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5G網速竟比中國快7倍;華為殘了,經銷商嫌棄;數字人民幣試驗,百姓不買賬

火箭落點誤差萬里,黨媒歡慶「真准」;馬雲現身,又瘦了;外賣騎手:陷入算法困境,被資本剝削到極致;美國商會:送錢給不上班的人正在扼殺經濟復甦!

在中國企業越大風險越高!華為和中共走的近,遭到美國制裁,現在已經殘了!馬雲在國內「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也落得被限制出境,5月10日現身阿里總部,威風不再,人也瘦了。馬斯克也是一樣,被中共整的跪地求饒。

中共官媒善於以假亂真,給黨塗脂抹粉。中共的長征5號B遙二運載火箭預測墜落地點,誤差萬里,但中共黨媒依然歡呼「預測真准」,中國「技術先進」。

5G技術也是一樣!美國的5G速度是中國的7倍,中共還沾沾自喜。

中共數字人民幣早期試驗效果差,百姓不買賬。

慘!中國外賣小哥,安全沒保證,權益沒保障,大數據技術成了美團等企業剝削他們的重要手段。

拜登救助政策養懶人!美國商會表示,送錢給不上班的人正在扼殺經濟復甦!

中共預測火箭落點誤差萬里,無礙黨媒歡慶「真准」

中共的長征5號B遙二運載火箭不受控墜落地球,連日引發輿論批評。中共官方則一片沉默,直到墜落前一刻才預測殘骸再入大氣層的時間地點,而且雖然預測落點與最後實際落點相差萬里,但中共黨媒和網絡上依然歡呼「預測真准」,中國「技術先進」。

北京時間5月9日上午7時,即火箭墜落約3小時前,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才發佈預測稱,長征5B火箭殘骸將於上午10時12分左右進入大氣層,誤差為15分鐘,墜落地將位於地中海的希臘克里特島東方海域。

就在中共預測長征5B火箭墜落前,美國也更新預測指,火箭可能在9日10時11分的前後1小時再入大氣層,墜落在希臘地中海周邊地區。

和美方稍早的上述預測相比,中共的數據並無太大出入,只是稍微增加了「精確度」。未知兩者是否存在關聯。

火箭殘骸最終墜落地點約在馬爾代夫西南方近海,距離最近的有人居住島嶼僅約42公里,距離中共之前預測的地中海地點將近5000公里。

就在國際輿論表示慶幸的同時,中共黨媒和網絡上開始炒作中共「預測準確」,「西方敵對勢力抹黑徒勞無功」云云。

包括《環球時報》在內的黨媒,宣傳中共所預測的「上午10時12分前後誤差15分鐘」,比美方所預測的「10時11分前後誤差1小時」還要「精確」,但對中共預測「再入區域為地中海」隻字不提,而將其歸結為「美方的錯誤預測」。

黨媒還引述專家的話稱,因為中共掌握長征5B火箭的精確參數,「對於落點估算有着先天優勢」。

中國網絡上也一片「歡欣鼓舞」,五毛們紛紛宣傳「中共預測準確」,「外媒謠言破滅」,「讓全世界看到中國科技大秀」云云,仿佛中共早就「成竹在胸」。

在火箭殘骸落地前,中共已連續多日保持沉默,沒有公佈任何信息對可能的落點和時間給出警告。專家分析,因為中共任由火箭不受控墜落,因此無法給出準確預測。

黨媒還暗示,火箭用完後不受控墜落是「國際通行的做法」。但麻省理工學院空間推進實驗室(Space Propulsion Lab)主任洛薩諾(Paulo Lozano)日前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幾乎所有的火箭都設計了專門引擎,引導火箭在完成任務後重返地球上指定的無人區域,人們從未聽說過美國火箭不受控制地返回地球上不確切的位置。

馬雲公開現身阿里巴巴總部,又瘦了,傳被限制出境

5月10日當天阿里巴巴迎來第17個「阿里日」,久未公開露面的馬雲現身杭州阿里總部,身形消瘦。但上月網傳視頻顯示,馬雲深夜和好友在酒吧喝酒聊天,他當時胖了不少。

據中國財經媒體「三言財經」5月10日報導了這一消息。

照片顯示,馬雲與多名阿里巴巴高管坐露天巴士,馬雲穿着一件藍色的T恤、一條白色的褲子和一雙中國風格的布鞋,面帶微笑。

馬雲還在當天的「合伙人有約(Meeting with our Partners)」上發言。

據了解,「阿里日」來源於2003年,當時一位員工被確診「疑似非典」,全體阿里員工必須搬着電腦回家隔離辦公。2005年起阿里決定把每年5月10日設為「阿里日」。

4月19日的網傳視頻顯示,馬雲深夜和好友在酒吧喝酒聊天。

但當時的視頻中,馬雲穿着黑色短袖與朋友把酒言歡,看起來精神不錯,還胖了不少,臉頰明顯胖了一圈。一些網友猜測馬雲是否,因當局針對阿里系而壓力大導致肥胖?

