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親歷甘肅馬拉松越野賽死裏逃生 極端天氣沒有預警 完全是人禍

作者:
22日上午9時,由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舉辦的2021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有近萬人參加。當天13時左右,天氣突然變臉,冰雹、凍雨、大風齊襲,氣溫驟降,參賽人員出現身體不適、失溫等情況,部分參賽人員失聯。截至23日早上8時,共搜救接回參賽人員151人,其中8人輕傷在醫院接受救治,21名參賽人員找到時已失去生命體徵。「流落南方」在這次比賽中死裏逃生,回去後寫下一篇文章,仔細講訴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5月22日上午9時,由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舉辦的2021(第四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在黃河石林景區舉行。共有近萬人參加比賽,其中172名參賽人員參加百公里越野賽。

當天13時左右,百公里越野賽高海拔賽段20公里至31公里處,受突變極端天氣影響,局地出現冰雹、凍雨、大風災害性天氣,氣溫驟降,參賽人員出現身體不適、失溫等情況,部分參賽人員失聯,比賽停止,當地開始搜救失聯人員。

據舉辦方公佈的搜救情況:截至5月3日早上8時,8人輕傷在醫院接受救治,21名參賽人員找到時已失去生命體徵。

封面新聞記者聯繫上一位參賽親歷者,來自黑龍江的跑友「流落南方」,作為曾經的一名媒體調查記者,他與多位朋友一起參加該賽事,在遇到惡劣天氣時,他雖極力堅持,但最終感覺不對,及時下撤,倖免於難,但不幸的是,他有另外幾位朋友遇難或失聯。「流落南方」回去後寫下一篇文章,仔細講訴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極端天氣 舉辦方沒有預警

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比賽地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風景區,大致可以理解為是景區為了宣傳自身而操辦的一個賽事,主辦單位是中共白銀市委、白銀市人民政府,承辦單位是白銀市體育局、中共景泰縣委、景泰縣人民政府,執行單位是黃河石林大景區管理委員會、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這個比賽已經辦過四屆。前面幾屆,賽事組織工作一般般,但完賽即發1600元補助,讓選手們仍舊趨之若鶩。畢竟,除掉1000元報名費,完賽可淨賺600元,一般地域的選手參賽費用基本就覆蓋掉了。

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賽道,有人說是國內最簡單的百公里越野賽,這話大概基於兩點,一是整體爬升不大,約3000米以內的累計爬升,和其他百公里越野賽相比確實較低;二是賽道難度低,屬於基本都能跑起來的高速賽道。

但我看來,它又不算簡單的百公里,也是基於兩點,一是賽道海拔不低,整體在2000海拔上下,對於平原生活的選手,這算高海拔了且出了景區之後賽道絕大部分都處於無人區;二是門檻,關門時間20小時,這基本上意味着,熱衷於網紅賽事的跑渣小白們是沒辦法報名的,這部分人20小時完賽可能性不大。

今年的比賽,賽事公司沒有變,但21日晚技術會,發現講解賽道的賽事總監換人了,一些組委會工作人員也是新面孔。

如上所述,該賽事當地介入很深,當然,這和比賽組織工作好不好關係不大,並不是官方參與度高,賽事就一定是好賽事,這個,有過比賽經驗的朋友都了解。

黃河石林這個比賽,即便賽事組織達不到一百分的標準,幾屆搞下來,也算是一個成熟賽事了,賽道幾年沒變過。只是未完賽選手因為前半段關門時間設置的比較苛刻而引起的吐槽,認為組委會是故意如此,把一部分選手關門,以達到節省費用的目的。畢竟關掉10個人就少支出一萬六。

然而今年,肉眼可見一些細節,比如賽道布標,感覺黃河石林這個比賽槽點變少了。但偏偏就是今年的比賽出了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問題好像出在天氣上,但極端天氣組委會沒有預警,有民眾把當日天氣預報的截圖上傳網絡,指出這場災難完全是人禍。

