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眾議院報告:武漢實驗室泄漏病毒有大量間接證據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共和黨人周三(5月19日)發佈一份報告說,有「大量的間接證據」表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爆發是由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次泄漏造成的。報告敦促聯邦政府向中共施加更大的壓力,以允許「全面、可靠地調查」全球瘟疫大流行的根源。「這對於健康專家和美國政府了解COVID-19的起源至關重要,以便防止或迅速緩解未來的瘟疫大流行」。

圖為石正麗(左)與研究人員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圖片來源:AP)

報告寫道:「但是,由於缺乏中(共)國的合作,國際社會調查病毒真正來源的努力受到了阻礙。儘管如此,大量的間接證據引起了人們的嚴重擔憂,即COVID-19的爆發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泄漏所致。」

共和黨議員們指出了中共的「研究實驗室泄漏導致病毒感染的歷史」,以及美國外交官早在2017年就警告說,武漢實驗室正在對冠狀病毒進行「危險的研究」,而未遵循「必要的安全程序,有意外爆發病毒大流行的危險」。

他們還提到公開報道稱,「武漢實驗室的幾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患上了類似COVID-19症狀的疾病」,而中共軍方「介入了武漢實驗室」。

報告寫道:「相比之下,幾乎沒有任何間接證據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COVID-19是自然發生、從其它物種傳播給人類的說法。」中共當局還說其檢測了8萬多個動物,卻「未能查明據稱將病毒傳播給人類的原始物種,而這對其(中共)的人畜共患病毒傳播理論至關重要」。

北京掩蓋疫情也為實驗室泄漏理論提供了間接證據。根據該報告,這些舉措包括直到2020年1月20日,中共才承認新冠病毒具有傳染性,並關閉了武漢實驗室的病毒數據庫。

北京還在2019年12月下旬打壓舉報的醫生,使他們禁聲。當時中共試圖警告公眾武漢發生了「未知肺炎」疫情。

報告說:「武漢病毒實驗室和中共政府阻礙並操縱了世界衛生組織對COVID-19起源的28天調查。」這是該報告說的中共掩蓋真相的另一個例子。

該共和黨委員會還稱,有「明顯的跡象」表明,美國政府機構和學術機構可能資助或者與武漢病毒實驗室合作進行了功能增益的研究,並說「即使在美國政府暫停了在美國的此類研究後,其研究結果仍然在發表」。停止在美國的研究是從倫理上考量,因為其可能用於生物戰,並可能意外導致病毒大流行。

「為了保護美國公民免遭未來的病毒大流行之害,美國政府必須對中共施加更大的壓力,以允許對COVID-19大流行的根源進行全面、可靠的調查,並允許對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進行調查」,報告說,「美國政府還必須全面評估美國與武漢實驗室進行的冠狀病毒研究的任何合作,包括美國政府資金對這些項目的支持。」

該報告是在資深共和黨議員納恩斯(Devin Nunes)和委員會的其他共和黨議員,向拜登總統和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致信後發佈的。該報告指責情報界未及時提供其對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調查的最新信息,並且沒有說明「採用了什麼樣的調查程序,從而在瘟疫大流行初期得出了對病毒起源的權威結論。而其結論現在倍受質疑」。

這封信要求情報界交出有關新冠病毒(COVID-19)起源的所有信息,並提供有關武漢實驗室與中共軍方之間可能進行「合作」的任何情報。該信還要求情報機構提供冠狀病毒是自然爆發並起源於動物的任何證據,並質問情報界是否參與了對「功能增益」研究的任何審查,以及資助在美國以外的此類研究是否適合。

該信要求情報界從5月31日開始提供委員會所要求的有關信息。

白宮在上個月表示,中共在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合作撰寫的一份報告中披露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結果時「不透明」。

WHO的報告否認新冠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泄漏的說法,而稱「人畜共患病毒傳播理論,即病毒從動物轉移到人類,是很可能的」。

白宮說,WHO的報告缺乏關鍵信息,只提供了病毒起源的「部分、不完整的圖片」。

甚至WHO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都說,調查小組對冠狀病毒是否由於實驗室泄漏事件而傳給人的評估還「遠遠不夠」。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21/1595779.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