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副舍長: 中東衝突史 巴以衝突的黑鍋該誰背?

—美國點的巴以衝突黑鍋 含淚也要背下去

作者:

2020年9月25日,在川總高超的斡旋藝術下,以色列、阿聯酋、巴林三國公開簽訂一份劃歷史的協議:亞伯拉罕條約。

這意味着中東禍亂之源自以色列建國開始爆發以來,川總成為二戰後美國歷屆總統中,惟一有效促成阿拉伯國家接受以色列的總統。只要翻開歷史看看,就能發現就算十個諾貝爾和平獎也配不上亞伯拉罕條約。因為中東和平已然是世界和平最大的風向標。

簽約地特意選在1993年巴以簽訂奧斯陸和平協議的老地方,白宮南草坪。川總春風滿面,故意透露還有五個阿拉伯國家準備加入,那意思再明顯不過:對比巴以和談,阿拉伯世界能夠認可以色列才是美國外交急需做到的。

儘管成就堪稱偉大,但不能說只有川總才懂中東和平的解決之道。別的政客自然也懂,只不過出於複雜又世俗的私慾考量,又或本性上缺乏政治擔當,才致使中東禍亂延續七十多年之久。

一句話概括:巴以衝突的黑鍋原本就是美國甩出來的,沒有解決的話,那含淚也得要他自己背下去。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告成立。第二天,火藥桶就被點燃,阿拉伯國家聯盟、巴勒斯坦聖戰軍、阿拉伯解放軍一同對以色列圍攻發難,史稱第一次中東戰爭。

戰爭目的十分明確,就是阿拉伯世界及舊巴勒斯坦根本不接受聯合國於1947年11月29日表決通過、執行的巴以分治方案。當時由56個國家投票裁決,共計33票贊成、13票反對、10票棄權,其中來自阿拉伯的13個國家全部投了反對票,可見他們牴觸的意志多麼團結。

因此客觀地說,沒能協調平息好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的敵意,在中東戰爭問題上,美國就必須負起首要責任。因為在投票之前,收了諸如羅斯柴爾德、洛克菲勒、摩根這類猶太富商巨資的美國沒能像承諾的那樣,阿拉伯的事由他來搞定,這便相當於在以色列地基上種下了禍根。

相比美國,英國就圓滑精明得多。為什麼這麼說呢?原本以色列復國計劃就是在英國的幫助下推動起來的,裁決時他卻投了棄權票,誰也不得罪。一戰後英國做為戰勝國接手覆滅的奧斯曼帝國管轄舊巴勒斯坦,這讓猶太人看到機會,他們近兩千年來回到祖居之地的念頭終於可以重見天日。猶太人需要復國,英國需要猶太人的錢來償還美國債務,而美國需要接手英國二戰前的國際地位,三方一拍即合,這便迅速促成1947年匪夷所思的巴以分治方案。

現在回過頭再看,美國當時解決之道或許出於大哥經驗與智慧不足,抑或暗藏捆綁以色列做為中東棋子的陰謀——我個人是趨向經驗與智慧不足的,因為杜魯門的誤判不僅限於中東事務——這便使得以色列前腳復國,後腳就迎來阿拉伯的槍炮。

戰爭雖說是由阿拉伯及舊巴勒斯坦發起,但其中的道理卻是錯綜複雜,誰也不能以聯合國都通過方案為由去詬病他們。打個淺顯的比方,今天如果有人跑到別人家指塊地說,這裏兩千年前是我祖先的,應該還給我,就算不挨揍,也會被指責為神經病,更別說會得到認同。

所以說,猶太人跨越近兩千年能夠復國成功,雖然算得上人類文明史中的奇蹟,也是對他們的堅韌、智慧以及遭受的所有苦難的褒獎,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對舊巴勒斯坦何嘗不是赤果果的欺壓侮辱。