十指失去知覺後及時下撤

5月22日比賽日,早上,風和日麗,陽光甚好,坐擺渡車去起點之前甚至還有一絲暖意。

下擺渡車那一刻,天色轉陰,隨即起風,風力有四五級的樣子。體感溫度瞬間降低,參加百公里越野賽,開槍前我跑了兩公里來熱身,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兒,更麻煩的是,跑完這兩公里,身上也沒有熱起來。

五月底,白銀已經入夏,基於前幾屆的經驗,衝鋒衣並沒有被列入強制裝備,而是做為建議裝備寫進了賽事手冊。關於這一點,沒有人提出異議,我的衝鋒衣裝進了轉運包,存放到賽道62公里處的CP6換裝點,正常情況天黑前能趕到這裏。

哦,還有一點是,組委會收集轉運包的時間是在賽前一晚,如果是比賽當天早上,可能很多人就會把衝鋒衣穿在身上了。

這個比賽因為前十名的高獎金,即便拿不到名次獎金,也還有1600元補助兜底,所以每年高手參賽的比重都不低。比賽開始,大神們很多都穿着短袖短褲,等待起跑的時候都哆哆嗦嗦的,槍一響,都箭一般沖了出去。

開跑就是幾公里的盤山路陡下坡,大家都是想藉助下坡迅速讓身體熱起來,起碼我是這麼想的。

問題是,9點整比賽開始,風力有增無減,這個長下坡,不知道有多少人帽子直接被吹飛,又停下來返回撿帽子。

起點到CP1,這段基本在景區內跑,在石林的夾縫中跑,高大的石林擋住了風。過了CP1之後,就是一馬平川的戈壁,但到CP2之前大部分賽道是順風,也還好。

我到CP2之前,就開始下雨了,從零星的雨點,到比零星更密一些的雨點。這時候大概是10點半前後。

過了CP2之後,才是真正的麻煩來臨。

首先是逆風,風力已經加大到七八級,雨更密了,風裹挾着雨點打到臉的,像密集的子彈打過來一樣,真疼。眼鏡被雨水糊住,眼睛在強風密雨下也睜不開,只能眯着縫兒,視線受到嚴重影響。

原本黃河石林的賽道,最難的部分就在這一段,從CP2到CP3,8公里距離,爬升1000米,且只有爬升沒有下降。山是石頭與砂土混合的路況,很多段都非常陡。

在以往的比賽中,這一段都無比艱難,選手們需要手腳並用往上爬,這裏是摩托車都上不去的,所以CP3不提供任何補給,這意味着,即便到達山頂,也沒有可補充的食物、飲水,熱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體,更無處可休息,且無法在此處退賽。還要堅持到CP4。

但5月22日這一天,問題N倍放大,越往上爬,風越大、雨越大、溫度越低,體感溫度更低。

我在往上爬的時候,看到第一個從上面往下走的選手,說上面太冷了,受不了,退賽。第一時間我在想什麼:就這樣放棄一千六了嗎?後來每念及,我都想抽自己。

繼續往上爬,陸續又有幾名選手下來。包括很大神的選手。

而我的情況,越來越不好。全身都已經濕透,包括鞋子襪子全部都濕了,風吹的站不住,非常擔心被吹倒,冷的愈發受不了,找了一個相對避風的地方掏出保溫毯,裹在身上,瞬間就被風吹散開,什麼用都沒有。還有選手的保溫毯,直接被大風給撕碎了。

我戴一副無指手套,用登山杖,手凍的受不了,就把登山杖夾在腋下,慢慢往山上走。

很快,發現十根手指都沒有感覺了,這是在除東北的冬天外從未發生過的情況。把手指放嘴裏含着,感覺含了很久,但手指仍然無感覺,同時覺得舌頭也冰涼了。

這個瞬間,我果斷決定退賽,下山。

既然下山,就肯定想儘快下去,儘快回到暖和的地方,但,不可能。

上山容易下山難,這種很陡的地形尤甚。岩石是濕滑的,視線是模糊的,而身體,也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抖,抖得沒辦法停下來那種。

