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呂月: 文革爭議引發紅二代左右「拍磚」

作者:

依照習近平「兩個30年互不否定」理論,今年2月編寫出版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將文革與毛執政的前17年合併起來,翻了「燒餅」:「新中國成立到文化大革命結束的27年,是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艱苦奮鬥、發憤圖強、積極探索,取得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偉大成就的27年。」否定文革、平反毛製造的冤假錯案,一直是改革開放的標誌,鮑彤曾說過:「改革就是改錯,改毛澤東的錯。」現在跟打麻將一樣,一隻手就把一桌牌推到桌子當中,稀拉嘩啦重洗了,能不引起輿論的強烈反響嗎?

在建黨百年的濃烈政治氛圍中,有人感到透不過氣,有人感到興奮異常。曾為文革三號人物,又被毛澤東打倒,死於非命的陶鑄的女兒陶思亮,情緒複雜。80年代末她從醫生轉行從政,當過統戰部六局(黨外知識分子局)的副局長。曾備薄禮拜訪過梁漱溟;曾用當醫生20年的經驗「話療」過桀驁不馴,要改旗易幟的方勵之。今年2月她呆在海南,寫了篇回憶文章,一下子就壓過毛派教授張宏良對百年《簡史》的讚揚。

文章題目《相逢一笑在梅州》,梅州是葉劍英的老家,內容是記述2007年5月,葉家子女邀請130多位開國元勛、將帥、前省部級幹部的後代到梅州參加葉帥誕辰110周年的紀念活動。陶思亮稱為「一次空前絕後的大聚會」,一位元帥之子說「也就是葉家能做到,別人誰家都不行!」

葉劍英是文革中沒有被毛打倒的「台上派」,毛死後他協助華國鋒一舉殲滅「四人幫」,改變中國歷史。陶思亮描繪葉家「枝繁葉茂,五代人就有好幾百口。葉選平、鄒家華是國家領導人;葉選寧神龍一個,連江主席都戲稱他『老闆』;葉向真是著名的電影導演;葉選基、葉選廉……個個不凡。」

再看來者:「毛遠新來了;劉源、鄧林和我,代表『劉鄧陶』來了;『彭羅陸楊』的子女也來了。林曉霖來了(林豆豆也被邀請但沒來)。彭老總侄女彭剛也來了。1958年被錯誤打成『教條主義』的劉伯承元帥、粟裕大將、蕭克上將的兒子們來了。胡、趙、華家都受邀派了後代來了。向真前夫,大名鼎鼎的鋼琴大師劉詩昆也受邀來了。」中共太子党家族來的差不多了,只缺西北幫子女,不知無暇,還是山頭阻隔。還缺胡溫的子女,因為他們不屬於紅色家族,只能稱為「官二代」。

來者幾乎都認識,不是同學,就是親友。聚會的主題只有一個,「相逢一笑泯恩仇」,泯掉文革之仇。

中國人,無論當官的、從商的、拿刀把子的、握槍桿子的、學者名流,還是打工的,看到這陣仗,都會感到自己是「炮灰」。

改變定性掀起風浪

陶思亮將文章發到微信朋友圈之後,反響巨大,當然她的朋友圈凡人少,一般人看到只能靠轉發。張鼎丞之女張九九發文批評陶的視角:共產黨就是要消滅皇帝、公主這些東西。再看「一笑文」就是公主視覺。把自己封閉在「紅色貴族」小圈子裏抱團自肥自嗨。她1966年10月1日上了天安門,當着毛澤東的面控訴軍隊文革落後,這讓林彪感到壓力,才迅速出台了《關於軍隊院校文化大革命的緊急指示》,這個文件首次以政策形式給造反派撐腰。作者正是揪鬥總後領導的造反派主力。張九九的文章已經揭發起文革老底了。

主張反思文革的馬曉力和羅點點都給陶思亮寫了私信。馬曉力曾經是陶思亮在統戰部的同事,因為對八九民運立場不同,與林楓之子林炎志離婚。她認為有些人永遠活在他們曾經最輝煌的那一段時光里,他們永遠不會認真反思!若毛遠新和李訥能帶頭有點反思,對廣大信奉毛的老百姓該是多好的現身說法教育。他們永遠苟且在皇權的淫威里不能自拔。她對於陶思亮也提出批評:亮亮的糊塗和內心的糾結都是擺在明面上的,她總想以泥瓦匠的身份去調和紅二的恩恩怨怨,總想化干戈為玉帛,化劍為犁。其實文革前後不同經歷,早已分化了,各執一端。

至於八九時聯絡七上將寫聯名信,反對開槍的羅點點,在微信群發文,認為對父輩的反思應該反思到1921年,今年正好是一百年。

朋友圈又發出陶思亮給馬曉力的回信,她說:我是閒來無事,嗑瓜子嗑出一個臭蟲來。我的右翼朋友是鐵心要推翻一座牆的,而我是修牆派。這可能就是我在文中表現出的「紅二代」情結的根源吧!但若說我是「權貴」,「優越感」,這不符合我的價值觀,否則我不會做公益30年初心不變。我拋出這篇文章,沒想到砸得自己滿頭是包,除了來自右的批評,更有來自左的謾罵,說我「一貫反M」,「毛岸英的犧牲是中國人民的巨大損失!否則也輪不到你們這幫龜孫們無法無天!」

在左右夾擊之下,陶思亮把自己的文章刪除了。一篇文章不僅在紅二代中掀起風波,網上幾乎是一片罵聲。可想而知,《簡史》把毛澤東的十年文革記到毛的功勞簿上,正在掀起多大的風浪,哪怕現在顯現的只是地火,人民的意志豈容褻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6/1589578.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