奈何美國里挾二戰勝利餘威,不留任何談判空間,這種情形下如果阿拉伯國家能忍氣吞聲,那今後真是在誰面前都當定了孫子。

有人可能會心存疑惑,舊巴勒斯坦的事與阿拉伯各國有什麼相關,犯得着為了他與聯合國對着幹?那麼這就需要從切實的地緣利益之外,上升到宗教層面來看待。

從地緣上說,阿拉伯世界屬於中東。阿拉伯人與猶太人溯源到頭可以稱作同父異母的兄弟,兩者有共同的祖先亞伯拉罕,這就是川總將條約取名亞伯拉罕的原因。而從宗教上看,一個信奉伊斯蘭教,另一個信奉猶太教。因此,在中東地區,阿拉伯國家又有血緣之外的宗教兄弟:伊朗,土耳其。

秉著信伊斯蘭教都是兄弟的教規,可以說阿拉伯對待以色列,與對伊朗和土耳其,相對是一視同仁的。但對待西方基督教國家則不同,多少存有隔閡,因為無論伊斯蘭與猶太教,都不認同耶穌是上帝之子之說,這可是等於推毀基督教的根基。為此,就不難理歐洲為什麼會出現十字軍東征,以及猶太人廣受基督世界迫害的歷史。

當然了,宗教原因充其量只是藉口,用周星馳鹿鼎記中的台詞說就是,一切都是因為金錢和女人(利益)。中東覆蓋亞非歐三大洲交匯的廣闊之地,從人類為生存搶佔資源的角度看,宗教矛盾是抵不過利益衝突的。

猶太人直到二戰後才翻身得自由,之前幾乎都只有被基督世界碾壓的份,其出原因肯定不是他們不承認耶穌地位這麼簡單,而是他們的智慧超群,一直以來都在金融與手工藝、文化領域領先常人。毫不誇張地說,當今世界除了印度和日本等少數國家,其他都深受猶太人創造的文化影響。西方基督世界無需多說,耶穌與十二門徒都是猶太人;伊斯蘭教脫身於古猶太教,同時又兼及基督教某些優點;就算人口第一的中國也不例外,馬克思正是猶太人。

據統計,到目前為止,佔世界人口僅0.22%的猶太人貢獻出22%的諾貝爾獎,名符其實的百里挑一。除了政治,人類所有能涉及的文明領域,多少都有猶太人的身影,這也是猶太人痛定思痛,決心深耕政治領域的直接原因。

以我的判斷,眼下的美國,完全可以說是已被猶太資本控制。假設揣測他們的野心,以色列只能算猶太人的精神根基,復國是對其民族過去苦難與努力的交待,而更為重要的未來之寶則是押在美國身上。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偽驢開始反美去美國化,偏離基督的同時不忘講求政治正確。

因為惟有如此,猶太資本以及猶太這種少數族裔才能獲得利益最大化,猶太人眼下絕大部分集中在以色列與美國,就是最有力的證明。從這裏再返回到巴以衝突的根源,誰又能否認杜魯門的失誤不是間接地成全了猶太人呢?

我是不信以美國的實力和猶太人的財富,會解決不了巴勒斯坦問題,再說,川總為什麼能促成亞伯拉罕條約?答案清晰可見,就是猶太上層在背後,有意將局面控制在糟亂但又可控的情形之下。是不是不可思議,一時轉不過來建議跳回去從頭再看一遍。

其實從第一次工業革命開始,猶太資本就打入了歐洲重要大國的政治頂層,但那時他們只是通過資本運作、對報紙媒體的收購,以及聯姻的方式,混得坐上賓的地位,但離決策權尚差些距離。基督世界的統治階層對他們始終抱有防範意識,莎士比亞、莫泊桑,卡夫卡、策蘭這些文學世界的大師都記錄過,反猶太現像一直存在,從遙遠的羅馬帝國到二戰結束,從俄蘇到歐陸,最後呈現為二戰德國納粹手上的慘絕人寰,無一不是血淚。

猶太人自古以色列滅亡之始,沒有一天不渴望得到政治上的權力,被迫逃散的他們去到每個新角落,都不忘復國大業,但世界從未給過他們土壤。在1897年8月29日猶太第一次復國大會開幕之前,無論哪個旁人聽到重建以色列肯定會覺得是個笑話,那時候,堅守在舊巴勒斯坦原猶太祖先生活之地的猶太人,還不到兩千人,後續響應復國回歸買地的人加起來也只佔全境三分一人口,阿拉伯人才是該地區的主體居民。

