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共高層詭異系列舉動 白虹貫日示凶

—高層詭異習釋重手重話 白虹貫日透不祥

作者:
無疑,宋學是習在拿下海南省軍區原政治委員葉青後,落馬的又一與海南有關的高級將領。這表明習近平若想在台灣、南海有所行動,必須解決海軍的忠誠度問題,宋學是用來殺一儆百的。

今年以來中共高層透出了若干詭異現象:一、習近平李克強多次出現公開講話不同調,而中共黨媒明顯「尊習貶李」,李的講話或不刊登或有意刪減。

二、曾在反腐中助力習近平 的王岐山蹊蹺地在4月20日博鰲亞洲論壇開幕上,說自己是國家元首習近平致辭的報幕人,頗有陰陽怪氣的味道,而據說是王的「大管家」的中共中央巡視組「原副組長」董宏,在落馬半年後於26日被宣佈正式逮捕,習王分裂似表面化。

三、習江博弈從未停止,習迄今尚未解除困擾。

4月12日凌晨,被視為江澤民之子江綿恆馬仔的前上海市長楊雄突發心臟病去世,有消息指他是在被中紀委審查期間出的狀況。16日在其葬禮上,出席的最高級別官員是李強和前政治局委員、中共原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而江澤民隨同中共現任高層送了花圈,江綿恆任校長的上海科技大學官網則出現悼念楊雄的文章,但官媒是一片靜悄悄。

此外,在叫停螞蟻集團上市大查與江澤民家族交好的馬雲,並在日前開出針對阿里巴巴182億元的天價罰款後,4月28日,海外媒體披露應邀出席生日宴並為周正毅站台的上海東方衛視節目主持人程雷等6人已被停職,北京專程派調查組前往上海調查。眾所周知,上海前首富周正毅是江家的「白手套」,多年來一直為江家圈錢。周的高調背後靠的是江家,習派人調查應是打擊江派的氣焰,。

另據背後有着江派影子的美國《華爾街日報》4月27日在引述知情人士指,北京對馬雲的調查並未因螞蟻集團被強制整改而結束,相反,現在的審查重點轉入調查馬雲背後的相關官員,即螞蟻金服上市是如何快速通過官員審批的。該報導提到了被認為是習近平親信的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

李強是明着效忠習,暗地裏與江派往來,還是腳踩兩隻船,亦或是江家以此攪局,目前並不清楚,但這再度透出中共高層內部的複雜性和詭異。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其實在博鰲論壇召開之際業已到了海南,但卻沒有出席,只是以錄製的視頻進行了致辭,或許習前往海南有着更為重要之事要做。從其一周的行程看,習關心的主要是兩件事:海軍忠誠和海南官員的忠誠。

4月23日,習近平在三亞某軍港出席了長征18號艇、大連艦、海南艦的集中交接入列儀式;4月25日,他又飛到桂林參觀紅軍長征湘江戰役紀念園,放出「血戰到底」的狠話,隨後兩天又前往柳州和南寧軍事基地。

其後,4月29日官媒報導,中共中央日前批准:陳國猛任中共海南省委委員、常委和省紀委書記。陳國猛是福建人,此前擔任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同日,海軍原副參謀長宋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終止了全國人大代表資格。宋學曾經是前海軍副司令員賀鵬飛的秘書,曾任殲-15艦載機起降試驗任務副總指揮,他曾對外介紹了中國航母遼寧號建設的相關情況。賀鵬飛生前是海軍中將,曾暗自委託徐增平赴烏克蘭購買「瓦良格」號航母回國。由於近日遼寧號在航行中出糗,內中或涉及腐敗,負責海軍和航母裝備的宋學被祭出也順理成章。

無疑,宋學是習在拿下海南省軍區原政治委員葉青後,落馬的又一與海南有關的高級將領。這表明習近平若想在台灣、南海有所行動,必須解決海軍的忠誠度問題,宋學是用來殺一儆百的。

而擁有海軍基地以及自貿區的海南,據說王岐山在此有着很大的影響力,在習王分裂表面化的情況下,習意圖掌控海南官場也就不難理解了。除了空降省紀委書記外,習近平再祭出一海南高官。4月30日,去年11月落馬的三亞前市委書記童道馳被公式「雙開」,並被立案調查。

童道馳曾是留美博士,2000年,受時任中國證監會主席的周小川的召喚,進入證監會工作,而證監會最初的籌辦者則是王岐山、中創總經理的張曉彬和周小川。此後,童道馳在仕途上一帆風順,歷任證監會會國際合作部主任、商務部部長助理、湖北省副省長等職之後,51歲時正式擔任海南省省委常委、三亞市市委書記。

據說,他之所以能夠如此迅速地晉升,與童道馳在證監會期間的工作密不可分。在海南任職期間,他多次主持參與中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談判,包括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簽署的《 大陸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大陸與台灣簽署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等。而這樣的童道馳又怎能與王岐山、周小川沒有交集呢?

同理,童道馳被高調懲處除了其自身所為使然外,也是習在向海南官場發出警告,未來陳國猛將在海南官場揪出更多蛀蟲也不出意外。

應該說,從習近平詭異的海南行和一系列舉動看,這是習意欲對抗黨內「反習勢力」的舉措,其所言的「血戰到底」也應是不僅僅針對美國,更應是針對暗流涌動的黨內。希望,習已經意識到了自己處於怎樣的困境中。

習近平的困境有多險惡?上天亦有警示。4月30日 廣州城上午的天空出現了半個多小時的白虹貫日 ,而去年4月,北京也出現了這樣的異象。

在中國古人看來,「白虹貫日 」即「白色的長虹穿日而過」是一種不祥之兆。古人認為「白虹」者,刀兵也,「日」者,君王也;白虹貫日,意即是臣下弒主、以下犯上、國遭禍殃的象徵,所以「白虹貫日」這一成語便成了古代的一句忌語。《戰國策·魏策四》、《史記·魯仲連鄒陽列傳》等古籍中都曾出現過「長虹貫日」,而且故事的情節往往與刺客相連。

通常天象對應着人間,而習近平「血戰到底」似也在佐證。只是習近平若不從根本上改弦更張,當下的危局難以解脫。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502/1587844.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