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發中共傳票 美或凍結共資 共和黨:拜登決策圈是中共 補貼它,中共為美中脫鈎做準備

孫大午等21人身背九樁罪被訴;廣東民營企業家聚餐,遭20個警察驅散;紐交所將下架中國三大電信

近日,美國密西西比州政府向中共發出傳票,指控中共對美國惡意散播疫情,可能引發震盪效應,導致中共在美國的資產被凍結。

中國三大電信運營商上訴失敗,預計紐約證券交易所將下架這三家公司。

看來美國對中共強硬立場並未完全改變,不過拜登擬棄疫苗專利,分析指這是給中共送禮,拜登決策圈深受中共滲透影響。

但中共對美國卻處處提防。中共投入大量資金補貼中歐班列,意在為美中脫鈎做準備。

中共對民企收緊,鐵了心要卸磨殺驢?大午集團創始人孫大午等21人,身背九樁罪被起訴至法院。廣東民營企業家正常聚餐,遭20個警察驅散。

美向中共發傳票有何後果?專家:中共資產或被凍結

近日,美國密西西比州政府向中共發出傳票,指控中共對美國惡意散播疫情,並尋求經濟賠償。

密西西比州總檢察長菲奇(Lynn Fitch)近日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因中國(中共)惡意散播疫情的危險行動,密西西比州的家庭和企業應該受到經濟賠償。我們已向中共相關部門發出傳票。目前,索賠的訴訟正在進行中,期待為密西西比州人民伸張正義。」

去年12月9日,密西西比州南區法院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中共國家衛生委員會、應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以及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發出了傳票,要求中共對疫情擴散負責,並提出了巨額索賠。

根據法律規定,上述中共相關部門在接到密西西比州法院傳票後,應在21天時間內作出回應,若不回應,地區法院將通知他們「在默認情況下進行判決」。而傳票發出近5個月,未有消息顯示被告做出任何反應。

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希望之聲分析說,此案是一宗會被送上法庭審理的案件。按法律程序,第一步是成功判定中共的罪責,第二步是裁定中共要賠償多少錢。他認為,一旦美國一個州的法庭認可了這些罪責和民事責任,裁決中共需要賠償,並宣判賠償相應額度時,其它州都會效仿該州的做法,向當地法院提出訴訟。

程翔表示,當然中共不可能賠償,也可能像海牙國際法庭審議南海主權問題時一樣,用不承認、不理會、威脅斷交等手段嚇唬人。但此事所造成的連鎖反應,會迫使聯邦政府凍結中共在美國的資產,用來作為賠償。

他說,「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開了政府認可、將中共在美國資產作為抵押品的先河。」他還說,「這是(國際社會)非常希望見到的現象,一定要將中共繩之以法......因為美國社會已經甦醒,認識到他們面臨的威脅來自中共。」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也在撰文中分析指出,法院起訴中共,是為避開《外國主權豁免法》(FSIA)的限制。因該法限制美國人起訴外國政府,但如果起訴的是控制政府的中國共產黨,則不會受FSIA的限制。

周曉輝說,雖然中共政府具有外交豁免權,但被起訴的國家衛生委員會、應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以及武漢病毒研究所等不享有外交豁免權。一旦美國法院缺席審判,判定這些被告也承擔相應的責任,乃至賠償,中共的海外資產就極有可能被凍結。他認為,「這正是中共最害怕的。」

廣東民營企業家聚餐遭20個警察驅散

廣東中山市近10位民營企業家,在該市同樂大街一食府聚餐時,被當地警察驅散。企業家們全數被帶到派出所盤問至次日凌晨兩點,在交代原因後獲釋。

廣州異議人士王愛忠本周五(5月7日)在社交平台推特發文說,5日晚上,廣東中山幾個本地企業家吃飯,他也受邀參加,但被有關部門禁止,王愛忠未能前往參加。晚上,企業家們正在吃飯的時候,近20個警察衝進去,把聚會者全帶到派出所。