猶太人也想過向遼闊的俄國買地,甚至考慮過中國當時被日俄搶佔的東三省,但嘗試一圈,仍是覺得在法理與精神上,惟有舊巴勒斯坦可圖。

在以色列復國之前的一千多年,阿拉伯世界包括舊巴勒斯坦,對猶太人算是有恩的。那裏雖不是完全敞開懷抱來迎接他們,但也不會從精神上去排斥他們。加上古遠的血緣關係,相似的被外族蹂躪欺凌的歷史,兩者可謂真正的難兄難弟。

猶太人相較更為悲催,因為猶太教有着嚴格的教規,不向猶太人之外的人傳教,也不與外族通婚,致使融合與壯大都非常困難,並且由於這種特定的風俗習慣,容易被識別的同時也容易被打壓歧視。阿拉伯人就沒有那麼多禁忌,他們在公元七世紀才有了默罕默德開創的伊斯蘭教,雖比猶太教晚太多,但教義更為開放,不論出身入教都是兄弟,這從根本上壯大了阿拉伯力量。也就是說,阿拉伯人在世界舞台起步比猶太人晚一千多年,卻後來居上,從族群數量上遠遠甩開猶太人。

通常來看,人口優勢是一個民族強大與否的必要條件,偏偏猶太人是個特例,不被這個框架限制。他們散居四地時還看不出來,等到以色列復國之後到如今,硬是在巨大的人口差距中贏下了全部五次的中東戰爭。這種自帶的霸格美國人當初肯定料想不到,世界也為之震驚,用我們的俗語說,早知如此,當初蘇聯陣營萬萬是不會投下贊成票,這等於放虎歸山,給自己憑添了一個強敵。

蘇聯已沒有機會去後悔了,其暗中支援的反以頭目阿拉法特實在是扶不起的阿鬥,玩陰謀投機倒把吞獻金倒是好手。蘇聯還沒解體前,阿拉法特就看出風頭,率先吞下軟蛋,屁股開始挪向美國那邊。以致更年輕更激進的哈馬斯團伙草根冒出來贏流量,做起了振興巴勒斯坦、消滅以色列的愛國生意。

阿拉法特跑到美國簽巴以和平協議時,哈馬斯跳出來喊,你個大眼仔賣巴賊!那時阿拉伯國家紛紛支持,都贊說得對!等亞伯拉罕條約簽署時,又是哈馬斯嚎叫威脅,然而此時,除了伊朗同敘利亞象徵性地附和一句,整個世界都默認了以色列的合法存在。

就在五天前,哈馬斯突然向以色列耶路撒冷發射火箭炮偷襲。偷襲傷害不大但羞辱性極強。趕在你國慶前給你辦個大壽,這種挑釁姿勢全球通用,就是存心要來噁心以色列。

如果放在擂台上單挑,就算一百個哈馬斯也不是以色列對手,但哈馬斯團伙與阿拉法特一個尿性,自帶不講武德加持,硬是可以與巴勒斯坦人綁在一起。不管大戰小戰,零星採購式似的恐怖襲擊,都可以召喚到成千上萬,一批又一批扛着炸彈沖向以色列的青年。

還沒等以色列反擊,他們立即鑽入平民居,喊國際社會來看,讓給評理,還有沒有人性,以色列居然襲擊手無寸鐵、無辜又苦難的巴勒斯坦百姓。如果將以色列比作雄獅,那哈馬斯就像鬣狗,看着弱小但數量眾多戰鬥的持久力絕不差。

網上看哈馬斯的資料介紹,挺值得玩味:主業是消滅以色列,副業是做慈善。

這個慈善就特別諷刺了。哈馬斯自身都得靠暗主捐錢,它的慈善對象又是哪些群體呢?一搜,給貧困家庭送袋麵粉一桶油之類,你家的孩子就帶去愛巴勒斯坦了。加入聖戰,犧牲也不怕,那樣能升上天堂,享受回到真主身邊的榮耀。這毒辣手段比阿拉法特有過之無不及,畢竟阿拉法特擁有更高的理論水平,在成為巴勒斯坦之父、與巴民同受苦難的同時,還輕鬆給送到美國的小女人留了十億多美元。