圖:上月馬雲穿着黑色短袖現身酒吧,胖了不少。

外賣騎手:陷入算法困境,被資本剝削到極致

近日,一篇北大博士分析有關外賣平台用算法剝削騎手剩餘價值的論文引發中國社會的廣泛關注。據「美團」代表披露,該平台下有近千萬的騎手屬於外包員工,不受勞動法保護。與此同時,為「外賣小哥」維護權益的北京「騎士聯盟」盟主陳國江因組建有工會性質的互助群,上月已被正式批捕。

中國短視頻博主曹導在體驗騎手生活的一天裏遭受了種種困境,包括為趕時間逆行、超時懲罰、不允許乘坐電梯和進入高級商場等,「當一個行業裏面守規矩的人得到的回報是收入下滑,並且沒有任何獎勵,還會被其他同行嘲笑,那這個行業就是惡性競爭、劣幣驅逐良幣,一個有問題的行業。」

上月底,北京市人社局副處長王林體驗騎手生活,送外賣十二小時僅賺人民幣四十一元。王林公開感嘆掙錢不易,引爆輿論。近日,王林攜巡視組與「美團」公司代表對話。美團代表稱,目前美團平台上的註冊外賣員中近一千萬人屬於按單計價的外包員工。

圖:中國一景:帶娃送外賣

代表說,這些非正式員工只有每天三元的商業險,且是從佣金里扣除。一旦騎手發生意外,將由商業保險承擔,而商業保險僅包含保額六十萬元的身故傷殘險和五萬元的醫療費用。近千萬的騎手由第三方公司繳納社保,但實際上,這些公司一般只按照最低繳費標準繳納,有的甚至不繳。

一位因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深圳勞工人士王先生(化名)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外送公司與騎手不簽訂正式的勞動合同,是利用法律灰色地帶降低成本的普遍現象:「按照現在我所了解的,很多並不是勞務合同而是勞務承包合同,按件計酬。這樣就不受現在的勞動法限制,也沒有工作時間的基本保障,從法律角度說是灰色的、不太合法的。」

據總部位於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統計,2019年上半年,僅上海市涉及快遞、外賣行業的各類交通事故共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傷。2020年,廣州市非機動車交通違法查處40餘萬起,僅外賣送餐行業交通違法佔比就高達8%。

2018年,北京大學社會學博士後陳龍為完成畢業論文,而體驗了近六個月的騎手生活。他近期在論文中寫道,外送平台通過收集和分析騎手和消費者的數據,來判定和規劃騎手的送餐時間。一旦騎手發揮自主性,比如抄近道、超速、逆行、闖紅燈等提前完成送餐任務,系統將進一步壓縮送餐時間並在附近的訂單配送中應用,或組合附近的訂單讓騎手配送。然而,平台卻不承擔騎手在發揮自主性時遇到的任何風險。

王先生認為,在大數據時代,數字管理是資方加大剝削勞動者的重要手段。在中國,大數據作為新興事物,其收集和應用仍缺乏監管,短期內很難反抗技術對人的控制。

世界5G網速對比,美國竟比中國快近7倍?

5G網絡建設在全球如火如荼開展,大陸傳媒報道,5G網速對比,美國排名第一,南韓排名第二,而排名第三的中國大陸比美國竟慢超過7倍之多!

據全球移動供應商協會(GSA)公佈,目前全球已經有101家營運商,在44個國家推出3GPP標準的5G商用服務。美國採用毫米波技術來建設5G,信號波長短,所以必須要建設大量的5G基地台覆蓋信號傳遞,建設成本高。但美國5G網絡的速度最低達到了1,000M以上,最高可達2G的網速。

報道指出,中國大陸三大營運商採用2.6GHz頻段來建設5G,在4G基站的基礎上進行改造,不用新建5G基地台,雖然快速推進5G網絡覆蓋,但大陸5G網速逾270M。

南韓5G網速排名第2位,報道引述華為營運商BG總裁丁耘表示,南韓5G網絡速率是600多M,其5G網絡速度之所以比中國快,主要是因為南韓三星和南韓營運商採用的都是Sub-6頻段中的3.5GHz黃金頻段來進行5G網絡建設。