王愛忠本周五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當地的一些企業家都是很本分做生意的人,他們從來不參與一些其它事務。而且其中有的人在當地的生意做得很大。前天(5日)晚上,他們七八個人,有一個聚餐,不到十個人。吃飯到晚上七點多,衝進來二十多個警察,把他們全部帶到當地派出所。」

王愛忠還說,「詢問,做筆錄,差不多一點多,有的到(次日)凌晨兩點多才把他們放回家。我本人也受到邀請,後來廣州的國保有關部門不允許我去。所以我沒能參加。」

「廣東經濟的高速發展與廣東的開放是分不開的,沒有想到被認為全國最開放的地方,現在竟然有一群企業家僅僅在一起吃飯,就要被警察帶到派出所。他們有些人受到(警察)粗暴的驚嚇,確實讓人沒有想到。」

孫大午等21人身背九樁罪被起訴至法院

據大陸維權網5月7日發佈的消息,「五一」公共假期後的第一天,河北大午集團案的多位辯護律師先後收到高碑店市人民法院通知說: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孫大午等21人(或單位)因被控9項罪,已由河北高碑店市人民檢察院起訴至該法院,從檢察院到法院的程序僅僅用了不到十天。

據悉,所謂的『』大午案「涉及的21名被告人或被告單位被控9項罪名分別是:涉嫌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強迫交易、妨害公務、聚眾衝擊國家機關、非法採礦、非法佔用農用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詐騙。該案已由河北高碑店市人民檢察院起訴至該法院。

該案的卷宗及鑑定材料多達348冊,在短短的10天審查起訴期間內,幾乎無一辯護人能夠完成閱卷、會見當事人、遞交法律意見等基礎辯護工作,部分辯護人甚至來不及到檢察機關遞交委託手續。

該案法律辯護團隊認為,該案涉案人數卷宗材料如此之多,審查起訴時間如此之短,可謂開創了歷史先例。而大午案從公安機關移送高碑店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的4月26日算起,僅僅只有10天,而且包括五一假期。

維權網指出,種種跡象表明,中共目的是壓縮一切辯護時間,儘快結案。

上訴失敗,紐交所將下架中國三大電信公司

中國三大電信運營商上訴失敗,預計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將很快遵守前總統川普特朗普)的投資禁令以及現任總統拜登的最新審核下架這三家公司。

中國移動有限公司、中國聯通(香港)有限公司和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周五(5月7日)各自表示,他們預計紐約證券交易所將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申請,允許他們的美國存托憑證(ADR)進行退市。退市將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收到通知的10天後生效。

退市意味着這中國三大電信公司被紐交所強制摘牌,投資者不能再通過紐交所買賣這些股票。

前總統川普去年11月簽署了一項行政令,禁止美國人投資美國政府認定的幫助中共軍方、情報和安全部門的中國公司,也不能投資其相關金融產品。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退市對電信公司的實際影響不大。一般而言,投資者可以在公司退市前在紐交所出售所持的ADR,或者將其轉換為在香港上市的普通股。

這三家中國電信公司的美國ADR自1月11日以來一直被暫停,但它們的香港股票仍在繼續交易,大型投資者已經能夠換取港股。

拜登擬棄疫苗專利,共和黨:證明拜登的決策圈是中國共產黨

拜登總統5日宣佈支持放棄新冠(中共病毒)疫苗專利,以加速疫苗產量,除了生產疫苗的藥廠外,也遭到德國總理默克爾反對,部分共和黨國會議員指控,此舉讓中共從中得利,證明拜登的決策圈是中國共產黨,不是美國民眾。

福斯新聞報導,眾院共和黨議員將推動立法阻擋此事;眾議員唐納斯(Byron Donalds)說,法案名稱為「防止外國試圖侵蝕醫療保健創新法」(Preventing Foreign Attempts to Erode Healthcare Innovation Act),就是為避免拜登政府,愚蠢地把美國智能財產交給像中國這樣的國家。

