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中歐投資協議流產 出乎習近平意料?

作者:

圖為2020年12月30日歐中投資協定談判視頻會議上的中歐雙方領導人。© AP- Johanna Geron攝影

歐洲議會20日以599票贊成,30票反對,58票棄權的極懸殊比例凍結『歐中投資協定』,若要解凍,前提是中國取消對歐洲議員的制裁。

中方並沒有反思為什麼幾個月前氣氛融融的「歐中峰會」達成的協議會出現如此壞的結局,而是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責歐盟基於謊言和虛假咨訊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執意作出單邊制裁的錯誤決定。

中歐雙方為通過這一投資協議進行了整整七年的談判,習近平希望在拜登正式就任之前,與歐盟提前完成這一協議,習近平清楚,美國反對歐盟與中國單方面達成這一協議;而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主席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強烈地希望在自己秋季離任之前完成與中國的投資談判,可以說,這一協議之所以不顧歐洲輿論普遍反對,在去年12月30日匆匆達成,與默克爾全力推動有重大關係。儘管默克爾為此遭遇歐洲輿論批評,但她執意要這樣做。

默克爾的意志佔了上風,在年終達成『歐中投資協定』。接下來就有歐洲議會批准認可這一程序。歐盟方面早已預見在議會會遭遇重重困難,但讓這一原則性協議加速「破產」的卻是北京自己。換句話說,北京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維吾爾人大規模遭鎮壓的遭遇是近年西方輿論異常關注的問題,從聯合國,到歐美,一直要求北京允許國際獨立調查團前往新疆現場調查,北京一概拒絕。美國宣佈制裁與新疆維吾爾人權有關的中國官員,歐盟也採取了如此舉動,這是自八九六四天安門屠殺之後,歐盟三十年來第一次就人權問題對中國實施制裁。

歐盟制裁中共的時候,預料到中共會反制裁,但歐盟沒有料到,歐盟制裁四名中共官員,一個機構,中共報復性反制10名歐洲議員和學者以及四個機構。歐盟更沒有想到的是,中共竟然制裁歐盟的議員和學者,這與歐美制裁中共的涉事官員大相逕庭,議員是民選代表,學者說話批評是言論自由,中共如同打壓本國的學者律師記者一樣對待歐盟國家的民選代表和學者,這讓歐盟終於認知到中共是「多麼地不同」。但觀察人士指出,這件事中方做得太愚蠢,既希望歐洲議會通過0歐中投資協議,又要制裁這個議會的議員,這無疑是自打嘴巴。這就不難理解,歐洲議會為什麼把取消對歐洲議員制裁作為重新討論這一協議的先決條件了。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1日卻指歐盟對中國的制裁「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稱歐方無理制裁導致當前中歐關係出現困難,「責任不在中方,希望歐方認真反思」,在歐方看來,趙立堅的這一套話語無疑用在北京身上最為恰當。

引起歐盟方面越來越牴觸『歐中投資協定』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這就是歐盟後來發現,這一被默克爾匆促推上馬的歐中投資原則性協議,附件一一公佈時,才發現裏面暗藏着許多不可思議的細節。法國『世界報』社論家希爾薇.科夫曼女士日前在題為「風向變了,歐洲對中國的幻想破滅」一文里對此說得再也清楚不過,文章寫到:最讓柏林氣憤的是,他們竟陷入了北京的陷阱。德國是歐盟國家中向中國出口最多的國家,一直希望維持這一勢頭,在習近平鼓勵下,默克爾敦促歐盟諸國與北京在去年12月30日達成這一原則性協議,然而,從那時起,才一點一滴發現,「魔鬼藏在細節里」。

比如,在協議草案的附件II第9條中發現了這樣的一句話,這就是:「獲准在中國開展業務的非營利組織的領導人應該是中國公民。」具體來說,如果默克爾的基民盟的慈善機構康拉德·阿登納基金會在中國設有辦事處的話,這個辦事處必須由中國人領導。顯然,這是無法保證獨立性的。

另外,3月份,當歐中投資協議的附件發佈時,仔細閱讀後才發現,曾受相關方吹捧的互惠概念也是奇怪的不可思議,比如:視聽領域的投資條款規定,沒有中共當局的同意,任何歐洲電影或電視連續劇都不得在晚上7點至10點之間在中國屏幕上播放。此外,在下午5點至晚上10點之間,在中國的動畫頻道上,只能播放中國的動畫片。

當時雙方歐中投資原則性協議後,中方在其國內閉口不談細節,歐方強調的是中方承諾將會通過取消強迫勞動的相關法律。但是法國輿論當時就對北京的承諾十分懷疑。他們舉出中共當年入世時答應要在十五年後做到的市場國家的必備條件,十五年後,才發現是一場騙局。但是,歐盟方面當時仍然覺得中方對保護勞工權利的承諾很重要,並把這當作是說服歐洲輿論的重要成果,在歐盟就維吾爾人權制裁北京,北京加倍反制之後,歐盟才發現幾周前對北京的親信是何等幼稚。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2/1596145.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