華為傷殘,經銷商嫌棄:華為已經不重要了

華為消費者業務負責人余承東日前在朋友圈轉發文章,自爆華為因遭進行4輪制裁,消費者業務陷入極端困境,無法發貨。事實也是如此,華為失去王者地位,呈現傷殘狀態。

《界面新聞》今天以長文分析了華為殞落後,中國手機市場的廝殺概況。文中稱,2020年9月美國對華為發佈的禁令正式生效,華為手機業務籠罩在「斷芯」陰影中。大家都心知肚明,佔中國手機市場比重一度接近50%的王者即將失去地位,市場面臨大洗牌。

華為空出的市場,正是OV、小米和蘋果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經過2季廝殺,據統計,中國今年Q1智能手機出貨量顯示,華為正式從第1的跌至第3,vivo和OPPO以市佔率23%、22%的微小差距分居前2名,小米排第4。

在中國手機市場的前5大中,除華為下滑50%外,OV、小米均有70%左右的成長,蘋果則呈現翻倍增長。

在這場激烈廝殺中,無論是線上線下都競爭激烈,甚至出現每家廠商開始重視線下的跡象,還互挖牆角。連2020年11月從華為剝離的榮耀,同樣加入這場戰鬥,不僅在五一這天開張了1000家線下店,就連經銷商也喊出「寧可1年不掙錢也要投入」的口號。

經銷商雖了解華為積極自救,但杯水車薪,直言「華為對我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數字人民幣早期試驗效果差,專家:說服世界更難

上個月,中共在深圳開始了數字幣試驗,但效果並不理想,人們反而對中共當局更容易獲得他們金融生活的實時數據感到擔憂。專家表示,數字人民幣的發展還需要很長時間,想走入世界很難。

據美媒彭博社(Bloomberg)10日報導,該媒體採訪了7位數字人民幣試驗的參與者,他們表示對從螞蟻金服和騰訊控股有限公司運營的流動支付系統轉換到數字人民幣的興趣不大。

36歲的陳女士在電信行業工作,是深圳50多萬有資格參加試驗的人中的一員。她說:「我一點都不興奮。」

對在深圳一家金融公司工作的25歲的林女士來說,使用數字人民幣非常容易。但她表示,鑑於中國現有的數字支付方式可靠且可與其他基於應用程式的服務(從社交媒體到電子商務平台)無縫協作,因此她沒有永久轉換為使用數字人民幣的動力。

出於對私隱的擔憂,33歲的公務員陳女士也對數字幣望而卻步。她說,當局可能會追蹤每一筆付款,這「有點嚇人」。在一個經常不遵守稅法的國家,一些商人可能也對自己的交易直接流入政府數據庫保持警惕。

上海金融諮詢公司亞鍇璞隆(Kapronasia)的創始人兼總經理曾農‧卡普倫(Zennon Kapron)表示,如果數字人民幣不能長期獲得吸引力,中共政府可能會轉而採取強制措施。卡普倫說,總有一天,政府會說,「你必須使用這個」。

截至周一,螞蟻金服旗下推出的網上銀行——浙江網商銀行「Mybank」被列為數字人民幣應用程式的一個選項,但不清楚用戶是否可以連接他們的支付寶錢包。騰訊主導設立的中國第一家網絡銀行——微眾銀行(Webank)也被列為一個選項,但呈灰色,無法使用。

說服世界接受數字人民幣將會更加困難。美國奧緯諮詢公司(Oliver Wyman)金融服務負責人何先生(Michael Ho)表示,數字人民幣只是解決了支付基礎設施部分,但僅僅解決這一個問題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美國商會:送錢給不上班的人正在扼殺經濟復甦!

美國4月非農就業數據慘澹,而勞動力短缺代替生產停滯成為一大制約因素。這使得美國人開始反思:是不是失業補貼給太多了?

據彭博社報道,一邊是近期許多僱主反應遭遇招工難,企業人手不足;另一邊,失業者在就業市場上則表現得更加猶豫和挑剔,失業率仍然高企,這凸顯了就業領域已存在結構性矛盾。

同日公佈的中國出口數據再次超預期,分析師戲稱,疫情之後美國百姓發現,只要印錢找中國買東西就可以了,幹嘛自己工作呢?

過度慷慨的政府福利正在降低勞動者重返崗位的意願。美國商會表示,送錢給不工作的人「正在削弱本應更強勁的就業市場」,扼殺經濟復甦。

美國佛羅里達州、蒙大納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等多個州已收緊失業救濟發放,對於拒絕工作的美國人不再施與援助。

此外,蒙大拿州州長格雷格-詹福特(Greg Gianforte)表示,將向那些重返工作崗位的人提供1200美元「重返工作獎金」。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11/1591724.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