眾議院共和黨研究委員會主席班克斯(Jim Banks)支持這項立法並說,拜登再一次證明,在他決策圈的是中國共產黨,不是美國民眾;放棄美國研發者和勞工所擁有的疫苗專利,拜登這是在確保疫情發源地中國收割美國創造力所帶來的利益。

班克斯說,唐納斯這項提案代表着美國勞工、家庭和研發人員的勝利。

不只共和黨出現反對聲浪,白宮也忙着闢謠;部分美國媒體報導這項決策在拜登政府內部有雜音,反對者以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為首;但白宮副發言人尚皮耶(Karine Jean-Pierre)6日說,「在這項決定上沒有意見分歧。」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反對美國提議,稱這將嚴重影響全球疫苗生產。

默克爾說,疫苗供應的限制因素並非專利,而是產能和高品質標準;保護智能財產是創新的源頭,未來仍必須如此。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說,「疫苗生產國應優先考慮移除出口障礙,並解決供應鏈中斷的問題。」

提供疫苗原料的瑞士政府表示,美國這項決定很重大,但留下很多未解的問題;瑞士認為放棄疫苗專利,不保證就能產生更多公平、可負擔和便宜的疫苗和新冠藥物取得管道,瑞士將審慎評估此事對國內的影響。

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6日接受媒體MSNBC專訪,呼籲加速全球施打疫苗的進度,「若全世界不動起來,到2024年也打不完。」

布林肯說,放棄專利是增產和獲取疫苗的可能做法之一,美國的決定是為世界貿易組織(WTO)鋪路,他說WTO可能要花數月以敲定一項具體計劃。

補貼中歐班列,中共正為美中脫鈎做準備

近期南海局勢緊迫,中美交鋒日趨激烈。不過大紀元所獲文件顯示,在這條中國最重要的海上通道之外,中共一直試圖開闢支撐其「一帶一路」的陸路國際運輸線,為美中脫鈎做準備。

據財新報導,中共國鐵集團(國家鐵路集團)年初會議披露,中歐班列2020年開行1.24萬列、運送113.5萬標準集裝箱,分別同比上漲50%、56%。運價一年間飆漲4倍。不過,財新引述行業專家的話語稱,中歐班列當前運量超出了常態。

政府補貼是中歐班列興起過程的重要支撐因素。各地政府以財政資金對通過鐵路班列運輸的貨物實行運價補貼,來吸引貨源,搶佔市場。

圖:2019年中國各城市中歐班列補貼參考表

據新浪財經2019年6月報導(連結),通常鐵路運輸成本是海運的一倍以上,為了從海運市場搶奪貨源,各地政府只能通過財政補貼的方式,將中歐班列運價壓低到接近海運價格。尤其是當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各地都將中歐班列當做政績。

財政部要求自2018年起將中歐班列財政補貼逐年退坡,以全程運費為基準,2018年補貼不超過運費的50%,2019年補貼不超過40%,2020年將不超過30%;但各地執行情況不一。

圖:長春市興隆綜合保稅區管委會2016年4月18日《國際班列項目情況》截圖。

圖:招商局中白商貿物流公司2017年5月15日發給中共保定市人大的邀請函。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燒錢」10年的中歐班列不一定是抗疫「生命通道」,但肯定是中共的後備生命線,事關中共全球爭霸的戰略佈局。

李林一分析說,「疫情、軍事衝突等許多突發事件,都可能擾亂、甚至截斷傳統的海運、航空運輸線。尤其是在一帶一路、南海爭霸等輸出中共意識形態的計劃面臨國際抵制時,打造不受美國影響的國際鐵路運輸線,對中共而言就至關重要。」

中國有微信公眾號曾於去年底發文稱,中歐班列回程空箱率極高,運費大半都是地方上掏的錢,圖啥呢?——「圖謀一場顛覆美國霸權、重塑全球供應鏈的巨型試驗。」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8/159058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