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曙光915:內塔尼亞胡的最後通牒 扇白左耳光 對川普的投桃報李 

—內塔尼亞胡的最後通牒 除了是甩向白左的一記耳光 也是對川普的投桃報

作者:

這幾天,在以色列先祖長眠的土地上,在進行着邪惡和文明之戰,也是高科技和野蠻的對決。哈馬斯用上千枚火箭彈襲擊以色列城市,以色列的鐵穹防禦系統則在天空劃出美麗的弧線進行攔截。一方質量低劣的武器無差別攻擊平民,另一方的防禦系統則是在以比傳說中的百步穿楊還要精準的防禦攔截能力保護本國民眾的生命財產。當然,以色列面對挑釁不會客氣,哈馬斯的武裝領導人已經有數人被斬首喪命。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對哈馬斯的最後通牒中,首先是對哈馬斯的領導人及武裝人員表達感激,這委實讓人大出意料。

「我們,以色列人民,欠你們一個巨大的感激之情。」因為「你在我們失敗的地方取得了成功。因為在現代以色列國的歷史上,猶太人從未如此團結,像一個人一樣同心同德。以色列的每一個人,從左到右,無論是世俗的還是宗教的,都團結在一起」。

對哈馬斯,及其後台伊朗一直在吹牛的抹平以色列,內塔尼亞胡給予了強有力的回覆:「沒有任何人會遷就一個發誓要對我們人民進行種族滅絕的敵人。」

「現在,當你們繼續不分青紅皂白地發射致命導彈,意在殘害和殺害儘可能多的平民,而你們卻懦弱地躲在你們自己的平民身後時,你們繼續激勵我們堅定地堅持我們的團結。」

哈馬斯不分差別的往以色列人口稠密城市發射火箭彈,同時,以色列在摧毀哈馬斯的軍事設施之前,為了減少無辜傷亡,給予對方大樓內人員足夠的離開疏散時間。之前摧毀土耳其國營通訊社位於加沙的大樓,同樣如此。與其說這是現代文明,不如說這是以色列人的蔑視:我就是摧毀你,哪怕告訴你,你依然沒咒念。

「不管我們猶太人彼此之間有什麼爭執,我們現在知道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我們會打敗你。」作為以色列最高領導人的這一表態,當然不僅僅只是表達態度,誰都不用懷疑哈馬斯將會後悔自己的顢頇野蠻。

對於世界各國在巴以衝突中指責作為強者的以色列,對於諸如村上春樹們要在石頭和雞蛋面前永遠站在雞蛋一面的政治正確,內塔尼亞胡同樣給予了以色列式的回覆:

以色列已經厭倦了你們關於我們應該「保持克制」的沒完沒了的指責。當你們的全體人民不斷地遭到一個頑固的敵人的導彈襲擊,而這個敵人宣稱的目標是謀殺你們土地上的每一個男人、女人和兒童時,那麼你可以來和我們談論「克制」。在此之前,我們恭敬地建議你們對自己保持雙重標準。這一次,哈馬斯走得太遠了,為了保護我們的人民,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

一句話,別站着說話不腰疼了,死的人不是你們。你不得不承認,內塔尼亞胡這份通牒,足以比肩1941年丘吉爾的就職演說,也堪比里根柏林圍牆的演講。甚至更具有騎士精神:「即便如此,我們仍將繼續敞開大門,讓你們優雅地投降。在你們宣佈放下武器的那一刻,我們將停止前進。」

不過以色列面對的敵人要遠比後者更加低劣,畢竟,蘇聯納粹正邪先不說,人家的實力擺在那裏,而哈馬斯僅僅是躲在平民身後的人渣懦夫,拿婦女兒童平民做擋箭牌的恐怖分子。

圖片

巴以衝突在敗家燈上台不足四個月後再次大規模爆發,川普時代,哪怕承認了耶路撒冷屬於以色列,甚至將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承認了戈蘭高地屬於以色列,這些在該教看來挖祖墳的行徑,都沒有爆發如此規模的衝突,兩相對比之下,誰敗家禍害世界已經不用說了。

當然,衝突爆發和美國的中東政策有關,而核心則是伊朗,因為它是哈馬斯最大的軍火來源地。尤其是5月7日沒內衣將以色列比作恐怖主義基地的挑釁和對巴勒斯坦人的煽動,更說明了這一點。你必須承認一點,如果奧黑時代對伊朗的綏靖,使其在獲得核武的路上更進一步,送給伊朗1500億美元對革命衛隊進行武裝,這還是白左小清新懵懂無知的話,在川普任內已經基本實現中東和平,因為敗家燈的逢川必反證明自己的合法性,這種再次給伊朗鬆綁的騷操作已經不是懵懂無知,而是居心叵測的壞。