哈馬斯的頭目們就沒這本事,理論粗糙生硬,干著反人性的髒活,使得巴勒斯坦離國際文明共識越來越遠。並且以色列再不吃平民盾牌那一套,高科技照頭就打,讓領導先走,失手帶走平民也不懼罵聲,因為外界看得明白,巴以之間,誰更人渣。失業率高達五成的巴勒斯坦人更知道,能夠越境到以色列工作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兩地收入相差幾十倍!

以色列不光是戰力強悍,輿論戰上也是高出巴勒斯坦太多。據說哈馬斯此次向以色列發射了一千五百多枚火箭彈,殺傷力幾乎為零,這讓金主看到還怎麼支持,養幾條狗關鍵時放出去也能咬到人不是。更有趣的是,以色列在回擊前,特意給巴民打電話,叫他們迴避炸彈,這人道宣傳做得簡直滿分。

話說哈馬斯難道沒有一點自知之明,非要扔一大波能被攔截的炸彈出來現眼嗎?事後被揍得灰頭土臉,低頭求和還被拒,更是丟人到家。如此還真是沒有自知之明,要有的話,早就順杆爬,讓窮困的巴勒斯坦享受和平,以高傲的姿態安心接受以色列與美國的支助就足夠了。

中東戰爭拉鋸七十多年,巴勒斯坦從有理打到無理,不論策略與戰術,都是徹頭徹尾的失敗。

以色列地面與空軍部隊於兩天前向哈馬斯所在腹地挺進,這兩天沒有新消息,不出意外的話是國際力量介入。俄法土都發佈過勸架降溫聲明,猶太資本控制的偽拜也扭扭捏捏,雖有勸以色列,但話裏有話,暗示哈馬斯罪有應得,頭目被剿盡也不過分。這大致就是此次巴以熱戰的結局。

再大的熱戰可能性很小,不然憑以色列一鼓作氣,幾個小時後就有結果。掀翻巴勒斯坦就像做道油悶茄子那麼簡單,並且機會多好,是它哈馬斯先挑動戰火呀。但各方勢力一權衡,顯然不能這麼做,家家都有本爛賬,真擺枱面上算,誰的屁股都不好看。

首先,以色列自身就不是鐵板一塊,內塔尼亞胡做莊十二年,已經到了訴訟纏身,連新組閣都一路磕碰的地步。此時不玩點私活,那真是對不住他身上的猶太基因。

何況,美國也不會同意。偽拜最樂於看見的就是巴以衝突若即若離,中東不亂,它利用難民、非法移民稀釋本土保守派的計劃就得泡湯。只有真正的美國人才會關心美國精神的存亡,對於猶太為首的大資本,剛好相反,美國精神耗盡,才能騰出精力將目標投向全球。

當局部戰爭像鯰魚效應激發起當地民眾的求生欲,那更加威權的政權就能順理成章地參與進來。它們不論陣營,表面吵得再凶最後總能得出一個分蛋糕的約定,因為權力逐利與資本逐利的有着利益這個共同目標。屆時結局如何,自然是韭菜認不出韭菜,等鐮刀前還不忘相互攻奸,終是分不清被割的命運。

川總去年曾耐人尋味地說,我是在阻止世界自殺啊。參照現實來看這話真像那麼回事。世界已經病弱不堪,激左橫行,劣幣驅逐良幣,聯合國形同虛設。好不容易保守派掌舵美國四年看到希望,卻硬是被偽拜背後的資本作假趕了出去。

當居存在美國的巴勒斯坦難民憤怒地朝以色列表達抗議的時候,我真替真正的美國人感到惋惜。他們可能永遠都不願意承認,他們在生活中每次遭受到的激進份子的侵擾,都是由美國甩出去的鍋飛了回來,最終落到他們的肩上。原本他們的稅錢,用來撫慰整個中東不平的心靈都綽綽有餘,更別說小小的巴勒斯坦。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有間訴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6/1593539.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