是第三個時期。

在五、六十年代,不知是否是因為毛喜歡老子的緣故,中共哲學界對老子思想進行了不少研究,發表了近百篇文章,主要分歧是老子是何時的人,《老子》成書於何時,老子的思想是唯物的還是唯心的,《老子》究竟代表哪個階級的利益,老子的「道」指的是什麼。

不妨以現當代研究老子比較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曾是北大哲學系教授的馮友蘭,對老子研究的不同階段為例,來看看中共是如何歪曲和批判老子的。

第一階段是1949年前。馮友蘭因尚未受馬列主義影響,所以並未採用階級分析的方法研究老子。彼時,他認為孔子問道的老聃與老子並不是一個人,老子是在孔墨之後出現的,《老子》的作者名字叫李耳。此外,他從天道觀、事物變化通則等角度入手論述了老子的思想,並在將其與孔子、墨子、孟子相比較中突出了老子的貢獻。其一方面整理了老子關於「道」和「德」以及道德與萬物的關係上的論述,另一方面整理了老子關於處世的方法、人格修養、社會理想等方面的闡述,肯定了「小國寡民」的理想社會狀態。

雖然關於老聃與老子是否為同一人,學界有不同的看法,雖然馮友蘭對老子思想的理解仍很表面,但至少當時的研究還限於學界內,並未受到政治方面的影響。

1949年中共建政後,即開始了對知識分子的「社會主義改造」和洗腦。讓老一代知識分子記憶猶新的「反胡風運動」和「反右」運動,害死了不少人,也打彎了不少知識分子的脊樑,這其中就包括馮友蘭等。

在上個世紀60年代馮友蘭編著的《中國哲學史新編試稿》(1960年—1964年)中,他仍堅持老子在孔子之後的看法,但由於接受了馬克思主義關於階級鬥爭與哲學路線鬥爭等觀點的影響,他對老子思想的闡述和分析有了新的說法,側重強調階級根源,並據此進行分析內容。這也是當時研究老子的學者採用的普遍的分析方法。

馮友蘭認為,《老子》是從奴隸制到封建制過渡過程中的哲學形態,老子是奴隸主貴族的代表,老子的「道」是「素樸唯物主義」,老子的政治思想,也是沒落貴族的思想表現,其言論「充滿了沒落貴族對於當時統治階級即新興地主階級的批評」,如「小國寡民」的狀態是「倒退的,反動的,復古主義的歷史觀」,等等,他還對老子的「道」進行了批判。顯然,馮友蘭否定了自己在1949年前的研究成果。

而還有一些學者或是認為老子代表的是沒落公社農民的思想,或是反映了當時小奴隸主的要求,至於老子的「道」則指的是物質實體等。

然而,無論是馮友蘭的還是其他人的觀點,都沒有脫離階級分析的方法,換言之,中共那一套已成功將知識分子洗腦,並使他們的分析脫離老子思想的實質,脫離老子「大道」與「德」的密切關係的內涵,將老子世俗化,而用馬列的謬論去分析,老子不再是被民眾信奉的神仙,而被洗腦後的學界這樣的分析加上中共有意的宣傳,老子的思想就這樣被歪曲和謬解了。

文革「破四舊」中老子講經處被毀

中共建政後,與其它宗教一樣,道教被視為迷信,遭到批判。1966年文革爆發後,「破四舊」席捲全國,老子等先賢也被視為「四舊」。道教眾多宮觀廟宇被焚毀破壞,不少修道人被迫害致死,被迫還俗。數不清的珍貴文物也毀於此時,這也包括老子講經台和眾多道觀、廟宇。

北魏酈道元《水經注》載:就水出南山就谷,北逕大陵西,世謂老子墓。老子墓在就峪口就峪河西岸,依山為陵,陵山海拔730米,頂有天然石洞名為「吾老洞」,深不可測。據明代《重建吾老洞殿宇記》碑載,洞內有石函,葬老子頭蓋骨。陵山頂有吾老洞道觀,存有明代《重建吾老洞殿宇記》碑及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陝西巡撫畢沅立老子墓碑2通。清代乾隆時著名學者,陝西巡撫畢沅書寫的「周老子墓」三字石碑。

