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金里奇:什麼才是成功的美國外交?

作者:
作為美國在中東以及全球其它地區的最高外交官,蓬佩奧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幫助推動全球共識,承認中共對西方世界構成最大威脅。他還在施政中把宗教自由置於優先考慮範疇,並不遺餘力地爭取世人遵循內心崇敬上帝,而不必遵照政府規定違反信仰自由。

2020年12月9日,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美國時任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佐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Tech)發表講話

曾幾何時,專家們一直告誡公眾,時任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後,中東戰爭將在2017年12月爆發。

15個月後,當川普政府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時,專家們同樣預測災難即將來臨。戈蘭高地是以色列北部邊境上的一個戰略地區,之前一度由敘利亞佔領。

然而,每一次中東地區都是生活照舊,一切如常,安然無恙。雖然存在一些抗議活動,以及一些零星的暴力事件,但僅此而已。新聞記者、評論員和外交機構全都判斷錯誤。佔據主導地位的傳統智囊團也是錯誤百出,而這些智囊團幾十年來一直支配着華盛頓的群體思維,在牽着政府的鼻子走。

事實上,川普政府堅定持以色列,強硬姿態應對巴勒斯坦,以及對伊朗施加最大壓力,這些政策不僅沒有引發地區混亂,反而以歷史性的《亞伯拉罕協議》形式促成了阿拉伯-以色列和平。

然而,隨着喬·拜登入主白宮,美國與以色列保持距離,並與巴勒斯坦和伊朗等殘暴政權接觸,世人正在目睹中東地區的大規模暴力衝突。巴勒斯坦人在東耶路撒冷發動騷亂,高呼「轟炸特拉維夫」,而哈馬斯則從加沙向以色列發射火箭炮,不惜以平民為目標。

(譯註:特拉維夫(Tel Aviv),以色列第二大城市,人口38萬,主要為猶太人。哈馬斯(Hamas),全稱「伊斯蘭抵抗運動」,是一個成立於1987年的巴勒斯坦伊斯蘭教遜尼派組織,集宗教性和政治性為一體,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主要活動區域為巴勒斯坦地區和卡塔爾等中東其它地區,被以色列、美國和歐盟等國家和國際機構定性為恐怖組織。)

在我的播客「紐特的世界」(Newt’s World)5月16日節目裏,我有幸採訪了促成《亞伯拉罕協議》成功簽署的關鍵領導人之一,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先生。

作為川普總統任期內的國務卿,蓬佩奧領導和推動了美國的中東外交斡旋。在接受我的節目採訪時,他詳細闡述了任期內政府處理中東問題的思路。而在當屆政府推行背道而馳的政策、中東地區正經歷新一輪暴力襲擊的今天,蓬佩奧的這些見解顯得尤其寶貴。

當然,作為美國在中東以及全球其它地區的最高外交官,蓬佩奧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幫助推動全球共識,承認中共對西方世界構成最大威脅。他還在施政中把宗自由置於優先考慮範疇,並不遺餘力地爭取世人遵循內心崇敬上帝,而不必遵照政府規定違反信仰自由。

此外,蓬佩奧在確保世界各地數十名美國人質獲釋方面取得了令人驚嘆的成功,其中包括從伊朗、土耳其和朝鮮等地促成美國人質安全回家。他詳細剖析了將被扣押在朝鮮的最後三名美國人帶回家的心路歷程,尤其令人震撼。

當然,蓬佩奧不僅擔任過國務卿,還任職過中央情報局(CIA)局長,而在那之前,他是來自堪薩斯州的國會議員。有了這些豐富的資歷,蓬佩奧能夠針對一系列時政問題上發聲,包括目前中情局令人不安地推動所謂「覺醒」進程,以及民主黨人在國會通過H.R.1號選舉改革法案將全國選舉聯邦化並永久鞏固自身權力。

和大多數美國民眾一樣,他也意識到大政府的多重危險,以及國內逐漸抬頭匍匐前進的獨裁主義傾向。川普前政府也清醒地認識到了這一點。

然而當前的拜登政府看法卻完全相反:對內強化政府控制,而對外削弱全球事務的美國領導。這是一個災難性的認知,如果任由其繼續下去,美國和我們的盟友將遭到嚴重傷害,直至未來數年。

刊自Gingrich360.com。

原文What Successful Diplomacy Looks Lik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共和黨人,1995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2012年曾作為總統候選人參選。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4/1596898.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