一小步一小步地往下挪,而我覺得已經有迷迷糊糊的感覺了,越抖,這種迷糊的感覺越強,我只有一個信念,一定要堅持到山下,即便要倒,也要倒在山下。

我想我是幸運的,在最後時刻及時做了決定。做決定那一刻,應該是在失溫的邊緣徘徊,處在臨界點上,毫釐之間,下山的時候,已經出現了失溫的症狀。

這樣講,如果我沒及時下撤,接下來可能就是在我毫無提防的情況下,忽然倒下。

失溫,太可怕了。何苦是這一天極端天氣之下在最難的賽道路段選手們大面積失溫。

朋友失聯一邊刷消息一邊流淚

我撤到山腰,藍天救援隊的人員指引到一個小木屋,屋內已經有十位左右先撤下來的選手了。在小木屋等待救援的一個多小時時間,小木屋裏選手的人數已經達到接近五十人。

我下山的時候,還沒有見到躺在山上沒有知覺的人,我下山的時候還有大部隊選手們在上山。後面撤回到小木屋的選手們帶回來的消息,都是一路上看到倒下來若干位選手,躺在路邊一動不動的、已經口吐白沫的(各跑步群群已經都有視頻),一位選手說,有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年選手,「已經不行了」,求藍天救援隊隊員儘快上去施救,最終我們在小木屋裏等到了這位老人,好消息是,他被扶進來時,嘴唇紅潤,應無大事。而面對選手們說的山上其他選手的情況,這個點位僅有的幾名藍天救援隊隊員也無能為力,一直在用對講機和組委會聯繫。

這個路段,比賽難,救援更難。

撤下來的選手們說,看到路邊躺着的人,有心無力,沒辦法幫助他們,自己都保不住自己。說這話時,他們眼圈都是紅的。而我,聯想到自己下山時那個情況,感同身受。

一個多小時後,山下上來一位救援人員,對小木屋裏的下撤選手們說,車開不到這個位置,能動的,返回到CP2坐車回終點,不能動的,得繼續等救援上來。

我和已經緩過來的一批人一起下山,回到CP2,20人坐進一輛中巴,我們這些,成為了山上第一批安全撤回到終點的選手。回到位於景區內的比賽終點,大概是不到16時。

返程的路上,有些人在一邊刷比賽群一邊流眼淚。

回到酒店後,我就不停地在刷選手們的位置,刷比賽群內的消息,到此刻,已經午夜。

下午的時候,大家都惦念着,要在天黑前把選手們都救下來啊。

道聽途說的、無法證實的、未經確認的信息很多,本文不談。羅列一些了解到的事實部分——

有多位選手摔傷流血,傷情各異。

有多位選手滯留山上,他們情況各異。有失溫的,有失溫導致了更嚴重情況的,有幾個人找到了一隅稍避風的地方抱團取暖等救援的,有個別一兩個人具備超能力一直在賽道上前進到夜色降臨後的。

國內多位越野頂級選手基本全部退賽,GPS位置數小時未移動過,且部分人電話無信號,無法取得聯繫。

還有一個事實是,我很親近的一位朋友,女生,在快到山頂的地方失溫。她告訴我,她失溫了,坐下來,後來是被另外一位女選手叫醒的,之後她發現她的腿摔破了流血,但她完全不記得腿是怎麼摔破的。說明她在那段時間失去意識了,我告訴她:你要好好感謝叫醒你的小姐姐,你今天可能差點人就沒了……

在文章最後,「流落南方」表示,以後參加類似的高海拔地區的比賽,一是帶足救命的裝備,二是在平時就要能做到正確認知自己的身體狀況,三是面對比賽中的突發情況,及時果斷做決定。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封面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3/1596733.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