離老子墓五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地方叫「樓觀台」,就是當年老子講經並著《道德經》的所在,附近方圓十里之內,還有五十多處古蹟和道觀。文革中樓觀台等古蹟被毀壞,道士們全都被迫離開。

再如山東嶗山是道家聖地。嶗山上的太平宮、上清宮、下清宮、鬥姆宮、華嚴庵、凝真觀、關帝廟中「神像、供器、經卷、文物、廟碑全被搗毀焚燒。」

在這樣的氛圍下,許多知識分子也被打倒,沒有被打倒的也噤若寒蟬,此時老子研究也陷入了停滯時期。

當代老子研究仍無法擺脫中共洗腦

文革結束後,一些學者又開始了對老子的研究。除了更加重視史料的考證,對老子的某些思想如「無為」等重新做了詮釋外,迄今為止的一些研究仍然沒有擺脫中共的階級分析方法和唯物論、唯心論之爭,仍是在哲學層面進行所謂的分析,一些新開拓的從人類學、美學、醫學、管理學、語言學、社會學、科學等角度研究老子的文章,都只抓住了老子思想的某個枝幹,卻偏離了老子思想的實質。換言之,當今學者的研究,基本上都沒有從根本上理解老子的「大道」的核心是什麼。

比如馮友蘭又出了一本總結性著作《中國哲學史新編》(1982年—1990年),論述方法不再從天道、自然觀入手,而是從其階級根源入手。他仍然認為《老子》是沒落奴隸主貴族的代表作,是站在奴隸主階級的立場上的,反映了當時沒落貴族對新興地主階級的兩種態度,一是以退為進,一是逃避現實,他並就具體內容解讀,如「柔弱勝剛強」,「以無事取天下」等,就是老子對新興地主階級以退為進、以弱勝強所採取的策略等,即先要保存實力,待他日實力成熟以後再和地主階級一爭高下。

馮友蘭還把老子的思想歸為「客觀唯心主義」,但卻再次肯定了老子的「小國寡民」的社會理想,認為這是老子追求的一種精神境界。

如果按照馮友蘭1949年後的研究結論,老子所著的《道德經》實在是沒有什麼價值了,反而容易誤導世人。但顯然,真正誤導世人的正是馮友蘭這樣被中共洗腦的學者,他們不僅沒有深刻理解老子的「大道」,反而用共產黨灌輸的階級理論去分析,結果可想而知。

最為可怕的是,馮友蘭這樣學者的研究結論仍貫穿在當今大陸的大中小學教材中。

用階級論與唯物論分析老子的謬誤

中共學者對老子分析中運用的「階級分析法」,是馬克思主義中最能蠱惑人心、也為共產黨運用的最為嫻熟欺騙大眾的理論之一。對此,大陸學者荊楚先生有着清晰的分析。按照馬克思的說法,「在階級社會裏,人處於什麼樣的階級地位,就有什麼樣的觀點、思想和階級立場」,荊楚認為這是以「階級性」來否定「普遍人性」的存在,而馬克思在以「階級性」而否認「普遍人性」存在的基礎上,再推導出「階級鬥爭」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在此基礎上,又將「階級鬥爭是個筐,什麼東西都往裏面裝」作為其立論的基礎。

顯然,馬克思否定「普遍人性」的論斷是荒謬的,因為人都有親親之心,惻隱之心,同情之心,向善之心,人們都樂生畏死,趨利避害;樂安逸畏兇險,喜健康惡疾病,等等。這些都不會因為其階級、出身、政治和經濟地位而有所不同。因此,普遍人性是客觀存在的。正因為人類存在着普遍人性,人們才有共同的語言,才可能形成基本的價值觀,才能互利合作,共存共榮。

由此可以說,馬克思把階級鬥爭誇大到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荒唐程度,而否定人類的一切自然法則,從根本上就是謬誤。

中共竊取政權後,通過洗腦,讓一個個御用文人如郭沫若翦伯贊、馮友蘭等,按照「人類一切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的謬說來改寫了全人類的歷史和文明積累史,而那些從史學角度研究歷史的學者則受到了整肅。在如此謬說下被解讀的歷史,包括老子、孔子、秦始皇等一個個歷史人物也都受到了歪曲,而被歪曲的歷史堂而皇之的登上大雅之堂,登上大、中、小學課堂,登上所有的媒體,經年累月的對中國人進行着洗腦。