這除了讓以色列的生存壓力驟然增加,而且拜登所謂恢復對巴勒斯坦的援助,等於是給已經彈盡糧絕的哈馬斯送火箭彈的錢。川普批評拜登對以色列支持的軟弱讓盟國遭遇攻擊,川普任內的國務卿蓬胖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蓬胖說:「拜登上任後延遲其給以色列領袖致電,並通過聯合國重新啟動給巴勒斯坦政府的援助資金。這些行為都告知加沙西岸的哈馬斯和恐怖分子:美國政府不是很重視以色列和美國之間的關係。」

雖然以色列同樣承受了傷亡,但你必須承認,以色列在以實際行動捍衛自己的同時,也在給同一陣營的西方文明敲響警鐘。這時候,以色列也是在以實際行動反哺給予自身最大支持的西方。

二戰之後在白左汗牛充棟的理論浸染下,人們普遍認為弱者應該得到照顧,乃至於無原則的遷就。而且,他們更閉門造車的認為,中東之所以恐怖主義橫行,就是因為窮,一旦富裕了,恐怖主義自然就絕跡了。結果美帝從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撤軍就實實在在的扇了這種認知的耳光。事實上,窮很多時候造成的是逆來順受,而不是恐怖主義。而且,伊斯蘭國橫行伊拉克敘利亞的時候,無數生活優渥的歐美青年同樣加入其中尋找理想,這特麼的哪裏是什麼貧窮的問題?

在本輪巴以衝突中,以色列國內的以籍阿拉伯人也在像黑命貴一樣聒噪,不過他們肯定得不到黑命貴的無人敢惹,還有以色列政客的跪地磕頭。與美帝乃至歐洲不同的是,以色列雖然是中東文明燈塔,但以色列法律明確規定以色列是猶太人為主體的國家,這相當於在美國明確了美國是盎格魯撒克遜人的美國,在德國明確規定德國是日耳曼人的德國。事實上,如果真的要像白左那樣政治正確反對種族主義,搞取消文化,清除華盛頓傑佛遜林肯雕像的話,以色列必須先把國名更換,因為以色列本身就是猶太人始祖的名字。

有人說二十世紀人類最偉大的成就不是發明原子彈,也不是發明了互聯網,而是以色列的復國。一個滅亡了兩千多年的國家重歸故土,復興舊邦,這在世界歷史上是絕無僅有,而且也再次證明上帝在《聖經》中預言的信實。

當然,談以色列,就離不開美帝。如果單純從經濟利益出發,美帝從沙特,阿聯酋等海灣石油國家所獲得的石油天然氣價值及經濟收益,都遠遠超過從以色列獲得的經濟利益,而且與海灣國家的王子酋長們把大把的美元在美國投資,購買美國武器不同,美國每年還得花無數的美元、無償提供本國最先進的軍事裝備給以色列。不說別的,就說那個F-35,以色列既不是該戰機的國際合作夥伴,也不是北約盟友,可是在其他北約盟友排隊等待交付期在十年八年之後的時候,以色列獨享的定製版,已經讓毛子的S-300/400在敘利亞變成了聾子的耳朵。

許多人視以色列為美國中東地區的馬前卒,不過情況並非如此。例如美帝要將F-35賣給阿聯酋的時候,還得考慮以色列的意見。美國政府賣給誰武器,要得到國會的同意,這不奇怪,關鍵是還得徵求被稱為美帝小弟以色列的意見,這究竟誰是誰的小弟?

別說這次國際社會和敗家燈想各打二十大板呼籲雙方克制,尤其是以色列停火,在第五次中東戰爭中,里根總統同樣呼籲攻入黎巴嫩的以色列主動停火,但被其拒絕。事實上,只有在以色列達到戰爭目的時,才可能給美帝一個面子。

美帝擁有龐大的國土面積,更因為四面無強敵的地緣優勢,無法理解以色列在狹小國土上的民族生存壓力。許多在美國人看來可以妥協的問題上,以色列卻只能寸步不讓,寸土必爭,因為退一步,以色列人就只能再次重複亡國歷史,重新在世界流亡。

川普作為2500年來以色列人唯二最為尊敬的外國元首,曾給予二戰後歷任美國總統所不能給予以色列的支持。以色列對如今的美國,除了現實中的中東戰略之外,還有另一種意義。那就是川普為代表的已經凝聚起來對抗左瘋的共和黨人,在剛剛清除了利茲切尼這種共和黨內的民主黨人之際,如果不能像是以色列那樣堅韌,保守自己的價值觀,僅僅在乎外在觀感諸如媒體批評的話,美國雖然沒有四面的強敵,但同樣有崩壞之憂,南非委內瑞拉四面都沒有強敵,結果如何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移光幻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5/1593206.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