除了「階級論」是謬論外,馬克思所宣揚的「唯物論」也是謬論。可以看到的是,「唯物論」經中共反覆灌輸給中國人,現在已經成了中國人思想的一部分,以致在今天的中國大陸,當中共的宣傳輿論要求人們「崇尚科學、破除迷信」時,人們沒有覺得這樣講有什麼不對。當中共在教科書中宣揚「神佛是愚昧落後的古代人頭腦中想像出來的,隨着科學技術的發展進步,這些觀念已被人們拋棄了」時,人們就以為真是這樣。

馬克思認為,人僅僅是一個物質存在,而否認人的精神和靈魂存在,並說「物質決定意識,意識是物質的反映」。恩格斯說:「生命不過是蛋白質的存在方式」。也因此,馬恩極力否定有神論和唯心主義的一切學說,片面強調無神論和唯物論,而馬克思否定有神論的技術方法,就是使用了邏輯學上的偷梁換柱之術,即以對某些神父和牧師的虛偽的揭露,來代替對有神論的否定,其目地就是讓人們離棄天理和道德,滿足其主宰人類的魔性慾望。

實際上,意識本身也是一種物質,也就是說人的思想是一種比人的眼睛能看到的物質更微觀的物質,所以人的意識和一般說的看得見摸得着的物質是同等的地位。物質和意識之間會存在相互的作用和影響,但並非一定是物質決定意識。因為人的行為是由思想支配的,所以人們的意識往往會決定了人對外界物質的運用和處理。顯然,馬克思通過似是而非的論斷在迷惑世人。

其後的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更將「唯物論」藉由宣傳、教育等方式,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進而打擊人們對神的信仰,使人們逐漸遠離了神佛,從而只相信人能看得見摸得着的東西是存在的,並認為世界和人類是自然形成的。共產黨這樣做的目地就是維護其統治。

不用說,老子研究中的「唯物」和「唯心」之爭,也是受馬克思、共產黨理論的影響。按照唯物史觀,物質生產才是社會存在發展基礎,道德「有虛無實」,老子也就「大而無當」,其用意就是將歷朝歷代被奉為神仙的老子落下神壇。自然,使用「階級論」和「唯物論」來分析老子,只能走在歪曲的道路上,而且貽害無窮。

毛對老子思想的歪曲

據大陸媒體報導,中共黨魁毛澤東很喜歡讀《道德經》,而且經常在講話、文章中引用,並重視老子研究。然而,毛看到的並不是老子對「道」與「德」的闡述,並未從中感悟如何做個有德之人,反而是選取一些詞句,斷章取義,為其所用,並影響世人。

如1945年4月24日,毛在中共七大上的口頭政治報告中,在談到面臨的困難和應對的方針時說:「我和國民黨的聯絡參謀也這樣講過,我說我們的方針:第一條,就是老子的哲學,叫做『不為天下先』。就是說,我們不打第一槍。」在此,毛引用了老子「不敢為天下先」的名言,意思就是先棄後取,先退後進,先讓後爭。

然而,老子的原意是不敢背離道而行天道不能為之事。毛的曲解隨着中共的宣傳機器而為國人所接受。

再如1949年3月13日,毛澤東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講到黨委會的工作方法,其中說到要「互通情報,這對於取得共同語言是很重要的」,批評「有些人不是這樣做,而是像老子所說的『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結果彼此之間就缺乏共同的語言」。

可是,老子這句話折射的是「小國寡民」的理想社會狀態,原意是說國土面積小、人口少、民風樸素的和諧國家,爭鬥器具是派不上用場的。由於人民安居樂業,衣食無憂,百姓不用跨地區遷徙折騰,他們會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國家,及至壽終正寢,此乃治國之至高境界。毛的引用之意完全是背道而馳。不知是不是從毛的引用開始,「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被現代人錯誤的解讀為彼此不了解,不互通音訊。

還有1957年2日27日,毛在最高國務會議第11次擴大會議上,在「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問題」的講話中談到:「在一定的條件下,壞的東西可以引出好的結果,好的東西也可以引出壞的結果。老子在兩千年以前就說過:『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但老子所講的「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與毛乃至現當代人理解的可不同。老子表面上似乎說的是人生的無常,但如果從老子「大道」修煉的角度上看,人的福禍可以因了自己做好事、壞事而發生轉變,因為隨着人做好事、壞事,人也存在守德、失德的問題。因此,福禍取決於當事人的所為。

而毛所言的「在一定的條件下」引出不同的結果,恰恰忽視了人在德行方面「有德」、「無德」的轉變,而這才是人福禍的根本原因。

1960年8月22日,毛等人接見出席6個民主黨派中央全會擴大會議的代表時,周建人剛好坐在毛身邊,他們談到了當時哲學界正在爭論老子哲學是唯物還是唯心的問題,毛同意周建人的「老子是客觀唯心主義」的說法。968年10月,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閉幕會上的講話中,毛公開表態支持天津教授楊柳橋的「老子是唯心主義者」的觀點。另據1974年出版的馬敘倫《老子校詁》載,毛還說《老子》是「一部兵書」。

而毛之言對學界的影響不可謂不深,其對老子的歪曲對中國社會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中共歪曲老子原因

儒、釋、道信仰給中國人建立了一套非常穩定的道德體系,所謂「天不變,道亦不變」。這套道德體系是社會賴以存在、安定和和諧的基礎。屬於精神層面的道德常常是抽象的,而文化的一個重要作用,就是對道德體系進行通俗化表達。

而共產黨的「哲學」可以說和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截然相反。傳統文化是敬畏天命的,孔子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佛家和道家思想都是有神論,相信生死輪迴、善惡有報,共產黨不但信奉「無神論」而且「無法無天」。中共宣傳「歷史唯物主義」觀點,宣揚「共產主義」是「人間天堂」,而通往「人間天堂」之路就是依靠「無產階級先鋒隊」即共產黨的領導。承認有神論等於直接挑戰了中共的執政合法性。

因此,為了奪取並鞏固政權,共產黨必須摧毀貫穿着「有神論」的中華傳統文化。如果說中共建政前的一套理論只能影響少部分中國人外,那麼中共建政後,中共藉由通過包括消滅宗教、文革等一個又一個運動,摧毀了傳統文化;與此同時,還通過御用文人,歪曲歷史和歷史人物,進而否定神佛的存在。比如前文所言的歪曲《老子》是身為沒落貴族的老子的「哀鳴」,將老子拉下神壇。

比如歪曲信教動機,中共稱「社會苦難是宗教存在和發展的肥沃土壤」,並刻意將那些在常人中遭遇苦難、萬念俱灰的人入教當作是宗教信徒的常態。然而,綜觀古今中外歷史,信仰神佛者並非如此,如佛祖釋迦摩尼當年就是一位迦毗羅衛國的太子,他捨棄王位、美女、富貴生活,一心修煉。再如道家的張道陵(即張天師)曾三次被漢和帝征為太傅(在九品官制中為正一品官),張道陵都沒有答應,而是隱居在鶴鳴山中修煉。因此,出家絕非對現實苦難(感情失意或經濟困難等)的逃避,而是發菩提心,以慧劍斬斷塵緣的大願。

在中共奪取政權之前,民間有一個信神的環境。釋教和道教中的修行者是德高望重的象徵,也是人們尊重的對象。即使是傳統皇朝的皇帝遇到高僧,也都給予禮遇和尊重。但在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共將修行者描繪為愚昧、無知、迷信,甚至利用宗教斂財等形象。道家的鼻祖老子、儒家的鼻祖孔子和佛家的創始人釋迦牟尼的形象,也被中共刻意扭曲,甚至批判。修行者則從被尊重者變為大眾嘲弄的對象。

而中共任意曲解篡改傳統的神傳文化,最常見也最能蒙蔽人的就是把經典加進無神論的含義,如老子說,天大地大道大王大,而中共則用鋪天蓋地的媒體機器和從小學到大學的灌輸是:中共的恩情比天大。誰說毛不敢為天下先?其與中共離經叛道正是敢為天下先的最好註腳,中共背離天道所為已是人神共憤。這樣背離天道,毀我中華正統文化,歪曲歷史人物,殘害百姓的中共,是到了被拋棄的時候了。

2017-09-09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4/1596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